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为娼 第41章-第45章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流氓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重生为娼  作者:郦优昙 书号:15645 更新时间:2015-10-3 
第41章-第45章
  四十一、与魔鬼的

  他──明明是想要逃开的,可是身体,居然一点儿都不听使唤!眼前的绝美容颜是那般勾魂摄魄,美得令天地动容,几乎、几乎能教人忘记一切,水波潋滟的眸子里含着笑意,仿佛能笑入人心底似的魅。

  少年纤瘦而又年轻的身体终于赤地暴在娼的眼前,骨均匀,肌理细腻,确是天生的尤物,本应男女通吃,妖媚世。

  倾身过去,被下了药又遍是伤痕的身子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她倒。两人额贴着额,彼此之间呼吸,气氛无比亲昵暧昧,空气里似乎充了粉的泡泡,梦幻的不可思议。

  “既然到了‘黑猫’,就别再存着离开的心思了。要知道,这里的人,从生到死,永远都不能离开,不管是谁。”鲜缓缓滑过少年美丽的面孔,由额头到下巴,一寸一寸,细碎而又绵密的吻就这么铺天盖地的洒下来。

  姜子幽努力维持着一丝清明──即使神智几乎已经被她媚惑殆尽“…我要走…我要找她…”

  “找谁?”娼漫不经心地问,依旧全神贯注地亲吻着他。“成了这儿的人,过往的一切你就要全部割舍掉了,你还有谁可找?”天真而又愚蠢的孩子。

  无力的手费尽力气,终于攀上她纤细的肩,漂亮的眼睛里已经蓄泪水,晶莹剔透的,像是干净透亮的钻石般耀眼。“…求你…”没有原因的,他就是愿意求她,而在这之前,那个女调教师就算再怎么对他他也不曾如此示弱过。

  “求我?”娼玩味地笑了“你可要知道,求我的代价。”

  代价…?

  看着他略显迷茫却干净依旧的眸子,娼在他上轻烙一吻“很简单,我要你做什么,你再也不能反抗。‘黑猫’将是你永远的专属,不管生老病死,你的身体,你的灵魂,永远都是我的东西。”

  她说“东西”而非归属…

  他不过是一样“东西”…

  混沌的大脑里莫名地闪现过悲哀的情绪,却转瞬即过。

  “…好。”

  他呢喃着答应,眼睛里只看得见面前清绝美的容颜,以及那一直深埋在清澈眼底的诡谲笑意。

  他把灵魂卖给魔鬼,换取的,却是极其微不足道的东西。

  娼优雅地拥着他起身,红抵住他的,魅惑低语:“我的好孩子,今答应我的事情,你可莫要忘记了…”愚不可及呵,灵魂,就只值一个早已背叛他的女人的价值么?今儿个他无怨无悔,可后──可就难说了呀。

  莫要忘记了…

  她的话在脑海里回,一遍又一遍地提醒着他,为了再见一次心里的那个人,他究竟是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他早晚会后悔,早晚会明白这世间的情爱是多么不堪一击,早晚会知道今所付出的,不仅是身体与灵魂,还有他再也不相信爱情的心…被魔鬼盯上的猎物,就算再怎么逃,最终也终究会是囊中物。以灵魂铺成的康庄大道,只有鲜血才能使它平静。

  四十二、从身体到心里,一点一点的摧毁殆尽

  走出房门,却见到一抹修长的身影斜倚在墙角,青丝如瀑,薄微勾,似笑非笑。

  娼大大方方地走上前去,赖进男人宽广的怀抱:“今儿个是吹了什么风,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也会在大白天的出现?”他不是憎恶太阳憎恶的要命?

  反手搂住她纤细的肢,面上仍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再不来看看,真怕我的宝贝就这么忘了我了。”

  美目一闪,已知他的来意,但是他既然爱跟她兜圈子,那她也得礼尚往来把关子卖回去才成呀!

  纤美的玉指柔软地爬过他结实的膛,揽住他的颈子,红吐气如兰地依附到他边:“就是忘记自己也忘不掉你呀,这你还不知道吗?”

  在她小嘴上轻啾一口,的眼睛里闪着莫名的笑意:“这张小嘴真是越来越甜了…但是,并不代表别的男人也可以享用。”

  呀,秋后算账了?

