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剑 第三十六章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流氓小说网 > 军事小说 > 亮剑  作者:都梁 书号:3531 更新时间:2014/5/10 
( ← ) 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下一章 ( → )
  第二天,李云龙出院先回到家里,他哪里知道,他家后院成了武器试验场了。

  他还没进院就听见后院响起冲锋的连发击声,他大惊失,抬脚就往后院冲,警卫员小吴比他的动作更敏捷,一眨眼工夫已经拔在手挡在他前面冲进后院。

  后院的情景使李云龙大吃一惊,后墙处摆着一溜瓶子,他的两个儿子加上赵刚的四个孩子正兴高采烈地向瓶子击呢。李健端着一枝英制“斯登”式冲锋,赵山端着一枝美制“M3”式冲锋,这两个不知深浅的小子都把拨到连发位置,一扣扳机就是一个长点,瓶子倒没打碎几个,砖墙却被打得百孔千疮,一群弟弟妹妹正专心致志地往备用弹夹里子弹。李云龙差点儿没气疯了,这些混小子是在玩儿命呢,这么近的距离向砖墙连发击,子弹在墙面上又弹回来,这种“跳弹”每一发都能制人于死命。看来,这些孩子该挨揍了,再不管教管教,他们明天就敢在屋里玩儿炸药包了。

  孩子们见李云龙突然回来,便都有些傻了,他们呆呆地看着父亲,不知父亲该如何发落他们。李云龙却和颜悦地走过去,拿过“M3”冲锋,熟练地摆了几下,拔下弹夹,退出于弹,关上保险盖。他像老师讲课似的说:“这种叫M3式,美国造,1942年开始大批量生产,身广泛采用冲件,这在当时算是支生产的一大突破,生产成本大大降低了,每枝只合当时的二十二美金,口径11。43毫米,弹容量30发。

  哦,那枝是英国造‘斯登‘式。你们看,这种设计得很有特点,它的弹夹不像别的冲锋那样从身下部入,而是从左侧入,这样就有个优点,卧姿击时可以把身子卧得很低,减少中弹的危险。这两种在抗战后期,根据美国政府的《租借法案》曾大量装备国民部队,解放战争时,我们缴获了很多。解放后,这两种退出现役,只发给民兵使用,因为它无论是程、杀伤力和精确度都已落后了。你们是从哪里找来的?“李健见爸爸没生气,胆子便壮了不少,回答说:”是 ‘红革联‘发的,说要拿起来保卫‘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果实。我们很多同学都领了,连有的小学生都领了。“李云龙气得火直往脑门上撞,心说这些混蛋造反派们,真是无法无天了,竟然连孩子们的性命也当成儿戏,不收拾他们一下还行?他克制住内心的愤怒,表面上若无其事地说:”你们知道刚才李健和赵山的击方式叫什么方式吗?告诉你们,叫自杀式击,你们近距离向砖墙连发击,这样就把自己置于跳弹杀伤的覆盖下,院子里已无任何安全死角,一个长点七八发子弹,每发子弹的回弹方向都无规律可循,回弹的弹头又撞在别的墙上继续回弹,甚至在三次回弹后仍然具有杀伤力,你们这些笨蛋居然没有人受伤也算个奇迹了。“赵山说:”爸爸,我们记住了,以后不再打了。“李云龙说:”晤,记住了?现在道理已经和你们讲完了,该谈谈处罚的问题了。“说完他骤然变了脸:”李健、赵山,你们俩都是当哥哥的,同样的错误,当哥哥的就要比当弟弟的多承担责任,因为你们年岁大。今天你们犯的错误很严重,些破回来在院子里胡打,我要是晚回来还不出人命?所以今天我要好好管教管教你们,不然你们永远记不住。“他解下皮带说:”这样吧,当哥哥的每人十下,当弟弟的每人五下,女孩子免打改罚站两小时,这还算公平吧?“李健和李康这兄弟俩挨父亲的打有多少次连他们自己都记不清了,他们已经习惯于这样思考问题:惹了祸就得挨揍,这是非常正常的。可赵山、赵高、赵水、赵长这兄妹四人从小没挨过打,他们的父亲赵刚从不主张打孩子。

