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开二柱 第39章 关于铁二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流氓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梅开二柱  作者:郦优昙 书号:15648 更新时间:2015/10/3 
( ← ) 上一章   第39章 关于铁二   下一章 ( → )
关于铁二

  铁大娘心里在想什么,梅子岂会不知道。但是她什么也没说,不过也不用招呼,铁大娘一家早已自动坐下来了。

  他们这一家真的跟蝗虫过境一般,当真是一点也不跟梅子客气,直接坐下,不需梅子招呼,自己便自动自发的去盛了饭开吃了。而且夹菜只捡吃,那青菜是看都不看一眼。铁三嫂在一边看得直摇头,汉子们也都出看热闹的眼神,反正柱子家的脸面是给丢光了。铁柱正闷头朝嘴里扒饭呢,突然觉得四周安静了许多,这抬头一看就看到了这么奇葩的一幕,顿时人就恼了,虽然没站起来破口大骂,但也相去不远了。他本来是身的戾气,整个人一拉下来,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铁二向来怕这个堂哥,他第一个停下了筷子,但还是舍不得不吃,小心翼翼地一边看铁柱的脸色一边朝嘴里扒饭,还捅了捅同样吃得疯狂的铁大娘。

  铁大娘正在吃头上,被人这么一打断,脸色登时就变了。抬头一瞅,发现是自己最疼爱的小儿子,腔的恼怒和指责就跟被水浇熄的火一样——半点也撒不出来了。

  铁二示意她看看铁柱,铁大娘瞅过去,手上筷子到底舍不得放下。要知道他们家已经好几个月没怎么见荤腥了,平里老母下的蛋她都是收好准备拿到镇上去卖的,今儿个在别人家吃了荤,这要是不吃好不吃,她怎么能答应?前儿跟铁柱闹了那一番,回去后她就知道自己做错了,与其跟人撕破脸,还不如好声好气地说,这样的话,说不定还能得点儿好处呢。

  现在一看铁柱不高兴了,连忙面上带笑道:“柱子啊,这饭菜着实是做的不错,不过梅子一人做,是不是累了点儿啊?要不明儿大娘来帮忙一起做,你看成不成?还有铁大跟铁二,让他们都跟着来做事好了,反正终在家闲着也是闲着。”

  要说铁大娘,她也是真的不笨,她能看出来梅子对于铁柱有多么重要。可要夸她聪明吧,那好像也不是。她要是真聪明,怎么就不懂铁柱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儿?

  不过这次她的话算是说到铁柱心坎儿里去了。铁柱端着饭碗想了一想,自家媳妇儿的确是累的很,虽然有三嫂帮衬着,但毕竟不是自家人,又是不给钱的,怎么也不好意思让人多干活儿。要是大娘能来帮忙,那倒也不错。

  心里虽然这么想,可铁柱还是得问问自家媳妇儿的意见。抬头一看,梅子正凝视着自己呢。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很漂亮,就连不会察言观的铁柱也看得出来,媳妇儿儿不想大娘前来帮忙。“不用了,俺家活儿有三哥三嫂帮,吃完你就带着他们回家去吧。”

  闻言,梅子不由得讶然挑眉——他们家柱子好像也没有笨到哪里去呀,居然看得懂她心里想的什么?

  铁大娘听了这话,那表情瞬间就变了。她好心好意来帮忙——虽然只是名为帮忙,他不乐意也就算了,还拿外人来搪她?“柱子,话咋能这么说呢?俺们可是一家人,你找那些外人都不找俺家人帮忙,这不是见外吗?你大伯要是晓得了,还不伤心死?”

  真是好口才,梅子真是想鼓掌表示自己的五体投地。

  铁柱不是梅子,他才没这闲工夫跟她废话,直接把碗一搁,吆喝吃好了的汉子干活去了。被无视的铁大娘站在原地,见村里村外那么多人瞧自己笑话,顿时恼羞成怒:“铁柱!你个喂不的白眼儿狼,你小时死了爹娘,是谁把你带大又送你去镇上学手艺的?现在能耐了,连亲戚都不认了,也不知是跟什么狐狸学的这些手段!”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的确是很解气,可铁柱要是恼起来那可是谁都不认的啊。果然,铁柱正在房上排瓦呢,被铁大娘指着鼻子这一通骂,顿时噌的一下从屋顶跳了下来,气势汹汹地大步走到她面前,横眉竖目:“有种你再说一次!”

