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为娼 第111章-第115章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流氓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重生为娼  作者:郦优昙 书号:15645 更新时间:2015-10-3 
第111章-第115章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8年12月31日
  一百一十一、要将自己心爱的男人抢回来

  嫉妒,像蛇一样,淬了剧毒般啃咬着她的心脏,将她的爱分裂成千百碎片,每一片都沾染着数不尽道不明的恨。

  她已经拥有他十年了,为什么就不能再拥有下去?

  他想离开她,这怎么可能,她怎么允许!聂斐然是她乔亦翩的男人,这一点谁也别想改变,谁也别想!

  娼…你抢不走他的,你抢不走他的。

  乔亦翩不怒反笑,略显沧桑的眸子里是愤恨的泪水以及血丝。她已经不眠不休了整整三天,这三天里,她亲眼看着自己的丈夫是如何宠爱着另一个女子,对她呵护备至深情款款,而将自己遗忘的彻底。

  十年了,聂斐然,你的心,居然还是不能为我停留。那么,能让你为之停留的人,我又怎么能留呢?

  乔亦翩咬紧了嘴,美丽的容颜布一层霾,房间里传来的温柔男声和细微的娇,每一下都像是尖刀刺在她的口,鲜血淋漓。疼得她恨不得将自己的一块一块的剜下来,以此来分散那透彻心扉的疼苦。

  聂斐然,你怎能如此待我,你怎能!

  娼,你为何要出现在我们的世界里,又为何要将我的丈夫生生从我身边抢走!身为第三者的你,凭什么不觉得内疚愧对,反而每天笑得那般开心幸福?为什么我都不能拥有的温柔深爱,他轻易地就将其交给你?!

  我爱他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嫁了他,以为终于能够同他白首偕老,永不分离,你为什么要在半途中将他从我身边抢走?这么多年来,他明明已经开始爱上我了,明明开始对我温柔,我们还有了一个孩子,腾优。

  腾优,腾优!斐然给他起名叫做腾优!这两个字每唤一回就像是在我心里划下两道伤口,他每次唤着这个名字,眼神总是那般温柔,这是为了哪般,我又怎会不明白!如果这辈子就这样过下去,倒也没什么不好,至少这世界上我是唯一一个他能接受的女人,我能占着他,看着他,守着他,这世上没有其他人能入了他的眼,我就很足了。

  但是,为什么你要出现呢?

  乔亦翩攥紧了拳头,阴冷的目光似乎能够透过门板,将腔的嫉妒愤恨都投注到那个令她恨之入骨的女孩身上。

  谁也别想从我身边将我的丈夫抢走,娼,即便你身份再高贵,势力再庞大,也不能。我会竭尽我所能的将一切障碍除去,就算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聂斐然这个男人,是属于我的,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血丝布的美丽眼睛渐渐地涌上斗志,熊熊的妒火在眼底疯狂的燃烧起来,乔亦翩站在楼梯口,静静地盯着卧房的门看了又看,尖利的指甲深深地刺进自己的掌心,嫉妒啃噬着她的心脏,每听一句房内的呻轻哄,她的心就碎裂一瓣。

  转身,向着楼下走去,她知道,在丈夫披了娼的身份之后,一向疼爱她的公婆是不会再给予她支持了,她只能靠自己。

  淬了毒的眼睛不经意地瞄过客厅一角,见到一抹飘然而过的裙裾。

  缓缓眯起美眸,乔亦翩慢慢地静下心来,开始细细思量下一步的计划。

  或者,那个女人和她的家族,会是一步很好的梯子呢!十年前她就能利用他们一次,十年后,她照样有把握做的天衣无

  一百一十二、不小心走进了恶魔的陷阱(上)

  “和我合作,如何?”

  乔亦翩猛然转过身去,盯着那个不应该在此刻出现的男人:“你怎么会在这儿?!”阎尧双手一摊,也不和她计较她不敬的语气,薄一勾:“乔小姐,你该不会忘记我是‘聂氏’的座上宾了吧,怎么,难道聂家我就来不得?”那小没良心的女人从春风一度后就再也没在他面前出现过,他想她想得紧,只好主动送上门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这才能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乔亦翩立刻扬起一抹温柔婉约的笑,标准的贵夫人,高雅有礼完美无瑕,连脸上的笑容都充斥了高高在上的尊贵。“阎先生是斐然的好友,自然也是聂家的贵客,我只是奇怪阎先生来了怎么没有佣人通知而已。况且我是斐然的子,阎先生应该称呼我是聂太太。”可惜,在阎尧眼中,也不过是头正在苦苦挣扎的困兽罢了。今儿个赶上他心情好,不同她计较,否则哪里容得了她在他面前这般托大“是吗?”俊美无俦的容颜上勾着一丝玩味的笑“聂太太,我想很快就不是了吧。”那俊美的笑容在乔亦翩眼里就像是魔鬼一般的恶。她冷冷地昂起头颅,以一种破釜沈舟的决绝厉声道:“你究竟想说什么!”现在的她没有平里的冷静自持,更无法理智的思考这个诡谲的男人为什么要找上她!心脏疼得不给她任何思考的机会。

