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为娼 第136章-第140章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流氓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重生为娼  作者:郦优昙 书号:15645 更新时间:2015-10-3 
第136章-第140章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8年12月31日
  一百三十六、很想知道我为什么帮你?(上)

  捧着手心上乖巧的小猫,娼笑盈盈地望着那双漂亮的黑色大眼睛,点了点它温润的黑鼻尖:“从今天起,你就要叫小黑啦,对这个名字有什么意见没有?”说完,绝美的容颜绽开更加妖娆的美丽笑靥,水润娇媚的双眼更是对着猫咪眨呀眨。

  一声微弱到了极点的“喵”小黑看着娼,眼睛水水的,就像是有话说一样。半晌,拿着小脑袋在她柔白皙的掌心来回蹭,嘴巴上一直“喵喵喵”的哼哼。

  一修长好看的手指也跟着伸过来,慢条斯理地在猫咪身上划着,将原本雪白整齐的都给了“娼儿喜欢这份礼物么?”

  “喜欢呀!”娼笑眯眯地继续玩着小猫,百忙之中空瞄了一眼“不过我的确没想到你会送这个小东西给我。”

  “哼。”冷哼一声“我看你喜欢它喜欢的紧。”

  “…是吗?”娼巧笑倩兮地看向他,畔一抹甜笑娇无比,白皙如玉如同上好的工匠雕细琢出的纤细玉手却缓缓地抚上了小黑的脖子,慢的绕紧,媚眼如丝地看着可怜的猫咪卡着嗓子发出沙哑诡异的腔音,四只小爪子不停地在空中挥呀挥,两只大眼睛眯得死死的,细看的话甚至可以看到里面蕴藏的水光。“啊——我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小东西呢!,你说呢?”素手一勾,将小黑抛出去,然后不差分毫地提溜着那细细茸茸的小尾巴,将其甩在空中,看它因为倒立而变得扭曲的模样,笑得漫不经心。

  黑眸猛地一沈,眯起眼睛盯着娼,而她也就大大方方地任由他看,水瓣上勾着一抹玩味的弧度。

  “我说你们俩。”孽改坐为倚,顺着地毯将修长的身子依在尾,端着不知道从哪里顺过来的水晶高脚杯笑得慵懒“你明知道自己狠不下心来,又何必与娼儿怄气,她开没心没肺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话是这样说,可也就是别人他永远看得分明些。落到他自己身上的时候还不是一样被呕的一个字儿都讲不出来。

  伸手将连叫都叫不出声的小黑拎走,不地瞪了娼一眼,嘀咕一声:“就知道你是个喂不的小白眼儿狼。”跟她怄气简直就是在给自己找罪受,你气得七窍生烟,人家大小姐仍然老神在在悠哉悠哉,哪里管你悲风还是伤秋,怀还是疼夏。

  将两条藕臂伸直,娼潇洒地站起来,捞过小黑抱在怀里,走向房门口,背对着二人挥挥手:“好啦,见也见了,礼物也送了,我还有别的事儿要去做的,别来妨碍我哟——”说完,还回过头对着两个早已过尽千帆阅人无数并且见识过无数环肥燕瘦绝美人的二人抛了个媚眼儿,妖娆娇媚的恰到好处,勾起你心底的虫却又让你动弹不得。

  只能牙地看着她离去时婀娜多姿如莲般摇曳飘逸的身影,房间里甚至还残留着她身上的奇异幽香,缓缓地弥漫在整个空气中,惑着人们去寻找,去痴

  谁教他们当初答应她无论去做什么都不阻止不妨碍还会穷尽一切去辅助她呢?一失足成千古恨,自己挖的坑自己跳下去了,怪得了谁?

  不过,这世界上能令他们如此心甘情愿被差遣的女人,恐怕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了。

  娼抱着小黑慢悠悠地在走廊里来回闲晃,先前的睡意在见到这只小猫咪后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倒不是因为欢喜,而是她想到了一些好玩儿的事情──甚至恨不得现在就去玩儿,要不是天还没有亮,时候还没有到,她真想马上就去。

  经过拐角的时候她步伐飘飘的走过去,三秒钟后,又退着走了回来,勾魂的桃花眼眨呀眨,歪了歪头,忍不住“噗”的一声笑出来。

  真是有趣,她的小宠物居然就呆呆地站在下面等着召唤哪!

