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为娼 第126章-第130章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流氓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重生为娼  作者:郦优昙 书号:15645 更新时间:2015-10-3 
第126章-第130章
  一百二十六、蜚语流言(下)

  她说完的一刹那,顿时陷入了死寂的气氛。良久,才有人怯怯地问道:“可是、可是──总裁不是没有被微安勾走么,那夫人又怎么会出这样的狠手呢?”不屑地冷哼:“女人的心眼儿都是很小的,对付情敌,更别提用什么光明正大的法子了,不把对方生活剥了已经算是很客气的了!再说了,除了夫人,微安还跟谁结下过梁子,而又有哪个和她结下梁子的人有那样的手腕,把她死了都不用负责任?”又是一片死般的寂静。

  娼抚着下巴,纤细的指尖来回描绘着自己的瓣,毫不遮掩畔笑意──反正乔亦翩此时此刻也没心思再来注意她的表情了,看那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还不知道心里又怎样的愤恨着呢!

  唉…那个猛爆秘辛的可怜家伙,要是知道话里的八卦对象就在自己身后,还会说的这样口若悬河吗?

  半晌,有人问了:“那你的意思是说,夫人其实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样温柔善良?”

  “…仔细想想,LISA说的也没错。”一个女人看了看先前爆料的同事,点了点头“你们回想下,夫人来集团的机会虽然少,可是也不是全然没有。每次她来的时候,咱们跟她打招呼,她有回应过吗?”哪次不是微微点头,然后就视而不见地从她们身边走过啊。

  “而且对着男同事还好,对稍有些姿的女同事,她似乎都是皮笑不笑的。”

  “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的确是这样没错,有一次我帮人事部的陈经理送文件给总裁的时候刚好遇上她,她还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呢,吓得我差点儿摔到出糗。”…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的热火朝天,娼坐在沙发上笑不可仰,这些可爱的孩子呀,还真就这样大喇喇的说出来了,也不看看四周的情势再说。

  柔媚妖娆的桃花眼漫不经心地瞟向坐在自己身侧一脸僵硬的乔亦翩看,忍不住笑了又笑。啊——果然是不辜负她留下来的决定哇,看到这样一张五颜六替表情的脸,还真是人生的一大享受。

  “对了,LISA,你刚刚说的秘密是什么啊,咱们总裁以前难道不是这样的吗?”一阵热闹后,终于有人记起了LISA的原话,好奇心一起就忍不住开了口“我们已经知道夫人不像外表看起来那样简单了,可是这跟总裁是什么模样又有什么关系啊?”娼端起果汁,小口小口优雅的啜饮,静候这群女人即将口而出的八卦。黑色的水眸深沈地如同漆黑的子夜,蕴藏着无穷无尽的神秘幻想,任何人只要见了这双眼睛,必定都将沉沦其中,无法自拔。

  人类的好奇心呀…嘻嘻…LISA的声音变得更小了,可是这样却使得她即将出口的话显得更加有吸引力:“听前辈说总裁以前可是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小女友,还经常带着她来公司呢!”

  “真的吗?!怎么我们从来都没见过啊?”有人惊呼。“废话。”LISA翻了个白眼“她在十年前就死了,我们当然不可能见过。”

  “…死了?!”显然这个答案出乎了大家的意料。

  “不然我们怎么会没见过?总裁又怎么会情大变?集团又为什么只留了少部分精英,其他的员工都无条件解聘了?听说总裁可是将那丫头宠的天上有地下无的,只要是她要求的无一不足,连天上的星星都愿意为她摘下来!”LISA摊摊手“谁教人家从小一起长大呢,听说那女孩儿长得像个天使一样纯真无,咱们这种已经被社会打磨的唯利是图的都市女郎当然入不了总裁法眼了。”所以,就算还对总裁有什么非分之想,也只是想想罢了。

  “你这些都是打哪儿听来的?”

