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媳妇儿 第二章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流氓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小媳妇儿  作者:贞妍 书号:15614 更新时间:2015/10/1 
( ← ) 上一章   第二章   下一章 ( → )
  她的人生该不会就此玩完了吧?

  当她确定他是真实存在时,她脑中所能浮现的,只有这个念头了。

  回想起从一出山庄便接踵而到的霉运:拿钱钱即丢、走路便迷路、喝个水还差点呛到见阎王。然而,最可笑的还是在两个时辰前为了裹腹而追着一只兔子追到自己“碰!”一声,左脚绊到右脚,跌了个五体投地。

  天啊!这些愚蠢到极点的行为居然出自于她这位自称绝顶聪明的人之手,想起这些糗事,能不教她干脆买块豆腐来撞吗?

  唉!总之!又累又倦又饿的她,就这么迷糊糊地在树荫下睡着了,枕着手臂、身体歪斜。或许是受到迫和拉扯的筋骨肌在抗议吧!于是,不久后,她便醒了过来,原是想翻个身,换个舒服的姿势再继续会周公,岂知,一睁开眼,她看见一个陌生人,顿时,她早已忘了酸麻疼痛的感觉。

  一时间,睡眼惺忪,她怀疑是受了阳光的作…晒昏头。猛眨着眼,期盼能清一切,然而,当一切逐渐明朗,他的影子也渐渐清晰,她便确定自己并非眼花。

  眼前完全不动的人影,无庸置疑是个男所有…高大而威武,似乎只需动动小指便能轻易将人掐碎。

  老天!一觉醒来!见到眼前多出一位看不清五官的陌生男子,正以狩猎者的凌厉眼神直盯你不放时,这种感觉,怎教人不寒意四起呢?尤其是你清楚瞧见他正慢慢由出一把透着冽光的匕首,更令人心里发

  她想尖叫,奈何喉头干涩得让人发不出声;她要逃跑,却惊觉背抵树干前遇虎狼。

  这时,只见匕首锐利的边缘正因阳光的照而反迸出冷冷银光…闪亮得令人屏息。接下来,她也只能紧闭双眼,等待死亡的剧痛。

  但是,它并未发生。

  或许是好奇心作祟,又或许是本能的驱使。她睁开眼,见自己毫发无伤时,竟有些不信。她鼓起勇气,抬头看他,面而来的却是一道刺眼的阳光,使她无法看清他的面孔,她下意识伸手遮挡耀眼的阳光。

  “你…”她的出声,使他朝她走去,俯下身看着她。这举动吓得她忍不住倒口气。

  “你…你要做什么?”

  这问题只换来男子在她身旁弯下。由他连她的衣角也没触碰的举动看来,他的目标并非是她,这使得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随他的视线看去,一瞧,她的脸色顿时全然刷白了。

  蛇,一条全身青绿,足足有手臂的蛇,在距离她不到一步远的地方,这…虽然此时的它已因一把匕首而魂飞魄散,却仍令她不寒而栗。

  如果没那把匕首出现的话,那…天啊!她实在不敢再想下去了。

  照这情形看来,眼前的男子是她的恩人!她对他的印象全面改观,尤其是在回想起那骇人蛇尸时,足以让她将此人当神一般崇拜。

  “真真是…非常非常的谢谢…咦?”正当她由惊骇中回过神,正准备以一篇感人肺腑、撼动人心的感谢词来吹捧他时,那位不知名的恩人早已将蛇尸埋好,而人也已距离她五步远,并继续拉长着。

  哈哈!什么阿谀谄媚、无聊吹捧,人家儿就不感兴趣。

  不感兴趣?

  哦!这可不行!

  “喂!你你你,你等等我啊!”她不假思索地站起身拔腿直追。可笑吧!她居然连自己的恩人长啥模样也没看清楚,这可是有违她的处事作风。扯开嗓门,又喊又叫。“恩人,大大的恩人。停步、停停步啊!”他却不减脚程依然故我地前进,将她的喊叫声当成徐徐秋风。此情此景,更得她有股追不到誓不罢休的决心,卯起劲地奋勇直追。

  “前…面…的…”

  她扬声一喊,奋身一跃。哈哈!皇天不负苦心人,在千钧一发之际,终于让她紧紧揪住他的衣角,宁死不放的坚强意志使得他不得不停下脚步来。

  “没…没事干嘛把…把腿长得那么长啊?”她上气不接下气只差还没断气地抱怨道。

  他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下一个动作…以娇小的身材来挡住他那足足高了她两个头的强健体魄。双脚一蹬,仍没他高,大有多此一举的架式。

  “小女子玉琉璃,方才承蒙恩人出手相救,在此深深谢过。”她抱拳一福。“不知大侠尊姓大名,该如何称呼?”

