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谜踪 第六十七章 偏脸子村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流氓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东北谜踪  作者:舞马长枪 书号:1234 更新时间:2013/10/25 
( ← ) 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偏脸子村   下一章 ( → )
  柳叶不大一会就回来了,我和大牙也就没有再继续往下说。[]

  说了几个小时的历史故事,脑袋里浑浑噩噩,感觉脑袋里像是有台搅拌机,把所有的思路与记忆都给胡乱的搅和在了一起,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精神很萎糜,也有可能是身体还没有恢复好,毕竟刚刚醒来,还是有些虚弱。

  柳叶看我和大牙一脸倦容,就让我们先躺下来睡一觉,自己也回屋休息去了。

  估计真的有些累了,时间不长,我和大牙就相继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有多长时间,隐隐听到猴子和小鱼儿的喊我们的声音,这才在梦中醒来。这一觉睡得质量并不高,七八糟的梦是一个接着一个,感觉脑袋有些发沉,但是身子骨好像硬实了不少。刚刚睁开眼睛,就看到猴子和小鱼扑进了屋来,叫我们过去吃饭,这才想起来老古头说过晚上要给我们炖只小补补。

  我和大牙爬了起来,洗了一把脸。柳叶也不知道有没有睡觉,等我们收拾好后,就发现她已经站在院子里等着我们了。

  在老古头家算是餐了一顿,陪着老爷子喝了点酒,喝得老爷子兴致很高,从解放前讲到改革后,把我们都逗得是前仰后合,吃得很尽兴。

  第二天一早醒来,觉得神清气,才有了一些精神。

  吃过早饭后,柳叶有些调侃的语气问我:“大师,你准备什么时候给古大叔去填那个菜窖去啊?你昨天晚上可是答应人家了。”

  我一听这个,还真有点煳,看来昨天晚上真有点喝高了,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但也不能让柳叶看出来我不记得这事,那样更尴尬。

  装模作样的看了看天,摸了摸下巴:“时间还早,午时再过去,气充盈。”

  柳叶看我摸着没有胡须的下巴,忍不住笑了笑:“我说大师,风水呢我倒是相信你懂,但是听你说的那个菜窖,真的有那么严重?”

  我像世外高人一样呵呵一笑,盯着柳叶说:“难道你在怀疑大师我是为了套出古大爷菜窖里的东西而故意骗人家?非也,非也。”说完后,我极目远眺,目光深邃。

  风水师也好,相师也罢,最忌讳的就是空口说白话,不说无凭之语。当然,天桥上算卦的那些就算了,人家是指着那个吃饭的,对于他们来说,那是他们的职业,工作质只能说些拜年的嗑,只有这样才能混个吃喝,养家糊口。

  风水宅捷要中,重点有说宅之八方坑,宅之八方窖,都是影响宅之吉凶很重要的因素。无论是坑还是窖,其实都差不多。正所谓龙脉不可挑坑豪,否则会了地气,损了来龙,招祸事非。而古大爷门前那种大门前左右两坑,原来就为哭子伤亲坑,名曰:哭子痛伤怀,不利主,失子埋

  柳叶见我说的头头是道,也就不再说些什么,话题一转,问我帮人家处理完这件事后有什么打算?

  我见柳叶问起来了,就直接告诉柳叶我想再去趟那个荒岗子,想看看那间荒草屋,想再会会那个神秘的老爷子,要不我心里总是解不开这个结。

  柳叶听我说完后,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看,倒把我看得有点浮想联翩,继尔感觉心里发了。

  正在这里,大牙从屋里出来了,正赶上看到这一幕,夸张的用手遮住眼睛,嘴里还在那叨咕着:“不好意思,打扰了,我这也太没眼力见儿了,马上消失,你们继续,你们继续啊。”