  于是赵山便壮着胆子抗议道:“打人不对,即使犯了错误也应该说服教育,这是我爸爸说的,他从来没打过我们。”李云龙诧异道:“喂,还真是赵刚的种,才这么大嘴里就一套一套的。我来告诉你,第一,现在我是你爸爸,既然是你爸爸,就有权揍你。第二,如果我不揍你和两个弟弟,那么对李健、李康就不公平了,因为你们都犯了错误,怎么能有的处罚有的不处罚?那不成了见人下菜碟了?我不能把你们兄弟之间分成三六九等。至于赵水,她是女孩子,女孩子是不能挨揍的,犯了错误只能罚站,这叫做尊重妇女,懂吗?第三,你爸爸已经把你们托付给我,就是同意我用自己的方式管教你们,咱家的家规里从来就没有什么‘说服教育‘这一条,犯了错误就该挨揍,就算当着你爸爸的面,我也照样揍你。”赵山想了想,觉得还算有道理,便说:“好吧,我认罚。不过事情是我先惹的,弟弟们只管子弹,他们也怪冤枉的,他们该挨的皮带我替了,行吗?”李云龙绷着脸摇摇头:“不行,我这里赏罚分明,弟弟们犯的是挨五皮带的错误,你和李健犯的是挨十皮带的错误,该是谁的就是谁的,谁也不能替。”-赵山没话说了:“爸爸,我先来…”客厅里响起啪啪的皮带股上的声音,五个男孩子咬住牙挨了自己应得的皮带数,谁也没哭,他们已经明白了,在这个家里,作为一个男人,哭总是件丢脸的事。赵水那年十二岁,她在客厅里足足站两个小时,她算明白了一个道理,女孩子不能挨打,但可以罚站,这是李家尊重妇女的家规。

  司令部会议室里的会议桌是长方形的,桌面铺着厚厚的绿呢子。会议室正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巨大的军用地图,上面标了各种颜色的符号和密密麻麻的等高线、等深线。一幅巨大的、从天花板一直垂到地面的紫红色丝绒帷幕半开着,出里面的地图。

  李云龙坐在会议桌的南侧,这从来就是1号的位置。政委马天生坐在会议桌的北侧,两人中间隔着足有五米长的会议桌。

  李云龙着烟,他手边摆放着一个黄铜烟灰缸,是用“152”口径的炮弹壳底部做成的。他不停地弹着烟灰,两眼炯炯放光,死死盯着对面的马天生,仿佛想把目光变成一把刀子,狠狠刺过去。马天生安详地喝着茶,用柔和的目光住对方含敌意的视,显出一副虚怀若谷的涵养和儒雅的神态。

  这是两个阅历不同、性格迥异的职业军人的第一次锋,也是迟早要发生的锋。两个人谁也没把对方放在眼里,按李云龙的想法,这个1943年才入伍的新兵蛋子根本没资格和他对话。1943年,抗战都打了六年了,他当团长都多少年了,马天生那狗的还是个新兵,老子打出的子弹头比他吃过的大米粒都多,他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爬到军级的位子上?

  而马天生对李云龙的评价也不太高:一介武夫。资格老管个用?彭德怀、高岗、饶漱石、刘少奇的资格哪个不老?现在怎么样?还不是都进了监狱?和他们比,你李云龙算个什么?就算你能打仗,立过大功,那不也是过去的事了?那个时代早结束了。现在是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像你这样头脑简单的将军,也该被时代所淘汰了。

  和马天生这类靠政治起家的军人相比,李云龙的脑子确实简单了些。他的致命错误就是太重资历了,惟独忽视了一点,时代变了,金戈铁马,百战沙场的时代早已结束了,战尘落定后该是个玩儿政治、玩儿权术的时代。‘文革‘初期内新倔起的一股政治力量中央文革小组,它的成员中,资历深的人的确不多,即使有也被逐渐淘汰出局了。而大多数成员的资历都不值一提,譬如大名鼎鼎的笔杆子姚文元,他简直就没有革命资历,但这并不妨碍他的权势如中天。古人有言: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便是这个道理。