  “重点不是我想说什么,而是你想做什么。”阎尧倚着栏杆的修长身子缓缓直立起来,似笑非笑地望了望楼下:“我刚刚来的时候可是被你的公公婆婆拦住问了一通关于娼的事情呢,瞧你躲得这么认真,我也没好意思在他们面前拆穿,不过…”畔的弧度愈发显得高扬“你可要小心了,这说不准哪天聂夫人的位子就要换人坐了哩。”纤细的手握成拳,乔亦翩狠狠地看了一眼楼下,客厅里已然不见公婆的踪影。他们的势利,她再明白不过,当年那件事的发生,若不是她深深地掌握住了公婆的特点,哪有那么容易成功?!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相对于乔家“金融”的势力更加庞大,更加令人眼馋,他们又怎么会反对斐然另娶新人!

  她没有靠山,娘家也不会因为她而选择和“金融”作对,她只有自己。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后盾,最后的下场,谁又知道会是怎样的!

  看着那双美丽精明的眼睛越发清澈起来,阎尧低低地笑了:“看样子你是想明白了。”和他合作,绝对是她唯一的选择。

  “想是想明白了。但是我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要帮我?”水眸一眯“你是为了娼!”这是肯定句,而非疑问句。

  “宾果!”阎尧闷声轻笑“我要她,而你要聂斐然,咱们皆大欢喜。”

  “就只为了这个?”乔亦翩紧紧地盯着他,试图从他的表情中寻找到与他话语相违背的蛛丝马迹。这个男人一向把女人当成玩物,残冷佞出了名,又怎么会为一个女人如此纡尊降贵选择和她合作?!如果她没有感觉错误的话,这个男人甚至是对自己不屑一顾的!那么,又是什么驱使着他主动来要求联手呢?!

  阎尧怎么可能会被她看出什么,他剑眉一挑,处之泰然,难得温和地看着她,只看到乔亦翩自己别开眼,不敢再和他对视。

  啊啊——光这一点就和他亲爱的娼儿差了好多呢!那小东西才不会躲避他的视线,反而是他自己,会首先投降。

  果然哪,这世界上像娼那样的女人,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了。

  一百一十三、不小心走进了恶魔的陷阱(中)

  “不然还能是为了什么?”阎尧挑眉一笑,畔勾着的弧度愈发地醉人“你要守住丈夫的心,我要娼儿,咱们互不干涉,各图所需,不好么?”不识抬举的女人,以为他是随便就和女人联手的么,她不觉得自己没资格,他还觉得脏呢!

  乔亦翩沈下眸子想了又想:“我凭什么相信你?”事到如今,她也无需再摆什么聂夫人的架子,阎尧比任何人都看得清她伪装下的不堪,只是,就这样相信他,与他联手,她还不至于这般天真。

  哪知道阎尧竟只是勾起薄,笑得如沐春风,出口的话却那般冰冷佞:“你觉得你有这个本钱要我向你出示让你信任我的证据么?不自量力。”说着,薄一撇,发出明显一声“啧”明明白白宣告了他的不屑。“你可以选择孤军奋战,没有人拦你。不过…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明白,聂家二老不会帮你,你的娘家更不可能。”没有人会愿意为了一个人而牺牲掉整个家族的利益。

  得不偿失,那也太划不来了,傻子也知道什么有利什么有弊。更何况,她还没有那个实力让人心甘情愿为她牺牲。

  “你──”娇颜陡地升上一片怒红,乔亦翩咬紧银牙,眼看就要爆发出来,却在最后关头硬是隐忍下来,勉强扬起一丝算不得笑的笑:“那,阎先生可以为我提供怎么样的帮助呢?”阎尧剑眉微扬:“那得看你想对娼儿怎么样了。”狭长锐利的黑眸漫不经心地划过紧闭的卧房门扉“你想抢回斐然,我不反对,相反地还会给予你支持;但是娼儿…我想乔小姐是聪明人,一定懂得我的意思。她若是伤了一分一毫,乔小姐的下场会怎么样,我也就不敢保证了。”搞了半天,这男人根本就是来给她下马威的!

