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剑 第十五章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流氓小说网 > 军事小说 > 亮剑  作者:都梁 书号:3531 更新时间:2014/5/10 
( ← ) 上一章   第十五章   下一章 ( → )
  设在南京的三野留守处给李云龙派了一辆美式吉普车。淮海战役结束后,解放军也缴获了大量的美制吉普车,师一级的干部从此不用骑马了,都配发了这种吉普车。从南京到苏州的路上,到处可见战争留下的痕迹。被炸毁的钢筋混凝土碉堡,纵横错的战壕,路旁建筑物上密密麻麻的弹痕,田野村镇到处都有工兵部队用白灰标出的尚未排除的地雷标志。被击毁的坦克、炮车比比皆是,路边的村庄却炊烟袅袅,犬相闻,一副和平宁静的江南景。李云龙穿着新配发的黄细呢料军装,田雨穿着双排扣列宁服式的女军装,戴着无沿军帽。两人前都佩着醒目的解放军章。微风拂起田雨的长发,她秀美的脸上显出几分忧郁。汽车开进了城市,在古城狭窄曲折的路上降低了速度,坐在驾驶员旁边的警卫员小陈扭过头来说:首长,司机同志说前面那座大院就是,下一步该怎么办?李云龙说:就在这儿下车,你和司机在这里等着,我们走过去,那是书香人家,不喜欢当官的摆架子,又是汽车又是警卫的,老人家会不高兴的,是不是,小田?田雨感激地抓住他的手说:老李,真想不到你是个中有细的人,你想得太周到了,谢谢。田家大院,是一座古老的宅院,经过上百年的风雨,门窗都有些糟朽了。油漆剥落得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面目,砖石却还结实,院子青砖铺地,有过厅,有木厦,还有回廊。厚厚的墙山,笨重的镂花门窗,墙面上长出一片片青色的苔藓,墙处长着茂盛的翠竹,到处弥漫着竹子的清香和青苔的气息。一个佣人模样的中年妇女端着一个盛着草药的砂锅从偏房里出来,田雨一见便高兴地大喊道:妈,我回来了。砰地一声,砂锅落在地上打得粉碎,田雨的妈扑过来抱住田雨就哭了起来:小姐,真是小姐呀,你可回来了,可想死我了。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向正房里大声喊道:老爷,太太,小姐回来了。

  院子里顿时了套,田雨的父母从屋里冲出来,母女抱头痛哭,父亲在一旁激动地摸着女儿的头一个劲儿念叨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李云龙被晾在一边,不过他不在乎,他知道细心的未婚是不会让他晾得太久的。果然田雨马上向父母介绍了李云龙;爸爸,妈妈,这是李云龙师长。李云龙跨上一步,规规矩矩地立正敬礼:伯父,伯母,你们好!田雨的父亲仔细打量了李云龙一眼,脸上出了冷淡的神色。他微微点点头,礼节地回答:你好,共产不兴叫长官,好像应该称你为同志吧?请客厅里坐。走过青砖铺地的天井,到了客厅。李云龙抬头看见客厅正中悬着一个大匠,上面是静思斋三个金字,两边是对联:读书好、耕田好,学好使好;创业难、守成难,知难不难。中间挂着一轴泼墨山水画,落款竟是江南赵孟顺。花梨木的大书案上堆了古旧的线装书,李云龙瞥了一服,一部《康熙字典》和一部《四书衬》。他觉得这间客厅里到处飘着古旧的气息。田雨的父亲有50多岁,穿着一件青色的杭纺绸长衫,脚上是千层底礼服呢面布鞋,一副乡绅模样,可脸上的金丝眼镜和较为洋派的分头,暴了他似乎也受过西式教育的身份。鄙人田墨轩,还是第一次和共产的高级官员打交道,要是说话有得罪之处,还要请李同志海涵呀。

