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心 第七章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流氓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女儿心  作者:子雁 书号:15856 更新时间:2015-12-12 
( ← ) 上一章   第七章   下一章 ( → )
  呼尔浩特兰县府衙

  于兰扶着上官可明至庭院中,趁着难得的好天气,晒晒太阳,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

  当两人都在享受这宁静的片刻时,突然入一个熟悉的男声。

  “三皇子。”

  上官可明眼未睁开,便知来人。“尔伦,有什么消息给本宫?”

  他是他派去段问雪身边的人,也是监视她偷军印的人。

  “禀三皇子,将军拔营之时,就已不见雪儿姑娘的行踪。奴才在伊宁境内找了几天,没有雪儿姑娘的消息。”

  “那你现在才回报?”上官可明大怒,睁开眼圆瞠,像是要将来人吃了般。

  “禀三皇子,奴才已飞鸽传书至皇宫里的太监,已经掌握最新消息。”尔伦把鸽子脚下的纸条奉上。

  四皇子已入王城,另带回一名名唤段问雪的姑娘。

  丢下纸张,简短的字句已经让上官可明明了一切。

  “你告诉同淳,要他和雪儿联络,再听候我的指示。”

  “是。”尔伦赶紧退下,回信去。

  于兰在旁一直没话,见着爷因为四皇子继位的事,一直隐忍着怒气,她也无奈。

  其实,像现在这样闲云野鹤的生活,也没有什么不好。为什么爷总是要争求那不可能达成的事呢?难道赔了一条腿还不够吗?

  “爷,你还想造反吗?”

  “住口!男人的事妇人家少管。否则,别怪我休了你。”

  他因为断了一条腿,整个人益形危险、剽悍,连她都惹不得了。

  唉!名利富贵何用,终是黄土一!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果然不假!段问雪被关入有名的翩然宫不过才短短数,宫外就来了不少看热闹的嫔妃,好在上官德佑曾下令不准任何人进入,否则,翩然宫的门槛恐怕要被踏断。

  她们好奇的是,还不是皇上的上官德佑,居然将一个不知名的女子给关进了后宫之末的冷宫,索来一瞧究竟,顺便指指点点一番才肯罢休。

  “听说,她是下毒害皇太子的人呢!”在宫门前,一名小小的妃子说长道短的指着翩然宫。

  “哇,这么大胆,皇太子做什么不砍她啊?”

  “她长得美啊!听说她生得沉鱼落雁,身材姣好,曾让皇太子与她夜夜宵呢,还没关进去之前,她可是睡在皇太子的上哩!”

  妃子们大声的说话,一点也不怕得罪人,反正,她们认定关进冷宫的人,是没有出来的一天。所以也不怕有一天,里头的人会出来报复她们。

  “既然这么媚人,皇太子还舍得关她?”

  “你不知道啊!可怕的地方就在这里,她可是利用皇太子和她燕好之际下毒的哩!害皇太子只要碰她一次,毒就更加深一次,你说奇不奇?”

  长年累月的在宫里生活,许多外头流行的事她们也不知道,只有在宫廷里出大事的时候,她们才会聚集在一起,取新的消息。

  “哎哟,那不是蛇蝎美人吗?”

  “哈,可不是!”声音渐行渐远,直至另一头。

  段问雪愣愣地站在楼阁前,看着她们离开,方才的话,她全都听见了。

  她们也想她听见的,不是吗?太过分了,她又不是故意的。

  “别将她们的浑话放在心上。”

  一个温暖的声音,在段问雪背后响起。

  “嘉妃娘娘,你怎么来了?”段问雪回头,看向来人。

  嘉妃娘娘是她在翩然宫里认识的人,也是关心她的人,她将她当女儿、她视她为母,两人的情缘始于此。

  “午睡过了,就想来看看你。”嘉妃说。

  “嘉妃娘娘,您请坐。”段问雪搬了张椅,请她坐下,又进屋内拿了一只茶壶和杯,忙碌的招待嘉妃娘娘,让她忘却方才的不快。

  “别忙了,我坐会儿就走。”嘉妃按住她奔走的身子!“来,坐下,让我好好瞧瞧你。”

  段问雪依言坐下,让嘉妃娘娘的手抚着她的脸颊。“瞧你,不过二天没见就瘦了,到底有没有好好吃东西?”