  她哪里还敢再说一次,瞟了梅子一眼,寻思着梅子好说话,也不记仇,用眼神跟她求求饶,让她帮自己解这个困境,反正后自己大可不认。可没想到梅子只是看了自己一眼,根本就没有帮忙解围的意思。铁大娘这下着慌了, 可这人前人后的,当着那么多人面自己要是退缩了,以后还怎么做人哪?村里人得怎么笑话自己,以后还抬得起头来吗?“说、说就说!俺又没说错,自从你娶了这媳妇儿来家,咱家啥时候太平过?先是撺掇你出去跟人闯,这赚了银子回家,也不跟俺还有你大爷说一声,都给你媳妇儿了。俺带着铁大铁二来帮你家盖房子,你不要就算了,还赶俺们走,这还有天理吗?!”

  这一番话颠倒黑白把自己完全置于无辜的地位,梅子真算是大开眼界了。在这之前,她也曾见过不少巧言令又信口雌黄的人,不过像铁大娘这样的,她还是第一次见。越是小人物,就越是让她吃惊啊。

  梅子就特别不明白,为啥铁大娘就老爱找她麻烦呢,是她看起来特别好欺负吗?明明知道自己是柱子的逆鳞,还总是上来一把,她是怎么想的?

  铁柱的脸更黑了,他这人一恼起来就啥都不顾了,管围观的人多还是少,他不了就一定会给你骂出来。“你还有脸说把俺养大,俺在你家吃你家几顿饭,哪天柴不是俺砍的,水不是俺挑的,地里的活儿不是俺干的?就这样你还嫌俺干活不多,把俺带到镇上扔了,叫俺去学手艺,不给银子不给衣服,要不是师傅收留俺,俺早不知死多少次了!”他咆哮的声音特别大,简直能够穿透云霄。在场的村民有不少已经捂住了耳朵“俺跟人出去闯那是俺的事儿,跟俺媳妇儿没关系,赚了多少钱也跟你们家没关系,你这么关心又是想干啥?!”

  这话已经算是说得很直白的了,聪明人一听就懂。怪不得以前从来不上门的铁家女人现在到铁柱家到的那么殷勤,搞了半天是因为人家有钱了想来揩油水啊!

  被铁柱这么一冲,铁大娘的脸色甭提有多难看了,半晌,她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娘都走了,他们还留下来干啥,难道真的要帮铁柱家干活儿吗?铁大又不是傻子,他抓起自己媳妇的手,跟后头有狗在追一般匆匆跟了上去,独留铁二一人站在原地。

  他很局促,双手不住地去,抬头看梅子一眼又立刻低下,也不敢瞧铁柱,脚尖在地上划了几道痕迹,声音跟蚊子一样:“堂哥,堂嫂,俺娘她不是故意的…你们别怪她。”

  铁柱对这个小堂弟还是比较有耐心的,虽然他不见得是个什么好人,但是跟铁大娘比起来,那可真算是天上地下,所以他也不愿与其恶。再说了,再过个把月铁二就要去参加乡试了,要是考过的话,那可就是举人了,后万一有了出息,自家的日子可就难过了。“没事儿,你回家读书去吧。俺不会放在心上的。”要是真跟大娘生气,那他早气也气死了。

  梅子可不知道自家的傻汉子也有这样的心眼儿,对他的大度颇为惊讶,不过人前嘛,她是要给自家汉子留脸子的,真有啥不懂的地方,那也得晚上再说。

  这个小曲就这么过去了,铁大娘白吃了这一顿后就再也没来过,估计也是一时难拉下脸来。铁柱跟梅子对此乐见其成,她不来他们家捣乱最好,省得每次都得大家都不愉快。

  盖房子大概用了十天的时间,新房子很宽敞也很漂亮,不像以前那样晒不到太阳,铁柱特意把窗子跟门的位置都换了,每天太阳一升起,屋里立刻就能洒阳光。梅子很喜欢,这样好像整个家都沐浴在阳光下。除了必须的屋子外,铁柱还特意修了一间房子养家畜,这不,房子刚盖好呢,他又从外面买了头老母猪回来,不过这些脏活儿累活儿他都抢着干,梅子要是动手了,他还不乐意呢。