  伯父请讲。我女儿两年前弃学出走参加了贵军。孩子年幼无知,读了几本书思想便有些进,这我理解。如今贵军挟胜利之威,数百万大军已横扫大半个中国,如摧枯拉朽,明眼人都能看出,坐天下者,非共产莫属。我想说的是,是否可以放我的女儿回来?她还年轻,还没有完成教育,一个文弱女子的去留,与贵军的强大与否毫无关系,希望李同志能高拾贵手,放她回家。田墨轩的眼睛紧紧盯着李云龙,等着他的答复。伯父,我想,您女儿的去留应该由她自己决定。如果她愿意回家,完全可以提出复员申请,这应该没有问题,不知这种答复伯父是否满意?田墨轩点点头:第二个问题,我有一事不明,李同志身为中共军队的高级军官,而我女儿则是一名普通士兵,无论从哪方面讲,都似乎没资格由一个师长亲自伴陪回家。那么李同志能否赐教,今登门,有何见教?尽管话问得毫不客气,可李云龙也绝不会被他咄咄人的语言震住,他坦然地住田墨轩的眼光站起身来以实相告:伯父,我今天来的目的,是请求你们同意让我和你们的女儿结婚。尽管早有心理准备,田墨轩还是震惊地站了起来:不,这不可能。伯父,我知道您很疼爱女儿,可我也是真心的,我发誓,我会一辈子对她好的。我李云龙这辈子没求过人,可这次,我真心地求您允许我们结婚。李云龙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未来的岳父,以表达他的真诚。

  李同志,你是什么文化程度?当兵以前,读过三年私塾。既为军人,受过军校教育吗?没有,做梦都想,可是没有机会。那你凭什么娶我的女儿?就凭你是师长?还是凭你们共产将夺得天下?田墨轩有些愤怒了。伯父请息怒,我们共产不会仗势欺人,我李云龙平生最恨仗势欺人。就为这个,我才参加共产的,如果有一天,共产也仗势欺人,我还会起来造反的。我虽没上过学,可我懂得咱中国人的规矩,对上要孝顺父母,对下要管教好子女,一辈子不赌不嫖,老老实实做人,当官或不当官都一样,要做好人。请伯父答应我。李云龙说得动了感情。我若是不同意呢?

