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绢上的花田 七、去红房顶的家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桃花盛开 家教情事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流氓小说网 > 现代文学 > 手绢上的花田  作者:安房直子 书号:12919 更新时间:2015/5/19 
( ← ) 上一章   七、去红房顶的家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七、去红房顶的家

  这样,两人买下广告上登的房子,稍稍搬了家。

  他们和公寓的人们,和花店的母亲都没有告别。越快越好,远远地躲开去——良夫和惠美子,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等搬去那儿以后,再给他们写信吧。

  两人来到车站,乘上去郊外的电车。

  那是清晨第一趟电车,其他乘客一个也没有。

  在仍然沉睡着的城镇大楼之间,电车咕冬咕冬地跑,一会儿,渡过铁桥,穿过杂树林,横穿过一片荒草的原野。

  “红房顶的家在等着我们哪。”惠美子兴高采烈地说。

  “嗯,这下放心啦。”

  空的电车里,两人象小学生去远足那样地开心。

  “马上就过隧道啦。”

  良夫从窗户探出脑袋叫道。惠美子晃着两腿点头。

  隧道可真了不起。整个电车象被突然进漆黑的暗夜中嗡——惠美子不住闭上眼睛。

  这时,就在这时,两人产生了一个奇妙的感觉,仿佛连同电车和自己,都被一股什么魔力进一个神秘的小小的、小小的里.“哇啊——”

  惠美子不由得发出一声尖叫。

  等她猛睁开眼时,电车已穿过隧道,在白色的晨雾中,咕冬咕冬地接着跑。

  “我头晕。”惠美子把手贴在额上。

  “嗯,我也是。我觉得身子象在缩小。”良夫捂住

  但是,从电车窗口吹进的风,非常凉爽,两人一会儿就把这事儿忘了。

  他俩在郊外的小车站下了车。

  在寂静的站台上,良夫做深呼吸:“空气不一样啊。”

  “嗯,风也不一样,天空颜色也不一样。”

  惠美子登登地望着远方。

  走一会儿就到了他俩的新家。跟广告上的照片一样,有院子,红房顶。邻居还有一所相似的房子。周围是宽广的原野。

  第二天,屋内的整理全结束后,两人坐在阳台的椅子上交谈。

  “多静的地方,太好啦。”

  “啊,这地方有点寂寞,可是,比在公寓想起老的事,提心吊胆地过日子,总要轻松得多。”

  随着搬迁,良夫也想换换工作。再也不干邮递员了,从明天起,就在这块土地上干力气活儿,种点旱田过日子。空的菊酒壶,在搬家时扔掉了。

  “不管怎么样,总算是跟菊屋断了关系啦。”

  良夫愉快地笑了。他想早一点熟悉这儿的土地。

  “明天再向邻人问个明白吧。从明天起,开按新生活啦。”

  惠美子轻快地说。

  就在这时,从什么地方传来了音乐声。

  是小提琴。在静静的秋野里仅来了小提琴的乐声,一下就把他们俩住了。那是什么曲子呢?小夜曲…小步舞曲…

  还是,还是…

  那美妙的乐曲越来越近地飘送过来。

  良夫沉醉地闭上眼睛。

  这时候,和小提琴的声音一起“哗——”地一起孩子们热闹的笑声。这似乎是邻居,是邻居院子里传来的声音。

  惠美子快活了。小提琴曲子,换成了圆舞曲,三拍子。惠美子站起身,和着小提琴哼哼唱着,来到院内,踮起脚尖,越过篱笆偷偷窥望邻居的院子。

  哟,那真是幸福的一家。围着拉提琴的爸爸,妈妈和三个孩子在跳舞。象一群蝴蝶似的。妈妈的长发随风摆动,黑色天鹅绒的裙子,绣花的披肩,十分鲜。爸爸穿着带条纹的子。孩子们穿着蓝色上衣。而且,他们都穿着一式的轻快的毡鞋…

  “咦?”惠美子想。这些人似乎在哪儿见过。

  (是以前公寓里的人吗?)

  这时。邻居太大的上,有东西一闪光。

  珠子项链!

  仔细看去,爸爸和孩子们都戴着同样的项链。

  (那是玻璃珠啊…)

  一瞬间,惠美子头一晕,一股坐在地上,瑟瑟发抖。心中反复说:(是那些小人,是那些小人呀。)

  形容不出的恐怖,渗进惠美子的全身。

  (我们,没准儿,来到可怕的地方啦。没准儿,再也回不去啦…)

  过了多长时间呢?