  如果留下娼,斐然的心还是不会回来,要完完全全地占有他,就必须将所有侵占了他的心的人全部毁掉,只有这样,她才能安心。

  “那我倒想听听看阎先生准备如何帮我。”即使心里气愤难平,乔亦翩面上仍是努力保持着安然的神色。

  阎尧眯了眯眼睛,光一闪:“那就要看你需要我怎么帮忙了。只要不伤及娼儿,一切随你。”双手一摊,他给予了乔亦翩极大的恩赐。

  “这是你答应我的。”乔亦翩紧紧地盯着阎尧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又重复了一遍“一切随我。”修长的指竖起来对着她摇了摇,俊脸上的笑柔若春风:“NONONO,我是说只要不伤及娼儿,一切随你可是有前提的。”原本漫不经心的表情倏然变得阴冷起来“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生在这个世界上。”说完这句话,俊脸上的表情又是一变,仍是漫不经心,似乎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样子。

  乔亦翩暗中攥紧了拳头“我明白了。”明白了,却并不代表一定做得到。她自有她的打算,就这样跟阎尧撕破脸,吃亏的绝对是自己。即使知道可能被这只狡诈的恶狼反算计,她也要拼一拼,看是自己将他利用殆尽,还是让他毁掉她。

  她不会是输的那一方,她确信。

  “你明白,那是再好不过的了。”阎尧好整以暇地侧过身“请。”他想,她很需要去找个比她笨一些,在关键时刻可以做替罪羊帮忙背黑锅的盟友,这样的话,他也不好意思拦着人家,免得耽误人家办事。

  强忍住心的愤恨妒意,乔亦翩僵硬地对着阎尧点了点头,捉紧了衣摆,转身就往楼下走。

  一百一十四、不小心走进了恶魔的陷阱(下)

  “啊拉,她走了呀。”就在乔亦翩的身影消失在客厅那头的瞬间,一抹白影也跟着出现在楼梯口,纤细的玉指撑着下巴,点点媚意挥洒在顾盼生辉间。

  阎尧送去略显不解的一瞥:“你怎么知道今天她会在这里偷窥?”娼懒洋洋地瞄他一眼,粉一勾,扬起的柔媚绝丽刹那间夺走他的呼吸:“你管得着吗?”笑意盎然的问,眼神却百无聊赖地移开,似乎对他的问话感到很是无趣。

  他也不生气,因为明白就算自己气死了这女人也不会看他一眼,而且非但不会看,甚至还会嘲笑他也说不定。

  走过去伸长手臂将美人拉入怀中,刮了刮俏的鼻尖:“我是管不着,只是问问罢了。”也就是说回不回答看她高兴。

  将自己放到如此卑微的地步,可惜娼并不领情。

  粉一撇,她毫不留情地推开他,桃花眼一闪,香肩靠到栏杆上,畔一抹浅笑无比醉人:“没有我的允许少碰我,你只要做好我让你做的事情就行了。”啧,真当自己是盘菜啦,赶上她心情好不同他计较,还真就拿自己当回事儿了哩。

  他不屈不挠再接再厉地圈上去,誓死将她搂在怀里,低笑:“这么无情。”

  “啧。”娼撇撇粉,修长纤细的手指缓缓爬上阎尧的颈子,尖利的指甲毫不留情地嵌进去:“哪里比得上阎大少您哪,这话说的,我可不敢领教。”黑眸越发的闪亮,阎尧低头在她柔软的粉颊印上一吻“我已经照你说的去做了,还不能给我一点儿好脸色么?”这女人,忒地狠心,从重逢以来连看都不屑看他一眼,他是有多不堪,居然连她的眼都入不了。

  “我说阎大少你是不是搞错了呀。”娼媚态十足地勾起小指划着他俊美的五官,畔一抹笑意冰冷刺骨“你情我愿的事儿,怪得了谁?我可没有强迫你去做什么。”还真以为没他不行了?啧,沙猪。

  被那娇媚入骨的指尖划得浑身发麻,阎尧勉强支撑住招牌笑“我就只要求你给我点好脸色,这都不行吗?”他什么时候需要这样低声下气地求一个女人了,她是第一个,该感到荣耀才对。

  即使不明白她为何会摇身一变成为“金融财团”的大小姐,但是两个人之间的纠,却是从十年前就定下了的,谁也改变不了。就算她换了容貌,变了声音,甚至改了子,曾经在一起的事实,也没有人能撼动分毫。