  娼偏偏头,没心没肺地笑:“的理智一天比一天渐少,啧,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哟!更何况…”将小脸埋进他颈窝“当初咱们是怎么约定好的?随我去做什么,你们都不能手,难道这么快就把这承诺给忘了?那可不行呀,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一字不落哩。”

  哎,这样的话究竟是要她说几遍才行?他们听不腻,她都说得腻了。

  颀长英的身子有着刹那间的僵硬,但是转瞬即逝,几乎没有痕迹,可惜仍是被娼敏锐地捕捉到了。

  只见她瞬间神色一变,原本的慵懒没心肝陡地转换成人的妖娆妩媚,宛若百花齐放,万紫千红的美柔情:“只要娼不离开,不就行了么?”

  深邃难懂的黑眸淡淡地凝视着她,却只有彼此知道他内心澎湃的情几乎已要将他淹没,爱来的如此迅猛急速,让他措手不及,却怎么也抓不到心里想要占着的人,是呀,只要她不离开…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将她彻底占有,从心到身,没想到的却是赔进了自己也未能如愿。从此只能看着她笑傲人世,冷眼纵横,处处风

  最初的目的已经被遗忘得一干二净,当初他漠然将她丢进豺狼群中,任她遭受世上最最残忍的折磨,毁掉她所在意的一切,爱情,亲情,友情…从身体到灵魂,一点一滴地将她毁掉,连一丝丝残渣都不曾留下,只为了想要摧毁她的心志,只为了好玩。

  现在却也是自己尝到了苦果。

  她被摧毁的太彻底,也太成功,居然开始反着摧毁他们。

  “放心。”娼温柔地低语,长长的羽睫扇动着,宛如两把浓密的小扇子:“我只是想要找些事儿来做罢了,那孩子有趣的很。”

  修长优雅的大手抚上她的粉颊,黑眸里闪着淡淡的光芒:“只要你守好你自己的心,记清楚谁才是你的主人。”身体的出轨──他会令自己勉强接受。

  她捣住小嘴娇笑,媚眼如丝地看他:“那是自然。”

  “你的狩猎开始了,但是猎物是谁,不准忘记,其他不相干的东西,不要让它扰你的心思。”凝视着她的眼睛,的声音低沈沙哑。

  美目给他看回去:“是忘了,我从不纡尊降贵地狩猎么?”顶多,只是逗一下逃不掉的玩具罢了,狩猎者,只是叫着好听而已,真正的强者哪里需要狩猎,征服的过程对他们而言不过尔尔,她的“狩猎”最终都会走向毁灭。

  不论是谁。

  四十三、夜半来客(上)

  入夜,月明星稀,繁星寥寥,清风吹拂过犹如情人温柔的手,小瓢虫趴在九重葛的枝叶上休憩,茂密繁盛的树丫上有知了不时地叫几声,一切都显得安谧祥和。

  一抹白色飘逸的身影,缓缓地降落在宽阔的庭院中,赤的玉足踩在地面上,竟是安雅无声,青丝飘浮在身后,为她本就绝世的美更加增添一抹清灵脱俗。

  双手握在身前,额间陡然浮现的一点朱砂犹如鲜血般美,令她看起来既像是下凡的九天玄女,又似是妖媚绝的勾魂狐狸。

  如若无人的穿越守备森严的保全系统,她如入无人之境般的踏进灯光明亮的大厅。雕工精致的水晶灯在头上旋转出耀眼的光辉,偌大的客厅竟是一个人都没有。

  粉瓣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娼缓缓地踏上楼梯,赤的金莲在灯光的映衬下宛如是白玉雕成,精致小巧,能让人失了魂儿。

  这里…还是一如既往的豪华奢侈呀!

  房子还是那座房子,只是摆设什么的都换了,原本略显古的家具都被意大利进口的替换,甚至连同是白色的天花板也是换了一批,真真是换了个彻头彻尾。

  不过──住在这里的人,恐怕很快也就要换了呀!

