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媳妇儿 第四章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流氓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小媳妇儿  作者:贞妍 书号:15614 更新时间:2015/10/1 
( ← ) 上一章   第四章   下一章 ( → )
  破晓啼,一夜已过。

  “唔…嗯…”随着暖入房,一阵慵懒,足的呻也由上人儿的口中传出,伸展四肢,眼脸继而缓缓开启。

  身下厚软的褥,嗯,真舒服;身上柔软的被子…啊,好温暖。自从她离庄以来,当数这次睡得最香了,只不过…褥?被子?不对啊!

  玉琉璃倏地由上跳起,眼睛迅速朝四周浏览一遍。

  这不对啊!昨晚她分明是睡,不,是守在门外的,怎么这会儿却好好地躺在上?

  双肩一垮,鼻头一酸,眼眶一红。

  她睡着了!她居然睡着了!而且还睡得这么死,连被人抱到上去也不自知。毋须多言,她的守卫不严!定让他再度离去了。

  他走了,他走了…

  端看窗外阳光普照,她却宛如身陷冰窖,僵了四肢,寒了心。

  泪光凝聚,一颗颗如珍珠般的泪水已沿着玉琉璃苍白的粉颊簌簌滚落。

  “爹爹您骗我!”回想自懂事以来,父亲在耳边所说不下百遍的话。他明明说,拥有其母外貌的九成,天底下无人能抗拒得了她的魅力,既是如此,为什么那个人却一而再地丢…丢,顿时,悲从中来。“您骗得小璃好惨啊!爹爹…”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哀声一唤,得远方某人嚏连连。“哈啾…哈啾…”顺手一挥,一盘棋子已物换星移,东倒西歪。

  “玉哥哥,您没事吧?”身旁女子端起热茶,凑近男子边。“喝口茶,顺顺气。”

  “还顺什么呢。别人打嚏,你也打嚏,为什么你玉某人打个嚏就能打得如此惊逃诏地,人仰马翻。”瞄了瞄惨遭玉氏飓风过境的棋盘,玉沐风口中的大蛮牛,刀疤男子雷霆顺势挖苦道。

  玉沐风啜了口热茶,擤了擤鼻子,道:“原想朋友一场,不愿让你输得难看,怎知你这头蛮牛一点也不懂得领情。”

  “是哦,让你玉沐风这么好心一起,那天下岂不妖魔尽出了吗?”

  “哎呀,损我。当真好心遭‘雷’劈。”玉沐风朝身边女子一笑。“嬴月,看你的!”

  女子眼角娇俏一睨,嗔道:“玉哥哥老爱出难题给奴家。”

  就在雷霆仍对这两口子的“打情骂俏”一头雾水时,原本东倒西歪、四散各处的棋子已让女子给一一归位…正是嚏前两军对垒的战况。

  “这…”“这什么这,你雷兄乐见自军兵败如山倒的惨况,小弟又怎能不有求必应呢?将军!”

  不时传出的哀号与声声胁迫的言词,在在可见这盘棋早大局已定…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远观那头玉家掌权人威风凛凛,大杀四方,这厢玉家琉璃姑娘却梨花带泪,独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自怜,好不凄惨。

  玉琉璃伸手揩了揩泪水。

  或许她该再次追上去,正所谓“有志者事竟成,铁杵亦能磨成绣花针”不是吗?说做即做,玉琉璃跨步朝门口走去,一步、二步,不觉又停下脚步,登时,泪水成串滴落,双脚倏地软瘫坐下,螓首埋进腿间,凄凄切切地泣着。

  我、要、回、家…她早忘了当初离庄所为何事。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方一进门,即见眼前蜷曲的人形,如同团。

  团?他房里何时又多了颗团了?还是会哭的那一种。

  路世尘右手端着盛着锅清粥及数样小菜的托盘,左手顺势将房门给带上,这关门声倒吸引了地上团的关注。

  “你…你…”一眨眼,团已飞身而至,两臂似钳,紧环着他不放。“你没走!你没丢下小璃!你没趁机离开!”

