女儿心 第三章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流氓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女儿心  作者:子雁 书号:15856 更新时间:2015-12-12 
( ← ) 上一章   第三章   下一章 ( → )
  “我反对!”在北境驻守的呼尔浩特大军,此刻正上演着争执的戏码。

  无视于远方传来的轰隆声,军帐内因为两个主帅的意见不同,而起了口角。

  身为主帅的上官德佑,卸去盔甲和战袍,一身戎装的他显得英姿发,要不是他正抑制着怒气,他的面容也不会透着如此危险的气息。

  才二十多岁的他,就因为尊贵傲人的气势以及沉稳,才能当上主帅,来到北境与伊宁对抗。

  可,同样身为皇子的上官可明却处处与他作对,不但不服从军令,还仗着自己是三皇子的身份我行我素、一意孤行,让身为弟弟的上官德佑,好生头疼。

  现在,他正试着与他说道理,让他放弃突袭伊宁的打算。

  “三皇兄,你这么做只会耗损兄弟们的体力,对战事一点帮助也没有。”

  “胡说。你是在嫉妒我想出这么好的法子吧?”不趁夜偷袭,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将敌军击溃?

  上官可明觉得这个弟弟的优柔寡断,只会给予敌人息的空间罢了。

  想想父皇也真是老胡涂,竟然让幺弟做主帅,让他这个做哥哥的听弟弟的幼稚之论,实在是太看不起他。

  上官德佑摇头,他没有必要嫉妒三皇兄;相反的,对他的积极主动感到佩服。只是,三皇兄太过急躁,他们才来三天,对整个地形、敌人的兵力等等,完全都不了解,怎可贸然进攻呢?

  “三皇兄,你忘了咱们才来三天,状况还不明朗,就贸然出兵,难保不会损兵折将,到时候,我们拿什么向父皇代?”

  上官可明冷哼了声“他犯胡涂,你也跟他一样啊!老是畏畏缩缩的,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打败敌军,班师回朝?”

  听三皇兄谩骂父皇,上官德佑颇不是滋味“父皇并不胡涂,你怎可如此目无尊长?好歹你也是他的儿子。”

  “算了、算了,我不跟你扯了。我问你,你肯不肯派兵给我?”

  “不。”军令如山,在战场里,主帅的话就是命令,谁若不从,休怪他以军法处置。

  “你?”上官可明睁大了眼,怒视着自己的弟弟。

  上官德佑明白他的不甘心,可是,为了三皇兄的性命,他不得不这么做。“我这是为你好,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待我们熟悉一切以后,会有机会让你表现的。”

  “要我放弃夜袭也行,但我有个条件。”上官可明退而求其次,主动替自己争取机会“到时,我可要做先锋,打头阵。”

  “可以。”见哥哥打消念头,上官德佑这才放心。

  案皇把军营里所有人的生命予他,他有责任让他们平平安安的回家,合家团圆。这是早在他接下军印之时,就有的认知…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萧瑟的秋天,在黄叶未飘落之前提早来临,景物看来依旧蒙不可妄近,天空不知何时飘下细雨,为这苍凉的知府府邸带来丝丝萧索,让置身其中的人,完全无法感受到时光的飞逝,以及夏尽秋来的转换。

  很快地,二年已经过去了。

  段问雪也在这偌大的府邸里,待了二年。

  而这二年间,她从不曾想过要离开府邸、也不曾再提起到佳木斯找姐姐。原因是,她早已在于兰的拐骗下,服下会丧心失魂的忘心丹。

  “小姐,你瞧兰姨娘在望月楼上哩!”

  苞在段问雪身边的丫头雨燕,和她同龄,是于兰买来服侍她的,一方面照顾她,一方面就近监视;可她们两个年纪相近的姑娘家,在相处两年之后,感情好得很,完全与于兰原本的想法相距甚远。

  只是近来北境战事吃紧,于兰终担心夫君的安危,已没有多余的心思再去管她们是否亲近,以及是否能如预期的让段问雪使出美人计,去惑皇太子!

