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花豆煮好 大木兰树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桃花盛开 家教情事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流氓小说网 > 现代文学 > 直到花豆煮好  作者:安房直子 书号:12921 更新时间:2015/5/19 
( ← ) 上一章   大木兰树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大木兰树

  小夜喜欢丝带。

  喜欢用丝带扎头发,也喜欢收集丝带。

  小夜在点心的空箱子里,装着各式各样的丝带。有爸爸从镇上给她买的红缎子丝带,有上小学时扎头发的黑色的天鹅绒丝带,还有系在送来的礼物、花束上的尼龙丝带。

  每一丝带,小夜都熨得平平的,一圈一圈地卷好,宝贝似的收好。隔三差五,还会把它们拿出来瞅上一会儿。

  “小夜呀,你可真喜欢丝带呀。”

  附近的大婶们和宝温泉的客人们,都觉得有趣地说。如果他们得到了漂亮的丝带,就会特意送给小夜。有一次,小夜得到了一从来也没有见到过的丝带。

  那是一宽宽的天鹅绒丝带,上面绣着好几朵玫瑰。

  带刺绣的玫瑰!

  当小夜把那丝带拿在手上的时候,眼睛都圆了。

  那是一滑滑的,有一股好闻的味道,只是看一眼心就会突突跳个不停的丝带。

  是一位美丽的女客人送给小夜的。她既是宝温泉的客人,又是一位专程来小夜家拜访的特别的客人。爸爸好像和她是人。

  “这位客人呀,是北浦服装店的人呀。”

  爸爸给小夜介绍道,客人说:

  “啊,你就是小夜啊。”

  她好像已经知道了小夜的名字,这让小夜吃了一惊。然后,作为“相识的纪念”她把这带玫瑰刺绣的丝带送给了小夜。然后,她在宝温泉最里边、最好的一间房间里住了一个晚上。

  “她干什么来了呢?”

  等她走了,小夜问脸上挂着这还用问的表情,回答道:

  “当然是来洗温泉的了。”

  可好像不仅仅是来洗温泉的呢,小夜说:“可是,她光看我了。”

  “那是因为小夜太可爱了。”

  笑了。

  “她是爸爸的朋友吗?”

  “是啊,是北浦镇服装店的人啊。你爸爸去镇上给小夜买衣服时,都是她帮着挑的啊。”

  “真的吗?”

  小夜吃了一惊。这么说,我那绿色的吊带裙、那水珠图案的衬衫、那出门穿的天鹅绒连衣裙,全都是这位阿姨给挑的啦…就像妈妈一样?

  正要口而出,小夜又沉默了。因为她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也许说不定…她…是的,也许说不定,她就要成为我的新妈妈了吧…可是,会是真的吗…想到这里,小夜有点害羞,又有点为难起来,小夜离开了,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到席子上,陷入了沉思。

  我的妈妈,很早以前就变成了风,回到山姥的村庄去了…

  于是,小夜的心里就涌起了一股不可思议的悲伤。

  就叫不回变成了风的妈妈吗?…去见山姥,求山姥也没用吗?…

  外面刮起了风,玻璃门咔嚓咔嚓地响着。好像有谁在呼唤着自己似的。小夜站了起来。然后悄悄地走到了外面。

  外面是天晚霞。

  冬天冷寞的夕阳,把四周映得红彤彤的。

  (晚霞!晚霞!)

  小夜心头一阵激动,跳了起来。接着,她过了长长的吊桥。

  过了吊桥,再走一会儿,有一棵大木兰树

  “木兰树,木兰树。”

  小夜在树底下叫着。从小时候起,木兰树就是小夜的好朋友了。木兰树的叶子比小夜的手掌还要大,有股好闻的味道。小夜常常会把木兰的叶子带回宝温泉的厨房,会用它包米饭或是年糕,给她蒸着吃。用木兰树叶包的食物,有股亲切的山的味道。到了夏天,木兰树会开出大大的白花。秋天,叶子全都枯了,不久,木兰树就成了光身子。

  “木兰树,木兰树。”

  小夜仰头看着枯树,又叫道。

  “从你那里,能看得见山姥的村庄吗——?喂,能看得见吗——?”

  小夜抱住木兰树,朝上一跳,哧溜哧溜地往上爬。然后,用脚踩住树枝,一只脚,又一只脚…越爬越高,越爬离天空越近了…

  瘦猴儿似的小夜,最擅长爬树了。没一会儿就爬到了上头,小夜冲着远山,大声地叫了起来:

  “喂——山姥——”

  晚霞摇晃了一下。小鸟变成一个个黑点散开了。

  “山姥——山姥——你在什么地方——?”

  咔嚓、咔嚓、咚、咚、咚。咔嚓、咔嚓、咚、咚、咚。响起了啄木鸟啄树似的声音。啄木鸟常常用它那尖尖的喙发出这样的声音,在树干上凿开一个大

  啄木鸟在什么地方呢…

  小夜朝爬上来的树干下面看去,连个鸟的影子也没有,可尽管如此,咔嚓、咔嚓的声音还是传遍了小夜的全身。就好像谁在给小夜发信号似的。

  奇怪…小夜自言自语。这个声音,是从树下向上传过来的,正好到小夜脸的位置,停了下来。只有声音。真的,什么也看不见,只有声音。

  “谁?”

