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屋 第二十三章番外完结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流氓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金屋  作者:云过是非 书号:26042 更新时间:2020-1-7 
( ← ) 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番外完结   下一章 ( 没有了 )
  王翦骑在高头大马上,太后的马车驶了过来,赵姬见到王翦,冷着脸喝道:“大胆王翦,见到我不知道下跪么?”

  王翦只是凉凉的看了赵姬一眼,又去看赵姬身后的将军,翻身下马,道:“卑将参见太后,事出紧急,所以卑将礼数欠佳,还请太后谅解。”

  他说完了,兀自起身来,挥了一下手,身后的将士们立刻冲上前去,将那个将军从马车上扭送下来,太后惊叫了一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赵姬瞪着眼道:“王翦,你这是要干什么,你要造1反么!”

  王翦道:“卑将不敢,卑将只是有王上手谕,一切按照王上的吩咐行1事。有人图造1反,替换了咸宫守卫,危害到了太后的安危,王翦是来救驾的。”

  “什么救驾!”赵姬道:“我不需要你救驾,你的手谕一定是假的,赶紧放了人,然后滚蛋!”

  王翦却不理赵姬,转而对被押卸着的将军道:“立刻让你1的1人马撤出王城。”

  那将军冷笑了一声,梗着脖子笑道:“我不认得什么手谕,我只认得丞相的印信,没有丞相的印信,一切都是放。”

  王翦只是轻笑了一声,一拳打在那人的脸上,那人一口血登时了出来,赵姬又是尖叫一声,喊道:“大胆!大胆!你是疯了!”

  王翦将手谕抖了一下,展开来,道:“我也和你一样,不认得丞相是谁,只知道大秦的王上是谁,你看好了,这里是秦王的手谕,你是奉召,还是不奉诏?”

  那人盯着王翦怕人的眼神,有些颤抖,最后还是梗着脖子,心想着自己这么多人,害怕他不成了,况且太后还在这里,冷笑道:“什么狗诏书…”

  他的话音刚落,赵姬突然凄厉一叫,登时晕倒在了马车上。

  众人只见王翦手一扬“嗤”的一声轻响,已经将那人的头颅割了下来,鲜血猛地出,一直滋到赵姬的车前,赵姬眼看着一颗头在地上滚了过来,登时双眼一翻,不住恐吓,晕了过去。

  王翦将自己的剑在那人的尸首上蹭了蹭,眼神里没有一丝的波澜,转头对着王城朗声道:“逆贼行刺太后,已经被我杀死,现在王城内外都要听令,不服者斩。”

  王城的守卫看着这一幕都吓傻了,呆愣着瞧着王翦,随即纷纷抛下手中的兵器,王翦立时让兵士收走了守卫的兵器,随即翻身上马,进了王城。

  太后悠悠醒来的时候,王城的守卫已经换过了,霍玥一脸惊恐的看着太后。

  房门紧紧的闭着,太后突然从榻上窜了起来,一拉房门却是关死的,使劲拍了两下,不见有人理,又是一阵猛拍。

  霍玥惨白着脸拉住赵姬,哭道:“太后,别敲了,被锁死了,外面七八糟的,一大堆兵冲了进来,说是勤王。”

  赵姬瞪大了眼睛,气的口起伏,喝道:“反了!反了!吕不韦才是勤王,王翦算个什么!”

  嬴政一行人很快就到了雍城郊外,雍城的官员们为了表示恭敬出老远。

  蕲年宫依山傍水,又是秦国的旧都所在,历代的秦王加冠都要在雍城的蕲年宫举行,嬴政也不例外。

  只不过自从京都转到咸之后,蕲年宫已经变成了行宫,守卫不多,而且大多是摆设。

  吕不韦一众人,卫兵不达一万,但是就因为吕不韦算计好了,蕲年宫的守卫不足为惧,所以不需要带太多的卫兵来,以免惊动了嬴政,其他卫兵都在咸准备发动1兵变。

  吕不韦不知道,他们前脚出了咸,后脚王翦就斩了他的大将,此时的咸城内,所有的兵队已经归王翦统辖。

  嬴政被进了蕲年宫1内,吕不韦又安排了休息的事情,这才退出去,又去找到蒙骜,蒙骜仍旧装病,还对吕不韦道:“老夫真是老了,走这些路已经不起颠簸,护卫的事情,还有赖丞相大人。”

  吕不韦听得心花怒放,笑着对蒙骜道:“老将军放心,这本是我的分内之事,老将军只管休息就好。”