  “还能打哪儿,员工联谊会后喝得醉醺醺的前辈说的呗——”众人点头表示理解:“那就难怪了──”

  “切,你们想什么哪!我和那男人啥关系都没有好不!”LISA很受不了的翻白眼“只不过闲着无聊听他讲讲八卦。”

  “那女孩怎么死的啊?”有人好奇了。

  LISA摊摊手表示她也不清楚“只知道当时‘聂氏’、‘乔氏’、还有‘路氏’三大家族因为上一任领导人的错误决定差点儿垮台,之后女孩就死了,可这三大家族也奇迹似的复原了。”甚至因此更加壮大,而其中得到最大好处的就是“聂氏”它以出奇的速度将其他两大家族踩到了脚底,成为业界龙头,地位迄今无可动摇。

  “好奇怪啊,三大家族和女孩有什么关系吗?”有人问出了众人的心声。

  “天知道。”LISA耸耸肩,忽而出略显猥琐的笑容“不过这些不重要,听前辈说,总裁可是把那女孩宝贝的跟什么似的,连当时身为他同窗的夫人都不放在眼里呢!”

  “但这样不就更奇怪了么?!”出现了反驳声“照你这样说,总裁又怎么会情大变呢?难道就是因为她的死?那总裁又是为什么要娶夫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们就是十年前结的婚!”

  “哼。”LISA又冷哼一声“这有什么,男人还不都是这样喜新厌旧的东西。你没听过那句诗吗?男儿若丧妇,能不暂伤情;应似门前柳,逢易发荣,风吹一枝折,还有一枝生。难过伤心几天就很了不起了,尤其还是总裁那般的天之骄子。”

  “可是──总觉得总裁不像这样的人啊。”那个似乎是最晚进公司的女人怯怯地道“他和夫人结婚这么多年,不也没闹出半点花边儿么?而且,你看他刚刚带进来的那个女孩子,长得那样美,穿着红衣妖娆透顶,却还是漾着纯真的味儿,会不会是因为和最初的那个女孩儿很像的缘故呢?”

  “嗯,有道理。”很快就有人赞同她的说法“这样的话──”坏坏的笑“那夫人不也是个替身哪?总裁喜欢的那女孩儿没死的话,哪里轮得到她?”也就可以解释她为什么对接近总裁的女人都怀着深刻的敌意了。

  从来都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好不容易让自己成为了他的,再不好好看着,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得偿所愿呢?没有安全感,对每个女人怀有敌意,也就不足为怪了。

  就在她们笑成一团的时候,已经忍无可忍的乔亦翩终于“腾”的站了起来,厉声道:“都给我住口!”

  一百二十七、小姐,我们认识吗?(上)

  场面霎时间陷入一片死寂。

  众女面面相觑,从脊梁骨开始发,见乔亦翩拨开了盆栽走了过来,一个个不住地低下头,脸色皆是变了。

  这世界上最尴尬的事情是什么?就是在背后说三道四的时候,话题的主角儿就站在你身后,将这一切尽数听了去,而且她手里还掌握着你的生杀大权!

  以乔亦翩的手腕和能力,是绝对可以将她们死都不带气儿的,这就是财大势大的好处,你不服?不?可以,只要你有本事,你完全可以反过去收拾她呀!

  “公司请你们来是为了让你们讨论总裁的私事的吗?!”乔亦翩微微扯起一边角,笑得冰冷又高贵,眼角闪烁着的光芒几乎让人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不是人,而是神,那傲慢到了极点的表情,杀伤力实在是太强大了,令人自惭形秽,好像自己是只小强,而面前这女人也不是普通的拖鞋,而是上升到了强效敌敌畏的地步。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非死即伤。

  “夫人,我们…”有人尴尬地看了看四周,斟酌着开了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让乔亦翩消消气。

  她们不想被轮致死啊!

  漂亮的眸子淡淡扫过众人一圈,红微勾:“‘聂氏’只是间小庙,容不下你们这样的大菩萨,如果你们是对我有什么意见的话,我会虚心求教,但是…”眯起眼睛“背后说长道短的事情,大家还是少做,夜路走多了可是会遇上鬼的。”这群无知卑微的下等人,有什么资格评论她的所作所为?如果她愿意,她们会连混口饭吃的机会都没有!

