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剑 第二十七章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流氓小说网 > 军事小说 > 亮剑  作者:都梁 书号:3531 更新时间:2014/5/10 
( ← ) 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下一章 ( → )
  清晨,随着军营起号的响起,对面金门岛上的广播站的喇叭也响了,一阵急骤而宏大的音乐声越过海峡铺天盖地而来。李云龙问郑秘书:这是什么音乐?怪吵人的。郑秘书回答:贝多芬第五响乐的第一乐章,这是表现命运的叩门声。贝多芬?李云龙想起来了,西方的一个伟大的音乐家。对面那些家伙放这段音乐是啥意思?大概是暗示咱们,命运已经敲响了你的大门,你应该迅速做出选择,是冲上去扼住命运的喉咙,还是退让逃走…李云龙轻蔑地说:这就是所谓心理战吧?扯淡,整个大陆都丢了,占着几个小岛还好意思来心理战,不是嚷着要反攻大陆吗?来嘛,净练嘴啦。那边的女广播员声音真是娇滴滴的:共军弟兄们,早晨好,今天是历八月十五,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中秋节,每逢佳节倍思亲,你们的父母、兄弟姐妹、子儿女在盼望着你们回家团聚,而你们却蹲在冰冷的工事中和我们隔海相望,这有何意义?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闺梦里人,谁无父母儿?谁无儿女情长…正伏在炮队镜上观察的李云龙说:郑秘书,敌人放空飘气球了,通知前沿防空部队准备对空击。密密麻麻的白色空飘气球分低中高空三层顺着北风向大陆飘来,这是对方心理战的一部分。气球下部挂了宣传品、食品和用品甚至还有伪造的人民币。高空气球很巨大,有二三层楼房这么高,航程能达到河北、山西、陕西等省。一阵密集的炮声传来,防空部队开火了,高炮、高正在实施拦阻击,中低空的气球一个个被击中、爆裂、坠落下来…高空云层里也传来歼击机的轰鸣声,机关炮的击声,这是空军飞行员们在击高空气球。对方的广播声有增无减:…驻金门全体将士枕戈待旦,金门防务固若金汤。共军飞行员们、海军舰艇人员们、陆军官兵们,自由世界张开双臂,你们弃暗投明…郑秘书把李云龙拉进会议室,悄悄地说:军长,有件事向您汇报一下,新组建的‘梁山‘ 分队最近和军部警卫连较上劲,说准备来个侦察与反侦察对抗演习,目标是军司令部。李云龙来了兴趣:哦,说得具体些。梁山分队准备进司令部抓‘舌头‘,演习规则是一旦抓到‘舌头‘,梁山分队就算赢了。李云龙点燃一支烟,很不以为然:

  看是准备抓谁了,把军部炊事班的炊事员走一个也算是舌头?郑波说:段寨主说啦,要抓就抓1号人物…李云龙猛地甩掉烟:什么?把老子当舌头抓?真他娘的反了。郑波说:段寨主刚坐上忠义堂的第一把椅,正准备壮壮水泊梁山的威风呢,说第一步先抓l号,以后要有机会,还想打打军区司令的主意。李云龙笑道:好呀,看来李某只好应战了,我倒要看看这位段寨主手段如何,什么时候开始?今天中午 12点整,24小时之内为演习时间。李云龙吩咐道:通知警卫连,加强戒备,有任何人来访或有什么异常动静都要向我报告,我倒要看看他段寨主难道有三头六臂不成?