  对着他勾勾手指头,小宠物很乖地迅速走了上来,也幸好娼站在死角处,大厅里的人才看不到她。

  无意识地摸着小黑光滑柔顺的,她懒洋洋地问:“叫你先下去,又没叫你在那儿等,站着做什么,看起来傻极了。”

  “我…对不起。”说着就是深深的一鞠躬。“今天晚上因为小姐的出现,子幽没有单子接,也闲着无事,就站着了。”

  “哦。”娼冷冷淡淡地应了一声“跟上来。”

  “是。”

  又是七拐八弯,终于到了她自己的房间。随手开了小壁灯,昏黄微弱的光线刹那间照了整间屋子,没有太明亮──和那两人相同,娼也不喜欢太亮的地方,白天出去是例外。月越是亮的地方暗下去之后就越疯狂,光明度很大的一方面也就反应出了黑暗度。这是相辅相成也是必然的。

  抱着小黑坐到上,小手放开它,小东西摇摇晃晃地在柔软的不可思议的大上走路,小小的可爱的爪子每走一步就深陷进软软的里,总之一步一惊心,步步危险。可娼却看得开心极了,在她无聊的时候是很擅长给自己找乐子的。

  “站在那儿干嘛,过来。”还需要她叫,真是的…不过这又怎么能怪姜子幽呢?他即便是天资再高脑子再聪慧也绝不可能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内成为一的公关,更何况先前的他可以说是纯洁小正太一枚,哪里学得来八面玲珑巧舌如簧的本事,不被人骗就已经不错了。若不是强大的报复心和自尊心,估计此刻不知道会在哪里尸呢!

  娼也不想想,这世界上不是每一个人都能遭受像她这样的命运,然后再拥有像她这样的性格的。每一天都有数不清的男男女女被卖掉或是背叛,有些人可以重新振作,有些人会从此堕落,又有几个人最后是像她这样的呢?

  无比地坎坷,却也无比地阴暗。

  其实,娼才是真正属于黑暗的主宰呀!

  小黑依然在那里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尽管没有一步是正常的,实在是太大又太软,小小的它又是雪白雪白的,站在上如果不认真的话恐怕根本就看不出来。

  娼兴味地看着姜子幽走过来,也清清楚楚地瞧见他眼底的犹疑,完美的瓣不由地扯出一抹微笑,素手一伸,拽着他的衬衫下摆将他拖过来,精致绝伦的脸庞缓缓凑近他,美颜上一片笑意盈盈:“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很想问我为什么要帮你是吧?”然后,面不改的笑看姜子幽神色一变。

  一百三十七、很想知道我为什么帮你?(下)

  “其实很简单哪!想知道的话就来问我不就成了?”娼单手托着粉腮,笑得漫不经心又兴味十足。“把话憋在心里可不好,容易生病的。”

  “我──”姜子幽迟疑了半晌,还是没勇气问出来。

  “啊——”娼不开心了,瞟了他一眼“好吧,我来告诉你好了,也省得你没没夜揪心挖肺的。”说着离开了大转而到离不远的沙发上坐下,微微笑着看着上仍然在艰难的一步一摔的小黑身上,拍了拍手:“小黑──”黑溜溜的大眼睛立刻看向她,嘴巴里还“喵喵”的叫了两声,似乎可以听懂娼说的话。不仅如此,四只小爪子还开始朝着娼的方向前进,好不容易爬雪山过草地的走到边,却又害怕地瞅着离地面近一米的距离,吓得“喵喵”叫。

  “小黑——”娼笑着看小东西纠结的模样,瞧,多可怜呐,吓得连都要炸起来了。伸出两只素手拍呀拍,她继续笑眯眯地唤“来呀,小黑——”在她的召唤之下,小猫咪总算是咬紧了牙关,不顾死活的往下一跳──结果很狼狈的四肢大开摔在地上,看起来有趣极了,自然也换得娼银铃般的笑声。

  伸手抱起历经千辛万苦才走到自己身边的小黑,娼亲了亲它可爱的小脑袋瓜子,然后将它放到自己的膝盖上,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那水亮柔滑的白,抬眼瞥了一下姜子幽,道:“站着做什么,坐啊。”看到姜子幽落座,又看到他紧紧放置在膝头的双手,漂亮的脸上还有些难以启齿的红晕,娼不由地微微笑开:“你紧张什么,难不成我还会吃了你?”啧,人又不好吃,再说她也不是妖怪,小宠物至于吓成这样么?

