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为娼 第161章-第165章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流氓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重生为娼  作者:郦优昙 书号:15645 更新时间:2015-10-3 
第161章-第165章
  一百六十一、只有你不能原谅(下)

  阎尧此话一出,乔亦翩的眼睛猛然亮了起来。原本瞪着路滕秀的视线由怒转喜,一瞬间就像是有了什么筹码似的,得意洋洋的笑了:“滕秀,你不会忘记那件事了吧?”说完,笑着环视了一下四周,肩膀都因为笑容而耸动起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路滕秀冷冷地睇她一眼,迅速对着聂斐然道“聂大哥,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乔亦翩是害死我妹妹的凶手啊!那卷录影带还不能说明一切吗?聂大哥…你难道要我妹妹在九泉之下都不得安宁吗?!她是那样喜欢你、崇拜你,你不是也很疼她的吗?那为什么却不将害死她的凶手绳之以法?!”聂斐然淡淡地看着她一个人在那里自导自演,巧舌如簧的完全不像是平里安静温婉的她,薄微微扬起,低沈的嗓音充了兴味:“我比较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她已经在九泉之下了呢?”即便是自己都无法确定笨丫头是不是死了,路滕秀又是从哪里知道的?!

  “我…我是猜的。”路滕秀神色一变“那种地方怎么可能活得长久?她的子又那么烈,聂大哥你也不是不知道,所以、所以我才会这么说。”

  “是吗?”聂斐然温柔的抚着娼的发丝,黑眸垂下,柔软的几乎能够将人溺死的凝视着娼,话却是对着路滕秀说的“你既然知道那里是什么样的地方,又为什么要在她已经崩溃了的时候,又派人去凌辱她呢?”漆黑的眼睛凝视着小脸苍白的娼,聂斐然的眼前似乎又浮现出那张十年前天真无的脸孔,娇柔的笑,纯净的眸子,畔一颗小小的梨涡,笑得时候出一颗可爱的小虎牙…善良可爱的教人怎么能不疼她。

  可她的快乐又持续了多久呢?

  他,亲手把她送进了那个吃人的地方,再也不回头的离开,听着她的哭喊求救,置若罔闻,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一样。

  …是报应么?

  他造的孽,要他的娼儿来承担吗?

  “聂大哥,聂大哥你在说什么!”路滕秀慌乱的摇头“她是我妹妹呀,我怎么会对我妹妹下毒手呢?!害她的人不是我,是乔亦翩啊!聂大哥,你为什么要这样说?!”他知道了?不,不可能,他不可能会知道的!

  一声充讥嘲的嗤笑从阎尧鼻中哼出“你以为你很厉害么,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就这么有信心自己做过的什么事情都不会被揭穿?!”真是天真可爱的紧,可惜少了点儿脑子。

  路滕秀刷的投过去一眼,尽管强自镇定,可是终究骗不了人,她的眼里全是慌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绑架娼儿的事情你也有份!”说着就转头看向聂斐然,以一种无比卑微而且谦恭讨好的姿态指着阎尧“聂大哥,就是他、就是他帮着乔亦翩绑架娼儿的,他和乔亦翩说好了的,不然娼儿不会遭受到这样的事情,我没有骗你,这是真的,这是真的!”聂斐然看见了她眼底的诚恳,黑眸瞬间冷厉如刀:“你也有份?”阎尧耸耸肩,摊摊手:“你不问下当事人,看看她是不是承认啊?”狭长的眼睛瞟向正笑得无比猖狂的乔亦翩,笑意盎然,周身的气却能让人退避三舍。

  这个男人,即使是笑的时候,都是无比危险的。

  聂斐然从善如的看向乔亦翩。

  “没有,阎先生没有和我串通。”乔亦翩冷冷的笑了,眼神如蛇般死死地盯着路滕秀“你以为你跑得掉么?你以为你能把我拉下来么?你以为斐然不要我了就会娶你么?呵呵──”她猛地停住笑容,眼神宛如淬了毒的信子一样出点点血红笑意“做你的秋大梦吧!想利用我?你再练个几年!”以为她会如她的意将阎尧供出来?怎么可能!她不是傻瓜,就算斐然愿意放过自己,阎尧也有一千一万种方法将自己死!

  将他供出来,只不过是加快自己的死亡而已。

  是自己蠢,才识人不清,十年了,居然没有看清楚眼前这个女人是头吃人喝血的狼!