  段问雪抬起头,往望月楼的方向看去,果然瞧见于兰站在亭台前,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兰姨八成又是在想三皇子了,段问雪心想。

  自从吃下忘心丹后,她的记忆中只剩下兰姨、三皇子、雨燕这三个人了。兰姨说她是从人口贩子那儿买回她的,对她的过去一无所知,只知道她叫段问雪,那年十四岁。

  因为她与她投缘,所以收留了她,雨燕也是为了照顾她,而买进府的婢女。

  对于兰姨的说法,段问雪从没有怀疑过。她庆幸自己遇见好人,不但收留无家可归的她,还派夫子来教育她,短短二年不到,她已经识了不少字、也读了不少的经书。只是她不怀疑,在还未失去记忆的那段日子,她是否会曾经读过书?

  虽然她想不起来,也得不到答案。可在她的心中,早已认定兰姨和三皇子如她的再生父母一般,有朝一,若有机会,她会报答他们的。

  但现在她力量薄弱,无法报答他们什么。只有在兰姨伤心思君的时候,她能安慰兰姨一些。

  于是,她旋过身,对雨燕说道:“我们上去看看兰姨吧!”

  “是的,小姐。”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庭中有奇树,绿叶发华滋。攀条折其荣,将以遗所思。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此物何足贡?但感别经时。

  “唉!”轻叹一声,于兰站在亭台上,凝望着北方,想起自己已独守空闺年余,不悲从中来。

  悔教夫君觅封侯!

  当初,她真不该选择留下来服侍三皇子的,她再一次轻叹。陪着他贬职到兰县,她无怨;明白夫君的野心后,又帮着他出主意,来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儿,她无悔;现在更为了盼君回,虚度二年的青春,她更是无恨。一切都只是为了情字愁煞人,可,夫君回报她的是什么?

  是一次又一次的等待和伤害,还有对她毫不掩饰的杀意!

  她都知道,这些她都知道,可她就是离不开他;就像是依附在他身上的蚊蚋,他杀之,她甘之如饴。

  或许,当年死在他的手上,也好过现在的生死两茫茫。

  然,夫君可曾想过她…

  “兰姨!”甫进门!段问雪便迫不及待的唤她“兰姨,你又在想三皇子啊?”

  “小孩子,别多问。”敛下思君的双眸,于兰换上含笑慈爱的目光,看似无害。

  “人家不小了,雪儿都十六岁了。”段问雪嘟嚷着不依“你告诉雪儿,是不是真想三皇子?”

  “兰姨,是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像你一样,爱着自己的丈夫呢?”她记得女诫上都是这么说的…出嫁从夫。

  “等你遇上自己喜欢的人就知道。”于兰不愿多说。

  “哦!那三皇子一定是你最喜欢的人。”段问雪下了结论。

  “唉,但愿他明白。”

  幽怨的语气,让人闻之鼻酸,这就是于兰身为小妾的悲哀。在三皇子未娶正室前,她是可以呼风唤雨的;若三皇子娶了,她又算什么呢?

  “兰姨,你对三皇子这么好,他一定明白的,你别多想了。”兰姨的处境,段问雪大概知道一些,但兰姨是妾的事实,已是无力改变的,所以她只能劝兰姨看开些。

  “兰姨,雪儿最近观看星象,北方的天狼星陨落,想必是三皇子已将伊宁打败,正在回家的路上呢!”她曾在栖兰与夫子学过简单的观星术,忘心丹虽然除去她的记忆,可原有的潜能并没有丧失;甚至,有时候她会以为自己从前是个有钱人家的女儿。要不,怎么会学过诗书以外的东西?

  只不过这些都得不到答案了。

  “你说的是真的?”听完段问雪的话,于兰大喜,难道说夫君就快回来了?

