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年(1,2) 第九节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流氓小说网 > 现代文学 > 匆匆那年(1,2)  作者:九夜茴 书号:12873 更新时间:2015-5-17 
第九节
  9)

  那天他们折腾到了半夜十二点多,才分头回了家。乔燃送方茴,赵烨送林嘉茉,走之前都不知道怎么跟陈寻打招呼,陈寻摆了摆手,自己扭过头向夜中走去了。

  他们这边闹得厉害,家里也不得消停。徐燕新找不到方茴,心里越来越急,实在憋不住给张晓华打了电话,听说陈寻也没回来,这才稍稍安稳了点,可另一边心又提了起来。孩子都大了,谁知道会不会做点糊涂事出来?两个妈越说越离谱,也越说越不对付,这边说别让陈寻老往家里打电话了,那边说别让方茴动不动就写个信个情书什么的,最后不而散。

  陈寻一回家就被张晓华叫到了客厅,她皱着眉说:“你上哪儿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回家?也没给家里打个电话说一声,打了手机也不接,多让人着急啊!”“不是跟你说了么,乔燃回来,我们几个聚着吃吃饭,饭馆里那么,哪儿听得见手机声啊。”陈寻酒喝得不少,吹了点风有些头疼,仰躺在沙发上说。

  张晓华给他倒了杯水送过去说:“吃饭就吃饭,喝那么多酒干什么?”

  “嗨,我们都这么大了,喝点怕什么的。”陈寻接过杯子说。

  “怕什么?和女孩在一起还喝酒!怕你们喝出事来!你这么大了我也不愿意说你,但干什么你可想清楚,有的事做了你可要负责任,不能随着子胡来,到时候让人家家里找上来!还浑不讲理!”张晓华想起刚才徐燕新的语气,越说越来气“方茴这孩子也是,小姑娘看着文文静静的,怎么那么不稳重呢?”

  “你七八糟说什么呢?我们不就吃顿饭吗?怎么了?”陈寻心里也正憋气,听他妈说的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就顶了回去。

  “怎么了?她妈把电话都打到家里来了!你们这到底是干什么呢?高三的时候就不老实学习,最后考了个W大还不知道收敛,就是谈朋友,也没有你们这样让大人心的!”

  “行了行了,我知道怎么办!高三的时候要不是你们瞎掺,我们也不至于这样!”

  “什么就行了!你们怎样了?家长难道不能管教孩子了?你翅膀硬了,就不服气了啊!”“服气!我困了,睡觉!”

  陈寻烦躁地站起身,不顾身后张晓华的牢,走回房间反锁了门。他看到手机里有沈晓棠的短信,想打个电话给她,手却不自觉的拨出了方茴家的号码。这几个数字他已经烂于心,黑暗中不看键盘都能一丝不差地拨出去,等他回过味来,那边方茴已经接起了电话。

  当那声清淡的“喂”字传过来,陈寻一下子愣了神,他有一阵没给方茴打电话了,因为分手后他即使打电话也总被挂断,今天这样的错之下,猛地听见她的声音,陈寻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喂…我…”陈寻顿了顿说。

  那边一下子静了下来,陈寻闭上眼睛以后又要断了,可是久久不见忙音传来,他疑惑地又“喂”了一声,那边才轻轻应了“嗯”

  这细小的变化让陈寻喜不自,他有些结巴地说:“晚上你妈没说你吧?她跟我妈好像通电话了。你还吐吗?自己倒点热水喝,别感冒。明天可能更难受,醒了会头疼。”

  方茴听着他的这些话,又下了眼泪。其实她心里远没有表面上表现的决绝,方茴非常希望陈寻能回头,哪怕不再像以前那么爱了,但只要能在一起就行。可是她又怕从陈寻那里听来绝情的答案,毕竟他们中间多了一个沈晓棠,偶尔在校园里看见那个漂亮开朗的女孩,方茴都会自惭形秽,所以她一直回避陈寻,不跟他见面,不跟他说话,不听不看关于他的一切。但是这次面对面的接触打破了她心里的那层防线,泪水、妒忌、悲伤、愤恨、还有爱,都清晰地涌现出来。陈寻就站在她眼前,他为了她哭,为了她被打,甚至握住了她的手。温度从熟悉的皮肤传来的那一刹那,方茴已经屈服,因为那正是她奢求的一点点温暖。

  爱与友情支离破碎之后,方茴无法再拒绝她内心深爱着、渴望着的这个人了。

  “谢谢…”方茴压抑着哭泣的声音说。

  “不客气。”客套话让陈寻分外难受。

  “为什么给我打电话?”