  此时的李云龙正憋着一肚子火,由于马天生的表态,本市两大派组织的矛盾迅速化,大规模的武斗升级为战争,事情发展到现在,连军队都难以控制了。多方面的情报表明,省军区所属的地方部队由于公开表态支持“井冈山”已和野战军部队形同水火“井冈山”一派的武器几乎全部来自省军区的武器库,省军区部队主动撤掉门岗,暗中派人通知“井冈山”一派前来取武器。还有情报表明,在最近发生的大规模火中“井冈山”组织的指挥系统中出现了一些身穿便衣的军事顾问,在协助指挥作战。这些人似乎都是职业军人,在战术指挥、火力配备、工事的构筑和诸兵种协同方面很专业。情况很明朗,省军区已暗中介入了武斗,不但向自己所支持的一派提供了武器弹药,还派出不少作战参谋协助指挥作战。

  使李云龙更为头疼的是,在马天生的默许下,野战军的一些部队也暗中介入了武斗。“红革联”头头杜长海最近成立了一个坦克分队,清一的“59”式,原是军属坦克团的最新装备,不知怎么搞的,全归了“红革联”是抢走的还是暗中送的?

  这点他马天生应该心里有数。李云龙刚刚得到来自特种分队的情报,那个一见了炮就头脑发热的前炮兵副团长杜长海,最近正在打军属火箭炮团的主意。这个团是后组建的,装备的是“130”口径的自行火箭炮,那个疯子杜长海要是得到这些火箭炮,对西区来一次齐,那些爆炸后能产生三千度高温的炮弹会把半个城市淹没在火海中。李云龙简直不敢再想下去,不管用什么手段,一定要制止这个疯子。长时间的对视终于使李云龙失去了耐心,他很不客气的直呼其名:“马天生,本市武斗打成这个样子,你不觉得你应该负主要责任吗?你有什么权力代表野战军表态支持某一派,反对某一派?你难道不懂组织原则?没有经过军委讨论就敢擅自作主?”马天生微笑着反驳道:“李军长,你因病住院期间,按我军条令就是暂时停止行使指挥权。我作为这个军的政委当然要主持全部工作了。这点,你应该没有异议吧?”

  他停顿了一下,又软中带硬地说:“李军长在住院期间大概没看报吧?你恐怕对当前形势缺乏了解,中央文革三令五申,解放军要支持革命左派,作为临时主持工作的政治委员,我执行中央文革的指示何罪之有?支持革命左派不是只用口头上的支持,而是要拿出切切实实的行动来,军队支左的意义是什么?还不是因为军队是握着杆子的武装集团?换句话说,就是用杆子去支左,革命左派在遭到**革命组织的进攻时,解放军就不能袖手旁观,就应该坚定地和左派站在一起,打退**革命组织的进攻。不如此,我们就要犯右倾投降主义的错误,1927年大革命失败,不就是因为陈独秀的右倾投降主义下令工人纠察队放下武器造成的吗?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呀。最近江青同志也肯定了‘文攻武卫‘的口号,并做出了重要指示,江青同志是这样说的:我记得好像是河南一个革命组织提出这样的口号,叫做‘文攻武卫 ‘,这个口号是对的!…不能天真烂漫,他们不放下武器,拿着长矛,拿着大刀,对着你们,你们就放下武器,这是不对的,这是要吃亏的,革命小将要吃亏的。老李呀,你我都是受多年教育的老同志了,江青同志是谁?是伟大领袖主席的夫人呀,她的话是代表主席的呀,对主席的批示对中央文革的指示抱什么态度,是关系到无产阶级立场问题,是大是大非的问题,在这点上是没有调和的余地的。”

  马天生不温不火的、语重心长的一席话噎得李云龙半天没说出话来。一谈政治问题、理论问题,李云龙就处于下风了,他自己脑子也在糊涂着呢,能找出什么话来反驳?