  我就站在院子里等着,直到您同意为止。伯父,我是个男人,我也很好面子,可是为了娶您的女儿,我不怕丢面子,我愿意等着。那好,如果你愿意,那就等吧。田墨轩竞拂袖而去。李云龙也犯了倔劲,他几步就跨进天井,笔直地站在天井里,一动不动,像凝固了一般。此时,在后院的田雨正在恳求母亲。母亲沈丹虹出身江南望族,毕业于金陵女子大学,年轻时结识了正在燕京大学读书的田墨轩,因倾慕田墨轩的才气而私定终身:当时也属离经叛道之举,遭到两个家庭的反对,在北平和江南文化因子里闹得沸沸扬扬,惊动了不少文化名,如胡适、沈从文、朱自清等纷纷表示支持,和一些卫道士展开笔战。其实,按传统观念,田墨轩和沈丹虹同出身于江南望族,又是才子配才女,天造地设的一对,也合乎门当户对的封建等级观念,只不过是未遵守礼教中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罢了,属于当时比较新派的自由恋爱。两大家族闹腾了一阵,见这对年轻人毫不理会,竞登报发表结婚宣言,各文化名纷纷捧场,此举成为佳话,倒也风光了一阵,并未给两大家族的面子蒙尘,所以也算是默认了。这对夫的政治观点及处事原则都奉行中庸之道,对当时中国政治的黑暗和政府的独裁腐败深恶痛绝,反过来对共产也颇有微词,虽然共产一向在野,有时还被称为非法组织,田墨轩和沈丹虹对从未成为执政的共产本无了解,但共产的立宗旨却使他们感到不寒而栗,这个派把消灭私有制一向视为己任,而且公开宣称要用暴力夺取政权。这很使厌恶暴力的他们感到恐慌。田墨轩经常在《大公报》上发表些针砭时事的杂文,当时著名报人王芸生先生主持的《大公报》政治上持中庸之道,自称无无派,不偏不倚。饶是如此,当时中国政治舞台上在政治、军事方面烈对抗的两大政,国共双方,对这家报纸均无好感,国民称它为思想左倾。共产称它为对国民小骂大帮忙。田墨轩的子沈丹虹也是个不甘寂寞的女人,她以自由撰稿人的身份向各大报纸频频出击。文章以评论和杂文为主,政治、经济、军事、时事、文艺、美术,哪个领域都缺不了她的文章,思想之深刻,文笔之犀利,常常使人怀疑此文出于男大家手笔,沈丹虹不过是笔名而已。此时,田雨正困难地和母亲对话,她试图说服妈妈,从小受此教育长大的田雨,目前还没有这个胆量敢对自己的婚姻私自做主。她希望能感动母亲。田雨发现,平时百般疼爱自己的母亲今天变得不大对劲儿。她冷冷地像审犯人一样向田雨发问:田雨,请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嫁给这位李先生?说说你的理由。妈妈,他是个英雄呀,我崇拜他,喜欢他,而且他也喜欢我,尊重我,这就够了,这难道不是理由?太抽象了,你懂什么叫英雄吗?我认为一个人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和行为造福于人类使世界能走向光明,这或许可以称为英雄。譬如希腊神话中的普罗米修斯为人类送来火种,使全世界得到温暖和光明。女儿啊,你不要滥用英雄这个概念,现在怎么会有英雄呢?阮籍说‘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你这位李先生在战场上也许是个能征善战者,但这能说明什么?为了一一派的利益即便是鞠躬尽瘁,血染沙场,充其量不过是他一一派的英雄,别的派会认为他是英雄吗?仅仅是派问政治见解有分歧或是政治利益的不均,就在战场上刀兵相见,大动干戈,动辄便是数百万人的厮杀,而且是同一种族间的厮杀,这有意义吗?这就叫英雄?妈妈,他是抗战场上的英雄,当我们的民族受到侵略和奴役的时候,就是这些民族英雄用血之躯抵抗了敌人,夺回了我们民族的尊严,这些在战场上和敌人以命相搏的人如果不是英雄,谁是英雄?田雨激动得脸通红。沈丹虹一时有些语,她惊讶地发现,她的女儿真的长大了,而且思维敏捷,颇有雄辩力。对于那场已经结束的抗战争,她确实没什么好议论的,事情明摆着的,那完全是一场一个民族要奴役另一个民族,而被奴役的民族奋起抗争的战争。在这场反侵略战争中创造英勇战绩的优秀者应该是英雄,至少也是民族英雄。她不能不承认这一点。她说道:女儿,妈妈从你小时就教育你,要服从真理,而且妈妈保证不以母亲的身份压制你,母女之间的讨论也只服从真理。看来你记得很清楚,所以妈妈向你承认,你说得对,妈妈的观点似乎有些偏激。我知道,您是个知错就改的好妈妈,我爱您。别忙,你还没说完,我要听听你对现在这场战争的评价,这可是场同胞之间的内战,难道同胞之间的政治分歧非要用战争手段来解决吗?妈妈,这些年我看了不少书,对政治我本没什么兴趣。但有一个基本观点,就是在一个共和政体的国家里,一部分公民不应该欺另外一部分公民。派之间的政治分歧应该通过政治协商来解决。抗战胜利后,各民主派要求成立联合政府,通过广泛的民主选举选出执政,共同治理国家。这是中国走向现代民主政治的最好时机,可是蒋介石政府要搞独裁,压制别的派,在政治上搞法西斯式的统治,把中国变成警察国家,这么一个独裁腐败、黑暗的政府难道还不该推翻它?沈丹虹微笑着说:女儿,咱们不谈政治,只谈婚姻吧。你认为你们的结合般配吗?你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女孩儿,你的生活习惯、思维方式和文化教养都太多的带有我们家族的烙印,你真能和一个农民出身的、鲁的,没有文化的中年男人生活一辈子?这是不可想象的。少女的英雄梦是这个年龄的女孩儿最常见的现象,我在你这个年龄也崇拜过岳飞、文天祥,甚至还崇拜过拿破仑呢,那时我也做过英雄梦,但女人一旦成后,眼光就会发生变化,也许会为自己年青时的幼稚感到好笑,你为什么非要走这段弯路呢?妈妈,您爱爸爸吗?为什么爱他?您理想中的男人是什么样子?是的,我爱你爸爸。从年青时起就爱他。