  蒙骜点头,十分感激的样子,吕不韦这才放心的走了,等他走后,蒙骜不住冷笑了一声。

  吕不韦回了自己下榻的屋子,在屋里跺了几圈,找来侍从,吩咐了一些事情,一切照旧计划行1事,虽然自己手里有兵符,但是也必不可少要处理掉蒙骜这个老匹夫。

  不然蒙骜在军中威信如此之大,恐怕吕不韦难以凭借兵符就能夺宫。

  夜黑的透了,嬴政一个人躺在榻上,虽然闭着眼睛,但是始终睡不着,他心里有些沸腾,明就是加冠大典,成败就在此一举。

  嬴政已经两个月没见到刘彻了,刘彻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派人送捷报回来,但是对自己的事情只字不提,毕竟在人前他们只是君王和臣子的关系,也没有什么好提起的。

  只是时间久了,嬴政就止不住的开始担心,也不知道刘彻在军中怎么样,毕竟这个人,当过太子,当过天子,就是没有吃苦当过臣子。

  嬴政想着,不住睁开眼来,望着榻的帐子,王翦在咸估计已经行1事,刘彻托蒙骜带回来口信,说一个月后在雍城会面,但是已经这个时候,还未听说刘彻的半点消息。

  嬴政叹了口气,赵高在一旁值夜,听见嬴政叹气,道:“王上睡不着么?是为了明天的加冠?”

  嬴政没说话,赵高又道:“王上是担心嫪毐将军么?”

  嬴政终于侧头看了他一眼,赵高道:“王上放心罢,嫪毐将军足智多谋,韩国如此弱小,定不会有事的。”

  嬴政只是笑了一声,并不再多说。

  第二一早,赵高就服侍嬴政穿上隆重的黑袍,梳洗之后,侍女端上来早膳。

  嬴政正在案前用膳,吕不韦突然然来了。

  吕不韦今也打扮的极为隆重,脸上有些止不住的笑意,大踏步进了门,只是拱手做了个样子算是行礼,道:“王上已经起了,加冠大典一会儿就要开始,老臣有几句话,想与王上嘱咐一遍。”

  他说着,挥手示意蕲年宫的宫人全都退出去,这些宫人都害怕吕不韦的权势,很听话的退了出去,吕不韦见赵高站着没动,转头瞪了赵高一眼,道:“你也退出去。”

  赵高抬头去看嬴政,嬴政并没有反对,对于吕不韦这种越权之举,也没有什么意见。

  赵高这才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吕不韦见没有人了,当即展袖坐了下来,嬴政双眼盯着他,笑道:“难道仲父没有用膳,所以一大早就跑到寡人这里来蹭饭么?”

  吕不韦测测的笑了一声,道:“我用过了,只是有一件机密之事,必须在大典之前告知王上。”

  “哦?”嬴政不慌不忙的道:“是什么事?”

  吕不韦道:“昨天晚上,老将军蒙骜,被刺杀了。”

  嬴政听了心里一嗤,吕不韦终于出了狐狸尾巴,嬴政装作吃惊和惧怕的样子,瞪着吕不韦道:“怎么会如此?谁敢动上将军?”

  吕不韦道:“确实是胆大包天!这件事事关重大,我亲自调查了一下,原来是事出有因的。”

  嬴政顺着他的话道:“什么原因?”

  吕不韦突然笑了一声,这声笑实在是不合时宜,显得非常诡异,道:“因为随行的护卫军不王上做秦王,所以刺杀了拥护王上的老将军,这些护卫军要早反了,他们说…”

  嬴政表情没有什么特别的,已经从刚才吃惊和惧怕,变成了平平淡淡的不见波澜,道:“他们说什么?”

  吕不韦没有注意嬴政的镇定,继续道:“他们说,王上您太年轻,不服您亲政,如果要他们不造1反,有一个办法…”

  嬴政忽然冷笑了一声,凉飕飕的眼神盯着吕不韦,沉声道:“只有让位于你吕不韦,这些人才不会造1反,是不是?”

  吕不韦吃了一惊,有些诧异的看着嬴政,不过随即收敛了神情,心想着嬴政就算有察觉,整个雍城宫都是自己的人,他也没有办法,况且现在老蒙骜已经死了,咸宫卫尉又在前线,根本就是万无一失。

  吕不韦镇定了一下心神,笑道:“不错,王上果然聪慧过人,正是这样,只要…只要王上肯让位。”

  他说着,从宽袖里拿出一份诏书,摊开在青铜案上,这是一份已经拟好的让位诏书,上面赫然写着嬴政自觉无德无能,继位这么多年来全都仰仗仲父吕不韦,愧疚不已,所以让位给仲父吕不韦。

  嬴政只是用目光扫了一眼那封诏书,随即呵呵的笑了起来,道:“吕不韦啊吕不韦,你连诏书都准备好了?这样一来,加冠大典,就变成了让位仪式了么?你打的什么好主意,吕不韦,你就想凭借着不到一万的随行护卫,来恐吓寡人么!”