  “是、是、是…”

  看了众人唯唯诺诺的样子,娼不觉好笑,手指百无聊赖地画着圈圈儿,樱红的瓣微微噘起,看起来非常的不以为然。

  真是好威风,好煞气呀!

  将少夫人的劲头挥发的真是淋漓尽致,值得人学习。嗯…她要不要也学一学呢?跋扈傲慢的样子一定会很好玩儿!

  “你们给我记住了。”乔亦翩依旧在滔滔不绝,神情冰冷漠然:“聂家不是任由你们在背后消遣八卦的对象,总裁的感情生活也与你们无关,至于十年前的事情,还有那个女孩子,我不希望再听到第二次。你们…会守住自己的嘴巴的吧?”说着,嘴扬起一个几不可见的弧度,看似在笑,却宛如黑寡妇般狠毒辣。

  那个女人,已经死了,就再也不准提起!

  除了口应承,她们还能怎么样?

  乔亦翩这个女人,在某些时候,和聂斐然是非常非常相似的。比如说傲慢,聂斐然平里是绝对不会将自己的傲慢展现在众人面前的,他脸上永远都有着尊贵到了极点的笑,让人觉得他就是有傲慢的本钱,他傲慢就是应该的,我们就只能仰视他,崇拜他,敬畏他;可乔亦翩不是,她的傲慢源自于富余的出身和后天的教养,她是那种最典型的大家闺秀,别人眼里的她永远彬彬有礼温雅大方,但是心机智慧却也是不能小觑。

  她比较像是日本女人,小巧又秀气,温温柔柔,荏弱不堪,永远都是一副小鸟依人的姿态,但是这种礼貌和柔弱恰恰就是狠毒最好的遮掩。

  所以,即使平时她都尽量表现出自己的和蔼可亲善解人意,但是骨子里的东西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就像猪八戒怎么变那个好的特质都不会改变一样。

  所以,在乔亦翩的视线下,还真没有人敢反驳或是不什么,气场这种东西,不管你承不承认,它都是血淋淋地存在着的。

  娼越发觉着这场面有趣了,千娇百媚的桃花眼里闪耀着幸灾乐祸的水光,直到那厢气氛严谨的过了头,这才嫋嫋娜娜的起身,风姿绰约的轻移莲步,浅笑如水的走过去,红色的裙裾在走动间飞舞飘扬,宛若神仙妃子,妖娆惑世中透着无瑕的纯真。

  “亦翩姐姐。”纤细的双手握在前,小淑女的模样十分的可人,嫣红的瓣笑得甜美无比:“算了吧,这些姐姐不是故意的,你就别生气了。”说完,也不等乔亦翩回答,巧笑倩兮地就转向那个叫LISA──也是爆料爆的最多的女人,温声道:“这位姐姐,常言道,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你说是不是?”言罢,小脸微偏,笑意盈盈地望着对方,绝美无双的容颜瞬间看痴了在场的众人。

  这世界上不仅仅只有男人爱看美女,其实女人也爱看。

  被那清澈美丽的纯净眼睛看的体麻骨酥,LISA晕陶陶地盯着娼看,无意识的点着头。

  其他人也都在内心感谢着娼的解围。在对娼的好感急剧上升的同时,对乔亦翩的芥蒂也就越来越大了。

  本来就是在社会中摸爬滚打的人,道德观念在生存之中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小三虽然是这个世界人人喊打的存在,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如果给了任何女人一个做聂斐然情人的机会,那么无论在这之前她是怎样的一个卫道士,也会在瞬间投入聂斐然的怀抱。更何况,娼并非是聂斐然的地下情人,而是新一任的聂夫人。

  于是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以娼的完胜告终。

  “各位姐姐快回去吧,奖好像要开始了哦!”娼抿了抿红瓣,小脸上一片娇俏嫣然“斐然哥哥已经讲完话,姐姐们还不去奖吗?今年的大奖可是欧洲双人豪华游哇——”说着,小脸更是显得甜美如,凝笑娇语间让同为女人的诸位都忍不住跟着出笑容,先前的剑拔弩张好像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对着乔亦翩道了别,又对着娼出大大的笑容,一干女人华丽丽的转身而去,临走前不忘再小小声地讨论一下,什么娼有多美多可爱多适合总裁啦,乔亦翩又是多么恣睢跋扈不讲道理啦云云。

