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媳妇儿 第六章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流氓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小媳妇儿  作者:贞妍 书号:15614 更新时间:2015/10/1 
( ← ) 上一章   第六章   下一章 ( → )
  窗外晨曦微!玉琉璃从沉睡中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他的怀里,不羞红了双颊。她温柔、专注地凝望着他,登时,昨晚所发生的一切又重回眼前。

  这并不是一场梦,身子传来的酸疼,说明了她已将自己最宝贵的身心,献给了她所挚爱的男子。

  看着他仍然沉睡的脸庞,腔柔情顿时涌口,突然间,她有些冲动想摇醒他,想大声告诉他,她好爱好爱他。

  见他眼皮微动,玉琉璃下意识急忙闭上双眼。

  “你醒着的,对不对?”路世尘手臂一紧,将她搂在怀中,汲取着她身上的人馨香。“还疼吗?”他在她耳畔轻声问道。

  温柔的语调教玉琉璃霍地睁开双眸,小脸蛋宛如透的红蕃茄。虽说从少女迈向女人的过程里,是有那么一点让人措手不及的痛感,但奇妙的是,她喜欢那种感觉,她需要那微疼来证明自己并非沉溺于幻梦中,微摇螓首,小手感觉着他颊上微刺的触感。

  “那就好。”

  路世尘轻抚着她娇美的脸庞,神情专注地凝视她半晌,才又开口道:“可愿意告诉我,为何让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

  这问题让玉琉璃垂下眼帘!轻咬下。迟了一会儿,抬起美目回视他,问道:“世尘哥哥会生小璃的气吗?气小璃嘴说着不认识的话,却又在三更半夜跑到人家的府邸去,甚至差点还…”

  “不,我没生气…嗯,或许刚开始有一点,但绝大部分,该说我脑自己更甚于气你。”

  出乎意料外的答案让玉琉璃讶然,双目圆瞠、眨也不眨的静待下文。

  “当我发现你身陷危机的那一刻起,我便不断自问,是不是我不值得信任,才导致你宁可孤身犯险,也不愿同我提上一提,我…差点就失去你了!”回想起她那时的情况,路世尘不紧握双拳,连指甲深陷掌中也不自觉。

  “不,不是!这不是你的错啊!”玉琉璃当即失声叫道。

  路世尘仿若无闻,继续说着。

  “我头一次这么庆幸自己打破‘不干预他人私事、不过问他人行为’的惯例。我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的改变,却又不得不…”这阵子以来,他的变化之大,已到自己都不敢正视的地步,就连昨以前,他仍能自信地认为自己定能将她当成伙伴来看待,可却也在昨晚,那一向平静无波的心掀起狂涛巨后,信心不复存。“你…叫我放不下啊!”“哦,世尘哥哥,世尘哥哥。”再也没有什么甜言语比这番话更令玉琉璃感动了,紧紧环抱着他的,道:“你可知我有多高兴听到你这么说?你可知我有多害怕到头发现‘喜欢’、‘爱上’只是单方面的一厢情愿!而现在,我不再担心,因为我知道世尘哥哥也跟小璃一样,有着同样的感觉。”

  “都到这时候了,你还怀疑我对你的感情?虽然,我路世尘不敢说自己有多清高,但坚持只与未来子有亲昵行为的意念,却始终不变。”

  语毕,路世尘轻抚着她因移动而暴在外的背。他手掌的糙触感引来玉琉璃一阵莫名的战栗,当然他的话也占了绝大因素,她激动地问口道:“你的意思是说…世尘哥哥,世尘哥哥…”

  接着,一阵虽非故意,却仍极具惑的磨蹭,又为彼此引爆了望的开端,猛然回神时!火已早在芙蓉帐内燃起波波炽人的热情…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玉琉璃!她就是玉琉璃?

  那个即将到口却又飞走的美人儿,就是将成为他欧青云子的女子?!