  后背打了一个冷战,小夜大声地问。于是就在这时,从树里——确实、确实是木兰树的里头,发出了一个声音:

  “我是木兰树呀。”

  沙沙怪怪的声音。小夜吃了一惊,差一点从树上滑下去。

  “木兰树?你在什么地方…”

  大概声音的主人在树里头吧?想到这里,小夜小声问了一句。于是,木兰树回答:

  “当然是在树里头了。”

  然后,小夜脸附近又响起了咔嚓、咔嚓的声音,木兰树哧哧地窃笑起来。小夜嘴贴到树干上,叫道:

  “我要看你的脸!到树外面来呀!”

  和木兰树认识这么久了,和木兰树说话,还是头一次。何况看到脸就更是头一次了,小夜激动得不行。

  树里的人说:

  “那你就擦擦树看吧!用手像擦玻璃一样擦两百次。”

  (两百次!)

  小夜大吃一惊,可她没有吭声,点点头,用一只手使劲儿地擦起树干来。当手擦得火辣辣地疼痛时,木兰树的树干有点透明了,从树里突然出一缕蓝色的光。接着,在那光里,看到了一个长头发、瘦瘦的女人的脸。她头发上装饰着红色的珊瑚串儿,有点孩子气,非常可爱。女人冲小夜笑着说:

  “因为你拼命往树上爬,所以我也拼命往梯子上爬,才爬到这里。”

  “梯子?有梯子?木兰树里?”

  “是呀,我虽然一直蹲在树那里,但看远方时,就要顺着树里的梯子爬到这里。”说完,木兰树绿色的圆眼睛转了一圈,问:

  “你刚才那么大声说什么了?”

  小夜点点头,回答道:

  “我想见山姥,所以我在叫山姥。”

  “见山姥干什么呢?”

  “要把我那变成了风的妈妈叫回来。”

  听了这话,木兰树一脸惊讶,摇了摇头:

  “没用啊,人的孩子是叫不来山姥的。”

  然后,她一脸得意地说:

  “不过,如果换成了我,就能做到。我只要在这里‘喂——’地叫一声,不管山姥在多么远的地方,都会‘喂——’地答应一声。哪怕是隔了五座山或是六座山,也一定会答应一声。然后,就会嗖嗖地从天上飞过来,坐到这棵树的树枝上。树和山姥过去就是好朋友。我这个木兰树的名字,还是山姥给起的哪。”

  可是说起来,我还是山姥的孙女呢,小夜起了膛。可实际上,小夜再怎么大声喊,也没有听到过山姥的答应声。可能因为我一半是人的孩子吧,小夜伤心地想。然后,又热心地求树说:

  “那我就求你了,把山姥叫到这里来。让我见见她。”

  可是,木兰树精明得很,不是那么容易就帮人实现愿望的。木兰树盯着小夜的头发说:

  “你喜欢丝带呢。”

  这天,小夜扎头发的是一的丝带。

  木兰树又说:

  “你总是扎着各式各样的丝带呢。”

  小夜高兴地点点头:

  “是的,我最喜欢丝带了,我有各式各样的丝带。”

  于是,木兰树说:

  “我也最喜欢扎头发了。梳子呀、簪子呀,各式各样的发饰有好多呢。”

  这太出乎小夜的意料了。突然,木兰树在树里伸出小树枝一样的手,做了一个过来过来的动作,说:

  “你要以为我瞎说,你就过来看看吧,看看我的房间。”

  小夜摇摇头,她小声说:“今天太晚了。”天已经相当黑了。“也太冷了。”小夜又加了一句。不知为什么,她有点害怕起来,真的想回家了,不过,她又重复了一遍她那个唯一的愿望:“可是我求你了,把山姥叫到这里来,让我见见她。”

  于是,木兰树干脆地说:

  “那你就把你最好的丝带送给我。”

  (最好的丝带…)

  小夜猛地一怔。小夜想起了北浦的阿姨送的那刺绣的丝带,不行,那么好的丝带绝对不能送人,她想。

  可是,木兰树仿佛能够看透小夜的心似的。盯着小夜目不转睛地看了一会儿,噘起嘴巴,干脆地说:

  “不是最好的丝带,不行!你要是送给我,我就帮你叫山姥。”

  小夜不作声,木兰树又加上了一句:

  “是真的哟,不是最好的丝带可不行!第二、第三绝对不行!”

  被那绿色的眼睛盯着,小夜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用沙哑的声音说:

  “我知道了,我下次再来。”

  说完,她就慢慢地从树上爬了下来,双腿直哆嗦。

  这天晚上,小夜把那蓝色的天鹅绒丝带,轻轻地铺在了桌子上。她用食指摸了摸玫瑰花的刺绣。给台灯那黄的光一照,天鹅绒丝带看上去比任何时候都要光滑。

  真是一漂亮的丝带。

  正月穿和服的时候,要是用它扎头发,该有多好看啊。和出门穿的衣也很配。可相反,要是那老太婆似的木兰树系上了这丝带…小夜想。

  于是,她就更不想把这天鹅绒丝带送人了。

  (再说…要是把这丝带送了人,也对不起北浦的阿姨啊…)

  小夜喜欢那位阿姨。不久前,那阿姨又来宝温泉玩过一次。和小夜一起洗温泉时,她在白色的水汽对面小声说:

  “小夜,从今往后我们好好相处好啊。”

  小夜不好意思地默默点点头,给阿姨舀了好多水。

  (我喜欢北浦的阿姨哟!)