  “习惯了…”

  “哦,那好。”

  “嗯。”“再见。”

  “拜拜。”

  短暂的通话最终化成了他们彼此听筒里的忙音,方茴趴在上泣不成声。

  电话可以成习惯,照顾可以成习惯,关心可以成习惯,问候可以成习惯,可是爱情却永远无法成为习惯。

  从那以后陈寻和方茴恢复了一点点的联系,不过也只是问好之类的短信或电话,

  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尽管持着不同的心情,也都是认真对待的。

  而在那年冬天,陈寻的感情生活中又发生一件大事,他和沈晓棠做了。

  送走乔燃之后陈寻就没再怎么出去,临开学头两天沈晓棠给他打电话,两个人都想不出来到哪里去玩,陈寻家里没人,就干脆把她叫了来,想是见了面再商量。

  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从拥抱到亲吻到抚摸到倒在上到衣服做,一切发生得都很自然。两个人都是第一次,难免冲动生涩,但是他们真切得奉献了彼此的全部,毫无保留。

  情过后沈晓棠没哭,她偎着陈寻说:“我是处女。”

  陈寻点点头说:“我也是处男。”

  沈晓棠盯着他说:“我是原装的。”

  陈寻抱紧她说:“我也不是组装的。”

  沈晓棠掐了他一把说:“你这人真不浪漫。”

  “我是不是得哭着让你对我负责啊?”陈寻握紧她的手说。

  “行,最好是我穿好了衣服,你拉着我的脚,死活不让我走,非让我给你一个代,许一辈子的愿还不行,少说得三生三世,誓要生做我的人死做我的鬼。”沈晓棠笑着说。

  陈寻翻身住了她,假装咬牙切齿地说:“看来你还是有劲!我可要求你第二次对我负责了啊!”沈晓棠扭了扭说:“不行。疼着呢…”

  “那你刚才怎么不说?”陈寻亲了她一口说。

  “我乐意。”沈晓棠仰起头说。

  “我爱你。”陈寻紧紧抱住她说。

  “书里说做之后男人说我爱你是最虚伪的。”沈晓棠看着天花板说。

  “我会对你负责的。”

  “这句是第二虚伪的。”

  “谁他妈写的书!”

  “管他呢!就当时虚伪,你能永远虚伪下去么?”沈晓棠搂着他的脖子说。

  “…行。”陈寻心里有点难受起来,他知道沈晓棠其实是想听他说这些话的,但是他却说不出口,方茴之后,他再也不想说什么永远了。

  后来我问过陈寻,问他和方茴有没有做过爱。

  陈寻说他没有,虽然有过无数次机会,也曾经亲热到几乎忘情,但就是没完成最后一步。从前是因为小没胆量,后来是因为大没心情。陈寻对他的与爱有独特的理解,他说如果他和方茴做了,他们可能就不会分开了,而如果他和沈晓棠没做,他们也可能不会分开了。总之他们爱的死去活来混乱一摊却在身体上维持了最初的纯洁无瑕,所以他下结论,说80后开放胡搞搞是很不对的。我们的确接触要早一些,但真刀真的演练恰里也没准和父母上山下乡造出孽债那会儿差不多,不至于被妖魔化成美国日本那种地步。

  两个人收拾着起了,陈寻抱着单去厕所洗,沈晓棠不好意思地靠在门口说:“要不…别洗了,把单送我吧,我留作纪念。”

  “这么大单子你怎么拿啊?我妈那么心细,少了一单肯定得好好审我。再说,我还想留作纪念呢!”陈寻笑了笑说。

  “你留什么纪念啊…”沈晓棠红着脸说。

  “唉,得了,现在物证没了,咱俩都心里记着吧。”陈寻抖开单,被水印的棉布单子在阳光下有点透明,看不出一点痕迹。

  “走吧,咱们还得去买药呢。”陈寻晾好单说“你知道那种药…叫什么名么?”