  早该猜想到的,不是吗?毕竟能拥有仙人般容姿的女子,除了遗传至“天下第一美人”外,还能有别种可能?

  瞧那秋水为神、梨云为骨、长云为发、白云为肤,眼波转间,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惑人娇态,皆皆令人为之心动。渐渐,脑海中所描绘出的影像,已清晰地幻化成一张让他魂牵梦萦,时时挂念的面孔来。

  虽然,心知她绝不会像以往那些他所拥有的女子一样对他卑躬曲膝。

  虽然,她的个性与自己所想要的温柔婉约、事事服从,相差十万八千里。

  但,他要她。一个外貌堪足以匹配得了“欧”二字的女子,这念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强烈,让他不顾一切也想拥有。

  然而,究竟是谁?竟敢公然到他欧府邸,来夺走原属于他的东西!想起那晚的挫败,欧青云便怒从中来,一个甩手,将一只价值不菲的前朝瓷器给砸成碎末,怒叱道:“都是一群酒囊饭袋,竟追踪不到一个女子的行踪!”随即以掌击桌。“砰!”地一声,巨响久久在厅中回不去。“说!你们都干什么吃的?”

  “公子请息怒。根据探子最新的回报,已发现与公子所形容相似的女子踪迹,她目前正与一名男子朝着东方赶路。”跪趴在地的黑衣男子战战兢兢地道。

  “男子?!”欧青云语气顿时覆上一层冰霜。虽早猜到她身旁定有同伴,但,男子!可恶!竟敢妄想染指他欧青云的女人!

  猛然起身!喝道:“马上将我的坐骑准备好,还有,吩咐下去,千万不可将人跟丢,我不希望在我赶到时听到事情有意外,知道吗?”

  只是要属于他欧青云的东西,谁也别妄想拿走!紧握双拳,目利光,而“他”…将是欧青云首要解决之务!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听说‘傲情山庄’又闹鬼了。”

  “怎么,你也听说了吗?昨晚打更老陈还亲耳听见由庄内传出的女人哭泣声,吓得老陈现在还躺在上直发抖呢!”

  “这也难怪,全庄上下四十九口的性命全在一夕间,被盗匪给杀了个光,就连老弱妇孺也不放过,手段之残忍更是令人发指。而最可怜的就是庄主一家人了,想他生平行善无数,最后却落得连个传承的子嗣也没有的下场。我还记得那天正是一年一度的元宵佳节,好好一个合家团圆,怎奈成了…唉!”

  “可是那帮盗贼不也在前伏法了吗?理应什么冤仇都报了,不是吗?”

  “要真伏法受诛就不会又闹起鬼来了啦!我听我那在衙门做事的侄子说啊!官场黑暗,有很多事不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所能想象的,我猜,说不定那些所谓的盗贼搞不好只是想安抚百姓,而抓来的替死鬼也说不定呢?”

  “可别在那胡说八道,小心被官爷们听到,捉你去掌嘴。”

  “要不你说说看,都已经过了一年多了,又怎会突然闹起鬼来呢?摆明是有冤要伸。”

  “哎呀!你就别在那穷吓唬人了,我听说县老爷已经下令,过几天要将‘傲情山庄’给拆了,到时这些传言大概也会跟着终止了吧!”

  玉琉璃有一口没一口的扒着饭,其实整个心思早被隔壁桌的话题给吸引了去。

  话说,近来世尘哥哥老是动不动便扳起一张不苟言笑的面孔,尤其是当她想“不轨”他一下时,更是马上严词告诫,长篇大论顿时出笼,什么“得清楚认知自己还是个尚未出阁的闺女”什么“上回的逾越是我的错”、什么“为防流言的产生得谨言慎行”什么什么…哦,当真轰得她头昏脑

  唉!说真的,有时她还真怀念那段他“故意”不言不语的时光呢!她多随心所啊!

  然而,这时…傲情山庄?闹鬼?呵呵!机会来了又怎能不善加利用、利用呢?!脑中构思起一柔弱小女子受惊过度,而“黏”在一心保护她的武士臂弯之中…哈!