  一阵沉默过去,他依旧面无表情,只是轻点了下头,便想越过玉琉璃,这教玉琉璃不得不再度伸手死拽着他的衣角,语气上也已略现不

  “呐!说穿了,你只不过是动动你那闲也是闲着的手来‘小帮’我一下而已。有必要这般自大无礼吗?难道你没听见我衷心地向你道谢?难道你不该在听到这席由衷的谢意后,开开口,说一些例如‘不用客气’之类的话来回应?”

  教训完,她等待着,四周却仍是一片气死人的静悄悄。所以,她火大,她不了。

  “你说说话呀!这么不言不语的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场独角戏已让玉琉璃自觉像个傻子一般,忍不住扬声嘲讽道:“你是装酷?还是耍帅?还是天真到将‘沉默是金’给拿来当座右铭?”

  只见他好似有点反应地耸耸肩,略微侧过脸,似笑非笑地微扬起嘴角的弧度,此举也稍稍软化了他那铜铸般僵硬的五官!此时,一束阳光偷偷映入他的眼中,使得他的一双黑眸有如两泓深泽般神秘幽深。顿时,教玉琉璃看傻了眼。

  “你…别走!”

  对他不发一语又转身就走的态度,玉琉璃深感错愕与不信,气冲冲地怒视着他那再度离去的背影。本来她已打算不再去理会这无礼之人,但不知为何,身体却起了反应。在不断告诫自己别去理睬的同时,双脚仿佛有自己的意识般,加快速度急忙追上前去。这…讨厌、讨厌!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就连姐姐去世时,都不曾见你这种神情。”尉欣推门进入,苦涩地开口道。

  闻言,欧胜天头也没抬一下,只是冷冷的开口。

  “我说过我有要事,不准任何人来打扰。”

  “要事?”尉欣嗤鼻道:“堂堂正派的领导人…欧胜天。竟将‘对画发呆’当成要事一件,太可笑了。”

  瞧!那画中之人有着让每个女人羡慕又嫉妒的一切,那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眉宇间透着一股慧黠灵气,以及举手投足间栩栩如生的婀娜体态。老天!她的美简直令人透不过气,不教人怀疑这般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是否存在,抑或是这幅画的作者脑中所虚构出的完美女子。

  她是谁?

  她是尉欣口的痛,永远的恨啊!

  十六年前的尉青与十六年后的尉欣都是一样的。上天似乎注定尉家的女子得为这如鬼魅般的女人牺牲一切。

  不公平,这一点也不公平啊!

  “可不可笑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不,只要是与姐姐有关的事,就与我有关。”尉欣扬声喊道,猛然走到欧胜天面前,一抄手,虽意图夺走桌上的那幅画,却连画的边也摸不着便被人给挥开。

  她颤抖着手,道:“为什么?为什么明知得不到,还是不肯放手?为什么一张没有生命的画纸,却能吸引你所有的心思与关注?你…这样做可对得起我…在九泉之下的姐姐?可对得起啊?”尉欣的呐喊中包含了更多无名的哀痛。是为自己,抑或是为已死的尉青?答案只有她自己知道。

  “我不认为以你现在的身份,有资格来干涉我的事。”

  她的身份…她的身份!

  尉欣不自觉地踉跄一步,脸色瞬间惨白,微颤着瓣,道:“的确。对你,我是没资格去批评些什么。”她自嘲地掀动着嘴角。“但,站在云儿的阿姨这个立场上,我却不得不出声。”微颤了半晌后,才继续道:“难道你真忍心看着自己儿女的未来不幸福吗?单单要足你个人的私心,而不惜牺牲掉他们,这么做值得吗?”

  “你这番话太奇怪了。首先,先不论父母之命,就单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角度上。以‘天下第一美人’冠群芳的姿容,其出之女岂是凡俗?今,我为云儿觅得这段良缘,又怎能说是为足我个人的私心。再者,若你在来此问之前有先问过云儿或虹儿,当知我这爹可从未强迫他们去做任何他们所不愿去做的事,何来牺牲他们之说?”欧胜天轻抚着画中人那张绝丽脱俗的素颜边说着。

  “在知道事情真相的我面前,你还说得出这番冠堂皇的长篇大论,你想说服我相信吗?”看着他宛如对待珍宝似地抚着那图纸,尉欣的心也随之揪痛了起来,她别开目光不想再看。“我不是外人啊!”语气中隐含着多年来一直深藏于心的浓烈情感。

  “就是因为我从未把你当成外人,才会如此费神跟你说明,至于相信与否,主权在你。”说罢,欧胜天下意识地对着画中人意味深长的喟叹一声。

  她真能相信吗?在这个带着无限思慕的声音背后,她真能相信他所说的吗?