  在阳台上打瞌睡的良夫,猛地睁开眼睛,一看,惠美子瘫坐在篱笆那儿。他慌忙跑过去:“你怎么啦?”

  惠美子指着篱笆那边,断断续续地说:“喏,邻居…就是那些人哪!”

  “那些人?”

  “对,小人的一家。戴着我们给的项链,穿着我们给的西服,在拉小提琴哪。”

  良夫大吃一惊,向篱笆那边望去。惠美子在他耳边,用低声清楚地说。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我们,在不知不觉之间,变成跟他们一样大小啦。被变成小人啦。喏,这儿,说不定…”

  说到这里,惠美子沉默了。

  (说不定是小人的世界。我们用卖菊酒的钱,买了小人的房子…)

  良夫沉默了一会儿,呻似地说:“原来是这样啊。”

  一切都明白啦。那酒库老的话不是随便说说的。他们最害怕的坏事,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

  这时,小提琴的声音戛然而止。

  “您好,邻居。”

  篱笆那边,邻居的女主人在向他们打招呼。惠美子不由得答道:“您好。”

  接着,她对良夫嘀咕道:“我们能跟那些人通话啦。”

  以前,怎么也听不见他们声音的小人们,现在能和他们说话了。不过,这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喏,钻过篱笆到这边来玩吧,怎么样?一块喝点茶好吗?”邻居的太太发出了邀请。

  篱笆上有个破,从那里钻过去,可以直到邻居家。

  两人钻过了篱笆。

  邻居也是红房顶的家。房间前面有小小的阳台。都有名字。但两人心神恍惚,什么也没记住。他们现在终于知道,三个孩子中,最小的是个女孩。女孩象子一样直立着,笑嘻嘻的,可是,两人连她的头也忘了摸一摸。

  良夫和惠美子,心里只想着一件事。

  “请问,这儿到底是什么地方?”良夫战战兢兢地问。

  邻居的男主人,用布擦着小提琴,快乐地答道:“这儿是我们的故乡。”

  “故乡?…这么说…这么说…”

  “恩。有一段时间我们外出了,最近又回来了。现在,我们在这儿过得很快活,每天又唱歌,又跳舞。”

  听到这话,良夫和惠美子偷偷去看天空。

  小人国的天空,是深蓝色的,飞着零碎的白云。可是,啊,这是真正的天空吗?如果,现在有人从上面俯视这块土地的话…

  良夫悚然了。他下决心要想个办法,恢复成原来的大小,回到人类世界里去。

  “那个,我们是坐电车到这里来的…这儿有电车在跑吧?坐上它,我们还能回到原先的城镇去吗?”

  “电车?”邻居的大太愣了一下,然后歪着头答道:“我们这儿从来没有什么电车呀。”

  希望的线,噗哧地断了。良夫和惠美子,脸色苍白,相对无言。

  后来,两人在阳台的桌子前,被招待喝茶。

  那是有奇异香味的小人的茶。只喝下一口,两人的心中,恐惧、担心、悲哀,都象雾一样消散了。再喝一口,中有点象啪地亮了灯那种感觉。接着喝下去,那灯变大,两人的心,完全明亮了,甚至还有点兴高采烈起来。中象有一个鼓,演奏出美丽节奏的音乐。那音乐,越来越大,和远方空中那边响着的风声混成了一体。

  这风的响声,良夫是记得的.他按着节奏,轻轻用自己知道的语言相唱和。

  出来吧,出来吧

  造菊酒的小人

  他突然唱起来了。惠美子也唱这支歌。邻居男主人拉起了小提琴。邻居太太和孩子们也唱道:

  出来吧,出来吧

  造菊酒的小人

  …

  唱着唱着,良夫和惠美子把以前的事忘光了,做过邮递员的事,曾经是花店姑娘的事,卖菊酒的事…俩人觉得,他们自打生下来就是生活在这里的。

  此后的月,良夫和惠美子,在这块奇异的土地上,悠闲、快乐地度过了,什么事也没发生。

  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惠美子心里想要一双象邻人那样的舞鞋。

  邻居太太送来了这出色的礼物。两双鞋,用原野上结实的草,编得紧紧的,鞋尖还带着金色的玻璃珠。

  “呀,做得这么好,真多谢了。”

  惠美子抱住鞋,道了好几次谢。

  “哦,相当漂亮啊。”良夫也对鞋很中意。

  “多轻呵,好象风穿的鞋。”惠美子的声音象少女一般。

  穿上鞋,良夫和惠美子的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强烈的愿望。

  “想到远处去呀!”系完鞋带,惠美子喊道“哈,原野的那一边,有什么呢?”