  “不是的,我、我…”思量再三,考虑再三,他终究是不知该如何开口才能准确而明了的表达出自己的意思。“我只是,我只是──”娼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你只是什么?只是好奇,还是只是想知道?亦或者是──因为自己被喜欢的人背叛从而导致了对旁人的不信任?”说罢,她轻轻地笑了出来,语气蓦然变得无比冰冷“哈,那我倒想问问了,小东西,是谁给你这个权力去不信任呢?你现在是‘黑猫’的人,生是,死也是。我让你去做什么你都必须做,这一点难道你还不明白?还是说…成为红牌公关后你的傲气也跟着上来了?不要忘记,眼宽则心高,心高则气傲,气傲──则命苦,嗯?”双手握拳,攥的死紧垂在身侧,姜子幽低着头,谁也看不清他的表情,直到过了十几秒钟,才传出他闷闷的声音:“我明白了。”水润勾魂的媚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透出浓浓的邀请意味,姜子幽不知不觉地走近,被娼扯住衬衫下摆半跪在她身侧,然后以三十度角仰起头呆呆地凝视着她。漂亮的红润薄微微翕动,却是一个字儿也说不出来。

  “好孩子,你明白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啦,那样也省得我为你费心。”娼这话说的是真心诚意,夺魂摄魄的桃花眼里甚至有某些光彩在闪烁,看痴了柔弱美丽的少年。见到那痴的目光,娼勾起出倾国倾城的绝笑靥“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边说,纤细优美的指尖还边沿着少年美丽的轮廓缓缓勾勒,带着些许懒散,却又不失挑逗。

  姜子幽很明显地被娼的话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就要否认。可娼已经先在他否认前掐住了他尖细的下巴,边笑意更为明显:“不准对主人说谎,明白?”他傻愣愣地点点头,才咬咬牙,又点点头。

  娼忍不住“咯咯”娇笑出声,刹那间如同遍地鲜花怒放,数不尽的妖娆媚惑,风情人:“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么?怎么,这么快就忘掉了?”她非常坏心的揭人疮疤。

  姜子幽抿紧了嘴不肯回答。或许,连他自己都无法解释。喜欢一个人,曾经喜欢的那么深,可是在被背叛之后,那种喜欢就慢慢地变成了负面的愤恨,累积在心底,一天又一天,渐渐地就汇聚成了汪洋大海。

  曾经喜欢的人不再喜欢,明明知道不可能,明明知道不能相信,明明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去喜欢一个人的资格,却还是奋不顾身地投了进去。就像是扑火的飞蛾,即使知道下场也还是想要去试试看。或许不能在一起,但是如果可以远远的看着,未必就不是幸福。

  怎么、怎么就会喜欢上呢?

  她不过是在最开始的时候将他收下,可这个“黑猫”却是属于她的,这里面每天都会有数不尽的人踏进来,也会有数不尽的人走出去,为什么偏偏就选择了他呢?而又是为什么,要让他将血淋淋的真相尽入眼底,让背叛从此深深刺进自己的骨髓。又是为什么,要他强大起来,不再任人欺凌?!

  甚至在那之后她根本就没有再来见过他,而是换了另一个神秘的主子来教导。这么多日子里,每天晚上他都会躺在被窝里想她,不知道为什么,却就是戒不掉。

  喜欢…这就是喜欢?!

  以前的那次交往,还是女孩子先追的他,现在想起来,是在那个时候就盯上了他,决定将他卖掉吗?

  过往的一切如同雨点般向他打来,每一幕都在提醒着之前的不堪与愚蠢。

  姜子幽闭上眼睛,双拳攥的更紧。

  娼挑挑浓密纤长的黛眉,是兴味地看着他在那里纠结疼苦,半晌,耸耸肩,弹了一下姜子幽的额头。用力不轻,原本光洁的肌肤瞬间起了一个红印子。

  见小宠物捂着脑袋是委屈地看她,娼微微一笑,又是一记爆栗:“以前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嗯?”想得再多有什么用,那个背弃了他的女人还指不定和她的夫在哪里吃香的喝辣的哩!

  黑漆漆的眼睛呆呆地凝望着她好久,娼也难得好脾气地任由他看,直到姜子幽点头,说了句:“我知道了。”她这才放开怀里的小黑,往后倚在沙发上,笑地看着他:“既然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帮你,那我就告诉你好了。”反正也没什么好隐瞒的,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儿,权当讲故事好了,反正这些天她对于讲故事这事儿也蛮有兴趣的。“也许是同病相怜啊。”姜子幽看她一眼,很明显地表达出不信的意思。

  谁会信!

  她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左右,容貌绝美倾世,一身优雅贵气,一看就知道是名门世家才娇养出的公主,怎么可能会像自己一样被抛弃过?再说了,她这么小,又能经历怎样的爱情?!如果真是被抛弃又被卖掉,那么“黑猫”怎么会是她的?这所被称为堕落的天堂的俱乐部,一向是上社会的众人挤破头都想要进来的,她又怎么会拥有呢?

