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为娼 第101章-第105章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流氓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重生为娼  作者:郦优昙 书号:15645 更新时间:2015-10-3 
第101章-第105章
  一百零一、无爱之战(49)

  知晓娼必定对男人之间的斗争兴致缺缺,低头看了看怀里揪着自己前襟眼不耐烦的小东西,薄轻扬,淡道:“聂总裁,不知可否移步再叙?”即使彼此看不顺眼,但是为了他们珍爱的小女人,他们必定会妥协。就见聂斐然微微颔首,当下三人便动了脚步往贵宾室走,而围观着的人们也尽数站在原地,不敢这样直接跟过去。

  短暂的狂热褪去后,他们想到的不再是和“金融”攀上关系或是和说上话,而是如何能引起的注意,从而让他主动来认识。贸贸然地上前的话,人家不在意还好,万一把人给惹了,他们谁也承担不了这个后果哇!

  “大家是明白人,我也就不兜圈子了。”抱着娼落座,将她放到身边,却不准她应聂斐然的呼唤走过去,大手紧锢着她纤弱的手腕“聂总裁打算如何安置娼儿?”聂斐然坚定地上他冰冷的眸光,开口道:“我自然不会委屈了娼儿。”

  “那就好。”黑眸里狭长的光彩一闪而过,说出口的话几乎可以媲美毒蛇的信子“既然聂总裁给了我这个承诺,那么,就请好好照看我家娼儿,否则…”平凡的面孔上陡地升起浅浅的杀意“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你和你的家人碎尸万段。”听了这番软中有硬的话,聂斐然并没有惊慌或是害怕,只是淡淡扬起瓣“这个我自然知道,光总裁请放心。”一直沈默着的娼却突然有些激动的开口了:“我不要!”低头,拧起眉头,颇为不赞同地盯着她:“娼儿不要什么?”她扁了扁粉:“斐然哥哥已经结婚了,他不可能再娶我的。”说着,小扇子般的羽睫扇呀扇的,似乎有着无尽的委屈,蔓延在眸中的泪水晶莹剔透,摇摇坠,可她偏生就是倔强的咬紧了嘴不肯让它掉下来,那惹人怜爱的模样,简直能让人把心都掏给她。

  黑眸闪过一抹沈痛,聂斐然并不是为了她口中的已经结婚了而觉得痛,只是单纯地因为看到了她泪盈于眶的大眼而心疼不已:“娼儿…”他伸出手,想要拥她入怀。

  “这一点不重要。”摸摸她柔软的发丝“他既然选择了要你,就必须离了婚,才能光明正大的娶你,否则哥哥可不答应。”一抹好笑倏地闪过他的眼底,他从来都不知道他的娼儿还有这么好的演技,那掉不掉的泪珠儿,看得他的心都跟着揪了起来。

  娼还是不愿意,她将小脸埋进膛,噎着俏鼻:“人家不要做拆散别人婚姻的第三者,而且,斐然哥哥和亦翩姐姐都有了孩子了,我不要…”娇软糯的声音听起来是那般的惹人疼,如是,聂斐然亦如是。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丫头投进别的男人怀抱──即使那个男人是她的兄长,他的心里仍是针扎似的难受。

  粉角扬起淡淡的弧度,娼好奇地等待着聂斐然的选择。

  慢慢地,她转过头来,扁着小嘴儿,神情是那般的委屈可怜:“斐然哥哥不要娼儿了吗?”扬起不疾不徐地弧度:“他要是不愿意娶,咱们也不稀罕,娼儿是咱们家的小公主,哪里还需要他来犹豫不决,想娶娼儿的人多的是。”不,她只能是他的!

  游移的想法只有那么一秒钟,聂斐然便猛地抬起了头,见娼正泫然泣地凝望着他,菱委屈地扁着,似乎是在问:你选择了她,所以不要我了吗?那绝望的眼神,几乎能将人心撕成千万片。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傻丫头也是用这样的眼神凝望着他,她不开口,就是这样看着他,似乎在问:你不要我了吗,你要丢掉我了吗?