  马天生说的没错,支持左派和文攻武卫的口号又不是他马天生发明的,他执行中央文革指示也没什么不对。李云龙一时说不清楚,但总隐隐约约感到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得慢慢理出头绪来,军队的最高指挥机构是中央军委,按照我军的建军原则应该是指挥,那么中央的政治局应该是最高决策机关了,但是且慢,现在又出现个中央文革小组,一切政策的批示均来自这个“小组”它的权威似乎是至高无上的,那么中央政治局哪儿去了?是撤销了还是解散了?没人告诉你它的合法是否还存在,同时也没任何文件表明中央文革小组算是最高权力机关。诺大的一个中国谁能闹清楚最高权力机关是什么?别说李云龙稀里糊涂,当时的中国没几个人能说清楚,谁要是傻乎乎的拿着本《宪法》说中国的最高权力机关是人大常委会,这是宪法规定的,那么大家肯定以为这家伙神经不正常,在说胡话呢。宪法是给外国人看的,拿到国际上意思意思就成了,谁会抠着宪法叫劲。李云龙昏沉沉犹如一盆浆子的脑子里突然裂开了一道细细的裂,一道理性的微光隐隐约约地透过了进来,他似乎有点儿明白了,不能钻进事物组成的麻里去考虑问题,你要跳出麻置身事外去考虑问题,别纠在表面的小事上。听谁的,不听谁的,什么是最高权力机关,谁是左派,谁是右派,谁革命谁**革命,这统统不重要,关键是谁拥有了评判权和解释权,斯大林那句话说的可谓辟:“胜利者是不该受到责备的。

  “想到这里,李云龙算是明白了,这个世界上的事原本很简单,是政治家们故玄虚,把原本简单的事得复杂化了。话又说回来了,要是光喊喊口号,写写大字报,革革文化的命,那么谁愿意革命就革命好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问题是这两个造反派头头已经不足于革文化的命了,他们要搞武装革命,而且动静越闹越大。要动用坦克大炮了。这就触犯丁大多数原本想过安分日子的老百姓的利益了。革命了一辈子的李云龙终于对革命这个字眼有了比较深刻的认识,他认为自己有责任制止这种胡闹式的革命,尽管这样做要承担极大的风险,甚至有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李云龙盯着对面的马天生,突然觉得这家伙可怜。他想,就算我李云龙文化低,可我学会了思考,可体狗的倒是一肚子的学问,讲起革命和理论来头头是道,可那是你思考的结果吗?你顶多是个学舌的鹦鹉罢了。你那些理论哪个是你自己思考出来的?他真的可怜起马天生来了。

  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和风细雨地说:“老马,咱们应该商量一下,武斗一定要制止,再这样打下去这个城市就完了,不知要死多少人呢。你看是否可以这样办,第一,马上和省军区联络,消除对立,联合制止武斗。都是解放军嘛,怎么能自相残杀呢?第二,确保军事区、军事机关、军火库的安全。宣布如有冲击上述目标者,格杀勿论。第三,和省军区协同行动,宣布军队不介入地方派争端,共同收缴两派的武器,这一点绝不能含糊,必要时不惜动用武力。”马天生认为今天李云龙提出的几点建议很不像话,他好歹是个军级干部,怎么连原则都不讲了?

  这已经不是和马天生个人的矛盾了,这是直接对抗中央文革的行为,难怪主席说内有个资产阶级司令部呢,军内也一样,这个李云龙对“文化大革命”的牢可不少,分明就是那个司令部的人,此人大不识时务,也早晚要倒霉。

  马天生拿出一份《解放报》说:“李军长,这是篇重要社论,题目是《”文攻武卫“是无产阶级的革命口号》,我觉得我有必要给你念一段,算是咱们共同学习社论吧。你看,社论指出:对于阶级敌人挑起的武斗,我们一是反对,二是不伯。