  方正给的那么多银两,他们盖房子加工钱还有饭菜钱以及买家畜的钱,加在一起,也才花了一百两不到。梅子虽然没有说,但心里仍暗自心惊。以前她觉得自己已经算是节俭了,可和这样普普通通的民家生活比起来,那可真是差之千里啊。

  夏天很快就过去了,就在梅子的生活看似逐渐回复正轨之后,快到八月份的时候,铁二去参加乡试了。铁大伯一家为此又是高兴又是担心,高兴的是自家也终于有人能踏上仕途,担心的是铁二能不能考过。村里就这么一个参加乡试的,所有人都被带的异常紧张,唯一还能淡定的也就属梅子了。就连铁柱有时候都会在屋里转来转去,又是手啊又是念念有词的,好像去参加乡试的人是他一样。

  梅子看不惯他这么紧张,一把将他给拉下来坐着,铁柱就转而看她,看了好一会儿,却见梅子不理会自己,便问道:“媳妇儿,你为啥不紧张啊?”

  梅子把针朝自己头发上磨一磨,对着太阳光穿针引线,然后笑睨了铁柱一眼,被他脸上如临大敌的表情得更想笑了:“我为什么要紧张啊。”虽然家里有钱,铁柱打铁养猪都赚了不少,但是闲暇时候梅子还是会接些女红来做。她的手艺好,就是只绣一块手帕,在镇子里的成衣店也都叫到了五百文一方。若是给人绣个被面嫁衣啥的,那少说也得几十两银子。村里穷人多,镇上小有资产的却不少,他们家的小姐夫人都喜欢梅子的绣功,哪怕花再多银子也愿意买。钱虽然容易挣了,可梅子一点也不觉得高兴。可是为什么不高兴呢?你问她她也说不上来,就觉得心底沉甸甸的,仿佛被什么给着似的。

  她抬头看他那模样真是俊俏极了,铁柱一下看傻了眼,口水滋溜一下了出来,幸好他反应快又给了回去,可眼里就啥都容不下了,好像看天看地啥都没了,就剩下他媳妇儿。

  她长得真好看,他就没见过比她还好看的人了。铁柱嘿嘿傻笑起来,觉得自己能娶到梅子,那真是烧了八辈子的高香才得来的好运气。自从梅子嫁过来之后,自己有好饭吃,有好衣服穿,还有银子花,现在又盖了新房子,啥都不愁。她简直就是老天爷赐给自己的福星啊。

  见铁柱只顾着傻笑不说话了,梅子百忙之中瞄了他一眼:“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我要紧张。”

  “啊…啊?哦!”傻大个挠挠脑袋,给了一个让梅子很无力的理由:“因为村里人都很紧张啊。”

  村里人紧张关她什么事儿呀?“他们紧张他们的,我过我的,有冲突吗?”

  …好像没有。铁柱顿时语“可、可那是铁二啊,咱村里好几年了就出了这么一个秀才,他要是考上了,那可就是举人了,能进京参加殿试的!”

  梅子只是轻笑,纤细的手指舞动,绣花犹如行云水,动作优雅,煞是好看:“你不用担心,铁二能过得了。”只是考个举人而已,算不得什么。而且,那铁二着实算是个读书的料子,考中举人不算难事。

  “媳妇儿,你咋这么确定啊?”铁柱觉得很奇怪。

  “猜的,你不想他中举吗?”