  一边说着,一边快步往厢房那边走,捏紧了嗓子还唱起了《大西厢》:“走一步咯啷响,走两步来响咯啷。红娘走个连环步,咯啷咯啷好几咯啷。

  大牙这一出,把我当时了个大红脸,本来没有什么事,让他这一渲染,整个我们成了私会的张生和崔莺莺,他倒成了红娘。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看见柳叶“嗖”地一下就不见了。

  转瞬,厢房里传来了大牙有些凄惨的嚎叫声。

  中午的事办得很顺利,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选个适宜动土的日子填平菜窖就行了。不过老古头却是千恩万谢,得我们都很不好意思,客气了半天,才回到孟大叔家的厢房里。

  我刚回到屋里就说出了我的想法,因为柳叶已经知道了我的打算所以也没有说什么,大牙听完后比我还着急,呸了一口后,冲我说道:“来亮,你不说,我也要说了,咱这跟头跌的太暴了,差点没死在里面,还不知道是咋回事,我早就想去再看看了。正好现在是下午,咱马上就去吧,免得晚上去事多。”

  我看了一眼柳叶,其实我自然是赞同的,只是不知道柳叶的想法,想要征求一下她的意见。

  柳叶见我盯着她看,脸却红了一下:“你看我干什么啊?我有说不去吗?没有听说过女人的好奇心是最重的吗?”说完,嘴一翘浅笑了一下,然后接着又说:“不过,我觉得我们要准备一下东西,听你们说完,我总觉得那里似乎不简单。”

  大牙听柳叶说完,极度亢奋,差点就蹦了起来:“他妈了个巴子,上次就吃了这个亏了,这回咱把东西都背上,万一有个马高蹬短的,他程爷我不活劈了那个老棺材瓤子!”

  整理好物品后,大牙背在身上,一行三个人沿着那天的走过的小道直奔那片荒岗子。

  又一次站在这个荒岗子上,心情与上次已然大不相同,更加多了一些谨慎。上次来时天已经有些黑了,也看不仔细,这回大白天的,倒是一眼望去,尽收眼底。

  不远处七八百米就是那个偏脸子村,荒岗子角落里就是那间荒草屋,一些碎石瓦块散落的到处都是。

  我站到高处仔细的望了望,发现这里也确实是块得天独厚的风水宝地。枕山,背水,龙、**、砂、水四美俱备,这村落的当初的选址倒也颇见功力。

  大牙见我四处张望,有点不明所以,就问我在瞅啥玩应儿呢?

  我听到大牙问我,收回目光,呵呵一笑:“这个,说了你们也未必明白,我这村子的风水。”

  柳叶现在对这些好像非常感兴趣,听我说起这个问题,也凑过来,问我这村子的风水有什么讲究?

  我见他们都对这个感兴趣,也忍不住想要卖一下,故意咳嗽了一下,场场子,这才给他们大概的介绍了一下。

  其实,村子的风水主要就十条。分别祖山秀拔;二看龙神变化;三看成形住结;四看落头分明;五看脉归何处;六平窝;七看砂水会合;八看朝对有情;九看生死顺逆;十看缓急。

  这些也就是所谓的察形观势的细则了,说起来简单,其实操作起来也复杂的。地有奇巧丑拙,**形就算丑,但地善也可用。这村子的风水虽好,只是几百年前的大火,烧断了这里的生气,虽然看似仍然山环水抱,可是土薄贫,已然断了生机,山破人悲,成了死地一块了。

  大牙和柳叶一边听我说一边也往四周张望,但是他们东张西望了一大圈,也没看出有什么明堂来,柳叶有些疑惑地问我:“胡哥,按你的意思,就是这村子的风水不好,里面的住着的人也不会好,那岂不是说这村子的风水影响了每户的住家,这村里没有一家会有好日子了?”