  就和娼的眼神一模一样!

  他再也忍受不住内心澎湃而出的情,几个大步冲上前,一改平里的淡薄无情,狠狠地将娼从的怀里抢过来,深深地搂住,薄翕动“怎么会呢,我怎么会不要你呢,这世界上我最疼最爱的人就是娼儿了…”是的,这一次,他要好好保护他的小人儿,再也不让她出这样绝望的眼神了!

  一百零二、无爱之战(50)

  娼趴在聂斐然宽阔温暖的肩膀上,出玩味的笑容。

  眸光对上对面一直兴趣盎然看着自己的,她毫不吝啬的送上一个媚眼儿,笑得更加开怀,然后两只小手回搂住聂斐然,在他耳边小小声地答道:“娼儿很高兴斐然哥哥选择了我。”语毕,粉在他颊畔印上一个浅浅的吻。

  两道足以切割钻石的目光就这样狠狠地杀过来,娼不耐地用眼角瞄去一眼,见正凛冽了一双黑眸死死地瞪着她,天生的反骨就又冒了出来,她皱皱鼻子,在聂斐然看不到的死角处给了他一个鬼脸。

  聂斐然伸出双手捧住眼前粉雕玉琢的小脸,薄微扬,出温暖的弧度。他低下头,与她彼此相贴,挨住她的小嘴轻轻啄吻。

  轻轻地开门声传来,可他们却仍旧沈浸在相爱的世界里,谁也没有注意到是在什么时候离开的。

  而那些一直不死心守候在贵宾室不远处的人,也没有人注意到。

  他就像来时一样,神秘的离去。

  从始至终,也没有和聂斐然互通姓名。似乎连接他们的就只有娼,而除了娼,他们之间也不需要什么集一般。

  一吻作罢,娼的小嘴抵在聂斐然的边,两人脸颊紧贴,他甚至都能感觉到她长长的睫刷在自己脸上的声音,还有那吐气如兰的芬芳,随着每一次的呼吸,将他的腔灌得的。

  “斐然哥哥舍不得亦翩姐姐对吧。”娼柔柔地问,羽睫眨得快了些,见聂斐然状似要开口,她忙伸出纤细的葱指点住他的薄“斐然哥哥不用解释,娼儿明白。毕竟…你们做了十年的夫,还有了一个孩子…不管怎么说,斐然哥哥不想伤害她,对吗?”是的,即使他不再爱她,却也决不愿就这样简简单单地伤害结发子。他们相识已经有十几年,彼此之间虽然谈不上什么深爱浓情,却也绝对是相敬如宾。如果没有娼的出现,他这一生可能都不会爱上其他女子,更不会和乔亦翩分开。

  他张了张口,到底没有说出一句话,只有干涩的喉头发出沙哑的声音:“我…”娼摇摇头,微笑,小手捧起他的俊脸,美丽的眼睛无比认真而又虔诚地凝视着他:“斐然哥哥是个好人,没有做过坏事,娼儿知道。哥哥也跟娼儿说过,斐然哥哥是商业圈里难得的干净人,不耍手段,不做坏事,所以,不忍心伤害亦翩姐姐,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大眼温柔如水,承载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柔情。

  聂斐然的心被狠狠地绞了一下,她在他面前,向来都是开心快活的面孔居多,就算生气可能也只是因为腾优和她抢东西,曾几何时,他让这张天使般纯美的面孔沾染上了这么多世俗的悲哀苦痛?

  就像那个傻丫头…他也曾下过誓要保护她的,可最后,把她推进地狱里的,不还是他?!他已经让一个天使变得污浊,还能让第二个也堕落下去吗?这世界上,又能有几个天使,而他,又能遇到几个?!