  娼妖媚低笑,收服人心,有时候真的是简单的可以呀,不过几句话而已,居然可以得到这样的效果,也真的好玩。

  再回首,乔亦翩已是全然变了脸色。

  菱微扬,桃花眼却微微眯了起来,又有人走过来了。

  一百二十八、小姐,我们认识吗?(下)

  乔亦翩可没有娼的听力,她勉强敛起了怒气,笑得极为僵硬,转过身对着娼道:“娼儿做什么要为那些人说好话,会在背后说三道四的人,想必也不会是个口风紧的员工。”娼无所谓地笑笑,伸手拨了拨落在耳畔的纤长发丝,水漾眸光不经意地掠过正开奖的聂斐然。根据惯例,前三等奖是要由大BOSS揭开的。她边看边若无其事的说:“亦翩姐姐多心了,好奇是人类的天,再说了,这些姐姐也只是猜测而已,既然不是真的,又何必去在意呢?亦翩姐姐你说是不是?”看着面前笑盈盈的绝美容颜,乔亦翩陡然发现自己差点丧失了语言能力,是,不是,怎么回答对自己都是窘迫。

  于是她只好勉强笑了笑,微微点点头:“娼儿说的也对,是我大惊小怪了。”见她这样说了,娼也就不再纠在这个话题上,柔媚动人的桃花眼微微眨动,纤长卷曲的睫宛如两把小扇子,扑闪扑闪的,挠得人心的。

  啊——今晚注定会过的精彩非凡哪——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娼背对着光,纤细的身子完全掩藏在光影里,是以来人在光线的折下也就看不清楚这里已经有了人,仍是急吼吼的大步跨了过来,可偏离正厅的灯光后,这里的场景就被他尽收眼底了“抱歉,我──”不知道这里有人。

  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完,因为娼缓缓地转了过去,笑语嫣然的凝望着他。

  纤长入鬓的黛眉,秋水含情的妖娆美目,精致绝伦的五官洋溢着千娇百媚的惑,点点华彩照在她雪白的肌肤上,透出一种冰霜雕成的极致美感,鲜瓣娇滴,那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更是勾人。

  …是她!

  邵觉的心跳从没有这样的快过,佳人回头一笑,岂止是百媚生,连他的心脏都不由自主地跟随着“砰砰”跳动,剧烈而紧的收缩,让他迫切地想要伸出手去抓住些什么。

  是有多久了呢?

  这张举世无双的容颜没没夜的在他脑海中晃动,惑着他一遍又一遍的在“黑猫”徘徊,期待着某一刻她会再从旋转扶梯上走下来,白纱似雪,笑靥如花,牵着他的手,问他一句:你愿意和我春风一度吗?

  娼好笑地看着面前俊美无俦的男人一脸略显呆滞的表情,纤指轻抚下巴,低低的笑出声,小脸微偏,刚刚被捋到耳后的青丝又顽皮的落下,让她看起来像是个误闯凡间的美妙精灵。

  她怎么可以美到这种程度!

  邵觉痴痴地凝视着眼前眉目如画的佳人,内心因着她的美发出一遍又一遍的感慨:尽管只见过她几次,可是每一次见到,竟都是她不同方面的美!

  清雅的,妖媚的,惑的,纯真的…

  “你…”一开口,他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变得如此沙哑,还带着略略的颤抖,似乎不敢相信夜念想着的人儿成真了“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她是怎么在这儿的,不是说佳人只在“黑猫”出现,别人见不到的吗?

  乔亦翩精明地听出这句话的不对劲儿,邵觉似乎认识娼?!

  将乔亦翩眼底浮动的情绪一览无遗,娼不急不躁,就是浅浅的笑,摊摊手,反问:“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儿?”而他身为“邵氏”的董事长却在“聂氏”的年终尾牙出现,这好像比她更令人不解吧?