  “我怎么知道。”沈晓棠低下头说。

  “邝强老在我耳朵边上念叨,我就没好好听,我给孙涛打一电话问问吧,他肯定也知道。”

  陈寻给孙涛打了电话,那边连逗带审嘲笑了他半天,废了一堆话才说了事后避孕药的名字,还非让陈寻晚上带沈晓棠过去和大家吃个饭。

  陈寻在他们家旁边一个药店买了毓婷,除了药还多买了一盒避孕套在包里,他是硬着头皮走进去的,总觉得有那么点别扭。沈晓棠在隔着老远的马路对面等着他,陈寻出来后两个人还像陌生人一样走了一段路,才在拐角的角落里停下来,遮遮掩掩地打开了药盒,拿出说明书仔细看。

  “两片么…还要分时间段啊,真麻烦。”沈晓棠把药攥在手心里说。

  “给你水,先吃吧!”陈寻拧开了矿泉水送到她手里说。

  “着急什么,不是72小时内都行么。”沈晓棠挑起眼睛看他。

  “不行,我心里不踏实,想起杨晴那样我就难受,我怕你也…”陈寻摇摇头说。

  沈晓棠心里也犯了怵,拿出一粒药吃了,皱着眉说:“我觉得真不公平。为什么只有女的吃药男的就没事啊!这药应该设计成男女两种,就如白加黑似的,男的吃男片,女的吃女片,这还差不多。”

  “扯淡!男的又不会怀孕,吃这个干吗!”陈寻笑了笑说。

  “废话,没你们男的女的会怀孕么?你以为都是女娲啊!”沈晓棠瞪了他一眼说“我算看出来了,男的都是吃完就走的主儿!没一个好东西!”

  “哪儿说的啊!怎么这么愤世嫉俗,跟圣女贞德似的!我这不是没走么?我还想接着吃呢!”陈寻拉住沈晓棠的手说“走吧,孙涛他们还等着咱们吃饭呢。”

  沈晓棠轻轻挣了挣,还是跟他一起坐上了车。

  孙涛和唐海冰早早就到了,杨晴推托有事没来,吴婷婷和陈寻他们前后脚进的门,沈晓棠比方茴大方,两个女孩从门口就开始聊,一直聊到了屋里。对于陈寻和方茴分手的事他们早就知道了,孙涛持无所谓的态度,唐海冰比较欣鼓舞,只有吴婷婷还稍微感叹了一下,但见了沈晓棠真人她也说不出什么,沈晓棠这样的女孩,大概没有男生不喜欢。

  孙涛别有用心地点了一盘炒花,陈寻和沈晓棠被闹了个大红脸,后来陈寻干脆不要脸,把炒花摆在自己和沈晓棠面前说:“这菜谁用得着谁吃,这桌上就我们俩需要,你们谁也不许动筷子。”

  吴婷婷下意识地想帮沈晓棠解围,但沈晓棠已经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她和陈寻拉着手,陈寻凑到她耳边说:“我手有点抖…”

  沈晓棠笑着说:“我也是。”

  一桌人开开心心地吃完了饭,陈寻格外高兴,好久没和发小儿们这么痛快地聚过了,又一起去打了台球才送沈晓棠回家。晚上十点多的公共汽车上没什么人,沈晓棠坐在陈寻腿上哼唱《匆匆那年》,陈寻看着窗外,路过的十字路口很熟悉,曾经送方茴时也走过这里,只不过她家和沈晓棠家是两个方向,一东一西,汽车转了个弯,就将那个路口慢慢抛在背后了。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匆匆那年(1,2)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匆匆那年(1,2)》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现代文学。完结小说匆匆那年(1,2)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九夜茴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6mxs.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现代文学,请关注流氓小说网的“完结现代文学”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