  眼里有泪,可娼始终不肯下,那说不出的委屈,让人见了就不由地心疼起来,她眨去大眼里的泪雾,低声问道:“假使今天,娼儿已然罗敷有夫,丈夫爱极娼儿,娼儿也不忍伤害丈夫,斐然哥哥,是否会同今天一样,犹豫不决,想娼儿不离开丈夫,不与斐然哥哥在一起?”这段话,就像是死骆驼的最后一稻草。

  至此,聂斐然,彻底地,沉沦了。

  坚实的臂膀搂紧了娼,他闭上眼,深深地呼吸一口气,柔声却又带着不容忽视的坚定道:

  “那是不可能的,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你带走!管他会不会伤心痛苦难过!”娼对着他嫣然一笑。

  一百零三、无爱之战(51)

  刚一踏进客厅,聂斐然便微微拧起了眉头:“爸,妈,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坐在客厅沙发上的中年夫相视一眼,聂父首先开了口:“我们是你爸妈,难不成还回不得这个家?”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淡淡地解释,黑眸深沈难测“爸妈不是在旅行吗,怎么没打声招呼就直接回来了?”

  “是亦──呃,因为你爸他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说想回家休养休养。”在丈夫的眼神示意下,差点儿说漏嘴的聂母及时改口,她不地看向丈夫,明明就是媳妇儿在打电话问候他们的时候哭得泣不成声,把他们急得不得了,这才回来看看,有什么不能说的?儿子本来就因为十年前的事儿对自己有意见,现在居然还有事儿瞒他,他不和他们离得更远才怪!

  女人家就是不会说话!

  聂父狠瞪子一眼,与儿子如出一辙的眉眼间尽是严肃厉:“这几天我和你妈要在家里住几天,你没有意见吧?”

  “没有。”聂斐然淡淡地瞟过去一眼,漠然地道“有什么事就直接找佣人或是管家就好了,我工作忙,就不陪爸妈聊天了,抱歉。”说着,就举步往楼梯口走去。

  聂父横眉怒目地咆哮道:“你给我站住!”

  他止步,头也不回地问:“还有什么事吗,爸?”

  “爸?!你还知道我是你爸?!”见他这样云淡风轻,聂父更是气得七窍生烟,他本来就是脾气暴躁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生出个儿子却是十子也砸不出个的闷葫芦!“你到底还要跟我们闹到什么时候,这么多年了,你也成家有了老婆儿子了,你还想怎么样,那丫头早就死了,你到底还胡想些什么!”对儿子的关爱和痛心他一点也不比子少,只不过他向来吼叫惯了,温言软语的他也说不来。这么多年来儿子的状况他都看在眼里,本以为成了家就能减轻些,谁知道结婚十年了,还给他们老两口儿出这事儿来,这要他怎么向亲家代?!

  难不成要这样说:我儿子爱上别的女人了,你们家女儿我聂家不要了,来把她接走吧!别说是亲家要抓狂,就是他也丢不起这个老脸!更何况亦翩这个儿媳妇儿他和子都很满意,一点儿也没有要换掉的意思!

  聂斐然扬起眉毛,转过身来,薄破天荒地勾起一抹笑意:“爸,你在说什么,什么那丫头,提她做什么?”声音平静地就像根本没有记忆一般。“再说了,我能想些什么,不是都在爸您的控制之下么?”

  “你不要和我说什么控制不控制的,当年那情况我一个人也不了你,斐然,是你自己做的选择,你谁也不能怪!”聂父冷冷地道“我也不和你兜圈子,就实话实说了,我绝不同意你和亦翩离婚!她已经给你生了继承人,而且我们聂家绝对不容许离婚这样的丑闻发生!”聂母眉宇间愁更深──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充当着父子俩之间和事老的角色,可她也明白,早在十年前,他们就失去这个儿子了!

  黑眸愈发显得深沈,聂斐然畔笑意更甚,眼底却是一片荒芜冰冷,他慢悠悠地道:“爸,您不会认为,现在的我,还会像以前一样听您的,将自己珍爱的宝贝扔掉了吧?”他和父亲从小就不亲,在发生那件事之后,两个人的关系更是降到了冰点,他凭什么还认为能控制得了他呢?

  就在火药味浓厚的一刹那,从门外奔进来两个小身影,其中一个娇的女声脆生生地传来:

  “斐然哥哥!”