  “呃,不,我只是──”想开口解释自己并无恶意,却发现怎么组织语言都不对,好像怎么说都会唐突到佳人似的。

  就在万分尴尬的这时候,一个清脆野蛮的声音陡地划破空气,直直地传过来:“哥!”高大修长的身子显然一僵。

  娼不觉好笑起来,好整以暇地等待来人上场。

  身着米白色小礼服的女孩子洋溢着青春活力,宛如清晨最先盛开的一朵粉玫瑰,傲然美丽的立在风中,静待惜花人的采摘。

  她刚走近就伸出手想住邵觉的手臂,却被他不着痕迹的避过,小脸不浮上一抹羞怒的嫣红,这才将心思转向多余的人儿,下一秒立刻不由自主地尖叫出声:“是你?!”居然是那个人!

  水眸一眯,倾倒众生的笑登时在绝美的朱颜上展现,连邵莹莹这般刁钻刻薄的人都忍不住为之动容。娼优雅低笑,干净的纯粹的美目漾着一片无天真:“小姐,你在说什么,我们认识吗?”居然敢在心底骂她是人…呵呵,真是个胆大包天的孩子呀!

  无知的人最幸福。

  幸福到怕是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哩!

  邵莹莹听了这话,明显一愣,看了看娼,又转向一脸冷淡的邵觉,张了张红的嘴巴,半晌才勉强挤出一句:“你…你是谁啊?”好像,真的是好像,这样举世无双的容貌,怎么可能会不是同一个人呢?!可是──气质实在是差了太多啊!那个女人美得妖魅放,可面前这个很明显是个纯洁到极致的天使啊!

  可──真的,真的不是同一个人?

  这世界上哪有人能生得一模一样的!

  在邵莹莹纠结的时候,邵觉已然收回了痴恋的目光──这个人儿和他放在心底的那个,除了容貌,着实是没有其他共同点了!

  “不好意思,小姐,舍妹唐突了,实在是因为小姐长得像一位认识的朋友。”他笑笑,黑眸却闪过一抹浅浅的惑。

  娼很满意这男人的上道,她自然是有办法让邵莹莹认不出她的,可是那样有什么意思呢?还是让邵觉来解决比较好玩儿呀!又能气气邵莹莹,又能找找乐子,何必浪费自己的精力去做呢?

  “没有关系。”她出浅浅的娇羞的笑,微微低下头,如同微风中轻摆的娇白荷,干净透彻,带着不解世事的天真无

  邵觉的心脏再次开始狠狠地跳动,他忍不住伸手去摁住左边的口,漆黑的眸子闪过一抹若有所思。

  “邵先生。”乔亦翩走上前来,得体的笑容昭示着她才是这个会场的女主人“您怎么有空来参加‘聂氏’的尾牙?”

  一百二十九、失去了最珍贵的筹码(上)

  浓密的剑眉微微上扬,显示出一种优雅恬淡的姿态来,邵觉彬彬有礼的向着乔亦翩颔首,温声道:“只是应这个时候来凑个热闹罢了。”顺便和聂斐然讨论一下关于彼此合作的新开发案,可他并不打算告诉乔亦翩实话。

  “这样啊。”乔亦翩也跟着微笑,尽显大家闺秀的高贵风范,笑得雍容典雅“斐然还在忙,不如邵先生先坐下来等一下吧?”说着,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邵觉挂着有礼却冷淡的笑,却并没有坐下去。

  “哥──”从对娼的惊中回过神的邵莹莹不依地上来,蛮横地问“你到底答不答应嘛,人家的生日很快就要到了呀!”剑眉微拧,邵觉非常不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但是有人在旁边,他也不会给自己妹子难看,只得伸手握住她挽住自己臂膀的手,不着痕迹地拉了下来,低声道:“到时候再说。我不是再三叮嘱过你乖乖待在家里面念书的吗?”才乖了多久,又变得一如既往的蛮不讲理了。

  从那次他说了重话之后,这丫头就像是幡然悔悟了一般,变得乖巧又听话,甚至还愿意拿起早被丢在一旁蒙了灰尘的课本,一切看起来似乎都有了新的转机。兄妹俩的关系虽然说不上亲密无间,也至少能够每天彼此问候交流。