  至于为什么爱他,因为他从不趋炎附势。正直、清高、有才气,有学者的儒雅气质,有智者的敏锐判断力。还因为,他也爱我,把我视为他生命的另一半。告诉你这些,也就回答你最后一个问题,这就是妈妈心目中理想的男人。田雨脸上出了灿烂的笑容。她说:妈妈,您的审美观是不是太古典了?不错,不趋炎附势。正直、清高,有学者的儒雅、敏锐的判断力,这些当然很好。可…怎么说呢?这些优点太中了,男人身上可以有,女人身上也可以有。我喜欢的是,只能是男人身上存在的优点而女人身上不可能存在的,那就是有尊严、有血、有英雄气概,勇敢顽强的性格,这才算是男人,和这样的男人相处才有安全感,才能显出自己作为女人的柔之美。母亲微笑起来,嗅道:小小年纪,谁教你知道这些?就这么了解男人?妈妈,我不喜欢书生气十足的男人,我喜欢有血、有尊严、勇敢的男人,缺少文化可以学习,但缺少血和尊严是没法弥补的,这两头,孰轻孰重呢?这样的男人,现在可并不多见呀,妈妈,女儿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妈妈还不该为女儿祝福吗?母亲突然下了眼泪,她擦着眼泪说:真怨我太宠你,把你从小就惯坏了,凡是你想得到的东西,你干方百计也要得到,你说服了妈妈,妈妈会去说服爸爸同意你们的婚事。

  唉,想起来怪没意思的,生儿育女有什么用?十月怀胎,分娩之苦,为了培养女儿,我们费尽了心血,刚刚长大,还没来得及高兴,刷地一下,女儿就飞走了,成了别人家的人了,我怎么觉得好像有人抢了我的东西似的?田雨温柔地依假着母亲说:

  妈妈,女儿永远是女儿,不管飞多远,也要回来的,我的房间谁也不许动,我还要回来住的,将来要是变了样,我可不依。田雨的妈走进屋子说:小姐,外面下雨了,很冷的。那个李同志就在天井里站着,我劝他进房间避避雨,他说什么也不肯,说老爷要是不答应他,他就永远站下去。小姐,你去劝劝他吧。,‘田雨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他站了有多久了?哟,时间可不短了,快有两个小时了。田雨站起来对母亲说:妈妈,我要和他一起站着,直到爸爸同意。说完,她冒雨冲出去…

  李云龙的倔劲上来了,他浑身透地站在天井里,一动不动。像钢浇铁铸一般。警卫员小陈见他久不出来,便找上门来,见首长如此,他便也陪首长站着。李云龙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毕竟是他的下属。他有些恼羞成怒,便口气生硬地轰小陈:

  去去去:你跟着哄什么?这是我家的私事,让老丈人罚站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你出去,别在这儿看西洋景,有什么好看的?告诉你,这也是机密,你小子学过保密条例,不许把这事说出去,不然老子非揍死你。小陈无奈,只好走到院门口像哨兵一样站起岗来。田雨冲进雨幕,勇敢地和李云龙站到一起:老李,对不起,我在做妈妈的工作,不知你在院里淋雨,不然我早来了。佣人告诉了正在后院屋子里闭目养神的田墨轩,他猛地一灵,没想到这个李云龙还真站了这么长时间,真是倔得可以,现在连宝贝女儿也跟着淋雨。田墨轩心疼女儿,他急忙赶到前院冲两人大喊道:快进屋,有话到屋里说。李云龙固执地说:不,我说过,您不答应我就永远站下去。田雨撒娇地喊:爸爸,我冷着呢,您就忍心把我冻病?田墨轩急得在回廊里连着转了几个圈,心里愤愤地想,宝贝女儿真是铁了心了,罢了,罢了,随她去吧 …想到这里,他猛地一跺脚,向雨中喊道:行了,行了,我答应了,快进屋…