  “天知道我有多想去相信,但事实却残酷的不容我视而不见啊!”尉欣苦笑着自言自语。

  “正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云儿能得此良缘,我们做长辈的理应为他高兴才是,怎能在此时落井下石?至于你所担心的未来会如何,那得仰赖夫的经营,而非外人所能干涉的。所以,何不让一切顺其自然?”

  “让一切顺其自然?在明白这一切全由你一头热地自导自演时,它真能如此顺利吗?”尤其是事情背后还藏着无数秘密时,一切能自然得了吗?尉欣不断自问。

  “只要心存信念,我相信没有不可能的事。”信念,他那长久以来不曾更改的坚定信念。说着,欧胜天终于抬起头来,目光如炬直视着尉欣…不,应该是透过她遥望。

  输了!她输了!永远、永远也赢不了!

  当尉欣的视线对上他的双眼,她便彻彻底底的明白,自己永远无法超越那张图纸在他心中的分量,更遑论若有朝一让他亲眼见到画中人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时,自己还能有什么地位。

  这…是该放弃了吗?哈!若是做得到的话!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芙蓉帐里青光无边!语教人酥软,层层薄纱在桌上的一盏油灯照耀下,清楚地映出一对男女四肢的爱身影。

  欧青云仰卧在,本能地随着跨坐在他身上的女子而动作着…

  一场云雨后,欧青云着身子半靠在上,被子随意地掩着下半身;一手拿着微温的酒,有一口没一口地啜饮,一手搂着刚刚在情中颤抖、忘情狂喊的女娇躯。

  “怎么不说话?”突地,欧青云将口中温酒灌入她微启的檀口中。

  “奴家怕…爷有了新人忘旧人。”眨动着一双如梦似幻的秋水凤眼,手指轻抚过欧青云的膛,语带媚意地嗫嚅道。

  “你是怕后的生活会因我的成亲而不再优渥吧!”欧青云指出。“哪个成功的男人没有三四妾?只要你伺候得好,有没有成亲都改变不了你我的关系。”

  “你真讨厌!”女子不依的嗔道:“奴家才不是为了你的钱,奴家求的是爷的爱。”

  “我这还不够卖力爱你吗?别忘了方才是谁失控得大声尖叫?”欧青云毫不怜惜的用力捏了把她丰高耸的。“喜欢吗?”

  “喜…奴家好喜欢。”温驯的哦一声,道:“那爷未来的夫人…很美吗?”这外表的美丑向来是女人最在乎的,当然想比较一下。

  “‘天下第一美人’之女,你说她美不美呢!当然,她若能有你这等騒劲十足的功夫就更好了。”念随着话语倏地升起,一把将她推倒在,手指不断在她身上磨擦,直至她息娇连连。

  女子双眸微张,螓首后仰,嘴感的张合,呼吸渐强,兴奋已被快速起。

  “爷…奴家…要…”

  欧青云扬讪笑,她是个在第上很放得开的女人,若没必要,他绝不轻易放手。细吻一路洒在她丰的酥上,舌尖绕着其顶点打转,登时,火燃烧全身,她已情难自己地弓身向他,喊叫出声…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气!生气!非常非常生气!

  试问,当你由高挂说到夜幕低垂,连续数个时辰一再重复,不厌其烦地重复,就只是为了让人点点头、开开口,附和附和,却依然效果不彰时,又怎能不气到头顶冒烟呢?

  然而,然而更侮辱人的事还在后头。在当她说到口干舌燥,不住吐舌息时,人家还能马上表现出“贴心”的模样,解下间的水壶递给你解渴、解渴,这…这不摆明了是在嘲她吗?

  气,气气气…

  玉琉璃鼓着双腮,眼角带怒地瞥向不远处忙着升火的人。瞧他一副旁若无人的神情,更得她双手不住绞着水壶的带子,就好似在绞勒他脖子一般。过了一会儿,她踱着重重的步伐走近他,道:“你知不知道仗着一丁点功劳便目中无人,是多无礼的行为?只因一丝丝的施恩便自大高傲,是有违男子汉大丈夫的风范?你…你到底…啊!”至此,玉琉璃再也忍不住地开始歇斯底里的尖叫,足以吓飞树上的飞禽,吓跑了林中的走兽,却依然动摇不了那生火之人。

  瞧,魔音在侧,依旧阻挡不了他拿起全架在大火上烘烤,其定力真是令人赞叹。

  “你…你以为你很稀罕啊!什么东西吗!不要脸,自以为是的大木头一。”

  骂完,见他仍不为所动地自顾自的在火堆中加柴火,看得玉琉璃恨不得一口了他。猛咬下,怒视了他一眼,便半挫败地气呼呼扭头就走,走到距离他约十步遥的大树底下猛踢着脚下土石愤。

  本噜!本噜!