  敢打老子的主意?报告,警卫连长常彪前来报到,请军长指示。常彪是个身材高大的汉子,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军装,佩上尉军衔,显得干利索。李云龙笑着打招呼:来,来,坐下,怎么样?有把握吗?常彪后脚跟一碰,昂首道:我不信这个,都是两个肩膀扛个脑袋,谁比谁傻多少?李云龙说:可不能轻敌呀,人家是有备而来,至少得有几套方案,那个段寨主可是个诡计多端的家伙。你说说你的计划。常彪说:第一,守而不攻,是消极防御,是最愚蠢的战术。而最好的防御是进攻,他攻我也攻。就像格斗,一招一式全无定规,你打我下巴,我就照你下三路来上一脚,战术上也是如此,你来端我老窝,我也不能干等着,我也要掏他老窝,他段寨主想打军长的主意,咱们为什么不能打他主意?第二,孙子兵法上说,‘固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这次段寨主肯定会使出很多超常手段来惑我。一招不灵马上会换招,因此我也预备了几套方案,敌变我也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郑秘书对李云龙说:军区作战部派来一个参谋做这次演习的观察员兼裁判员,连皮副司令对这次演习都感兴趣,还说他要时间来看看。一个左臂戴着黄的裁判员袖章的少校军官立正向李云龙敬礼:报告李军长,军区作战部少校参谋于立忠奉命向您报到。李云龙问:皮副司令都说了些什么?他说…让我一刻不停地跟着您,直到当了俘虏为止,还说有什么虚作假的事就拿我是问,最后他让我转告您,要是您做了俘虏,他要罚您两瓶茅台酒。少校在将军面前显得很拘谨。扯淡,我李云龙能当俘虏?李云龙开始审阅文件。近来国际形势风云变幻,黎巴发生了起义,反对本国亲美的夏蒙政府,随后,伊拉克又发生军事政变,军队推翻了亲西方的费萨尔王朝,政变后的伊拉克宣布退出美国炮制的巴格达条约,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建立的遏制共产主义的防御链条,一时出现断裂。面对中东发生的事变,美国从全球战略的角度考虑立即做出强烈反映,美英两国出兵中东,以武力干涉黎巴、约旦等国家。苏联及东欧各社会主义国家也相应做出反应,宣布在邻近中东的南高加索和土耳其斯坦进行联合军事演习,两大阵营一时剑拔弩张。中共中央也同时做出反映,为策应国际形势,决定对金门、马祖进行大规模炮击,军委命令下达后,炮兵部队大量进入福建沿海地区。对金门击的炮群有三个方向,厦门、莲河、围头。其中莲河炮群设在李云龙的防区内,他在仔细考虑,大规模炮战一旦打响,双方都各有些什么有利条件和不利条件。从地形条件看,我军在战术地位上三面包围金门,阵地配置、火力运用等条件大大优于国民军,但面对金门的大陆沿海地区多为平坦的地形和起伏的小高地,观察条件不便,炮阵地易暴

  而国民军据守的大小金门虽然三面被火力封锁,但岛上高地多,其阵地在地势上高于我军炮阵地,阵地配置也很隐蔽。如果说用火力封锁金门,岛的南端背向大陆,其南面的料罗湾码头虽在炮兵程之内,但由于双山和北太武山遮挡,大陆方向无法观察,弹着点难以校正。由于一些感原因,我空军无法出动,想给大炮安山眼睛,非梁山分队莫属。李云龙踌躇起来,他深知,这种潜入敌后的作战方式有着极大的风险。金门守军近八万人,居民五万人,面积才120平方公里,守备兵力如此密集,一旦被发现,生还的可能几乎是零。李云龙实在舍不得拿梁山分队去冒险,这些身手不凡的小伙子哪个不是万里挑一啊,他明白,一旦他签署了特种分队出击的命令,不知有多少优秀的战士会永远长眠在这个岛上,他一时下不了这个决心。郑秘书和观察员于参谋走进办公室:军长,有情况。李云龙看看表,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就是说,演习已开始两个小时了。郑秘书汇报说:司令部的电力系统出了故障,供电局派了两个检修工来检查电路,人已经到了。李云龙嘿嘿冷笑起来:

  早不坏晚不坏,偏偏这会儿电力出故障了?段鹏啊,你小于和我来这一套,是不是了点儿?郑秘书说:他们穿着供电局的工作服,开着供电局的抢修工程车,常连长已经给供电局打过电话核实了这两个人的姓名和工种,似乎没什么破绽。李云龙毫不迟疑地说:别听那个,段鹏这小子不会和供电局串起来?这两个家伙太可疑了,告诉常连长,派人暗中监视,一有破绽立刻扣留。过了一会儿,常彪进来报告:军长,您真料事如神,这两个小于果然在总配电室做手脚,一个人鬼头鬼脑地望风,另一个把警戒区的电网和照明电路的保险管全换了,换上去的保险管里的保险丝很细,一旦送电,很快就会被熔断,这样电网和照明系统就会失灵。我带了几个战士冲进去,谁知这两个小于身手不错,干倒了我几个人就要开溜,我能让他们跑了吗?

  我们20多人一拥而上把他们按倒,现在已经给关了起来。李云龙笑着说:看好这两个家伙,梁山分队的人都是属泥鳅的,一不留神就让他们溜了。段鹏这小于这次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桌上的电话铃响了,是幼儿园园长打来的,她急得声音都变了:

  李军长,不好了,李健不见了。李云龙的脑袋轰的一声差点儿炸了,他抓住话筒连声问:是怎么回事?快说。刚才还在院子里和小朋友一起玩儿滑梯,一眨眼工夫就不见了。有没有生人去过幼儿园?李云龙问。除了送食品的车来过,没有生人来,首长,您能不能来一下?我快急死了。园长泣着说。李云龙眼珠一转,突然乐了:你放心吧,孩子丢不了,我知道他去哪儿了,你不用找了,没你责任。他挂上电话自言自语道:段鹏这主意下作了些,想用孩子当饵,钓我这条大鱼,哼,雕虫小技,上不得台面。观察员兼裁判于参谋很不高兴地说:这可有点儿不像话,演习也不能太出格了,怎么绑架孩子?出点儿事谁负责?李云龙大度地说:演习规则说可以使用任何超常手段,嘿,你还别说,这招虽说损了点儿,倒是不拘一格,脑子灵活,我还差点儿上了当。过了一会儿,常连长又进来报告:军长,有好消息,我派了几个身手好的战士潜入了他们的‘忠义堂‘,神不知鬼不觉地爬上他们的屋顶,偷听他们的谈话,段寨主正布置任务呢,他手下的伙计们有些气,说寨主玩儿的这两招全被破了,这次演习咱水泊梁山的英名怕是玩完了,老段和林汉正给伙计们打气呢,说今夜12点偷袭司令部,再来个‘奇袭白虎团‘,口气还大。李云龙翻阅着文件,一边漫不经心地问:你打算怎么对付?常连长自信地一笑:孙子曰,善用兵者隐其形,有而示之以无,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他要偷袭我,我就先下手,在水泊梁山的寨门口搞他个伏击,来个一锅端,我带两个排去,要能捉住老段,这场演习就算提前结束了。李云龙挥挥手说:怎么用兵是你的事,我是你的警卫目标,你别让人家把我当舌头抓了就行。李云龙的脑子早已不在这场演习上,他正在考虑即将打响的大炮战,盘算着双方炮兵的实力对比。我军炮兵大多经过朝鲜战场上高水平炮战的锻炼,在作战经验上优于对方,而且火炮数量也占较大优势。但从火炮质量上看,对方炮兵却略占优势。金门国民军炮兵以美制155毫米榴弹炮为火力骨干,辅以105毫米榴弹炮和75毫米山炮,火力组织比较严密。而我军炮种较杂,除了以苏制152毫米和122毫米榴弹炮为火力骨干外,还有一部分解放战争时缴获的美制155毫米和105毫米榴弹炮及制150毫米榴弹炮。这些旧炮原已准备淘汰,但李云龙像个商人一样算计了半天,决定利用这次炮击将旧炮及其库存弹药用掉,对远距离目标击要用大号装药,对炮膛损蚀严重,会大大缩减火炮的寿命,李云龙认为,使用旧炮比较合算。该考虑的东西太多了,弹药的运输、炮阵地的构筑、通信联络问题,怎样做到战术的突然…夜晚23点,警卫连长常彪把全连四个排分为两部分,一部分警卫司令部,另一部分由自己带领,前往梁山分队设伏。按演习计划,演习中使用的是没有弹头的空包弹,由演习裁判判定你或伤或亡,从抵近击的火力效果来看,被伏击的一方绝无生还可能,他们得老老实实被裁判宣布为阵亡而退出演习。常彪决定,一定要活捉段鹏,把他消灭了就没有意思了。就算他武艺超群,我用一个班兵力扑上去,总可以制服他。梁山分队的寨门口的地形适合打伏击。一条细细的小路,两旁都是高粱地,高梁已长到齐脖子高了。在夜晚的微风中,高梁叶子发出沙沙的响声,在朦胧的月光下,蟋蟀和纺织娘争相引吭高歌,寨子里传来阵阵的吵闹声,众好汉们似乎还不知道已面临灭顶之灾,不知在吵什么。按照预先的计划,常连长做了个手势,几十个战士立即无声地隐入两侧的高梁地里,常连长看着战士们训练有素的战术动作,心里很满意。突然地里人声喧沸夹杂着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生长整齐的高梁顿时东倒西歪,似乎有很多人在高梁地里滚动,叫骂声、厮打声混成一片…常彪猛地止住脚步,一个念头闪电般掠过脑际,坏了,中圈套啦…他没来得及多想,就被人一个扫堂腿扫倒。寨门大开,灯火辉煌,梁山寨主及时雨段鹏被部下簇拥着走出寨门,他面春风,双手抱拳,颇有江湖之风:光临敝寨,众好汉受惊了,里面请,里面请,敝寨顿显蓬荜生辉啊…第二天早晨,李云龙得知警卫连被干掉半个连,连长也被俘时,只是若无其事地骂了句:这笨蛋,到底着了人家的道,段鹏就那么容易对付?不过现在还没见分晓呢,有能耐把老子抓住才算赢。军区作战部派来的于参谋正了个光膀子擦上身,见到李云龙过来就说:李军长,您的脸盆在这里,我顺便替您打了水。李云龙喜欢用冷水洗脸、擦身子,夏秋冬都是如此,司令部的人都知道他的嗜好,他去上衣,摘下军帽和手表,用手试试水温,发现于参谋兑了热水,便说:你刚来,不知道我的习惯,我从来不用热水洗脸。于参谋抱歉地说:

  对不起,我不知道您有这习惯。李云龙泼掉热水,去打来一盆凉水,一边洗脸一边对于参谋说:段鹏这小子这次虽说干得漂亮,可现在离演习结束也没几个小时了,现在就算有人告诉我,说我老婆在家里要上吊,老子也不去,看这小子拿我怎么办。

  于参谋用巾擦着脸说:他们虽然没抓到1号人物,可收拾了半个警卫连,从效果上看,应该算他们占了上风,等到了中午12点,演习结束后,我陪您去梁山分队,您先给讲评一下,我再裁定输赢。李云龙心里还有点儿不踏实,他了解段鹏,他是个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家伙,别说离演习结束还有四个小时,就是还差五分钟他也不会收手的,不过李云龙怎么想也想不出段鹏还能搞出什么新鲜花样来,他下令把剩下的两个排兵力撤进办公楼,进行密集防守,看他段鹏怎么进来。郑秘书进来说:昨天他们把李健又送回幼儿园,园长大骂了他们一顿,骂得老段和老林灰溜溜的一声不吭。李云龙、于参谋、郑秘书都笑了。差五分钟12点,于参谋对李云龙说:

  这次您赢了,现在咱们可以去了…李云龙哼了一声说:别忙,差一分钟也不能出去,那小子说不定就在楼外面等着我呢,我可不想让段鹏在最后一分钟抓住我,那可太他娘的窝囊了。李云龙、郑秘书、于参谋都不说话了,每人都抬着手腕盯着自己的手表,等候着时间一秒一秒地接近十二点整。十二点终于到了,李云龙仰天大笑:段鹏呀段鹏,就算你小子诡计多端,也奈何不得老子,走,去寨子里看看,看这小子还有什么可说的。李云龙和郑秘书坐上于参谋挂着裁判员标志的吉普车,于参谋突然想起那两个在押的俘虏,说:李军长,把那两个俘虏带上吧,您亲自把俘虏交给段鹏。李云龙挥挥手说:带上吧。那两个被俘的家伙正在呼呼大睡,被带上吉普车时还着眼不地发牢:好容易今天不跑10公里越野了,还不让睡个懒觉?

  这么早叫醒我们干啥?李云龙教训道:看看你们俩这副懒散样儿,一点儿集体荣誉感没有,你们是特种兵,不是一般的战士,就这么让人家俘虏了,还好意思睡懒觉?

  那两个战士挨了训,便低下头不吭声了。吉普车开进寨门,停在忠义堂前,段鹏和林汉率众好汉列队接军长,李云龙跳下车,喜笑颜开地照段鹏前捶了一拳说:

  不错,不错,虽然没抓到我这个舌头,但总的成绩还是不错的,谋略、战术运用的相当不错,可有一样,以后可不能再说大话哟。段鹏和众好汉突然放肆地大笑起来,得李云龙和郑波好生奇怪。段鹏说:军长,您现在已经是我的俘虏了。李云龙说:扯淡,演习早结束了。于参谋跨上一步说:报告军长,是我趁您洗脸时,把您的手表拨快了半个小时,郑秘书的表也被拨快半小时,现在,离演习结束还有五分钟。

  李云龙怒道:演习裁判怎么能和一方合作呢?这叫他娘的什么裁判?于参谋啪地一个立正,大声道:报告军长;梁山分队一排长张志洪,绰号‘小李广‘向您报告,军区作战部派来的于参谋从昨天就被我们劫持了,现在正在‘忠义堂,休息。李云龙楞了一会儿才醒过味来,他仰天笑道:这么说,我还真成了俘虏?对不起,恐怕是这样。段鹏毕恭毕敬地回答。真正的于参谋刚被从忠义堂里放出来,他向李云龙敬礼道:首长,我昨天在路上就被劫持了。不过演习全过程我都看到了,冒充供电局工人和劫持孩子这两招都是遮眼法,转移对方的注意力,反伏击是顺手牵羊,真正是事先安排好的计划,就是刚才的‘自投罗网‘。没说的,干得漂亮,梁山分队果然名不虚传。李云龙得意地说:那当然,这不过是牛刀小试,来方长嘛。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亮剑   下一章 ( → )
抗战之铁血征铁器时代国破山河在殖民美利坚力挽河山请叫我威廉三抗日之铁血军狙击王江东突击营飞豹出击
免费小说《亮剑》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军事小说。完结小说亮剑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都梁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6mxs.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军事小说,请关注流氓小说网的“完结军事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