  “敢问,这筷子的味道好不好?”上回是手指这回吃筷子,这小妮子的心思也真容易让人猜着。

  闻言,玉琉璃连忙将那搁在嘴边的筷子放回桌上,一脸神秘兮兮地将身子倾向前,问道:“世尘哥哥可有听见隔壁老伯的谈话呢?”

  想想,闹鬼这般好玩的事她又怎会错过!路世尘早料到她会提出这话题。

  “你又想干嘛?”

  “世尘哥哥别老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嘛?想想那打更老伯现在还躺在上,我们身为江湖儿女,又怎能不去清一切,以杜绝再有相同事件的发生。”

  她耳朵也真够尖的,连这小道消息也听得一清二楚。

  “你没听见他们说,过几天衙门就会派人去拆了吗?哪还需要我们费心?别忘了是谁一路上嫌赶路的速度太慢?”

  “那,那洛又非一时半刻便能到得了的,我们何不趁此空档去一探呢?况且诚如世尘哥哥所言,‘傲情山庄’过几天就要拆除了,这再不把握,那…多可惜啊!”总算说出真正心声了,不就是想去凑个热闹。

  “怎么你也相信那种鬼魂之说?”

  “对于不曾见过的事,我一向抱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既不全盘信之,也不完全否认,因此我才更想要去瞧上一瞧。世尘哥哥难道一点也不好奇吗?”见他不语,玉琉璃便眼期待的望着路世尘。“去嘛!去嘛!世尘哥哥我们一起去嘛!”

  “记得前些日子有人信誓旦旦的一再保证,绝不惹麻烦的。”路世尘提醒道。

  “就是小璃记得约定才征求世尘哥哥的同意。”

  “反言之,要没事先约定,你早就狂奔而去?”

  “当然不是。”人真是一点坏事也不能做。肯定留下案底一辈子让人调侃。玉琉璃不依地扁起嘴,道:“世尘哥哥何必特意挑人语病呢?”

  “这下你可明白,当人有心去渲染事情时,任何不具意义的言词都可能成为讹传的利器,所以凡事行为还是得先三思。”路世尘不忘借此来个机会教育。

  嗟,说来说去就是要她在彼此名分未定时多“自重”些。真麻烦。偏偏她那亲爱的木头哥哥坚持要“保持距离”去!不要、不要!人家要抱抱啦!

  “都不知道世尘哥哥原来这么会拐弯抹角的说教。”玉琉璃半嘲讽道。

  路世尘嘴角微扬,调侃道:“我也是现在才知道自己是在拐弯抹角的说教,多亏你还听得懂!”

  玉琉璃一张小嘴翘得半天高,直呼道:“不玩了、不玩了。”

  “也好,反正我一开始便觉得夜探废屋的点子也不好玩。”

  又拿人语病来消遣。玉琉璃急嗔道:“又故意消遣人家!世尘哥哥真讨厌。”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子夜,忽隐忽现的月光照在镇郊一幢杂草丛生的废墟上。夜风阵阵,吹得一块不稳的匾额发出嘎嘎的摇晃声,循声望去,只见罩上一层尘土的“傲情山庄”四字在凄凉的夜幕中孤独的摇动着,伴着动物的夜鸣,此处显得格外荒凉、森。

  “咿呀…”一声,玉琉璃尾随路世尘推开大门走进“傲情山庄”的脚步。

  凉风袭来,树枝发出沙沙的摆动声,为宁静的空间增添一抹诡异的气氛。

  “世尘哥哥对闹鬼一事怎么看待呢?”走在布尘土、枯叶的长廊上,玉琉璃开口问道。

  “人有时候太容易去联想,尤其是对这种曾发生过惨事的地方,更是充幻想。”看着这一路原是雕栏杆已成朽木摇摇坠,不让人感叹世事多变。

  “如同有两个人一起走在暗路上,其中一位在看到一条晾着的风飞扬,就以为见到鬼,于是乎大叫一声,这时,另一个人也会因这叫声而惊慌,随后产生的便是害怕,当人在又怕又惊慌的情况下自当无法冷静地做出判断,这么一来,鬼怪之说便很容易因此成立,你说是吗?”见路世尘赞同的点了点头,玉琉璃便又继续道:“所以说,那打更老伯可能是因为有着‘先入为主’的观念,又听到一些风吹草动,鸟兽鸣声,便认定为是遇上鬼了。”