  “啊——”不信她啊“我可没有骗你,至于爱信不信,随便你。”没眼光的孩子,难得她想给人讲故事呢,真是不知好歹,居然敢吐她槽。

  意兴阑珊地扯扯一直在自己身旁走来走去的小黑,娼看了姜子幽一眼,嘟起水红润的瓣:“可别以为你是第一个被我选中的,我以前也有看中几个好玩儿的人留下来,可惜呀…不管男女,最后都很让我失望,只好把他们都丢下去,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吧好孩子?”千万别像那些人一样只因为爱上她就开始不择手段哪,否则她可是不会留情的。

  “…是。”

  看了看窗外,娼扁扁粉,看样子今天晚上在“黑猫”恐怕是睡不成了,还是回聂家得了,第二天还可以直接起不用走路,嗯,就这么办。

  “好啦,想知道我的事情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在你现有的基础上再努力就成了,乖。”拍拍姜子幽的脸颊,娼抱起还在她腿边走来走去的小黑,依循老路朝落地窗走过去,临行前不忘回头“啊差点儿忘记了,你今晚就在这儿睡吧,明儿一早再下去也行。”谁敢说不行。

  说完,便优雅的乘风而去,只听见小黑因为突然的重力下降而飘来的凄惨喵叫声。

  姜子幽站在原地,眼神离,好久都没有动一下。

  一百三十八、唤美人起是甜蜜的折磨

  聂斐然固定在每天的十点钟去叫娼起

  小东西平里娇俏可人又乖巧听话,唯一的缺点就是有着很严重的起气,如果有谁在她好梦正酣的时候不识相的敢去打扰的话,绝对会把她得大发雷霆,即使是他,也得好声好气地哄着骗着才能躲过一劫。

  唉,也不知道这么个小东西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脾气。

  聂斐然无奈地摇摇头,轻轻推开门。

  白色的大上有一团小小的突起,粉白色的被子包裹着纤细美丽的佳人。中午的阳光顺着窗户照了进来,微风送来阵阵花香。

  这丫头,昨晚他离开她房间的时候明明是关了窗户的,她怎么又起来偷偷给开了,就不怕冻着感冒了?

  想归想,现在已经是中午了,也就没有关窗的必要了。

  黑眸略略染上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聂斐然徒步走过去,看见披散在雪白单上的一头乌黑柔软的黑发。大手情不自地捋起一缕放在鼻端轻嗅,看见只着薄薄一层睡衣的纤细肩头在被子下面若因若现,摇摇头,伸手将娼放在外面的小爪子回去。

  “娼儿?”他拍拍她粉的小脸,柔声轻唤“上午了,该起了哦,再睡下去你可就要变成小懒猪了。”说着,低下头以高的鼻梁去逗娼的,喉咙里还发出坏坏的笑声。见她只是皱了皱小脸却完全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忍不住伸手捏住可爱的小俏鼻。看着她嘟起小嘴儿一脸不却仍是紧闭着眼睛睡得一塌糊涂的模样,终于投降了。

  明知道这样是叫不起她的,又何必每天都要试一下呢?

  不过…小丫头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大手滑不溜丢地窜进柔软的被子下面,顺着细滑的小腿一路往上,停驻在纤细的间,坏坏地挠了一把,得娼瞬间呻出声。

  他的小公主可是感的很,部是她最大的弱点之一。

  聂斐然忍俊不住,抬眼看见她还在睡,就大胆地将手更加往上的地方探过去。最后停留在纤细的浑圆下方,顺着那完美的弧度勾勒着丰盈的曲线,然后握住一只令他心动不已的柔软温柔的捏着。

  水的粉微微噘了起来,即使是在睡梦中,感的身体也依旧可以完完整整地接受到外界的挑逗或是扰。娼咂咂小嘴儿,翻了个身,趴在枕头上继续开睡,躲过了那只一直在她前作怪的大手。

  聂斐然不有些啼笑皆非。他无奈地摇摇头,深邃悠远的眸子一敛,大手不屈不挠地转变了攻击方向,转而抚上两瓣粉柔滑的俏

  小丫头不喜欢穿内衣,睡觉的时候通常就是随意披了件睡衣就成,反正有被子盖住也不怕走光,但这却为他创造了偷香窃玉的好条件。每天早上唤她起几乎成了聂斐然最爱的事情。

  灵巧修长的手指在两瓣水的粉上摸了摸,然后意地下手去掐,动作很轻──聂斐然哪里舍得将自己捧在心尖儿上的人给疼呀,然后顺着优美的曲线滑进神秘的桃源,勾在顶端慢条斯理地逗着。