  是。他没走!没丢下她,也没趁机离开。这些他理应做!要做的,他都没做,为什么?连他自己也解释不出。

  轻叹口气。路世尘俯视身下是泪痕的红通小脸,一股莫名爱怜竟不自觉地油然而生,奇异的感觉使他一愣。回过神,伸手想松开她的手,才惊觉这么娇小的身子蕴藏着如此大的力气,搂得他微微发疼。微使上点力,以不疼她为要,轻将怀中人儿推离,继而径自走到桌旁放下托盘。

  一旁紧跟而来的玉琉璃见他添了两碗粥,一碗搁至对面,便也自动坐下,声音略微哽咽道:“昨晚你没离开,这表示…你再也不会丢下小璃了对不对!”她需要他的保证!

  路世尘面无表情地抬眼看她,令人猜不透他心中所思。

  “你不能丢下小璃,不然,不然…”天知道她多怕再次感受被丢下的感觉,而偏偏他…威胁?有用吗?前车可鉴,再多的威胁对他仍是没用的啊!“我、我…”混沌的脑袋竟想不出任何好理由来。一急,泪水又倏然滑落。面对他,她的泪腺似乎变得发达,好几年不曾过的泪,在此时一古脑地渲而出。

  一颤一颤的肩头,微微抖动的檀口,发红直气的俏鼻,泪珠成串涌现的明眸…她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任谁见着都不住心疼起来,更别提路世尘这个与她相处数之人了;非铁打的心做不来无动于衷,他再次掏出怀中帕递上。

  玉琉璃自认一向不是这么软弱。而动不动流泪哭泣搏取同情,更是她的唾弃的行为。然不知为何,在此人面前,却一再地表出她一直“不屑”的软弱举动来。

  她咬着下,忍住哽咽,伸手接过帕子,清了清喉咙,道:“谢谢。”多讽刺啊!记得不久前相似的情况下,她还骄纵的不得了,而今却…

  擦掉脸上泪痕,微擤了擤鼻,那双因哭泣而布红丝的眼眸透着可怜小媳妇的目光,轻声道:“别再丢下我,好不好?”

  昨晚没转身离去,是否已有丢不下她的认知?路世尘不愿去费神思索,一脸淡然,举着,夹起些酱菜放入她碗中。

  一物克一物,对于他,玉琉璃就是耍赖不来…或者应该说任何耍赖对他都是无效吧!

  “这…表示你答应了,是不是?”盯了会儿那碗中的褐色酱菜,玉琉璃再次开口。

  瞧这眼带水雾,是冀望的神情…唉!是福不是祸,一切顺应天命喽。

  路世尘伸手推了推玉琉璃眼前的白粥,随即,也埋头径自用餐。

  罢…罢了!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看来,你还在生我的气,对不对?飞虹。气我背着你将一切事全盘说给你大哥知道。”程翠轻声说道。

  欧飞虹将手中的秘笈合上,抬头朝一块长大的闺中好友问道:“我不懂。为何你要将这事告诉我大哥,在我一再地提醒你保守秘密之后。”

  “我承认是我失信,但我又何尝愿意如此?在我偶然得知那刀疤老头,竟是正道人士人人得而诛之的大坏人后,又教我怎能不担心你会反被人利用呢?你是我的好朋友啊!”程翠娥眉紧蹙,失声道。

  闻言,欧飞虹深叹了口气,道:“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光靠传闻就能下定论的。”

  “可是这事是你大哥亲口所言,又怎会错得了呢?”程翠开口。

  “我大哥,向来刚愎自用。老是自诩为第一,任何不顺他意的人便是对头敌人,他的话又怎能深信呢?”