  我们对付的办法,就是‘文攻武卫‘。我们一方面文攻,摆事实,讲道理,从政治上揭、孤立、批判、打倒敌人,教育受蒙蔽的群众,一方面武卫,当一小撮反动家伙拿起向我们扑过来时,我们就给予坚决反击,直到对他们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彻底粉碎其猖狂进攻…好,咱们就学到这里。老李,我认为你刚才的几点建议是极端错误的,是和中央文革小组的精神背道而驰的。因此,我不同意。第一,省军区一些负责人属于隐藏在军内的走资派,他们公开支持反动组织‘井冈山兵团 ‘,向他们提供武器弹药,并派出作战参谋指挥武斗,这是向无产阶级专政的猖狂进攻,他们的行为已经走向了反面,这笔账早晚是要和他们清算的。第二,有消息表明,近中央文革要对本市的问题进行表态,将宣布‘红革联,为革命左派,支持革命左派是我们野战军义不容辞的责任。在左派遭到**革命组织的进攻和屠杀时,如果我们坐视不管,那还要我们解放军干什么?第三,主席教导我们: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对付‘井冈山兵团‘这样的反动组织,应毫不手软地进行反击,绝不可有妇人之仁。城市打平了是小事,将来可以重建,我们不可只算经济账,不算政治账。现在死几个人是值得的,如果**革命分子得逞,我们干百万人头就要落地,红色江山就要改变颜色…“李云龙终于忍耐不住了,他猛地一掌拍在桌上,吼道:”马天生,你少他娘的卖狗皮膏药,这些狗话我听得多了,用不着你来上课,谁是左派,谁是右派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中央文革说了算,不管是哪派,只要我李云龙一天在这个位于上,谁敢冲击军事区,抢夺武器,谁想毁了这座城市,我就坚决镇,绝不客气…“他扫了马天生一眼,两眼出寒光,用鼻子哼了一声:”我先把丑话说在前边,哪个狗娘养的想吃里扒外,挑动武斗,想靠这个找台阶向上爬,拿国家财产、军队的荣誉、老百姓的生命当自己晋升的台阶,不管是谁,老子就像宰一样宰了他。“就算马天生再有涵养,也被李云龙鲁蛮横的态度深深怒了,他猛地站起来,脸涨得通红地说:”李云龙,你不要太狂妄了,就凭你刚才说过的话,就可以定你个现行**革命,你对抗中央文革,对抗‘文化大革命‘绝没有好下场。“李云龙傲慢地把双臂抱在前冷笑道:”老子一口唾沫一个钉,说出的话就没有打算收回去,这条命反正是拣来的,已经白赚了二十多年了,这个脑袋子弹都不怕,还伯你的帽子?你这话也就是吓唬墙窟窿里的耗子。值班参谋。“他大吼道。

  一个值班参谋进来,立正敬礼,听候指示。

  李云龙命令道:“通知各部队进入一级战备,今后不管是哪派组织,谁敢冲击军事机关、军事区,抢夺武器,一律开击,格杀勿论。我负责任,去执行吧。

  “”是!“值班参谋转身就走。

  “回来!”马天生站了起来,正道“除了中央文革小组,谁也无权下达这种命令,我宣布,这个命令无效。”李云龙像没听见一样,正用打火机点烟,这是老习惯了,他的命令一经下达,就绝不重复第二遍。

  值班参谋向马天生敬个礼说:“对不起,马政委,按照我军条令,我只能执行 1号首长的命令,请原谅。”参谋再次敬礼转身退下。

  马天生觉得自己的血在迅速升高。太阳附近的血管被血冲击得嘣嘣跳动,他脸色发白,手指哆嗦着指着李云龙说:“李云龙,你不要一意孤行,你无权下达这种命令。我要直接向中央文革小组汇报,你这是拥兵自重,对抗中央,这绝没有好下场。”李云龙戴上军帽冷冷地说了句:“请便吧!”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亮剑   下一章 ( → )
抗战之铁血征铁器时代国破山河在殖民美利坚力挽河山请叫我威廉三抗日之铁血军狙击王江东突击营飞豹出击
免费小说《亮剑》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军事小说。完结小说亮剑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都梁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6mxs.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军事小说,请关注流氓小说网的“完结军事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