  吕不韦被嬴政突如其来的气势吓了一跳,当即心里一哆嗦,勉强坐正,道:“都到了这个时候,王上也是强弩之末,何必强求呢?自从王上继位以来,事事都是我吕不韦张罗,不论是打仗,还是国事,秦国在我吕不韦的主持下,山东六国哪个不怕?王上,识时务才是俊杰,你退了位,我也不会为难你,封你个万户侯,到肥沃的封地上,也是一方之王,不好么?”

  嬴政慢慢的长身而起,居高凌下的看着吕不韦,笑道:“一方之王,和一国之王,你选哪个?寡人做惯了君王,已经不喜欢做诸侯了。”

  吕不韦也站起身来,一甩袖子,喝道:“那你是不愿意好好的退位了?这外面都是我的兵,你以为能强弩到底能有什么好儿?来人!”

  他喊了一声,殿门登时被冲开了,确实走进来一个戎装盔甲的人,只不过不是旁人,正是刚刚吕不韦提到的蒙骜…

  吕不韦见蒙骜大步走了进来,吓得踉跄了一下,眼睛睁的浑1圆,道:“你…你怎么没…”

  蒙骜一头白发,却笑的极为朗,道:“吕不韦,你也有被人蒙骗的时候?”

  吕不韦心里狂跳,见到蒙骜走过去,站在嬴政身后,深了一口气,从袖子里拿出青铜的虎符,道:“蒙骜,虎符在我这里,你以为自己有军威就可以调动1兵士么?我只要吩咐一句,你们两个都要被剁成泥!”

  嬴政却仍旧不见慌忙的样子,蒙骜笑道:“剁成泥?老夫一辈子戎马沙场,只求马革裹尸,岂能死在你这竖子手里!”

  蒙骜说罢了,就听跫音大震,跫音整齐有素,一听便知是兵队,吕不韦回头,从大殿望过去,只见一只队伍正在飞快的往大殿扑来,队伍并不是随行的护卫,也不是蕲年宫的卫兵,一看就是支上过战场的军队。

  这些兵士个个手里执着兵刃,很快就到了跟前,将士们在大殿前驻足,自动分开两列,整齐划一的动作,明晃晃的兵器反着晨光。

  一个身着戎装的年轻将军,手下夹着一个锦盒,大步走上了殿前的台阶,嬴政的眼神顿时就亮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刘彻无疑。

  刘彻与两个月前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只不过面容显得有些风尘仆仆,但是这也止不住那双晶亮、顾盼神飞的眸子。

  刘彻夹着锦盒快步走了过来,这时候刘彻和蒙骜才一起行礼,参见了嬴政。

  嬴政笑着瞧了一眼刘彻,一种久别的欣喜涌上来,却让嬴政生生抑制住,语气淡然的说道:“将军来了,必然还带来了礼物。”

  刘彻笑道:“正如王上所料,卑将远赴沙场,特意赶回来参加王上的加冠大典,不备些贺礼怎么行?”

  他说着,手一抄,单手捧起了锦盒,却不对着嬴政,而是看向吕不韦,另一手扣住盖子,猛地打开。

  吕不韦登时了一口冷气,倒退了两三步,靠在殿门上。

  那盒子里的贺礼,根本不是别的,正是王翦割下来的人头,刘彻带兵往回赶的时候,正好遇见了王翦,刘彻怕咸军心不稳,再出事端,并没让王翦赶去雍城,接过了王翦的锦盒,自己带着将士往雍城赶去。

  刘彻看着吕不韦惨白的脸色,冷笑了一声,道:“吕不韦,你以为自己万无一失,岂料这一切王上都已经事先防范了,现在咸城已经被蓝田大营的兵马控制起来,无论是咸宫,还是蕲年宫,你说了都不算。”

  他说着手一松,将锦盒连带着人头扔在了吕不韦的脚边。

  吕不韦大叫了一声,眼睛翻白,几乎晕倒,双1腿一软,跪倒在地,口里哆嗦着,半响才颤巍巍的道:“大势已去…大势已去…”

  嬴政微微低下头,俯视着瘫在地上的吕不韦,嘴角挂着一丝笑意,用食指和中指将桌案上的诏书夹起来,扔在吕不韦身上,道:“加冠大典,怕是你也不必参加了,带着你的秋大梦,下狱去罢。”

  他说完,挥了一下手,刘彻转身叫来殿外的将士,将吕不韦押起来,出大殿去了。

  蒙骜拍着刘彻的肩膀,笑道:“行啊,我还以为你赶不及过来,夜兼程,想必够累了罢!好小子,来的是时候!”