  “难道连你爹这正道领导人的看法也会有误吗?外传他和那刀疤老头对立,不是吗?”程翠是疑惑地道。

  对立?事实吗?在昔日欣姨的失控坦言中,不也告诉了她事情非眼前这般单纯,一切起因乃十八年前的爱恨纠而来,至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欣姨却不愿再谈,只是珠泪双垂,不再言语…

  “对立又如何?我与那人协议,纯粹是个人之事,与欧家,甚至整个正道毫无关联。”

  “可是…”

  “用不着可是了,我明白你所做一切全为我好,我并没怪你的意思。”

  “既然如此,为何不肯让我陪你一块去找他?就算是让我为失信于你所做的补偿,好吗?”

  “并不是我不想让你一起去,实在是人心险恶,江湖处处潜藏危机,我…”

  “就因为如此我才更要同行,多一人也好多个照应的,不是吗?”

  欧飞虹见她一脸坚持,不摇头叹道:“你这又何必呢?放着轻松快活的日子不过,偏要陪我跋山涉水。”此行自己全为图利而为,她又何必呢?

  “我们是从小到大的知好友,这不也是来让我陪你的最有力理由了吗?”

  “罢了!只要你别在事后埋怨友不慎就行了。”

  闻言,程翠一张脸容光焕发。

  “既然做好决定,那我先回家收拾点行李,咱们就二更在老地方见!”

  目送好友离去,欧飞虹也随后步出闺房,朝一手拉拔她长大的欣姨住所走去。可怜的欣姨,住在欧家就得有被遗忘的心理准备,不是吗?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一望无际的原林风光,鸟儿枝头轻唱,蝴蝶空梭飞舞,从这丛野花舞到另一丛野花。暖暖的阳光从头顶上洒下,使万物皆染上悠闲的姿态。

  晴空下的云朵像一团团巨大的白棉花,缓缓地从远处飘了过来;阵阵沁心凉风徐徐袭来,混合着淡淡花草与泥土的自然香气。

  这里虽称不上世外桃源,倒也清丽幽雅!就如同那小家碧玉般的少女,别具一番风情。尤其,不远处的小湖泊在阳光照下波光闪闪,鱼儿嬉戏跃出水面,水珠形成七彩!虹光更为此处增添了抹活泼的生气,阵阵涟漪在湖面上一圈圈地扩散开来。

  “西山前白鹭飞,

  桃花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

  斜风细雨不需归。”

  眼前美丽的湖光山,让玉琉璃一时兴起出一阙词。甜美,轻脆的嗓音宛如天籁,为此处奏出相得益彰的音律来。

  “不过可惜呀可惜,可惜我们没带钓鱼竿来,要不,定能更加感受出这词句的意境来。你说是不呢?好哥哥。”

  瞧她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路世尘也略略感染她愉悦的心情,嘴角轻扬,笑了笑。

  不可否认,同行这几天,一路上的确增添了以往未有过的欢笑气氛。且在一回生、二回、三回滚瓜烂之下,玉琉璃亦回归她扮小可怜前的爱玩本后,更不用担心路上会无聊。

  当然,除了她那三不五时借“不小心”踉跄地跌进他怀里;老拿市集人多怕走失而紧紧抱住他的手臂;自从那一夜他抱她至房内休息后,便老在他门外徘徊不去等把戏外,一切倒可算是完美;尤其她那喜怒哀乐向来形于的情绪表现。他从不知道一个人的表情能这般丰富,噘嘴、皱眉、浅笑、娇嗔、横眼、鼓腮…一颦一笑让他有前所未有的感觉。

  只不过…钓鱼?她?