  “想是想,俺就觉得吧,铁二要是中举了,大娘指不定又要出啥么蛾子来了。可要是不中吧,俺心里更难受。”

  看铁柱一脸的纠结是很有趣的事情,所以梅子不打算跟他说中了举人算不得什么,朝廷每年都会有无数个举人,但是能在殿试拿到前三甲的,也就那么三个人。铁二阅历不丰,只懂读死书,乡试那样的题目刚刚好,赴京赶考可能也拿得到好名次,可若是想拔得头筹,那是不可能的事。为官者要能举一反三针砭时弊,这些铁二根本做不到。相反,京城的繁华奢靡甚至会扰他的心和品——他人品虽还凑合,但不坚定不勇敢不果断,根本不足以应付。

  而落榜的举人回到家,也充其量只能做个私塾先生或是在县衙里谋个差事,连做县令的资格都没有。没有权,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大事发生了。“他中不中,那得看他的学问如何,你就是把地踩出个来,铁二该中得中,不该中,你也没办法。”

  铁柱想了想,媳妇儿说的话还真都对,他是个神经的,立马就不想那么多了,人高马大的一个汉子蹲在那儿也不嫌累得慌,明明小板凳就在他伸手可及的地方,可他就是不拉过来坐着。大手攥在一起,就那样傻乎乎地盯着梅子瞧。

  半个月后发榜,梅子一语成谶,铁二果然中了举人。那天乡里来报信儿的老头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袍子,铁大娘正搁村口大柳树下面跟人拉呱呢,一听儿子中了举,下巴立刻昂高了好几尺,立马看人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了,瞧那之前还聊得很好的妯娌婶嫂,越看越觉得俗气。

  不过她也不算太笨,知道虽然自家二蛋中了举,但家里是没个能当事儿的人,她看梅子不顺眼是真的,却也知道只有她能撑场面。这刚到家,立马差遣铁大去柱子家叫人。她知道自己是个村妇,那来报信儿的虽然是镇上的,但好歹人是在县衙里做事的,得罪不得,梅子来帮忙的话,也能给自家装个脸。

  梅子是不想淌这趟浑水的,可铁大伯跟铁大一起来叫,铁大娘虽对柱子不好,大伯却可以说是恩重如山,她又如何能不去。想了想,她在荷包里了些铜板,刚要出门呢,铁铺里的柱子抹着汗问:“媳妇儿你去哪儿啊?”

  铁大伯捋着胡子笑呵呵地回话:“柱子啊,别打铁了,走,到俺家去,你堂弟啊,他中举啦!这不,俺特地来找你媳妇儿到俺家看看去,咱村上没个读过书的,这都靠你媳妇儿了啊。”

  铁柱扔下手里的家伙,匆匆批了件袍子:“俺也去。”

  一行人浩浩地到了铁大伯家,报信儿的正坐在堂屋喝茶呢。这茶还是梅子炒出来送给铁大伯的,虽然比不得宫廷好茶,但绝对也是一的。

  见梅子柱子来了,铁大娘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哎呦,梅子来啦,快快快,大娘给你介绍介绍,这是县衙里的差役,专门到咱家来通知咱二蛋中举的事情,喔呵呵呵呵呵——”说着捉着梅子的手就朝屋里走,看样子是要请教她什么事情。

  到了里屋后,一开始话还说的不错,可一听梅子说要给报信人喜钱,铁大娘唰的就把脸给拉了下来,嘴里嘟嘟囔囔的:“这咋还要给他钱呢?没听说过!”

  “给不给是大娘的事情,毕竟以后堂弟若是能谋得一官半职,这可都是落人口舌的把柄。”

  听了梅子这话,铁大娘脸色变了又变,嘴里嘟哝着,这才不情不愿地到枕底摸了个破旧的小布包出来,扒拉了老半天,才终于拿出几枚铜板给梅子:“喏,就这么多,够吗?”

  这怎么能够,这几枚铜板,连斤猪都买不起。可梅子没说什么,只是掏出早已准备好的荷包,把这几枚铜钱也了进去。铁大娘一看她有准备,立马笑开了花,嘴上说着那怎么好意思俺给俺给,手上早把小包裹藏了回去。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梅开二柱   下一章 ( → )
哑妻寂寞堇花开重生为娼穿越之桃花多魔都媚媚的性福人人间四月穿越成低档妓师傅的傻丫头清云
免费小说《梅开二柱》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两性小说。完结小说梅开二柱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郦优昙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6mxs.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两性小说,请关注流氓小说网的“完结两性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