  一百零四、无爱之战(52)

  聂氏夫妇不敢置信地盯着自己的儿子,谁来告诉他们这是怎么回事,一向和人保持距离连笑容都极尽敷衍了事的儿子居然也会笑?!他前一秒甚至还在那么冷冰冰地说话,可就在那声呼唤传来的一刹那,他眼睛里的厌倦和不耐居然就全数转化成了温柔宠溺?

  深深地震撼席卷了聂母的心脏。她从来都不知道,从小就早聪慧的儿子,竟然也有这样温柔的时候,连腾优都没有享受到的宠爱,他居然这样就送给了别人!

  张开手臂,聂斐然黑眸含笑地接住扑向自己的小人儿,爱怜地拭去她俏鼻尖的汗珠,柔声问道:“怎么得这一头汗,干什么去了?”

  娼甫张口,就被聂腾优抢去话茬儿:“爹地你不知道哦,姐姐跟我玩间谍战,她好笨哟,每次都被我找到,可我藏起来的时候,她根本就找不到我!”说着,胖嘟嘟的小脸蛋一扬,发出得意又充嘲笑的咯咯声,连疼爱他的爷爷都没注意到。

  粉噘起,娼偎在聂斐然怀里对这个小坏蛋做个鬼脸:“哼,我那是让着你的,不然你以为你找得到我呀。”还真以为自己是天才儿童哇,就算是,要不是她闲着无聊只好陪他玩儿,他早就输得哭鼻子了。

  看着那可爱俏皮的鬼脸,聂斐然缓缓扬起瓣,摸摸她柔软的发丝:“上楼洗个澡去,瞧你身上脏的,小花猫。”修长的指尖点点她的雪额,戳得她小脑袋不由自主地往后仰去。

  “啊,斐然哥哥真是的。”娼不地鼓起粉颊,大眼投去不开心的一瞥“不要戳人家的头啦!”又不是小孩子,这样子很难看的好不。

  两人的打情骂俏看的聂氏夫妇错愕的张开了下巴,好半天嘴巴都合不起来,要不是聂腾优蹦蹦跳跳地走过去扑进聂母怀里,他们会继续呆下去也说不定哩!“,你们有给我带什么礼物吗?”从宝贝金孙的呼唤中回过神,聂母连忙笑眯眯地道:“当然有,怎么会忘记我可爱的小腾优呢?”捏捏那粉的小脸,她指一指放在茶几上的礼物盒“那些都是给腾优的礼物,去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嗯?”

  “好!”非常响亮大声的应答,小家伙迅速冲去桌边拆礼物了,不时发出赞叹声:“哇,这个我喜欢哎,啊,这个也不错啊,还有模型──哇,你好!”聂母看得心满意足,她向来疼这个孙子疼的紧,儿子不需要的爱她一股脑儿的全都注入到了孙子身上,只要是小家伙要求的,她从来都没有不答应的。不过孙子接下来做的事情却让她更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要知道,以往的礼物,就算是乔亦翩或是聂斐然觉得好玩儿有趣要去把玩观赏一下,聂腾优都是不愿出借的,可这一次,他居然从中挑了最喜欢的一蹦一跳地冲到娼的面前,献宝似的举起手里的小东西,心期待地道:“姐姐,你喜欢这个吗?送给你好不好?”小手奋力举高,递到娼的眼前。

  除了娼之外,其余三人皆吃了一惊。不能说聂腾优小气或者是自私,但是在聂家这样的家庭里出生,那么就注定了他拥有寻常人可能永远都及不上的本钱,他就是少爷,就是贵族,所以,霸气地将属于自己的圈得紧紧地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娼好奇地端详着小手上面的漂亮玩偶:“我不喜欢芭比娃娃。”

  “可是我喜欢啊!”小家伙一本正经地说“只有最漂亮的我才要的,不然谁会喜欢那种女生才会喜欢的东西。”那尊玩偶是很漂亮,也正好符合聂腾优小朋友挑剔的高端审美观,可是在娼看来就是一般般了,拥有那般绝世之姿的她,怎么会喜欢这种没有生气的玩偶?