  并非路世尘看不起她,只是以她那活泼外向,半刻也静不下来的性格,要她不出声地耐心等鱼上钩,似乎…或许让她直接跳下去捉鱼可能还大些。

  “好哥哥。”路世尘不语。

  “好哥哥?”仍然不动如山。

  “我…说…好…哥…哥…啊!”接二连三的叫唤都没反应,已使得玉琉璃忍不住伸出小手在他面前挥舞。

  路世尘回过神,无意识地朝那仍左右晃动的手眨了眨眼,自然出的茫然神态,使他表情顿时柔和许多,为原本俊俏的五官增添了抹婴儿般地纯真。

  “瞧你那诡异的神色,肯定在想些不可告人的事了。”玉琉璃踮起脚尖,凑上脸,煞有其事地盯着他。“至于是在想些什么?”顿了顿,如黑珍珠般的眼瞳随之一转。“这里只有你我和山水花草,照理你是不会费神去想那些束西,而至于你自己…可能也不大,这么啊…哦…喔,是我!肯定是我了!好哥哥,你是在想我对不对。”玉琉璃仿若无骨的靠向他,近距离之下,那两扇既长且浓的睫宛如魅惑人心的人之物。“对不对嘛?”娇柔的音调,足将圣人上犯罪之途。

  擂鼓般强烈的心跳。俯看眼前这位紧贴在他前的美丽尤物,如花瓣娇滴的樱,若待人品尝似地微微半启;这一刻,路世尘的自制瞬间瓦解,随着生理反应,俊朗的脸庞渐渐朝她贴近。

  就在两张脸即将相叠的同时,他倏然打住,不经意地对上她那双清澈星眸时,原本已飘了开去的理智又再度回归。

  眼眸中尽是纯洁天真的讯息。或许她的行为举止轨得离谱、礼教规范也少得厉害。但自己却不!所以他怎能任自己为享一时之乐,而坏了她名声呢?她是个好女孩啊!路世尘始终都这么认为。

  强下体内那股蠢蠢动的念,路世尘深了口气。

  对她当真不能松懈啊!

  伸手搁在她肩上,轻轻一推,将她那故意贴上的玲珑曲线给移开些许。

  对于他的举动,玉琉璃略显不悦地撇撇嘴。这一路上听到的赞美之言没千几个也有八百句了,以常理来说,她的美已是公认,而非她自我陶醉了,既然如此,为何眼前这个人仍没半点心动的模样呢?她都已经主动到这种程度了,为何他还…真真恨死他那双只会推开的手臂,得她连自信心都快被推光了。

  然而,话再说回来,要论起那打蛇随上的功夫,又有谁能胜得了这位玉家的琉璃姑娘呢?视而不见他那“别再过来”的表情,玉琉璃漾起一抹甜死人的笑容,死赖上前。

  “呐呐呐,不否认就是承认,你是在想…”

  玉琉璃的拿手看家绝活…自问、自答、自下定论。尚未说完,便被一句突来的坚定话语给打断。

  “我…没…有…”他斩钉截铁地说。

  声音虽低沉,却也字字清楚。

  他…他不是哑的!

  霎时,玉琉璃瞳孔已狂涨数倍,直发出不敢置信的眼波,微开的樱,更是只能随着那因震惊而连连后退的步伐叫道:“你你你…”若非她老爱自我幻想,路世尘倒也不打算开口…反正也习惯只听不言了。但现在看她瞠目结舌的模样,反倒觉得其实开口也不错,只不过…

  “小…心!”

  路世尘扬声叫道!原想制止她后退而伸出的手,却反成了两人一块跌进湖里的一大媒介,因为他万万也没想到,这丫头居然使劲一拉,将重心不稳的他给拉进水中。

  “救命…唉呀…小璃好怕。”玉琉璃一下水便死命搂住路世尘不放,两手勾在他脖子上,全身上下更是毫无空隙紧贴着他。

  “你…”瞧她的表情哪像是害伯啊!说是得意还差不多。

  “这…”两人紧贴的模样,亲昵的程度实非言语能形容,路世尘连忙下体内骤然高升的热度,才正准备出手拉开那双八爪手时,耳边却传来她的声音。

  “好哥哥,你绝不能丢下我哦,因为…因为小璃可是一点点水性也不懂的哦!”玉琉璃脸带三分无辜,七分计得逞的表情说着。

  小魔女、小魔女…

  在路世尘进退维谷的当儿,脑中所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三个字了。

  这…他究竟为自己招来什么样的麻烦啊!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好哥哥你真坏,明明会说话还装哑巴,且这么突然地…唉哟,真真吓坏小璃了。”