  我看了一眼柳叶,略有些玩笑的口气说:“听过一句话吗,穷山恶水出刁民。”

  柳叶一听我说这个,张口回答道:“这个当然听过啊,不过原话可是‘穷山恶水,泼妇刁民’。”

  这事传说是乾隆最后一次下江南途中,山山水水都玩腻了,山珍海味也吃厌了,就心血来想去民间的小巷儿转转。

  乾隆老爷子换了一身便装,瞒过随行大臣,独自一人从后门溜出,不知不觉走到一条小街上,正在东张西望,忽然看到一位家常打扮,模样儿却十分标致的年轻女子,老爷子一看,魂被勾去了一大半,就装作丢了东西,在这家门前东寻西找,不住偷瞧那年轻女子。

  这女子本来在门口儿等个货郎来,买点东西什么的,却看到一轻浮的男子,、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不觉脸上一红,就要转身回家。

  乾隆老爷子生怕错过时机,十步并作一步赶到她身边搭讪。女子见他说话不着调,又动手动脚的,立马儿抡圆了胳膊给了乾隆老爷子两个耳光,同时大声喊人,眨眼的工夫,家里人、左邻右居都出来了,乾隆老爷子一看情况不妙,赶紧脚底下抹油,溜了。

  回到行宫后,本想拿民女问罪,可又仔细一琢磨,不太稳妥,有失体面,最后只好悻悻御赐了八个字‘穷山恶水,泼妇刁民’用以自

  不愧是老师,引经据典,故事说得有滋有味。大牙一听这个,也有了兴致,还在一旁感慨:“要说这过去的人啊真朴实哈,连皇帝都这样的纯朴善良,看个美女还得偷偷摸摸地看。哪像现在啊,美女都主动在你面前直晃,那是想看就看啊。”说完还故意的连瞥了几眼柳叶。

  柳叶看到了大牙这猥琐的表情,出乎意料的没有动手收拾大牙,似乎还很受用。

  我这才明白原来这阿谀奉承、溜须拍马千百年来都是老少皆宜,百听不厌,屡试不啊,看着柳叶那洋洋自得的样子,还有大牙在旁边那奴颜婢膝的神态,我实在是忍不住了,笑出声来,只不过柳叶以为我是在笑她讲的故事,所以也没有在意,我自然也不敢明说。

  我笑了好一阵后才对柳叶说:“你说的这个只是传说典故,我可以再说说这话里暗中的玄机。风水理论认为,山水广大,出人度量宽洪;山水窄,出人襟狭隘;四水端平,而水清平,出人平易正大;四山凶恶而水冲,出人凶狠乖戾。

  还有的说山厚人肥,山瘦人饥,山清人贵,山破人悲,山长人勇,山缩人低,山明人达,山暗人,山顺人孝,山逆人欺。总而言之,就是环境对人的性格有明显的影响。”

  我说完后,柳牙和大牙相互看了一眼,都直晃脑袋,估计根本无法理解我说的这些东西,我也懒得一一给他们再去解释,也就不再多说了。

  这偏脸子村就在长平高速的出口处不远,整个村子全长不到一千米,全村几十户村民,大多数的房子还是土坯房子,偶尔有几座红砖瓦房显得有些鹤立群,很是气派。

  这个村子以前应该就是莽古尔泰的小女儿家的旧址,只是看现在的规模,估计已经向外扩大了很多。只是不知道是谁家那么倒霉盖在了以前失火的宅地上,这种火灾后的土地上即使多年以后再重建房舍住人的,也视为大凶之地,只有改换土壤才可以避过一些,当然,不建则是最好了。

  我收回目光,看着脚下的这荒岗子,也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一抬头,目光牢牢的锁定了荒岗子上的那座孤零零的荒草屋。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东北谜踪   下一章 ( → )
战偶冤鬼路五步曲鬼眼新娘村庙鬼婴我身体里有只鬼吹灯之升棺蟐蟒血仆血色骨牌摸金令
免费小说《东北谜踪》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灵异小说。完结小说东北谜踪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舞马长枪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6mxs.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灵异小说,请关注流氓小说网的“完结灵异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