  有细微的娇声传入她的耳际,小脚一转,轻车路地向着二楼的主卧房步去,步伐轻盈,好像她是主人千辛万苦请来的娇贵客人,完全看不到一丝私闯民宅的心虚。

  黑色的房门虚掩着,有靡的爱气息从里面隐隐约约的透出来。

  放眼望去,两具堪称完美的身体亲密的在一起,男刚,女的柔美,一古铜,一雪白,绵的姿态委婉而又亲昵,两个人之间充了爱柔情。

  清澈的水眸里依旧是波澜不惊,这样的爱她早已见怪不怪,只不过──纤细的指抚上自己的瓣,片刻后微微倾首,掩住眉眼间一闪而过的狠毒乖戾。

  男人结实完美的身体已经覆到了女人上方,瘦的窄正无比狂野的做着最后的冲刺,悦耳人的娇声顿时漾了整间屋子。

  “…翩翩…”男人低哑的声音宛如大提琴般优雅,听不出情绪,却蕴含了只有他们彼此才知道的深情绵爱。

  “嗯…斐然、斐然…爱我,斐然…嗯──”女人情难自已地缩起两条如玉美腿,令体内的男更加深入,已经有眼泪从她眼角滑落──她实在是无法承受这样的狂野爱。

  雪白的玉手搂在男人的颈上,美目微合,红吐出令人心难耐的呻,酥粉白,美丽的丰盈颤颤动,等待着男人的爱抚。

  而男人也没有辜负她的美意,削薄感的轻轻含住一朵蓓蕾,轻咬,百般怜爱。大手也没闲着,身下冲刺的同时也抚遍了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静静地看着里面绵悱恻的男女,娼似笑非笑地扬起粉,额间的朱砂变得更加鲜红如血,妖惑人。

  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男人突然猛地回过头看向门外,而身下的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

  “…斐然、斐然──”女人心难耐地抬起长腿勾住男人瘦的“给我、斐然…嗯、斐然、斐然──”一遍又一遍的叫着他的名字,只有这样,她才敢相信这个完美的男人,真的是属于她的!

  什么都没有看到,似乎一切都很正常,聂斐然收回锐利的视线,清明的鹰眸好像并没有在这场爱中过多的沈,他本就不是重的人,理智对他而言永远多过情感,唯一在意的,恐怕也就只有自己的儿。

  只是──那一瞬间的冰冷感觉,──真的没有人在门外吗?!

  四十四、夜半来客(中)

  早在他转眼看过来的一刹那,娼已旋身离去。

  赤的小脚轻轻地踩在上好的手工地毯上,巧无声,她不置可否地走着,水漾清亮的眸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一只小手不知从哪儿伸了过来,拉住她的裙摆:“…姐姐?!”

  左右看了看,却没看到人,视线往下移,这才见到一个穿着可爱史努比睡衣的小不点正仰着头望着她,而自己的裙摆正被他抓在手中。

  看着那小不点儿,娼抿抿水,扬起浅笑:“你怎么还没睡呀?”呃,她是不是该反省一下,居然连个小孩子都没注意到额。

  “姐姐你是来找我的么?!”小东西不答反问,水亮水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怀期待。

  她轻轻笑出声,顺着他扯她的方向跟着走,边走边道:“哎,真抱歉,不是哟。怎么,腾优很想我吗?”小家伙,都没长齐就想学人泡妞?真是人小鬼大,第一次见面时还拽的不得了哩,看到她的脸后瞬间就变得这么狗腿。

  扯着雪白裙摆的小手改为拉住她的柔荑,小朋友一边拉着她走一边噘起小嘴抱怨:“你怎么都不来找我玩?”害他还期待了好久的说,可惜爹地说找不到姐姐…“我这不就来了?”娼笑眯眯地回答。

  小脸一扬,大眼立刻充指控:“你刚刚还说不是来找我的!”

  呀,这小鬼。

  娼好笑地看他:“那是我骗你的,其实我就是为了找你来的。”机灵的小东西,真是好玩儿。

  “真的吗?”波光潋滟的可爱圆眸立刻闪现一片粉泡泡,聂腾优是欣喜“那姐姐今晚走不走,腾优的很大,可以分给你一半。”妈咪都被爹地占着,很久都没有哄他睡觉了。而且他也长大了,再让妈咪陪着也很羞羞脸,但是姐姐的话就不一样啊!

  娼挑挑浓密的黛眉“你就不怕姐姐晚上变成怪兽把你给吃掉?”

  小嘴抿了抿“我才不相信那些,爹地说世界上没有怪兽。”

  空出来的手摸了摸下巴,娼作沈思状“嗯…真的吗?”

  “那当然,爹地说的话当然是对的,姐姐你怕吗?”小朋友握紧她的手,腔豪情地安慰她“放心吧,腾优会保护你的,怪兽看到我都会被吓跑的!姐姐不怕。”说着,他还伸出另一只小手覆到她的手背,安抚似的摩挲。

  娼意味深长地凝视着这个小不点儿:“你很崇拜你爹地么?”