  一百零五、嫌贫爱富是人之本

  哄着娼带着聂腾优到楼上游戏间玩去,聂斐然旋身面对一脸怪异的父母,淡淡地道:“爸,妈,我不容许娼儿出一丁点儿的事情,你们明白的吧?”黑眸深沈地盯着父亲的眼,那里面蕴藏的东西令聂父一颤。

  “斐然,我们怎么会去对付你喜欢的女孩儿呢,但是亦翩──”聂母话未竟便被聂斐然冷声打断:“我不信任你们。”他就这样直接说出事实,一点儿也不顾及是否会伤害到父母的心。

  因为他们没有心。

  至少,没有成全的心。

  “你这是什么话!”聂父的爆脾气很快就被了起来,他眼睛一瞪,气得胡子都歪了。“我和你妈还会害你不成!”

  “是不会害我。”聂斐然依然漾着浅显的笑,说出口的话却冰冷的似乎彼此远隔了好几个北极“但是会摧毁你们认为会毁掉我的一切,不管是不是我爱的。”幽深的眸子平静地看了父母一遍,聂斐然的声音愈发显得低沈“父亲,你已经老了,没有本事和我斗了。”

  “你──”聂父怒不可遏,眼看就要咆哮出声,被打圆场的聂母扯住,以眼神示意他不要动怒。他这才勉强压制住怒气,厉声道:“亦翩是个好儿媳,她身出名门,又给你生了个儿子,我绝对不准你和她离婚!我们聂家丢不起这个人,乔家也是!”聂斐然冷眼看着快要跳脚抓狂的父亲,边笑意依旧未减,他从来都不是个爱笑的人,可一旦他笑了,那就说明他心底的愤怒或者是冷漠愈来愈深。“爸,我还没有告诉你吧,娼儿是‘金融’财团的大小姐,算起来还是聂家高攀了她。你以为你儿子是有多好,值得天底下那么多女人来算计?”他不过是个即将离婚还有一个孩子的男人,严格说起来,根本就配不上娼儿!

  “什么?!”聂氏夫妇很明显一愣,面面相觑之下,竟然忘记了要说什么。

  一抹莫测高深的光窜过聂斐然眸底,他转身上楼,淡淡地道:“你们尽可以想办法对娼儿出手,只要不怕我的报复,不怕‘金融’财团的报复。”对他而言,父母早已是两个形同陌路的陌生人,从十年前开始,他就再也不信任他们了。

  直到聂斐然消失在楼梯口,聂氏夫妇也没有缓过神,夫俩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半晌默默无语。

  儿媳妇没有告诉他们娼的身份,只说是斐然在商界朋友的妹妹,带回家来做客,他们当初就觉得奇怪,和儿子好的商业人士本就不多,有妹妹的更是凤麟角,而且,就是有,斐然向来也是视而不见的,这次居然把人带回家,想当然这会是个多么惊人的消息!

  良久,聂父摸了摸下巴,意味深长地看着子道“如果斐然真的爱上这个女孩儿也未尝不可,那就说明…他已经释怀了,至少开始释怀了。”晦涩不明的话,聂母却听懂了,她也随之点点头:“你说的对,以‘金融’的势力,不和他们联姻实在是太可惜了,而且我看斐然也是真心喜欢那女孩,只是──这样一来,我们要如何向亲家代?”她比较担心这个。

  “那就只能对乔家说声对不起了。”聂父的眼光变得深冷。“‘金融’是绝不会允许女婿和前藕断丝连的。”他原本打算如果斐然真喜欢那女孩儿,就二女共侍一夫的计划失败,堂堂“金融”财团的公主,怎么可能委屈做人家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

  现下,即使是亦翩愿意退居二房“金融”的公主也是绝不可能答应的,这世界上有哪个女人可以独占却选择分享?!

  他在这里精心算计着和“金融”联姻后的好处,却未发现一双秋水美目始终笑盈盈地看着他们。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重生为娼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重生为娼》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两性小说。完结小说重生为娼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郦优昙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6mxs.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两性小说,请关注流氓小说网的“完结两性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