  冷宫里没有配给下人,所有的事都得自己来,段问雪被人伺候惯了,一下子没有人打理身边事,就丢三落四的。

  尤其是在她心有所思的时候,她更是没花费半点心神在自己身上。就这样,连饭也没定时吃了。

  “改明儿个来,我煮些好吃的东西让你补补。”

  “嗯!”段问雪点头,突地,她想起一件事要问嘉妃娘娘“娘娘,你进来多久了?”她是想问她,有没有机会出去。嘉妃一叹,看来这个小妮子还不明白冷宫的定义。

  “快三十年了,时间过得真快!”也过得真慢!她在心头加了这么一句。

  “快三十年?”段问雪惊叫,把自己十六岁加上三十年,那等她出去的时候,最少已经四十好几了。

  可,那也得她出得去才行。

  瞧,嘉妃娘娘到现在还没办法出去呢!

  “是啊!我进来的时候,也不过像你这般大,现在也老了。”女人的青春有限,她的青春却消磨在永无止境的等待上。

  好残酷的惩罚啊!可怨天,也是没用的。

  谁教郎君有了新人,双双俪影常相伴,忘却旧人,形单影只了残生!

  “嘉妃娘娘,你别伤心,如果问雪出得去的话,一定找人来救你。”段问雪承诺道。

  她没想到自己出去的时候,也许真如预期的,是四十六岁,恐怕嘉妃娘娘等不到那个时候…

  “不用了,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唉!情字最是磨人,偏偏世间男女没来由的招惹,惹来浑身难受。”嘉妃置身于事外,所以看得出段问雪为情所苦。

  这些天来的相处,段问雪娇憨的个性带给她不少欢笑,但她也为她担心,什么时候这个女娃儿才会开窍,学会人间最难的一门学问…爱情。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火热的阳光照在大地上,后院的一小方园圃,站着孤单的身影,那是嘉妃娘娘。她在原地伫立许久,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个小小身影本来蹦蹦跳跳的来寻她,却在她的身后停了下来,那空寂的气氛骇住了她,让她不敢开口说她是来解嘴馋的。

  小声的走近她的身边,段问雪拍拍她的肩“嘉妃娘娘。”

  嘉妃见段问雪来了,连忙拭去眼角的泪,作无事状“问雪,你来了?”

  段问雪假装没瞧见她拭泪的动作,问道:“娘娘,您在瞧什么啊?我瞧您对着这片园子发愣好久了。”

  “哦,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今年的葡萄生得好,数量又多,如果吃不完,岂不可惜了!”

  “可以拿来酿酒啊!”段问雪自然而然地解决她的困惑。

  嘉妃讶异地看着段问雪“你会酿吗?”

  “会啊!看你要喝白葡萄酒还是粉红酒,我都可以做。”

  “真的?”嘉妃一喜,学酿酒可以打发时间,也不会让她胡思想。

  “当然啦!”挽起袖子,段问雪熟练的采了几串葡萄“现在我们来采葡萄吧!”

  “好。”嘉妃也跟在段问雪后头学她攀折葡萄的方法。

  不一会儿,她们两人便采下一堆的葡萄,按段问雪的意思分成两堆。

  “这未破开的葡萄,我们就做成粉红酒,破开的就将它先榨汁再发酵,做成白葡萄酒…”

  “问雪,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嘉妃听她说着酿制葡萄酒的方法,不奇怪,一般姑娘家怎会去学做酿酒,不都是在家里学女红吗?

  段问雪耸肩“我也不知道,可能以前有学过吧!”

  嘉妃觉得十分奇怪,段问雪的过去可能不简单,她有一些特殊的才能,能吸引人与她亲近;也许,她并不会待在这冷宫太久…

  抱着较少的那堆葡萄,段问雪告诉嘉妃:“这白葡萄酒咱们要先做,因为它耗时最久。嘉妃娘娘,你有没有空瓮子?”