  有粘稠香甜的水沾染上了他的指尖,聂斐然眼神一暗,眸底很明显地染上了浓浓的望之,只不过他早就发过誓,不到新婚之夜绝对不会占了她的身子──他一点儿也不想在自己还是别人的丈夫的时候和自己心爱的女人上,那是对她的侮辱。

  又极富技巧了几下,修长的指尖甚至还小心翼翼地入了紧致的不可思议的甬道,刚一进入聂斐然就后悔了,因为里面的每一寸都像是绝美的小嘴儿般啜着他的手指,销魂的感觉令他的鼠蹊部越发的肿疼痛起来。

  用了极大的意志力才勉强将手指从佳人体内回,聂斐然盯着指尖捻出的一点润发呆。半晌,才将其放入口中,把那香甜无比销魂至极的滋味尽数纳入腹腔,强忍住心沸腾的望,竭力克制住想要扑上前将小东西吃干抹净的冲动。

  这下子他是再也不敢伸手去挑逗娼了──每天一次,每次的结果都是这样。小东西睡得依旧昏天暗地,他依旧求不,可是第二天仍然会是这么做。

  暗暗呼出一口气,聂斐然决定速战速决。大手麻利地连人带被一同抱到怀里,自己则一股坐到上,低下头就狠狠地吻住微张的甜美小嘴儿,借以抒发刚刚平息下去的望。老天,他真是巴不得快些将她娶进门!不然天知道还要这样忍多久!

  一阵足以令人窒息的深吻过后,聂斐然着离开她勾魂的樱,努力将又疯狂燃起的望给按下去,而娼也张开被亲的红肿的小嘴打了个呵欠,水汪汪的眸子微微撑开一条,见是聂斐然,又懒洋洋地眯起来。

  聂斐然见了不觉好气又好笑,好么,他被她得全身都要被火烧焦了,这丫头可倒好,居然连眼睛都不睁开!

  “娼儿,该起了!”勉强板起脸,聂斐然亲了娼的粉颊一口,见她还是不肯睁眼,于是又在滑腻的小脸上啃了一下,娇白细的肌肤上立刻留下来了几个浅浅的齿痕。

  啃完他就后悔了,捧着小小的脸蛋儿又是心疼又是愧疚,在心里骂了自己好几遍。

  兴许是这一下真的重了些,一向至少还得赖半个小时才肯睁眼的娼“喵”的一声就伸手捧住了自己的腮帮子,柔媚的杏眼立刻泛起了淡淡的水雾。“斐然哥哥!”

  “乖、乖、是哥哥的错,哥哥给娼儿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见到大眼里的水雾,聂斐然的心都要疼碎了,他怎么舍得娇人儿哭?“乖,娼儿不哭,不哭…”该死的,他是得了失心疯吗,否则怎么会下那么重的口?!

  娼张着小嘴刚要说话,突然挣开聂斐然的怀抱,焦急地四处看:“小黑,我的小黑呢?”真该谢谢这只该死的猫,否则她也不必装出这副焦急的模样──要知道演戏是很累的!

  陡地,勾魂的桃花眼里光一闪,娼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因为聂斐然进来所以只是虚掩着的门,娇滴的瓣缓缓地展开一抹微笑。

  一百三十九、永远只能远观的路滕秀(上)

  剑眉微微蹙起:“小黑?”

  “是啊,一只猫啊。”娼无辜地抬起大眼看他,长长的睫眨也眨的“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小黑。”聂斐然摸摸她的小脑袋,不觉有些好奇:“哪来的猫?”

  “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遇见的,于是我就要了。”

  “你这丫头。”以为她说的小猫是昨天夜里因为没有关窗而闯进来的,聂斐然又拍拍她的小脸蛋,不悦地道:“来不不明的动物也敢收留,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喜欢小动物的话,我去叫人拿份列单给你。”想要什么样的都有,哪来稀罕不知道从哪儿跑来的野猫。

  娼嘟起粉红润的小嘴儿:“人家又不是喜欢小动物,只不过那只猫很有意思嗒。”她可没说谎,的确是昨天晚上遇见的,然后她就要了,他心里想什么可不关她的事情。

  黑眸瞟向她:“那猫呢?”