  唉,好个不争气的肚皮啊!

  这突来的声响已使玉琉璃怒火大失,尤其当不远处阵阵香味扑鼻而来,教她不住猛咽口水。

  数数,她已有数餐没好好吃过一顿了,但若要她开口,这…她实在做不到啊!

  本噜…咕噜…咕噜!

  这会儿肚皮的抗议声又更加剧烈了,下意识伸出手轻抚着那似乎已有些凹陷的肚皮,低下头,喃喃念道:“我的好肚皮呀乖肚皮,我知道你现在正饿得发慌,但,所谓‘士可杀,不可辱’,今儿个咱们又怎能为了那区区一只‘瘦巴巴’的烤而颜面尽失,人格全毁呢?你就别再穷嚷嚷了。明天,我保证明逃讪找来一只特大特肥的大来让你吃个。”

  一说到,饥饿感便越甚,连她的脑袋也开始混沌不清。这明明还有一段距离的香气,居然搞得好似就在周围一般,连忙摇摇头,强迫自己将那人的香味给甩开,谁知,不甩还好,一甩便连幻觉都给甩了出来,眼前…眼前居然冒出一只闪着金黄光芒的香鸡腿,这…这…“幻象,一定是幻象。”正当玉琉璃闭上眼直嘀咕着时,她的手已被人拉起,登时,手中也多了个热呼呼的东西来。

  “这…”睁开眼,不敢置信地看着手中尚冒着热气的鸡腿,随即,又将视线调往正朝火堆走去之人身上。去!就这么只鸡腿便要她忘掉白天所受的气,想哦!

  连忙追了上去,反咽口水后,才将鸡腿递还。“你…这…我…我不饿的。”

  此话一出,不争气的肚皮又开始“咕噜!本噜!”的凑起热闹来,声音之响,令玉琉璃恨不得挖个钻进去。糗啊!

  绯红着双颊,嗫嚅道:“我…我…”

  当她正努力思索着该如何摆这尴尬的处境时,另一只手便又被硬了只鸡腿。玉琉璃瞧了瞧左手,再看了看右手,真怪异啊!再也忍不住的放声大笑。

  “这太扯了吧!嘻嘻…哈哈…”被这突来的一段曲搅和下,哪还有什么怒气可存,马上释怀的在他对面坐下,道:“我也不是这么没风度之人,既然你都放下身段,我若再推托,不免显得小家子气。好吧!这顿就当是你为今的无礼赔罪,而我也欣然接受,当然,我亦非占人便宜之辈。所以,关于你出手相救一事,我自会另寻报答之法,而至于该怎么做呢…”稍做停顿,须臾,只见她一双水灵灵大眼机灵一转。“要不这样好了,我委屈点与你结伴同行,这么一来,凭我聪明的脑袋、机智的反应,定让你此番行走江湖无后顾之忧,如何?”哈哈!这样一来,不仅往后三餐不用愁,更的是还找了个打手来整姓欧的。老天!她太佩服自己灵敏的脑袋了。

  啧!不说话、又不说话!他不会是有什么口疾吧?玉琉璃不怀疑着。

  “那,你不出声我就当你答应!”哼!就算他能言善道,她也多的是办法教他“不得上诉”玉琉璃在心里径下决定,摆明吃定老实人的姿态。

  就在她正为自己的聪明洋洋得意,一抹怪异表情忽从她眼前一掠。

  是笑意!一抹浅浅的笑意由他脸上一闪而过。这…有可能吗?用力地眨眼,定神细瞧,嗯?他那面无表情的酷毙五官,一点也不像曾笑过的模样,难道是她眼花?

  连忙跳坐到他身旁,竖起小指在他面前晃呀晃。

  “勾勾手指代表就此言定。”

  说着,便强迫地拉起他的手,洁白纤细的小指已勾上了他黝黑强健的指头,倏地,一股莫名的电贯穿彼此,订下了玉琉璃所谓的“承诺”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小媳妇儿   下一章 ( → )
赎身游戏追爱打勾勾别想叫我放手娇凄厝边觅玻璃新娘牵绊一生的爱无敌驯兽师躲你,心慌意小姐的同居人走运捡到穷神
免费小说《小媳妇儿》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言情小说。完结小说小媳妇儿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贞妍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6mxs.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流氓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