  嘉妃回过神“有,我拿给你。”

  接着,两人有说有笑的走进屋内,留下那成堆完好的葡萄,等着被酿成好喝的粉红酒…

  微凉的夜,飘来了几朵乌云,遮去银白的月光,让夜如洒上墨般,黑暗、深沉。

  晌宫内,无人逗留在里头,仅有那保护主子安全的侍卫站在宫门前,两眼直盯着前方,一瞬也不瞬的专注神情,丝毫不被屋内芙蓉帐中传来的娇所影响。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夜,更深沉了。

  翩然宫的内外依旧静默,偶尔传来几声虫鸣,长年以来都是这样空、萧索的冷宫,为此更添一抹凄凉。

  冷风吹来,段问雪的身子止不住哆嗦,拉紧身上的薄衫,她还对这里的夜景有兴趣,不想离开。

  嘉妃娘娘总说这是不好的地方,也是受到诅咒的地方。多少年来,她被关在这儿,尝尽在天堂享乐以及身在地狱被遗弃的滋味!此生,除了在这儿等死外,总是虚无缥缈。

  可是,她觉得娘娘太悲观了。这里就像在天山一样,无人打扰,是个清修的好地方。

  天山?她又想起那个地方了。

  她深思,那里到底与她有什么关联呢?为什么总在不经意的时候,似曾相识的熟悉景致和人物,会在她脑海闪过呢?

  那和皇太子所言的,她服下的忘心丹有关吗?

  段问雪想到头疼,还是想不出原因,看来她只有回兰县,才能找到答案,可,她又要怎么离开这里呢?

  嘉妃娘娘说进了这里的女人,是难再见天了,所以她已经认命且死心的守在这里三十年。

  但她段问雪可不同,她不是嫔妃,也不是任何人的妾,若是皇上知道了,一定会放了她的。只是,她要如何让皇上知道,有个无辜的人被关在冷宫呢?

  唉!好烦啊!蛾眉一蹙,清丽的娇颜上难掩烦忧。正在沉思的段问雪,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全落入来人的眼里。

  上官德佑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来到这里。

  他是要去找一个女人纡解望的,可不知不觉地,轻功一使,竟来到这个地方。

  难道,他忘了这个女人会让他致命吗?

  对,他的确忘了。

  在这个情的当头,他早已管不住自己的行为了。

  突然,前方传来几声猫叫,自小便觉得猫阴沉可怖的段问雪,自然被吓了一跳,她猛地一退,不意却被一个温暖的膛给拥住,动弹不得。

  “啊!”怎么会有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她的身后?她吓得尖叫。

  “闭嘴。”他的耳朵承受不了她尖锐的叫声,上官德佑忍不住斥她“做什么尖叫,难道是心虚吗?”

  是他?段问雪旋过身,果然上官德佑正站在她面前,他的五官依然俊朗,华丽的衣衫包裹着他壮的身躯,他还是过得好的嘛!居然没为关住她而内疚?

  刹时间,她有些明白,自己为什么在乎他的一切了。

  不是为了三皇子,也不是为了军印,那是因为喜欢,她喜欢上他了。

  “你、你来这里做什么?”止不住小女儿心态,她羞怯的问。

  在她突然明自己对他是怎么一回事之后,那份在意却又不敢表达的矛盾情感油然而生。

  “没想到你这么想我。”上官德佑低笑“别多想,我只是来找你爱。”他很实际的说着,几乎不带任何情感。

  他从没深思自已对她究竟是怎样的情感,在她骗过他一次又一次之后,他的身体和意志,居然都在渴望着她;纵使与她在一起,会让自己丧命,他居然也能够不在乎,仿佛她与他同命…

  “你不是说和我爱,会让你中毒?”刻意忽略他无情的话,段问雪敛下眼,不教伤心让他看见。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想来,他是真的不在乎。

  为了和她一夜水姻缘,他视死无惧。

  “你…”段问雪抬起头,不解的望着他,他不是有很多侍妾吗?为什么要来找她?

  看出她的疑问,上官德佑乐得为她解惑,说:“在尝过你人的滋味后,别的女人都不对我的味了!”

  这是恭维,还是讽刺?