  娼媚眼含笑地凝视着阎尧的臆想,不予响应,却也不曾拒绝。谁说只有女人会沈湎过去无法自拔,男人一样如此。只要挑起他心底那一丝火苗,何愁燃不起燎原烈火。

  任他怎样想都成,只要不妨碍到她,她会大发慈悲地留他一条命,毕竟看着他在痛苦中抑郁绝望,比直接捏死要好玩的多。

  只要他乖。

  “乔亦翩已经答应和你联手了,你是不是也该去做点什么呢?”娼对着阎出倾世绝的笑容,蛊惑着他的心神“老是闲着可不好,会生病的。”

  “你要我去做什么,我就去做什么。”他乖乖地送上自己的忠诚,黑眸里蕴绵密的痴

  听了这话,娼毫不吝啬地送上一个美得惊人的笑容,神思翻转间,谁也瞧不出她玲珑的心思百转千回。

  一百一十五、惊蛰(上)

  看着阎尧在自己眼前渐行渐远,娼缓缓地抬起素手,抚着自己的瓣,冷冷地拭去上面留下的痕迹。

  和她做易,啧!

  粉冷然一撇,阎尧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哩!

  一只胖手扯上她的裙摆,用力之大简直能把她的裙子给掀掉。水眸往下转去,淡淡的不耐浮现在眼中:“你又想做什么,我可没时间陪你疯。”毫不客气的说法,可惜被说的小东西却是不痛不,一双大眼里是兴奋。

  “姐姐姐姐,爹地呢,他怎么没跟你在一起呀?”聂腾优扯着娼的裙摆不肯撒手,小嘴一开,连珠炮似的叫她。“爹地睡了吗?”娼受不了地翻个白眼:“拜托少爷,现在是白天耶,谁会在白天睡觉呀,而且…你爹地是个工作狂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怎么可能在大白天的睡觉。”啧,笨小鬼,跟乔亦翩一样笨,果然是一家出品,质量都有瑕疵,沟通都有障碍。

  “啊?”小朋友很明显一愣,呆呆地问道:“那爹地人呢?”如果爹地没有睡觉,姐姐又是怎么偷跑出来的?

  话里有话呀这家伙。

  娼眯起水润双瞳,双手环,好整以暇地问道:“少爷,你能否给我解释下这话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你爹地在的时候我就不能出来?”把她当囚犯呀,这俩父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愈发胆肥了。

  小家伙噘起粉嘟嘟的嘴巴,胖胖的脸颊也跟着鼓了起来,很是不服:“什么嘛,姐姐你就知道在我面前耍威风,刚刚在爹地那里你不都是吓得没给我求情。”害他得去刷浴缸,拜托,他才几岁呀,这是待未成年儿童他们知不知道!

  闻言,娼的眸子眯得更紧了:“那照你这话说,我是很怕他了?”

  “本来就是嘛。”在她那样的视线下,聂腾优哪里敢讲真话,他只能小小声地嘟囔“每次爹地一回家你都不跟我玩,不是怕他是什么。”比他还没胆,至少在课业全部完成之后他是绝对不怕父亲的。

  因为没有理由责骂他嘛!

  娼充威胁地瞟他一眼:“在你看来我不听他的话能行吗?”就不信这小东西敢说行。

  聂腾优一窒:“那…那也不用这样有个风吹草动就吓得这么夸张吧?!”跟见了猫的耗子似的,真丢脸。

  “你懂什么。”娼不屑地撇撇小嘴,水眸闪过一抹诡谲异彩。“不跟你废话,我要回房去了。”说着,硬是拉开扯着自己裙摆的小豆丁,转身就走。

  “啊──”聂腾优非常不地叫出声,对着娼的背影大叫“姐姐我们什么时候出去玩哪,你不会忘记了吧!”

  娼咬着指甲回头“不会忘记,你就等着吧。”在陪他出去之前,恐怕还有另外一件事等着她去做咧。

  听说…后天晚上“聂氏”要举办年终尾牙,副理以上级别的高级干部都会出席,身为总裁的聂斐然也要上台讲话以资问候辛苦了一年的员工们。不知道…他的女伴会是谁呢?

  一想到有好戏瞧就开始兴奋的娼步伐异常地轻快,虽然她并不认为领了薪水工作的员工有什么好值得慰问的地方。

  啧,大企业的陋习彼端哪!

  啊,她还是快点回房去吧,免得看起来温和的暴君洗完澡出来不见她又大发雷霆,到时候受罪的不还得是自己,她可不想陪他洗澡,到时被啃得骨头都不剩可就亏大了。

  好戏就快要正式开锣了,她怎么着也不能直接让人占了便宜,那多没面子呀!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重生为娼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重生为娼》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两性小说。完结小说重生为娼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郦优昙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6mxs.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两性小说,请关注流氓小说网的“完结两性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