  “猫…”娼眨眨大眼,纤细的食指抚上自己的瓣,看了看房间的角落:“我怎么知道。”她回来的时候随手一抛,哪还有心思去管它死活,只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只猫不会离她太远就是了。

  聂斐然不觉啼笑皆非,大手又是蹂躏她的发,刚想开口就被娼打断了:“啊──小黑!”她惊呼一声,伸手去抱藏在被子下面刚刚碰到她的腿的猫,单手将其给揪了出来,小嘴咧出绝美俏皮的笑容“斐然哥哥,你看,这就是小黑。”边说她还边献宝似的将猫咪给举高。小东西的四只小爪子就那样在空中扒拉,还不时发出“喵喵喵”的叫声。

  一抹诡异的感觉迅速掠过聂斐然的眼底,他看了看那只猫,原本不准娼养的念头居然就这样瞬间烟消云散了!那只猫漆黑明亮的大眼睛好奇地盯着他瞧,却莫名地给了他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是,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可是怎么可能呢?他一向不喜欢这些小动物的。

  娼才懒得去管聂斐然心里想的什么。她将小黑举起来之后就抱到了自己怀里,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扯着它的胡子,神色也慢慢地沮丧了下来。“斐然哥哥,优优还是没有消息吗?我好想和他一起玩哦。”

  “乖。”抛开心头的狐疑,聂斐然温柔地将娼揽到怀里,大手点点她俏的鼻尖“腾优不会有事的,别担心。”

  “那──绑匪有打电话来吗?”大眼充期盼“或者有送信或是让人传个话什么的?”见聂斐然对着她沈默地摇了摇头,粉顿时不地噘起来“什么嘛,一点办事效率都没有,难道就不去找优优了吗?!”被她的义愤填膺得哭笑不得,聂斐然搂紧她,柔声安慰着:“我已经派人去找了,也报了警,可是绑匪依然没有和我们联络。他们──或许要的并不是钱,也不是为报复。”如果是为钱,早就应该打电话或是通知了,如果是为了报复,那就更应该打电话,谁不希望让仇人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再亲眼看看仇人的下场?

  那么,那些绑走腾优的人,到底要的是什么呢?不为钱,不为仇,还能是为了什么?

  冰凉的小手抚上聂斐然紧皱的眉间,抹去浓浓的“川”字“斐然哥哥也不要担心,优优会回来的。”看见那双大眼里的乖巧温柔,聂斐然不莞尔一笑,亲亲她柔瓣,低低地道:“真想赶快娶你进门,让你成为我真正的老婆。”他真不知道还能这样忍受看着她而不触碰她多久?

  一抹红霞迅速飞上娼白皙的小脸,她揪着聂斐然的衣襟,躲在他怀里吃吃的笑,半晌才抬起头在他下巴上亲了一口:“只要斐然哥哥喜欢娼儿,那么就是不结婚也无所谓。”反正不管怎么样,最后这个婚,恐怕都是结不成的。且不说和孽那两个家伙,估计就是邵觉和阎尧,都不会让他得偿所愿。

  诡谲的光芒从她眸底闪过,弥漫了些许妖气与毒。

  这场报复游戏差不多也要收场了,再不收场的话,她可就腻了。

  听了娼的话,聂斐然不悦地抿起了薄,弯曲指节轻叩了她白玉般的额头一记爆栗:“胡说些什么,我要你,自然要给你个完整的家,难不成真要你做小三?”她愿意,他可不舍得。即使会对亦翩有愧,却也是难免的了。

  大眼眨了眨,娼摸着坐在怀里的小猫,又看了看自己,突然发现他们两人一猫居然是叠着坐的。她坐在聂斐然怀里,小黑坐在她怀里,叠罗汉似的。“可是…亦翩姐姐要怎么办,难道你真的要和她离婚吗?在客厅的时候斐然哥哥不是当着聂爸爸聂妈妈的面上离婚的事情以后再说的吗?难道──你要食言?”不是吧,聂斐然不应该是个言出必行并且绝对不屑于撒谎等等有损人格的事情么?

  “我没有要食言,那时候的话也是真心的。”聂斐然微微叹了一口气,又道:“当时腾优出了事,双方父母又闹了个大僵局,我又怎能在那种时候说出要和她离婚的话来?更何况…这么多年来,是委屈她了。”一直伴在他身边,却从来不曾抱怨或是后悔过。尽管并不是他要求她付出的,他却仍算是负了她。

  十年,就算是只动物也会培养出感情来,更何况是人,还是他十年来的枕边人,他孩子的母亲。

  娼静静地看着他,倚到他怀里,水眸离:“那斐然哥哥想要怎么样呢?”作出这副痴情样子,却又想着娶她进门,算不算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