  兴奋的她,忽略段问雪如何观得出星象,兀自沉浸在自己美好的假想里。

  “嗯,兰姨你就放宽心吧!三皇子一定很快就回来了。”

  是啊!很快就回来了。到那个时候,延误二年多的亲事,也该办了。

  他一回来,皇上必定会论功行赏,到时他和公主成双成对,她又算什么呢?于兰顿时思绪混乱,理不清心中那股酸涩为何,那是心碎的滋味吧?

  再多的痛苦也比不上心碎吧!

  “唉…”她不由得叹了口气。

  段问雪看着兰姨一叹,脸色又黯淡下来,她不解,兰姨不是一直盼着三皇子回来吗?怎么告诉她这样的一个消息,兰姨还是闷闷不乐呢?

  “兰姨…”

  段问雪还没开口问清楚,便被一阵慌忙的声音打断:“不好了,不好了,兰姨娘!”

  来人是府里的孙管事。

  “什么事?”于兰皱着眉,不喜他的打扰。

  “兰姨娘,三皇子回来了,现在正在城门十里外。”

  “爷回来了?”于兰大喜,忙拉起段问雪的手“问雪,你料得真准。”

  她转头喝道:“还不快替我备轿?”

  “可是,三皇子他…”

  “他怎么了?你还不快说。”于兰急了,蓦然想起方才孙管事说不好了。

  “三皇子他、他是让人抬回来的。”孙管事打着寒颤说完。

  “什么?”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该死!你们这些奴才是怎么伺候三皇子的,怎会让他受伤回来?”于兰在安顿好上官可明后,回到大厅向跪了一地的奴才们发脾气。

  夫君的左腿断了,据他的叙述是因为在打仗时,摔了下来,又延迟医治的时机,才会废了一条腿。这教她怎不心疼啊!

  她盼了两年的夫君,竟然没有毫发无伤的回来…

  “回兰姨娘,当时的情况实在是太紧急,敌人突然来袭,三皇子又突地冲了出去,任谁都拉不住他…”一名被骂的武夫大着胆子述说当时的情况。

  那个时候,没有人料到三皇子会抢在最先前,取下敌人首领的首级,也没有人料到,三皇子会不慎坠马。

  “住口,你们还有话说?全部拖下去,杖责一百。孙总管,刑完没死的,驱逐出府,不要让我再见到他们。”

  “是。”孙总管依主子的命令行事。

  杖责一百?数十名跪在地上的武夫对看一眼,这一打下去,还有命吗?

  他们纷纷求饶,希望兰姨娘开恩。

  但于兰实在气极,想到自己的夫君变成这样,她哪还有心思顾及其他。

  “兰姨娘,饶命啊!”大厅上是求饶声。

  段问雪闻声而来,这才发现于兰正在处罚下人,她心一软,连忙踩着小碎步进厅“兰姨,到底是什么事让你这么生气?”

  一群人听到有人替他们求情,纷纷转过身来求段问雪:“姑娘,你就劝劝兰姨娘,原谅我们吧!”

  “是啊、是啊!”“一群贪生怕死之徒,你们护主不力,还有脸求饶?”

  段问雪在旁一听,大抵也明白一切,于是她转向于兰,劝道:“兰姨,你就饶了他们吧!他们也不想三皇子变成这样啊!”“是啊!他们是不希望三皇子变成这样,而是希望三皇子死掉!”想到夫君当时所承受的痛苦,于兰就心有不舍。原来为了邀功,手足之情也是可以不顾的,她心想。

  虽然她不能拿四皇子怎么样,但自粕以拿这些无能的奴仆出气吧!

  “不不不,我们绝对没有这样想过!”几名武夫忙摇头挥手,否认于兰所说的。

  “兰姨,不如这样吧!你让他们在这里做长工,做到你气消为止。”段问雪提出建议,虽然这么做并不能挽回什么,但也总好过兰姨杖责他们吧!