  着一道由衣裳所挂成的屏障,玉琉璃故作娇态,半抱怨地朝屏障另一头的人娇慎道,其实在心里不知有多高兴呢。

  闻言,路世尘动手稍稍搅动眼前那堆火苗直窜的柴火,一会儿,才慢条斯理的开口。

  “我从来就没承认过自己是哑的。”

  “可是你也没否认啊!”“对于一个不曾听过的问题,我自觉没有否认的必要。”

  “嗯!那倒也是啦!”虽不甘愿,倒也得承认。谁教自己糊涂,先入为主地认为不说话便等于不能说话,所以输了这局也只有摸摸鼻子,认了。她又道:“其实想想还真得感谢我那别出心裁的‘将法’,才能使好哥哥你在不自觉中开了尊口来。”

  对自己的行径没半点羞愧之意也就罢了,竟还出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不让人对她的话感到刺耳不已。

  “你真这么喜欢占人口头上的便宜?”

  “正所谓吃亏就是占便宜,相对占便宜也就等于在吃亏。人生短短不过数十年,吃点亏倒也无妨,好哥哥不用为小璃抱不平的。”

  当人能歪曲道理至此时,他还有什么话好说呢?他没辄的嗤道:“歪理。”

  “总比无理强啊!”火光映照下,屏障另一头的人,猛然站起动作她全落在眼里该不会是办得太过火,他又想丢下她一走了之了吧?似乎有那么点不祥的预感。玉琉璃随即站起,两手一抬,将那高至头顶的屏障给拉至下颚,探头。

  “好哥哥…”黝黑发亮的褐色皮肤,不带一丝赘的伟健膛,那充力与美的撼人体魄。眼前一丝不挂的男上半身真真让她看傻了眼,方出口的话也硬生生地随口水给咽了回去。

  好…漂亮,她从来不知道人的体也能这么漂亮、这么教人移不开眼。

  玉琉璃可不承认自己是个女,只不过是忘了给它转移目标罢了。不住屏息欣赏这宛如出自名家之手所雕而成的完美之作…如墨般漆黑浓密的头发,那双散发着王者傲气的微扬剑眉,深如沼泽般莫测高深的双瞳,笔直高微带鹰勾的鼻梁,不厚不薄、形状优美适中的瓣。

  原来…原来他长得这般“养眼”几乎已到能与她爹爹相媲美的程度,怎么以前都没发现呢?眼光继续打量着那充刚的健美体格。

  咦…疤?不,应该是胎记,一道绯红色、状似火焰烙印在左

  正常的女子在一不小心瞥见异体时,第一个反应不都该是害羞地扯着喉咙直叫?为何她那毫不掩饰的眼,目不转睛地看个没完没了?眼光还一副恨不得能看穿他身上仅着的子似的。

  虽说心里早知,此女非一般正常女子,但也不能离谱至此啊,再也看不下去的冷然喝道:“我是不是该问一句,看够了没?”

  玉琉璃的行为举止或许大胆了些,但并不表示她恬不知,听见他的叱喝后,不免有些不好意思地展出羞态,双颊更是染上了层红霞,嗫嚅道:“我…以为你又要丢下我了。”

  看她平时一副机灵过人的样子,怎么这会儿却…路世尘拿起肖带气的内衣套上…这被人评价的滋味一点也不好受,他可不想再继续,没好气的道:“我还不至于大胆到着身子到处跑。”

  “说得也是。我怎没想到呢?”玉琉璃不为自己那草木皆兵的心态自嘲笑道。

  看着路世尘再度在火堆旁坐下,耐不住寂寞的她便又开口。

  “好哥哥行走江湖可有目的呢?”

  “目的?”

  “是啊!每个人在做某件事时,总有某种想达成的目的,不是吗?为名、为利、为宝物,为钱财、为能足自身愿望的实现等等的,就像我,之所以会踏入江湖,也是因为有某种目的啊!难道好哥哥你没有吗?”说到这儿玉琉璃才猛然想起自己离庄原因为何,这阵子一心牵挂着身旁的他,以致差点连正事也忘了,她还得尽快想个法子,来整那不要命的长舌男呢!