  田雨雨中蹦跳着,天喜地地向后院大喊:妈妈,爸爸同意了在雨中的李云龙后脚跟一碰,敬礼:您同意了?我可以叫您岳父了吗?那年秋天,在南京的野司留守处,李云龙和田雨结婚了。身边没有亲人,没有老朋友、老战友,因为李云龙的部队已经进入福建,而田雨的野战医院还在山东,没有随战线向前推进。留守处的干部给新婚夫妇准备了新房,说了几句祝贺之类的客套话就离去了,因为不太熟悉,加之李云龙的级别太高,谁敢闹他的房?没有鲜花,没有糖果,没有宴席,新房里只有一个暖水瓶和两只茶杯,连茶叶都没有,一切都简朴的不能再简朴了。不过,两人都很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内容有了,形式还重要吗?十八岁的田雨,突然成起来,就在短短的一个月以前,她还是傻乎乎的小丫头,成天一个劲儿地纠着李云龙,女意识还没有觉醒呢。但田雨毕竟是田雨。一旦爱情真正来到眼前,她心中对异隐隐约约的萌动也立刻明确起来。在昏暗的灯光下田雨凝视着这个已经成为自己丈夫的男人,心中一阵恍惚。李云龙倒了两杯水,他举起杯说:小田,咱们以水代酒,祝贺咱们的婚礼,真委屈你了,太寒酸了。我李云龙是个人,这辈子能娶上你这样的媳妇,是前世烧了高香,就是明天我在战场上死了,我这辈子也该知足了…田雨面若桃花,含情凝视,把一柔软的食指轻轻地按在李云龙的嘴上:嘘…别说这个字,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为了咱们的新中国。为了咱们的幸福,干杯!李云龙一饮而尽。田雨捧着茶杯,微笑着说: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如果有一天你不再爱我,千万别勉强,向我明说,好吗?不会的,我李云龙是那样的人吗?好,我干了。老李,我要送你一样东西,作为新婚的礼物,你帮我研墨好吗?

  田雨铺开早准备好的宣纸,拿出笔,在宁思静想中等待李云龙研墨。李云龙一边研墨一边发牢:这下我可知道什么叫小资产阶级情调了,新婚之夜还要舞文墨,你真要把我变成酸秀才?谁让你喜欢小资产阶级?你这个无产阶级为什么不娶个手大脚的农村姑娘?不许发牢,听我讲:元代江南有个大才子叫赵孟顺,是继苏东坡之后诗文书画无所不能的全才,他的楷书被称为‘赵体‘,对明清书法的影响很大。他的子叫管道异,这个女人名字很怪是不是?这也是个女才子,善画竹,著有《墨竹谱》传世,对后人学画竹大有裨益。赵孟罟僭撕嗤ǎ怀弥荆杲迨巳茨搅的昵嗥恋呐⒍笔泵磕涉煞纾悦项也不甘寂寞想纳妄,他不好向子明说,可文人有文人的办法,他作了首曲子给子示意:我为学士,你做夫人,岂不闻王学士有桃叶、桃,苏学士有朝云、暮云。我便多娶几个吴姬、越女无过分,你年纪已四旬,只管占住玉堂。他的意思是说,你没听说王安石先生有叫桃叶、桃的两个小妄,苏拭先生有叫朝云、暮云的两个小妾。我便多娶几个妾也不过分,你年纪已经40多岁了,只管占住正房元配的位子就行了。他子看后便写了一首《我侬词》给他,赵孟钜豢矗痛蛳四涉哪钔罚顺杉鸦啊衷谖野颜馐状市聪吕此透悖憧矗乙灿谩蕴濉础4有∈于潦榈镉瓯首吡黄浅桑耗阗屹范嗲椋槎啻θ人苹稹0岩豢槟啵硪桓瞿悖芤桓鑫摇=勖橇礁鲆黄氪蚱疲盟骱停倌笠桓瞿悖偎芤桓鑫遥夷嘀杏心悖隳嘀杏形遥肽闵桓鲷溃劳桓鲩ぁ@钤屏邢缚醋牛炖锘狗⒈砥缆郏?
  这词怪怪的,咋有点绕口呢?赵刚教过我不少诗词咋没教过这个?田雨嫣然一笑说:笨家伙,赵刚能教你这个?这是子给丈夫的。李云龙说:这意思我看明白了,两个人是用一块泥巴捏出来的,好比咱俩的血都在一起,是不是?是的,我中有你,你中有我,这也是咱们相爱的誓言,希望咱们谁也不背叛谁。小田,我要把它裱好,将来咱们有了家,我要把它挂在墙上,让我那些老战友眼热去吧,别看咱李云龙模样不济,硬是娶了个天仙似的老婆,这是咱命好,没办法。李云龙得意地说。