  除了邵莹莹偶尔的出格,生活平静极了。

  可即使邵莹莹变得再多,邵觉也不会轻易地相信她。因为这并不是她第一次说要重新做回兄妹,以往的教训告诉他,她说的话,极有可能只是在为下一个阴谋做铺垫而已。所以,他相信她,愿意宠她,却都是有限度的。

  听了邵觉的质问,邵莹莹不地鼓起腮帮子,眼睛瞟了下身侧的乔亦翩,不依不饶的再次伸手拉住邵觉的手臂:“那你到底是答不答应嘛,你做人家哥哥的,怎么能拒绝妹妹的要求哪!”

  “这个问题等到回家再说。”剑眉拧得越发曲折,邵觉有些不悦。

  “我偏不!”邵莹莹低吼一声“人家都求你好几天了,你就知道敷衍人!不就是让你假装人家的男朋友嘛,有什么难的呀?!”是不难,但是其心可议。

  邵觉抿起薄,淡淡的道:“我说过了,这事回家再说。”被他屡屡的拒绝气红了眼,邵莹莹使劲儿一跺脚,眼圈儿开始泛红:“人家就这么一个要求你都不愿意答应,算什么大哥嘛,我要跟爸妈告状,让他们看看你是怎么照顾我这个妹妹的!”邵觉弃如敝屣的态度深深地伤害到了她的心,不甘,伤心,愤怒,绝望…种种情绪复杂的杂在一起,让邵莹莹顿时心如麻。

  娼噙着浅淡的微笑看着面前戏剧的一幕,有点儿乏了。刁蛮的孩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刁蛮,这出伦戏码估计是看不下去了,落花有意水无情呀,可怜的邵莹莹,心机再怎么深沈,终究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子,得很。

  轻轻抓住邵觉的手臂,娼绽出一抹柔美甜蜜的笑靥:“邵大哥…我可以这样叫你吧?”见邵觉点了点头,方接着道:“我猜邵姐姐只是想在生日舞会上找个男伴而已吧?你为什么不肯答应呢,就答应了嘛。”柔柔软软的嗓音宛若春风一般令人心旷神怡,邵觉不由自主地舒展开了紧皱的眉头。

  见邵觉一脸的挣扎,娼聪明地又转脸看向邵莹莹,松开了邵觉,走过去,小脸微偏,仍是纯真甜美的笑容:“邵姐姐也别生气,兄妹哪有隔夜仇哇,再说了,邵大哥是姐姐哥哥这件事,大家早晚都会知道的,那男朋友的事情不就等于穿帮了吗?倒不如让邵大哥以兄长的身份出席姐姐的生日宴会,大家一样会羡慕姐姐,何乐而不为呢?”说罢,小脸一歪,又出纯美的笑,两颗漂亮的不得了的小梨涡瞬间展现,甜的让人心都酥了。

  邵莹莹考虑了好久,在娼亮晶晶的大眼注视下,竟不由自主地点了头:“…好吧。可是哥──你要请我跳第一支舞!”黑眸顿时掠过深深的笑意,邵觉意味深长地凝望着娼,对着妹妹微微颔首:“可以。”

  “那…你──”得到满意回答的邵莹莹笑着看向娼,刚开口说了个字才意识到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人家的名字“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呀,也来参加我的生日聚会好不好?”娼不答,却是笑意盎然,绝美无双的容颜上闪着如玉般巧夺天工的精致光芒,乍看之下,宛若冰雪塑成的极致佳人儿,美得不染凡尘,一袭红衣令她更是美无双。

  小手轻轻捂住笑得开开的粉“我也想去,可是得斐然哥哥同意才成,我的意见算不得意见的。”水汪汪的桃花眼是风情的看向邵觉,笑道“邵大哥愿意请斐然哥哥和我一起吗?”