  刘彻笑道:“一会儿的加冠大典,还有待老将军主持。”

  “放心好了,不会套的。”

  蒙骜说着,对嬴政行了一礼,道:“王上,老臣还要在加冠大典开始之前整顿一下卫兵,这就先退下了。”

  嬴政点了点头,道:“有劳老将军了。”

  蒙骜走出去,将刘彻带来的卫兵也带了下去,把加冠大典的卫兵全部替换掉。

  蒙骜一出去,嬴政还没来得及说话,刘彻就忽然上前,将嬴政抵在青铜案上,他夜兼程的赶路,身上除了风尘仆仆的灰土之外,就是格外的凉,连嘴都冰凉凉的。

  刘彻低下头,轻轻吻在嬴政的嘴上,两个人的呼吸一下子重了起来。

  刘彻只是浅尝辄止,嬴政盯着他的眸子,笑道:“一股土腥味儿。”

  刘彻被他逗笑了,伸手摸着他的带,时轻时重的1捏着他的线,嬴政两个月没有尝过这种滋味,身子一下就回想起了这种深入骨髓的快1感,登时身一弹,嗓子里呻1了一声。

  刘彻又低下头,将嘴在他的脖颈上磨蹭,笑道:“加冠大典之前还有些时候,蕲年宫我还是头一次来,不如在这里…”

  嬴政颤抖着,被刘彻狠狠箍1住身,他伏在青铜案上,上半身整整齐齐的,唯独下1身什么也没有,两条光溜溜的的腿被刘彻大开着,炙热的物什在紧致的后面一下下疯狂的撞入1出。

  嬴政身子耸动着,几乎扶不住桌案,身子整个趴在桌案上,似乎是后面的人太过于用力,嬴政被顶的息了一声,回头道:“别…别坏了衣服!等一下大典还…唔!”

  嬴政全身痉1挛着,就快要坚持不住,可是刘彻却锢着他的前面,不让他纾解,正这个时候,紧闭的殿门被人拍了两下,赵高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来。

  “王上,王上,大典马上要开始了。”

  嬴政乍听着声音,吓得一哆嗦,睁大了眼睛,身子猛烈的颤抖起来,喉头里呜咽了一阵,一下子就1了出来。

  然后刘彻却像没听见一样,掉嬴政的带,将在他嘴里,让嬴政咬着,反而进入的更加深入。

  嬴政死死咬住带,将呻1声全部进肚子里,重的呼吸声抑制不住的加深。

  赵高一直在拍门,嬴政被肆意的顶1着,全身的力气像卸去了一样,瘫软在桌案上,刘彻又狠狠的摆1了他一阵,终于一股热冲进了嬴政的身子。

  嬴政被烫的一个机灵,喉头猛烈的滚动,牙一松,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

  刘彻俯下1身,钳住他的下巴,让他回过头来,两个人的1舌在一起,嬴政主动翻过身来,勾住他的脖颈和肩背,回应着刘彻的亲吻。

  刘彻被他回吻,只觉一股冲动又袭了上来,瞧着嬴政光1的双1腿之间,一道白1浊蜿蜒而下,不住眼神加深,用手过去刮蹭着嬴政1的皮肤,将手伸进柔软的内里去抠1

  嬴政被他的呼吸急促,刘彻亲了亲他的耳,笑道:“还没完,等大典之后…卑将先是出兵,而后又勤王,功不可没,奖赏可是要有的。”

  ******

  秦王加冠,吕不韦饮鸠自杀,震动朝野,封王绾为丞相,李1斯为长史。

  前230年,嬴政开始了统一六国的战争。

  秦皇。

  “寡人以眇眇之身,兴兵除暴1,赖宗庙之灵,六国咸服其辜,天下大定。”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了撒花!*,°*:。\( ̄▽ ̄)/$:*。°* 。

  新文《[综]221B》,综影视同人,主福华~包养(* ̄︶ ̄)y

  另外古耽新文,《重生之帝王》?novelid=1936858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金屋   下一章 ( 没有了 )
弃女有罪,霸丑妃本倾城恃宠而骄,世倾君侧·等皇凤仙尊季府求生记桃花剑影女尊异世之嫣然妖孽横行,毒药膳人生
免费小说《金屋》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金屋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云过是非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6mxs.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流氓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