  “的确是可以这么说,但是…”路世尘走到花园,见到一盏与此处不太相衬的灯笼时不停住脚步。

  “但是?!”玉琉璃也跟着下了步伐。“咦!是盏灯笼啊!”“嗯,倘若有人想装神鬼那可就得另当别论了。”路世尘靠着微弱的月光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灯笼。

  “装神鬼!世尘哥哥的意思是…”

  “你瞧这灯笼,不觉得太新了点?一个经过五百多个日子风吹雨淋的灯笼,怎会丝毫不见损坏?可见,这灯笼应是刚吊上去不久的,但为什么独独只吊上这只灯笼?”

  “或许是想让闹鬼的传言更加真…也不对啊!”不用他人反驳,玉琉璃便舍掉这想法,娥眉微蹙地思索道:“这灯笼是吊在花园内,也就是说除非走进这山庄,否则根本不可能发现到它,一幢外传闹鬼的房子又有谁会刻意进来呢?除了一些为了赶路而错过客店的人。那就算他们进去了,未必会去费神思量这些的,所以,这灯笼定不是为了吓人所置,那究竟…咦!上面还有个灯谜呢?”玉琉璃将结在灯笼下的纸张凑近眼前,开口念道:

  “普济寺车离离,

  空花园或坐栖,

  夫人有病头难起,

  一柱香卜祷神祗,

  暮已西沉,

  张生长别离,虽有约,误佳期,

  错看了官人乘马来矣。”

  “晋国天下莫强焉。”路世尘随后解谜道。

  “这灯谜看起来很平常啊!”玉琉璃想破头也想不出为何特地要费神吊上新灯笼,结上这灯谜的理由。

  见她漂亮的蛾眉即将撞在一块,路世尘便道:“或许这灯笼只是单纯的悼念罢了,你别太钻牛角尖了。”

  “可是中午那二位老伯不也说得很清楚,山庄上下四十余口全死,又有谁会来吊唁呢?难道还真有鬼不成?”

  “瞧你平时也不算太笨,怎么这会儿又糊涂了呢?那老伯不也说过,此庄主人生平乐善好施,可见朋友定也通五湖及四海。有人趁着山庄将被拆除前来此悼念,一点也不奇怪。”

  “话这么说是没错啦!”但这气氛…总之,就是让人有种怪怪的感觉啦。“可是,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似的。”原本只抱着好玩一探的她,却也不自觉认真了起来。

  “这就是女人的直觉?”路世尘半调侃道。

  不理这调侃,玉琉璃反问道:“世尘哥哥真觉得事情这般单纯吗?”

  见她语气是前所未有的认真,路世尘便也思索了会儿,道:“单不单纯对于一件已发生过的事来说,已不再重要。这灯笼是人装神鬼也好,是四十余条鬼魂死不瞑目也罢。人只要俯仰无愧于天地,又有何惧?”

  “也是,像世尘哥哥一向行得正,自然不怕任何妖魔近身。”

  “这是褒?是贬?”

  “知人、信人,怎么世尘哥哥老对我的话存疑呢?褒啦!褒啦!”