  “…非常乐意。”

  “那就结啦,啊对了──亦翩姐姐,你呢,要和我们一起去吗?”像是突然想到还有个被自己忽略掉了的乔亦翩一样,娼纯真而不造作的转头看去,却见乔亦翩正一脸的若有所思,她也不在意,只是笑得更加开心了“亦翩姐姐?”发呆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呀,容易变成老年痴呆的。

  险险回神的乔亦翩很显然有些茫然:“什么?!啊…我就不去了,你玩的开心点儿就成。”居然能让一向厌恶女人的邵觉允许她称他为邵大哥,娼,究竟是有什么魔力才能让一个又一个的男人为她痴

  就因为那张脸吗?!

  “说到这儿,亦翩姐姐,腾优呢,他不是和你一起来的么,我怎么都没见到他呀?”说着,小脑袋四处扫,怎么也没看见那道胖胖的小身影,要知道平里小家伙可是黏她黏的死紧的。

  “哦,刚进来的时候就被干部们抓过去玩儿了,毕竟他是未来‘聂氏’的接班人嘛。”乔亦翩笑笑,回答了娼的问题,却刻意不去看她的脸。

  这是她早就察觉的事情,那样一张风华绝代的脸,美得让你窒息,不管男女,只要眼睛里盯着娼,就绝对无法拥有正常清醒的意识。这也是乔亦翩在思考的时候尽量不去看娼的原因。

  她就像是一味令人上瘾的毒,明知道会沦陷,却仍然情不自

  一百三十、失去了最珍贵的筹码(中)

  是么?

  娼支着下巴笑了笑,正想说什么呢,一只有力的大掌打斜里伸出来,不由分说地勾住她的肢往后一带,吓了她一跳。

  “啊──真是的,斐然哥哥,你这样子很吓人的知不知道啊?!”小嘴儿鼓起,很是不地瞪着来人。

  “不乖。”修长的指刮了刮她俏的小鼻子,聂斐然不悦地沈下黑眸“不是要你乖乖地待着不准跑的么。”害他一个回头没看见人,魂差点儿吓飞。

  “人家哪有跑呀!”娼伸出两只纤细藕臂,将自己整个人都搭在聂斐然的臂膀上晃呀晃的“不就是走了几步路嘛,又不是偷偷跑掉了…”说着还不开心地瞪了聂斐然一眼,换来粉颊被掐的凄惨后果。

  聂斐然无奈地捏捏掌下柔的不可思议的小脸,眼底的宠爱在看向其他人时迅速转变为事不关己的冷漠:“开发案的事情以后再谈吧,我会跟你联络的。”

  “也好。”邵觉点点头,若有所思地看了娼一眼,又道:“今天你算欠我一次。”他们的约会可是一个月前就定下来的,这次他白跑一趟,算是聂斐然毁约。

  不耐地瞥去一眼:“你是女人吗?”不过取消一次洽谈而已。

  “你说呢?”邵觉潇洒地摊摊手,薄一勾,笑道:“那我就不打扰了,我妹妹的生日宴会,要来吗?”

  “不──”拒绝的话刚刚出口,便看到怀里的小东西一脸的不,只好趁势再改口“到时候再说吧,请帖别忘记送来。”两人不咸不淡的寒暄了会儿,邵觉便告辞了,邵莹莹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临走不忘对娼出笑容“记得要来哦!”娼回以无比真诚又甜美的笑,水漾眸光却自始至终都凝视在邵觉身上,似笑非笑,待他经过自己身边时,红微启,却并不出声,轻的像是耳语:我的名字是,娼。

  就见邵觉狠狠地一颤,黑眸猛地抬起来,是不敢置信的神色。娼坏心眼地对着他眨眨眼,模样娇俏可爱极了,然后转过头去再也不理他。

  即使有着肚子的疑问,邵觉也知道,现在绝对不是问话的好时机,而且…他眼神复杂的看向一脸甜蜜对着聂斐然笑得纯真可爱的娼,心里有种莫名的酸楚爬了上来,瞬间将他整个人掩埋。

  “哥,等等我──”邵莹莹追上他的脚步,抱怨道“走这么快干吗啊,人家差点儿追不上你!”小手伸出来就想挽住他的手臂,却被邵觉下意识的避开。

  一方面是不想和她有过多的肢体接触,另一方面,也是不想让娼看见他和别的女人亲昵的模样──即使是和自己的妹妹。

  这种矛盾的想法在邵觉心里来回徘徊,搞得他觉得自己都要精神失常了。

  明明就不熟悉,明明只是见过那么一面,可是这个女人的模样就扎在了自己的心底,拔都拔不掉。

  邵觉紧紧握住拳头,做了个深呼吸。

  他想冲上前去抓住她,问她为什么装作不认识他,又是为什么将他的心搅后一走了之潇洒地不再过问?