  “不怎样。”聂斐然低头亲她“娼儿是我最爱的人,也是我要穷尽一生去保护宠爱的人,我虽然对亦翩有愧,这十年来却也从来不曾亏待她,乔家的事业一度陷入低谷,‘聂氏’从未袖手旁观过。而且…有些事,我不说,并不代表我不知道。”比如说,乔亦翩并不像表面上的温柔贤淑,他身边的女人有多少是被她用了手段赶走或是威胁过的,他都一清二楚。不说,不过是因为那些女人对他而言一直都是困扰,她这么做也算是帮了他的忙而已。

  十年的时间,他却发现除了愧疚,自己对乔亦翩居然没有丝毫感情,而十年前,他明明觉得这个女子温婉多情知书达理,是聂家少夫人的不二人选,可是为什么那种认知却一点一点的消失了呢?还是说,十年前的时候,他就已经隐约知道事情的背后没有那么简单了?再联想到这些年与乔亦翩走得非常近的路滕秀,那个女人又在这些事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若非她是笨丫头的亲人,他──一抹难以言喻的苦涩从聂斐然眸底闪现,他微微合起眼,复又睁开,又是一贯的安然宠爱。

  娼点头表示了解,水眸若有似无地瞟向门边,一只小手攀上聂斐然的肩,娇声问道:“那斐然哥哥现在就只喜欢娼儿吗?对亦翩姐姐和路姐姐,都没感觉吗?”此言一出,就见门外一抹纤细人影狠狠地颤了一下,耳朵也竖的更尖了,摆明是想知道这个答案已经很久很久。

  一百四十、永远只能远观的路滕秀(下)

  线条无比漂亮的手指轻轻刮了刮她的俏鼻,聂斐然将她拥得更紧:“我不是只喜欢娼儿,而是只爱娼儿。至于其他的人──亦翩我是对她有愧,而滕秀,从不认为和她的关系有多亲密,充其量不过是世代相的同一辈而已。”而且,如若不是因为笨丫头,他儿就不会理会她。

  闻言,娼满意地笑开:“真的吗,斐然哥哥真的就只喜欢我──不,是只爱我一个人吗?”小脸仰起来看他。

  聂斐然越看她的娇模样越是喜爱,忍不住就低头在她粉颊上啃了一口,这次没有用力,却仍是被那柔滑腻到了极点的肌肤而吸引住。“这已经是众人皆知的事实了,娼儿要是还想再听,我就一直说下去就是了。”

  “我才没有那么无聊。”她皱皱鼻子,推开他一直凑上来要亲自己的薄,小手摸摸怀里的猫咪,突然好奇地问道:“斐然哥哥不奇怪我为什么给这只白猫取名叫做小黑吗?”

  “呵,有什么好奇怪的,娼儿喜欢便是。”聂斐然看向那只名叫“小黑”的猫,挑了挑浓密的剑眉,心里却涌上一股尴尬的妒意──老天,他居然在嫉妒这只猫可以光明正大地躺在娼儿的怀中!

  娼娇笑出声,将小黑放到一旁,青葱玉手揽上他的颈项:“我就知道斐然哥哥最好,最疼娼儿了!”

  “傻丫头!”他刮刮她的俏鼻,不疼她,还能疼谁去?

  “啊——”娼撒着娇往聂斐然怀里钻,躲避他刮她的修长手指,抿着小嘴儿“咯咯”直笑,半晌,等他消停了,才开心地仰着小脸往他边凑:“要亲亲。”聂斐然不莞尔,从善如地吻住他心爱的小丫头,大手握住她盈盈的肢,然后顺势爬上软脯,罩住一团柔柔的捏起来。“娼儿…我的宝贝…”黑眸充温柔爱意,结实的膛将娼整个人都容纳在了自己怀里。

  “啊…”娇被罩的刺令娼软倒了身子,她柔顺地依附在聂斐然怀里,乖巧地任由他对着自己上下,勾魂的桃花眼却漫不经心地瞟着门外的身影。即使不去看,她也想象得到那女人会是怎生一副可怜又怨恨的模样。

  啧,果然是十年如一的没有长进。没本事去抢,却又不甘心,只好听从乔亦翩的号令,两个人一起狼狈为,结果自己却什么都没得到,反而被心爱的人说成是世,啧,果然是非常非常值得伤心呀!

  啊——这世界上的笨蛋还真是不少,自己没本事,找个比自己厉害的做靠山却又被人家彻彻底底地利用了,不得不说路滕秀小姐真的可以算得上是悲剧中的悲剧。

  被娼的嘤咛得口焦舌燥,聂斐然费了好大的意志力才把自己的望给了下去。黑眸扫向高高肿的鼠蹊部,不由地苦笑起来──他到底还要这样折磨自己多久哇?想自己一向不少个重的人,结果一碰到娼儿的身子就像是了好几百吨的烈药一般,再这样下去,他可不敢保证是不是真能将爱留到新婚之夜了!