  他的话,让段问雪想哭。这些天来,嘉妃娘娘教了她不少,让她彻底明白,昔日她和皇太子所做的事,就是夫之间的第之事。

  她是如此无知,才会被他欺侮了一次又一次…

  她哀怨自责的表情看在上官德佑的眼里,误以为那是在指责他对她的无情!像是要安慰她般,他说道:“你用不着难过,这已是对你最大的恩赐了。”

  “你说把我关在这里是恩赐?欺骗我无知,强占我的身子是恩赐?”段问雪痛心疾首,她终于明白,自己喜欢上的人,是怎样的铁石心肠了!

  但,为什么还是阻止不了自己喜欢他的情愫继续攀升呢?

  “没错,是我给予你的恩赐。”他承认道。“说这么多做什么呢!现在我要你,你把衣服了吧。”

  “什么?”段问雪不可思议的望着他,控诉道:“你怎么可以在不爱我的情况下要我?我不会再献身给不爱我的男人。”

  上官德佑好笑的摇头“你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小傻瓜!”

  段问雪很想开口承认,但见他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她顿时气馁,说了可以改变他的态度吗?

  她不自在的否认道:“你想太多了,我是不可能爱你的,我要害你的,不是吗?”

  对于她的否认,他自然不信,他虽非情场老手,却也是悉人心的高手。从她在意与爱必须结合的态度来看,她若非爱上他,又岂会将身子献给他?虽然,第一次的确是他强占…

  “就算你是真的想害我,我相信也非出自你本意。你不敢承认爱我,只是胆怯而已,与害不害我无关。”他非常肯定。

  段问雪闻言,他竟比她还了解自己,许是她的爱恋太明显,不但让久居冷宫的嘉妃娘娘看出,就连他也看透她了。

  “如果我承认爱你,你会放过我吗?”她说的是离开这儿,回兰县。

  “不可能。”话落,他一把将她抱起,走向榻。“不论你承不承认,我要你身子的决定不会改变。”

  屋内的烛光灿灿,照亮他俊美的五官,近看之下,竟有些许的气与危险,段问雪知道,她是爱上了这个只贪恋她身子的危险男子。

  蓦地,他迅速的褪下两人的衣袍,来到她的上方,一双似盯着猎物的鹰眸浏览她雪白无瑕的身躯。

  “关了这么多天,瘦是瘦了点,这玉倒还是的!”他大手一伸,覆住她前的山丘,恣意的享受着。

  “嗯…”由他掌心传来的温热,让段问雪情难自的发出呻,将自己雪白的身子主动送了上去。

  “舒服吧?”一抹笑勾勒在他的边,这感的小东西,他只是覆住她的浑圆罢了!

  只有他才能带给她这般异样的感受吧?

  上官德佑见着段问雪并不排斥他的抚触,于是,他的手沿着她的娇躯而下。

  段问雪知道自己该拒绝他的,她不想害他,可是,她全身都在渴望他的碰触,渴望他带来的温暖,教她开不了口;混乱的思绪一直包围着她,令她为难。

  “德佑?”当他的手指不在她的体内穿刺之时,段问雪清灵的双瞳充不解,他迟疑了吗?在她敞开自己接纳他时。

  他后悔要她了吗?在他拨她之后?终究,她还是令他望之却步的…

  就在段问雪失望之际,他如饿狼般不耐,将她翻过身子背对着他…

  “啊…”段问雪被他的举动得措手不及,有些呼吸困难,她往前攀爬,想找寻支撑之物。

  “别动。”

  她一往前,上官德佑跟着上前,两人的身子紧紧贴合,猛烈的撞击将得嘎嘎作响,盖过两人的息声。

  “德佑…”

  段问雪皱起眉头,小子邬吐出的净是哀求,上官德佑听到了。“怎么?还要吗?”

  “嗯…”她困难的点头。

  谁知,段问雪学不会放松昏厥过去…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女儿心   下一章 ( → )
红叶沁明月照痴心不做你的妾玻璃玫瑰炽影狂情爱情献金寒君折心棒打鸳鸯生日快乐遇见沙漠雄狮
免费小说《女儿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言情小说。完结小说女儿心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子雁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6mxs.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流氓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