  忍不住又回头去看,那美丽的不可思议的女人正趴在聂斐然怀里笑声如铃,见他看向她,便毫不吝啬的对他展开一个妖媚十足的弧度,完全不同于刚刚的天真,而是和“黑猫”里一样,妖娆娇媚的令人心魂俱醉。

  这一笑,更是让邵觉确定了,她,就是她!

  “哥,哥,哥…?!”邵莹莹叫他几次无果,又被他先前的躲避惹得肚子火气,不由地低吼出声“哥!”

  “…做什么?”

  美眸一眯,顿时闪过一抹了悟:“你是在看刚刚那个女孩子是不是?她长得和那个人很像,你又心动了是不是?!别忘记她可是聂斐然喜欢的人,你是不能去碰的,除非──你不想再和‘聂氏’做生意了!”剑眉微蹙,邵觉云淡风轻地看了她一眼,撇了撇:“不和‘聂氏’易,你以为邵家就活不下去了么?”两家旗鼓相当,合作不过是让彼此所能获得的利益更大罢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先回家吧。”邵觉也不等她说完,淡淡地打断她,脚步加快了许多,害得邵莹莹不得不一路小跑着追上去。

  看着那对兄妹远去的背影,娼捂着小嘴呵呵直乐,聂斐然看得摇头,忍不住伸出大手在柔滑细腻的粉颊上掐了一把,调侃道:“看什么,小脑袋里是不是又想些什么七八糟的鬼主意了?”她整人闯祸的本事可谓一,简直就是个惹祸,把她锁在身边,绝对是对世界的巨大贡献。

  娼噘着小嘴,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眨着:“哪有,斐然哥哥你别污蔑人家。”

  “污蔑你,有吗?”聂斐然也学她做出一脸无辜的小表情“那是谁和腾优整天想法子整人的?你敢说保全部门的防火墙不是你们俩搞坏的,还有厨房里的食材明明都是新鲜的,怎么吃起来就不是那个味儿了?还有──”

  “啊好了好了好了──斐然哥哥你不要再说了啦!”娼嘟着粉打断聂斐然的滔滔不绝,绝美动人的小脸登时一片霾“真是的…就知道骂人,腾优也参与了呀,你怎么不骂他?”小气鬼,偏心眼…聂斐然低低一叹:“我还不够宠你呀,由着你玩,只要不把自己伤就好,而且要不是你的关系,你以为腾优每天哪来的时间陪你到处溜达?”若非他工作太忙无法时时刻刻看着她,而她又不愿意到哪儿都跟着他,自己又怎么会让腾优陪着她闹陪着她玩儿?

  这下可好,小东西反过来责怪他不够宠她了!

  “好嘛好嘛,斐然哥哥最疼娼儿了啦——”见男人一脸的风雨来,娼连忙扯住他的衣袖撒娇“娼儿也最疼斐然哥哥了!”

  “是吗?”本想板着脸,可怎么也板不起来的聂斐然忍不住微笑起来“娼儿打算怎么疼我?”这丫头,嘴甜的跟抹了一样。

  “嗯…”攥着小粉拳想了好久好久,娼抿抿小嘴,踮起脚尖,在聂斐然瓣上烙下一个细细的吻,然后羞赧着粉颊“这样行不行?”行,当然行,他满意的很!

  聂斐然笑眯眯地揽着她,着她的小脸:“乖。”两个人里调油似的绵悱恻,完全忽略了一旁还有一个人儿。如果说聂斐然是意没有注意到,那么娼,就完全是故意的了。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重生为娼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重生为娼》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两性小说。完结小说重生为娼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郦优昙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6mxs.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两性小说,请关注流氓小说网的“完结两性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