  “好个知人、信人。”种因得果,眼前的灯笼当真一句悼念便得以完全包括吗?路世尘不自问。扬声叹道:“逝者已矣,追怀也不过是多余。”

  “死亡,不等于未曾存在过啊!世尘哥哥这么说,不觉得无情了点吗!”玉琉璃颇不苟同地开口。

  瞧,纵然神威显赫,叱咤一方,也逃不过命运的大笔一挥,逝者已去,可知留下的又是怎样的一番局面?对着那盏随风摇摆的灯笼,路世尘自然也嗅出些许端倪,只不过,有太多事是外人所无法去触及,既是如此,何不将它看成单纯的事件?毕竟天理循环岂是一介世俗凡人所能扭转?

  “无情?!或许吧!”路世尘不予否认,更不想深入这话题直至不可自拔。

  正当玉琉璃想再次提出自己的见解时!一阵突兀且尖锐的女子尖叫声也已由东边传来。

  “啊!”“是女人的尖叫!”玉琉璃口道。与路世尘对望一眼,便朝声音源处奔去。

  这时,就在长廊的转弯处掠过一抹黑影,未能看清来者,两方已大打出手,而玉琉璃也只有一旁观战的份。

  月光移动,一抹亮光自屋檐的破处投进来,不偏不倚的投在正互扣双腕的两方身上,这时,玉琉璃突然喊道:“是自己人。世尘哥哥、云放天,快快住手啊!”熟悉的音调,吸引了两男目光,其中一人先开口道:“小璃?!你怎会在这儿?”

  “你们认识?”路世尘一惊。

  “是啊!大家都是自己人。”

  玉琉璃做梦也想不到在这遇上云放天。当然,云放天更是不敢置信,她不是应该乖乖待在洛的吗?怎会…

  玉琉璃首先开口。

  “现在可不是说明一切的好时机,咱们还得快去看看究竟是出了何事呢?”鬼屋、尖叫,好个令人兴奋的曲。

  经她这么一提,路世尘与云放天才猛然想起两人之所以会大打出手的原因,二话不说,马上朝出声的方向飞奔而去。

  漆黑中,只见一女子动也不动的躺在冰冷石地上,这景象教赶至的云放天见着,连忙上前审视。

  辨律的鼻息,表示仍有生命力。他扬眉喊道:“小璃,你快过来帮忙看看她是哪受了伤,为何会一直处于昏?”

  “去!你以为是在叫饭馆跑堂啊?!唤我就得马上摇尾顺从?”玉琉璃当即啐道。她可还记得那“请安”一事哦!

  “救人是积功德,佛家不也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就别再像个小孩似的呕气了好不好。”

  居然说她行为像小孩,哼!撇撇嘴道:“既然如此,这功德就让你独享,小女子自认无福消受。”

  “这…小璃。”

  正当云放天不知如何应对时,一旁的路世尘开口了。

  “既然你懂医术,那救人如救火,别再逞一时之气了。”

  “好吧!既然世尘哥哥都开口了,那就当她鸿福齐天,巧遇贵人喽!”

  她…真是他所认识的那个玉琉璃吗?!那位向来以难闻名的丫头?!云放天忍不住打量起这位与她同行,且一开口便能说动她的男子。

  早在手之际他便知晓此人身手远在自己之上,见他相貌堂堂、英不凡,一副人中龙凤的傲人气势,不令人为之慑服。

  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就在他趁着玉琉璃专心审视病人而仔细打量路世尘之际,一阵严厉叫喊也匆然而至。

  “好个装神鬼的登徒贼子,还不快快受死来…”

  语落,一道红影飞也似的夹带着凌厉招式招招向围观在受伤女子周围的一干人等,登时,你攻我挡,打者招招不留情,接招者因不愿反击而处处闪躲,顿时二男一女构成一幅极可笑的画面。

  半晌后…

  只见那红衣女郎突地一喊,是错愕地瞅着路世尘不放。

  “师兄!”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小媳妇儿   下一章 ( → )
赎身游戏追爱打勾勾别想叫我放手娇凄厝边觅玻璃新娘牵绊一生的爱无敌驯兽师躲你,心慌意小姐的同居人走运捡到穷神
免费小说《小媳妇儿》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言情小说。完结小说小媳妇儿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贞妍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6mxs.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流氓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