  的确。现实的武林,每个人在着手做某件事时,总不忘最终想达成的目的,就如同那位不说分由便放火将他立身之所摧毁烧尽之人。

  究竟是谁呢?谁放了那把火?为的又是什么?敛眉思索,眼神也越渐遥远。

  “…其实好哥哥若没行走江湖的目的也无妨,因为好哥哥的事就是小璃的事,而小璃的事自然也就少不了好哥哥,我们是分不开、砍不断、扯不掉的好伙伴,两人一心,福祸与共的哟!”当即玉琉璃已将他纳入己方的一分子。

  “你向来都是这么对待男…陌生人的吗!”路世尘开口问出这个打从同行,便一直困扰着他的问题。不知怎地,这答案对他来说似乎很重要。

  “当然不!你怎会这么认为呢?人家可不是随随便便就会喜欢…”喜欢?喜欢他!玉琉璃被这突来的认知给吓了一跳,思量了会儿,嘴角便出抹甜甜的笑意来,原来这种老让人挥之不去的奇怪感觉就叫“喜欢”啊!这下她终于明白为何自己总是希望待在他身旁了。“对我来说你是最最特别的,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

  暖随着她的话而由脚底升起,温暖了全身,霎时,路世尘的语气也在不自觉间柔和了不少。

  “女孩子家不该随便说出这种话的。”

  “是因为世俗礼教吗?好哥哥也认为好姑娘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算哪天遇上心仪的男子!也得装出一副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吗!小璃可一点也不爱这调调。”

  “世俗规范又岂是你一句爱或不爱就能决定的。”路世尘轻叹口气,只当她是小女孩说话不经大脑。“可知今当你以一己心意任妄为的心态,明便可能有各式纷扰的谣言出,一旦以讹传讹下去,后果又岂是你这柔弱女子所能承受的?所谓‘人言可畏’并非只是吓人而已。”

  “好哥哥是怕小璃受到伤害。”他是关心她的,由他的话中不难听出。但这关心却让玉琉璃不住又爱又恨,又气又恼,因为这种关心可能会成为他们之间的一大障碍。她继续说道:“其实命运的奥妙,就是在于它让我们无法掌控明之事,正所谓‘一旦无常万事休。’既然无法做到面面俱到,那何不试着让自己自在愉快呢?至于揣测预料之事,等发生后再去怕也不迟啊!”这么思前不顾后的想法!她究竟是聪明还是蠢?路世尘盯着她足足有一刻之久。打从懂事以来,他还是头一遭有这么强烈的望想去保护某个人,所以,他无法让自己只凭着直觉行事,因为他深知一旦让感觉凌驾理智时,自己可能会做出伤害她的事来,而他最最不愿去做的,便是伤害她。

  “那种想法是不成的。”路世尘淡然道。

  “却也是事实。”玉琉璃马上反驳道。

  路世尘一副不予置评地耸了耸肩,深知再辩下去也是没完没了,便将话锋一转,道:“衣服也差不多干了,换上吧!”

  说完,不让玉琉璃有开口的机会,便拿着自己的衣裳朝外走去。

  见他渐渐消失的背影,玉琉璃也负气地一把拽下晾在树藤上的衣物。

  看来他不单是迂腐,还固执得可以。看来她的情路…唉!崎岖将可预见啊!但反过来想想,这不更具有挑战吗!当即灿烂一笑,准备见招拆招喽!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小媳妇儿   下一章 ( → )
赎身游戏追爱打勾勾别想叫我放手娇凄厝边觅玻璃新娘牵绊一生的爱无敌驯兽师躲你,心慌意小姐的同居人走运捡到穷神
免费小说《小媳妇儿》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言情小说。完结小说小媳妇儿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贞妍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6mxs.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流氓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