  小朋友偏偏头,而后大力点头:“嗯!”爹地是世界上最最厉害的人了。

  轻轻摸着那可爱的小脑袋,娼微笑着看他,但笑不语。

  圆圆的眼睛着地盯着她绝的脸“姐姐,你不要再老下去了,等我长大娶你好不好?”他真的好想、好想要这样一个漂亮的洋娃娃哦。

  娼已经被他拉进了卧室,蓝白相间的房间里是玩具和书籍,他拉着她在柔软的上坐下,小身子自动自发地爬进她香香软软的怀抱,扯着她的手撒娇“好不好姐姐,好不好嘛——”

  刮刮他可爱的小鼻尖,娼轻笑,眼底却是一片荒凉,不回答。自始至终,她都不曾对这个孩子动过一丝真感情,他虽小,却是一枚极好用的棋子,所以,她才耐着子陪着他闹,为的不过是达到自己的目的。

  你能要求娼,做什么呢?

  四十五、夜半来客(下)

  “咱们做个约定,好不好?”带着浅浅的人笑意,娼开始不厚道的拐小孩子。

  小嘴噘得高高的“什么约定?”

  “嗯…”娼作沈思状“如果你能在十天内见到我,我就答应等你长大好不好?”

  十天…

  大眼精明地转了转,聂腾优开始讨价还价“那姐姐得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电话是多少──”

  娼啼笑皆非地打断他的滔滔不绝“那你要不要我直接认输,留下来直到十天后?”

  小朋友表现出一副吃了亏的样子“好吧,这样也行。”

  伸出修长的指,扣了他一个爆栗,力道很轻,完全不会打疼他“你这鬼灵,倒是会省事儿。”

  “那姐姐答不答应?”继续期待,眼星星地盼着她就这么松口。

  屈指再送上一记爆栗,娼笑地回答:“当、然、不、可、能!”

  嘟起红的小嘴儿,小朋友很是不地看着她“那我要到哪里找你嘛。”

  娼轻笑,在他胖嘟嘟的小脸上啃了一口“只要你想,就能找得到的。”

  得到了一个吻的小家伙终于觉得平衡了一点,但随即又想起一件事“对了姐姐,你怎么找得到我家啊?”

  做了个“嘘”的动作,娼故作神秘“这是秘密,不告诉你,但是你看,姐姐都能找到你家,那你应该也能找到姐姐的家吧?”

  好像──是这个道理。

  小朋友纠结的撑着脑袋想起来,然后志向远大的重重点头:“姐姐你放心吧,腾优一定会在十天内找到你的!”

  娼充赞许地点点头“嗯,不错。”

  得到她的称赞,小朋友得意地笑眯了眼睛。

  娼看向窗外,厚厚的窗幔那里透出淡青色的光圈“天都快亮了哩,小朋友,姐姐要走咯。”啊,她最不喜欢白天了,一切肮脏都无所遁形,太赤太清明了,真是不好。

  早晚有一天她要世界上只剩下黑暗。

  “可是──”原本还想要说些什么的小东西,在看到那双美丽如水的眸子后,开始慢慢地变得离起来,半晌没有动静。

  “乖,回到你的上去,乖乖的睡觉,做个好梦,另外──不要把今晚见到姐姐的事情说出去哟——”捏捏那滑的小胖颊,娼魅惑低语。

  “…好…”小朋友开始无意识地念叨,一歪一斜地走向自己的小,千辛万苦的爬上去,连鞋子都忘记蹬掉,拉过被子便闭上了眼睛。

  倾国倾城的笑在娼的脸上漾开,那般动人心魄的美,却又是那般的没心没肺。小东西的确是蛮有意思的,兴趣最后她会把他带到黑暗里一起玩也说不定,呵呵…纤白的素手轻轻抚上精致的下巴,娼悠然一笑,随即转身离开。

  离去时看到那扇依旧没有合紧的卧房门,她笑得更加开怀了,眼底却洒下一片狠毒辣,小手缓缓地握成拳,像是要把什么东西给碾碎似的,干脆利落中是心狠手辣的影子。

  聂斐然,乔亦翩。

  恶魔的审判要开始了,你们,做好准备了么?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重生为娼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重生为娼》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两性小说。完结小说重生为娼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郦优昙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6mxs.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两性小说,请关注流氓小说网的“完结两性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