  小夜再次想。她想,怎么也不能把阿姨给的丝带送人。

  其他的丝带,全给掉都行,唯有这不能给…

  这时,小夜突然想了起来,啊,这样不就行了吗…

  把其他所有的丝带都送给木兰树,只留下这天鹅绒的丝带不就行了吗?就说全都在这里了。木兰树对小夜的丝带一无所知,不知道小夜有多少丝带,不知道哪一最重要,什么都不知道。

  这样不就用不着担心了吗?小夜想。小夜把那本天鹅绒丝带叠好,用纸包上,收到了抽屉里。然后,看着一箱子的丝带。

  “给她这些,足够了啊。”

  小夜嘟哝道。得到这么多五颜六的丝带,木兰树该是多么高兴啊。一定马上就把山姥叫来了吧?

  几天之后的一个黄昏,小夜抱着丝带的箱子,朝木兰树走去。

  “木兰树,木兰树。”

  小夜啪啪地敲打树干。然后,又把耳朵贴到了树干上。

  “木兰树,丝带拿来了呀——”

  小夜又啪啪地敲打起树来。

  “我的丝带全都给你哟!所以,你叫一次山姥,让我见一次山姥。”

  说完,又把耳朵贴到了树干上。于是,啪啪,从里头传来了回敲的声音,木兰树那沙哑的声音说:

  “那你就把它——们全都系到我的树枝上吧!”

  “树枝上?”

  小夜吃了一惊。然后想了一下,兴奋起来。

  仰头看去,木兰树光秃秃的,如果用一丝带把那些枯枝装饰起来,该有多漂亮啊。

  “我知道了——”

  小夜把丝带全都从箱子里掏出来,到了口袋里——子的口袋里、上衣的口袋里。然后,就用两手抱住树干,哧溜哧溜地朝上爬去。

  一爬到上次的那个位置,小夜就开始往枯树枝上系丝带。像装饰圣诞树一样,像装饰七夕的细竹一样。

  白丝带的边上,是紫的丝带;它的边上,是粉红色的丝带;粉红色的丝带上面,是深蓝色的丝带…

  一眨眼的工夫,木兰树就像开了花一样。多么华丽、好看啊。小夜坐在树顶上,一个人看得入了。然后,啪啪地敲着木兰树,大声地叫道:

  “木兰树,木兰树。”

  可是听不到回答。小夜又敲了敲。

  “木兰树,木兰树,我把丝带全都给你了啊!这下漂亮起来了啊!”然后,小夜把耳朵贴到了树干上。但是树里静悄悄的,什么声音也听不见。

  “木兰树,木兰树,我的丝带…”

  这么一喊,小夜吃了一惊。她觉得木兰树好像是默不作声地站在树里似的。也许木兰树已经知道系在树上的丝带,不是小夜的全部了。还知道小夜把最重要的一悄悄地留在家里了。

  “木兰树…”

  小夜小声地叫着,然后她清楚地知道了。

  木兰树生气了。

  (我违约了,我说谎了,所以再也不说话了…)

  小夜想,我还是头一次骗人。

  突然,她不好意思了,然后害怕了,小夜从木兰树上滑了下来。然后跑起来,一边跑,一边想,我再也不去那里了。再也不能爬树了,不能吃木兰树叶的年糕了。

  跑回到家里,小夜推开了厨房的门。

  没有客人的日子,厨房里本该是黑黑的、冷冷清清的,可是想不到这天却亮着灯,充快的笑声。

  北浦的阿姨来了。北浦的阿姨和一起在厨房里忙碌着。

  “你回来了,小夜。”

  阿姨那雪白的罩衫晃得人睁不开眼,小夜不由得闭上了眼睛。厨房里有一股黄油的味道。

  在热气腾腾的水汽对面笑开了:

  “小夜,北浦的阿姨在做西餐呢!”

  小夜瞪圆了眼睛,问:

  “西餐?什么?”

  “汁烤菜。”阿姨一边往锅里倒牛,一边说“、栗子和蘑菇的汁烤菜啊。”

  小夜的肚子顿时就叫了起来。心想,今晚真开心啊。

  “马上就好了,再等一会儿。”

  北浦的阿姨微笑着说。

  小夜回到自己的房间,轻轻地打开了窗户。然后,仰头看着高高的天空,小声嘟哝道:

  “对不起了,山姥。”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直到花豆煮好   下一章 ( 没有了 )
免费小说《直到花豆煮好》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现代文学。完结小说直到花豆煮好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安房直子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6mxs.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现代文学,请关注流氓小说网的“完结现代文学”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