  “啊,我也想知道。”

  原野的那一边,总是罩着浓浓的雾,什么也看不见。而且,两人以前从来没有想过那里有什么,正象我们在生活中,几乎不考虑远远的天际究竟有什么一样。

  但是,这一天穿上草的鞋,两人的耳朵,仿佛听见了原野那一边有奇异的声音在召唤他们。那象是另外一个世界的呼声。

  “我想到雾那边去!”

  “啊,我也想去!”

  这样,良夫和惠美子悄然走了。两人的步伐很轻快。良夫吹起口哨。惠美子一步三跳。穿着草鞋的他俩,兴致的,就象喝了适量的酒以后那样。

  但是,这原野意想不到地难走。杂草高大而茂盛,有些地方长得比人体还高。脚下,全是长时间没有耕过的闲荒地。

  不时,在远方天空,风唱着那听了的歌。风在唱完后,必定要有悲伤般的叹息。“嗡——”象是船上的汽笛,留下长而寂寞的尾音。

  尽管如此,不知为什么,原野怎么走也走不到尽头,相反,使人觉得越走越远。走着走着,两人失了方向,等他们觉察到时,已经完全走进雾中来了。

  有点冷。也许已是黄昏。惠美子忽然想,莫非两人只在原野上咕噜咕噜转圈吗?

  “嗓子渴啦。”良夫突然嘟哝。

  “嗯,哪儿有河才好哪。”

  这时,惠美子觉察到自己的鞋漉漉的。仔细看去,原野的草中间,有水在。一条细细的小溪。

  “呀,这儿有溪水!”惠美子发出尖细的叫声。

  “从哪儿来的呢?”

  可是由于雾,前面几乎看不见。良夫和惠美子决定。先沿着隐约的水声,走到前面去再说。

  走了多少路呢?

  两人终于找到一眼泉。那是小小的,蓝色的泉,涌出清澈冰凉的水。茂盛的草中,这眼蓝色的呈心状的泉,有如被遗忘了的遥远的回忆,静静地睡着。

  两人蹲下身,喝了凉凉的泉水。

  顿时.云消雾散,忘记了的各种事,都想起来了。两人的心中,陷入极大的惊恐和悲哀。

  两人把以前的事,清楚地、一点不剩地想了起来,搬到这块土地以前所有的事…

  这时,风又唱了:

  出来吧,出来吧

  造菊酒的小人

  这支歌的意义,现在,两人终于明白了。

  “逃哇!”良夫猛地站起身“从这块土地上跳出去!跳到泉那边去!”

  两人牵着手跑。跑哇,跑哇,不停地跑,朝着泉水那边的雾中跳了过去。

  “您来了。”

  谁在耳边说。低低的、沙哑的声音。

  两人一惊,睁开眼,是没见过的、耀眼的商店。

  荧光灯闪耀着。大货架上,整齐地摆着酒瓶和罐头。

  就在身边,穿着碎白道花纹布衣服的、脸皱纹的老,庄严而端正地坐在椅子上。

  “您来了,这是菊屋新开的商店。”

  老膝上,摊着一块白手绢。镶花边的、有蓝色心形刺绣的那手绢…

  良夫和在美子偷偷地互相看了一眼。

  我们以前,就在这里呀…

  在那么小的地方,转来转去呀。

  老朝手绢“呼——”地一吹气,迅速把它叠好,揣进杯里,然后微微一笑,问道:“你们要什么呢?白酒吗?啤酒吗?”

  她似乎根本不记得邮递员的事了。不,象从来就不认识他们…

  (那个…那个…”

  良夫想打听小人的事,但终于没有说。因为老的脸过于庄严和平静。

  良夫和惠美子悄悄出了商店。推开银亮的菊国玻璃门,来到外边,深深了口东街的空气。

  信号灯由黄变成红色,在两人面前,市内电车“嗡——”地跑着。

  (终)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手绢上的花田   下一章 ( 没有了 )
免费小说《手绢上的花田》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现代文学。完结小说手绢上的花田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安房直子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6mxs.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现代文学,请关注流氓小说网的“完结现代文学”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