  于兰只是瞪着一群奴仆,一语不发。

  段问雪见于兰面有缓,于是唤来孙总管,领了一群人下去,按能力分发工作。

  “雪儿,你…唉!怎么可以轻易饶了他们呢?”于兰见一群奴仆全退了下去,对段问雪有些恼怒。

  “兰姨,你处罚了他们,三皇子的断腿还是不会痊愈啊!”“但他们必须得到处罚。”

  “兰姨,必须得到处罚的不该是他们,真正该受处罚的是四皇子,不是吗?”

  “你说什么?”于兰顿时醒悟,可她动他不得呀!

  “害三皇子的是四皇子,他才该得到教训。兰姨,这些年来,问雪受了你们不少恩泽,现在正是问雪回报你们的时候。”段问雪懂事的说,淡淡的语气中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决。

  若不是四皇子趁刺了三皇子的马腹一剑,又怎会害三皇子摔下来呢?

  要不是四皇子为了邀功,不会害得三皇子断腿,也不会害得兰姨顿失倚靠,更不会让那些奴仆受累…

  这些都是四皇子害的!果然是帝王之家无血亲。

  “你要做什么?”虽然先前对段问雪的好是别有用意的,可在经过与夫君生离的痛苦、夫君身残的打击后,于兰有些明白,天下若该是他们的,任谁也抢不走;若他们注定无帝君之命,强求也没用。

  或许,夫君也会同意她的想法吧?

  “我准备接近四皇子身边,伺机行刺他。”段问雪说出自己的想法。

  于兰惊呼一声“可你不会武功啊!”“只要是人就有弱点,我相信我可以的。”段问雪天真的以为,上官德佑总有松下戒备的时刻,到那个时候,她会见机行事的。

  “雪儿说得没错,本宫赞同她的看法。”

  闻言,两人同时抬头,见到上官可明吃力的拄着拐杖走进来,于兰忙上前去扶他。

  “爷,您怎么下了?”

  上官可明对她的关切视而不见,他朝段问雪走去“雪儿,你有这份心,本宫十分高兴,只可惜你不是男儿,否则,本宫一定收你做心腹。”

  敛下失望的眸子,于兰见夫君的眼中没有她,她主动退下。

  “兰姨!”段问雪知道兰姨难过,本要追去,奈何被三皇子拦住。“三皇子!”她抬起螓首,眸子里只有不解。

  瞧她生得这副细致水灵的模样,这二年不见,更是出落得亭亭玉立,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优雅的气质。也不枉这二年来,于兰所给予她的教导。

  “嗯!模样生得好,是个待采的梅了。”

  上官可明上下打量着她,赞美的话不口而出,令段问雪好生尴尬。

  “三皇子…”

  “告诉本宫,方才你说要替本宫杀了四皇子,是否只是随口说说?”

  “四皇子的恶行,人人得而诛之,只要问雪有机会,一定替三皇子报仇。”段问雪坚定的说。

  “好,很好。”上官可明伸出右手抚了抚段问雪粉的脸蛋。

  段问雪害怕的退了一步。

  三皇子好怪,为什么这样看她?还这样动手动脚的?

  “本宫不会让你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娃儿去涉险的,本宫只要你办一件事。”上官可明锐利的黑眸闪着冷冷的眸光,德佑,别怪皇兄心狠了!

  “什么事?”

  “本宫要你混进军营去,偷得军印。主帅掉了军印,也是死路一条!”

  段问雪完全没想到,三皇子会有这么一个计谋;看来,为了王位之争,真是没了人

  “如何?”

  段问雪点头“一切都听三皇子的。”

  为了报恩,段问雪没想这么多,只知道他们是救了她的人,是好人。既然有机会报答,她会尽其所能的去做。

  “那好,你就打扮成…”上官可明细细说着他的计划。

  门外迟迟未离开的人儿,听到他们的对话!当下才明白,要三皇子退出王位之争,完全是不可能…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女儿心   下一章 ( → )
红叶沁明月照痴心不做你的妾玻璃玫瑰炽影狂情爱情献金寒君折心棒打鸳鸯生日快乐遇见沙漠雄狮
免费小说《女儿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言情小说。完结小说女儿心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子雁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6mxs.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流氓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