  田雨甜甜地笑了:你不怕他们说你娶了个小资产阶级情调的老婆?会消磨你的革命斗志的。肯定会有人说,可那是嫉妒,人家娶不上这么好的老婆,还不许人家说两句。都是战场上的生死弟兄,看着眼热,气不过抬手给咱两个耳刮子,咱也得受着,就别说骂两句啦。外面下雨了,是那种江南特有的,略带寒意的秋雨。雨点僻里啪啦打在屋顶上、窗户上,浙沥的雨声渐渐急骤起来,但声音还保持着江南雨的风格,落地声很柔和。李云龙关上窗户,他在屋子里转了几个圈,扭过头来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小田,天晚了,咱们是不是该睡了?田雨脸上摹然飞来两片红云,她猛地想到男女之间最实质的问题,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回避的,不管你是上社会的淑女,还是山野里的村姑,新婚之夜的实质都是一样。田雨和所有未有过经历的女人一样,对此怀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和朦朦胧胧的期待。田雨没有吭声,她红着脸顺从地铺好被褥,然后吐吐地对李云龙说:老李,可以把灯关上吗?我…我有点害…黑暗中,李云龙以军人的速度三下五除二掉衣服,钻进被子。平时能说会道的田雨此时竞没有了一点儿声息,李云龙试探着用笨拙的双手去抚摸子,子顺从地依偎在他的怀中,温软的身体,象牙般光滑细腻的皮肤,他感到自己手掌上传来田雨身体的阵阵颤栗,准确无误地表达着一种渴望被爱的信息。他感到自己浑身开始燃烧,巨大的幸福感使他感到晕眩…田雨在他身边吐气如兰,声音幽幽地说:亲爱的,对我温柔些好吗…我有点儿怕…李云龙已经什么也听不见了,他仿佛又回到战场上,指挥着自己的部队排山倒海地向敌人掩杀过去,子弹头划破空气发出尖锐的哨音,在人耳边嗖嗖掠过,大口径炮弹爆炸时发出巨大的、橘红色的火光,部队海般涌进敌阵地,短兵相接,刺刀铿锵,碰出点点火星,攻击,攻击,再攻击…李云龙勇猛的攻击点燃了田雨的情,她好像回到了童年,诗兴大发的父亲带她夜游庭湖,船至湖心时风雨大作,她躺在乌篷船的船舱里,感到汹涌的涛使脆弱的乌篷船剧烈地颠簸着,狂风加着暴雨一阵阵掠过湖面,像无数条鞭子打着乌篷船,船体颠簸着倾斜着时而窜起飞到尖上,时而重重地摔进峰谷底,强烈的昏眩中夹杂着将要解束缚的快。忽然,暴风雨掠过湖面,卷向黑沉沉的远方,刚才还喧嚣的湖面恢复了平静,乌篷船静静地随波逐,船体在轻轻摇晃,明月倒映在水面,远处又亮258文学点渔火,范仲淹是怎么说的,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耀金,静影沉壁。渔歌互答,此乐何极…田雨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疲倦,就像与风搏击,九死一生归来的海员,像长途跋涉、筋疲力尽的沙漠旅行者看见了天边的绿洲…李云龙怀着歉意,有些懊丧地在田雨耳边说:真对不起,我没经验,没做好-…田雨突然狠狠地在李云龙赤膛上咬了一口,疼得李云龙差点儿叫了起来,见膛上已被她咬出一圈圆圆的、细细的牙印,四周慢慢地渗出鲜血。田雨似笑非笑、娇嗔地看着丈夫说:该死的老李,别假谦虚了,还没经验?

  你快把我吓死了,你以为你在于什么?和鬼子拼刺刀?别这样看着我,就像犯了多大错误似的,没看见我在你口上印上我的私章了吗?盖章的意思是,你属于我啦 …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亮剑   下一章 ( → )
抗战之铁血征铁器时代国破山河在殖民美利坚力挽河山请叫我威廉三抗日之铁血军狙击王江东突击营飞豹出击
免费小说《亮剑》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军事小说。完结小说亮剑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都梁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6mxs.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军事小说,请关注流氓小说网的“完结军事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