  娼趴在聂斐然怀里,坏心眼儿地听着他嘎到了极点的息声,桃花眼底迅速闪过一抹狡黠,噗,臭男人,死要面子活受罪吧?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还真的是爱惨了自己,所以才会如此珍惜。

  这样才好玩儿嘛!

  爱的越深,伤的才能越深呀!

  嗯…娼发现自己是越来越期待游戏结束的那一刻了,一定是非常、非常的好玩!

  故意忽略身下鼓着的望,她急急从他怀里爬起,改坐为跪,小手又揽住聂斐然的脖子,大眼一眨一眨无比好奇地问道:“对了斐然哥哥,他们在客厅里说的丫头是谁呀?为什么一开口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呢?”这话问的是无比的天真纯洁,看起来似乎真的只是对这个话题好奇而已,可只有娼自己知道,此时此刻,她的心里掩藏着多么深厚的笑意。

  看到那些人变脸的一刹那,她可是在心里开心透了!

  真不知道如果告诉他们她就是那愚蠢的小可怜,他们信是不信?嗯…根据这些蠢货的智商,肯定是不会相信的。

  可惜呀,不信也没办法了,事实就是这样——

  听了她的问话,聂斐然的脸色明显一变,俊美容颜上布的瞬间冷却了下来,只有身下依然肿望,昭示了刚刚他的意志力是有多么脆弱。

  大手抚上娼一头乌黑青丝,他喃喃地道:“丫头呵…是个笨蛋。”

  “哈?”娼很配合的做出一脸的惊愕。

  “她──她是从小一手带大的妹妹,天真美丽又善良,可爱的不得了,就像娼儿一样。”说着,他轻轻吻了娼一口,黑眸里闪过一丝极快的痛苦。“只不过…后来她出事了,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老天,是谁说恋人之间是不可以有一丝一毫的隐瞒的?!此刻,他居然不敢将当年的事情再说出口。一是不想扰了死者安宁,二是不愿提起自己心头最深的伤痕,三──竟是害怕娼儿知道了这样的事情之后会轻视他,瞧不起他,甚至离开他!

  不,不能说,他不能冒着失去娼儿的危险将当年卑劣无的自己尽数摊开在她面前!

  “哦…斐然哥哥很喜欢她吗?”娼好奇地睁大眼睛,微微上扬的眼尾竟诡谲地透出一丝媚态,只不过聂斐然太过于沈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所以没有察觉。

  “…是的,我很喜欢她,恨不得把她抱在怀里宠上一辈子。”说这话的同时,他的双手也不知不觉地揽紧了娼的身子,似乎是想要弥补当年的遗憾一样。“那时候年轻,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就觉得自己对她只是兄妹之情。所以…明知道她喜欢自己,也装作什么都不晓得的模样。等到她真的离开了,却又后悔了,或许这才是十年来亦翩一直陪在我身边也无法喜欢上她的原因,那不是爱,却是浓厚的喜欢,这喜欢在她死后就变成了一刺,被埋在心底,不想的时候不疼,可是一想──就是硬生生的挖心之痛。我甚至无法爱我的儿子──总觉得、觉得自己若是很深很深的喜欢一个人,就像是背叛了她一样。”在他把她抛下后,他夜不能眠,甚至闭上眼就是她哭喊着叫他的声音,一声又一声,每一声都像是用尽了力气,连血都光。

  娼玩味地看着他,颇觉有趣地挑眉,手上动作却无比温柔:“斐然哥哥,她若是地下有知,想必也不会怪你的。”她可没撒谎,她是真的不怪他了喔,只不过对他做点儿什么还是必须的。

  “…嗯。”聂斐然点点头,拥娼入怀“爱上娼儿真是一个意外,我本来以为这辈子就这么过了的。谁知道你就这样闯了进来,将我的一切都染上了娼儿的味道,这辈子都洗刷不掉。”他不敢告诉她,笨丫头是不会原谅他的了…“斐然哥哥…”娼捧住他的俊脸,在他的脸颊烙下一吻,然后温柔地将他抱紧。

  一切都显得无比的美好,门外的人也终于死心离开,连小黑都无比温顺地趴在一边动也不动地看着他们。

  只是──真的如此美好吗?

  那么,娼的眼底窜的,又是什么呢?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重生为娼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重生为娼》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两性小说。完结小说重生为娼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郦优昙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6mxs.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两性小说,请关注流氓小说网的“完结两性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