  路滕秀看她一眼:“我没做亏心事,自然不用跑,至于拉你下来? ?有娼儿在,我拉你下来做什么?难道你以为这聂家少夫人的位子你还能坐多久吗?再说了,你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就算聂大哥看在往日的情面上宽恕你,我们路家也是不会让你好过的!”她暗自咬了咬牙,赌乔亦翩没有证据。

  阎尧突然放声大笑,一向柔残佞的男人突然出这样狂肆犷的笑容,倒是将现场众人给吓了一跳。

  他边笑边摇头:“真是有趣的一幕,这就是传说中的狗咬狗牙呀!”聂斐然黑眸一沈:“你还知道些什么?”

  阎尧停下笑声,摊摊手:“我还能知道些什么?只不过是无意中想起了十年前一些有意思的事情。你要是想听的话,我可以给你讲。”娼状似醒了过来,勾魂的桃花眼一片蒙的眨呀眨,小手揪住聂斐然的衣襟,嘟起了粉润的瓣:“斐然哥哥…嗯…”她使劲眨眨眼,又甩甩头,一时之间似乎没有清楚自己身在何方似的,那爱娇的模样让聂斐然不觉微微一笑,低头就亲了她一口“醒了?”这小迷糊,还想睡多久啊。

  阎尧似笑非笑地看着娼,又笑着看向乔亦翩和路滕秀:“十年前有人给我送了个女人,那模样…和路小姐长得还真有几分相似。”路滕秀一震。

  “也不知道是谁知道我喜欢女人,更喜欢征服女人的怪癖,送来的丫头虽然被人开过苞不干净了,但子还真是倔得可以,玩起来特别有意思。”每次看到她在自己下哭喊哀嚎,他的心里都会升起一种异样的兴奋,就如同年幼的时候不小心看到的母亲被人捆起来凌一样,心里充了要她求饶的冲动,这世界上女人都是如此,下又放,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路小姐和乔小姐对她应该不陌生,她叫滕优。”这句话宛如晴天霹雳。

  聂斐然猛地抬起头来“你说什么?!”

  一百六十二、你们的下场会是什么样子

  阎尧笑眯眯的给他看回去:“我以为我说得很清楚呀,十年前有人给我送过来一个可爱的女人,她叫滕优。”低低地笑声沙哑的散发在房间里,有些诡异“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初可是鲁老头将她送来的。至于她又是怎么到的鲁老头手中…我想乔小姐和路小姐应该比我更清楚才是,尤其是乔小姐,刚刚的录影带差不多也能说明些什么了吧?”娼仰起小脑袋看着聂斐然,对他眼中出的狂怒感到些微的兴味,两只小手柔柔地捧上他的俊脸,清脆的声音轻的几乎听不见:“斐然哥哥,你怎么了?”聂斐然茫茫然的低下头来看她,在她清澈如水的眸子里看见自己的倒影,于是心脏一点一点的开始柔软下来:“傻瓜,我没事。”他不是笨蛋,从这一会儿的时间里,再蠢的人也能从中察出一二了,更何况他早就对当年的事情有所怀疑。

  漆黑的眸子慢慢地移向乔亦翩,又缓缓地看向路滕秀,瓣扬起的弧度浅淡的不可思议:“你们是自己说,还是我来说呢?”乔亦翩紧张地咽了几口口水:“斐然,你、你在说什么?”

  “是啊聂大哥,你在说些什么呀,我都听不懂。”路滕秀也强自镇定的出一丝笑容,双手握拳,却掩不住丝丝心虚。“事情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是乔亦翩害死我妹妹又想害娼,跟我没有关系的呀!难道聂大哥宁愿相信阎先生这个外人也不愿意相信我吗?”阎尧笑了,他是外人呵!

  聂斐然摸摸怀里娼的头发,依旧问着先前的问题:“你们说是不说?”他的神情无比的平静淡定,似乎只是在讨论一下今天的天气如何。

  两个女人彼此相视一眼,还是决定了隐瞒。

  聂斐然猛地笑了起来,深沈磁的笑声回在房间里,目光灼灼的看向她们:“你们既然不愿意说,那我来说,也是可以的。”大手安抚地拍着娼的背部,时不时低头给她一个温柔深情的眼神。

  就在他刚要开口的时候,有人出声打断了他:“不如教我来说好了,我对这事儿可也是有兴趣的紧呢!”卧室门被推开,修长英的身影走了进来,阳光折在他高大的身躯上,让他的脸诡异的处于一个死角,直到他潇洒不羁的走近,众人才看清楚他的模样。

  娼暗暗挑起了眉尖,与来人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

  “我将妹妹交给聂总裁,聂总裁就是这样保护她的么?”凤眼是笑意,却无比虚伪。孽迈着悠然的步子经过乔亦翩身侧,带笑的魅凤眼在她脸上打量了几分“敢对我的娼儿下手,你倒也是好胆量。不过──你想过后果没有?”说完也不等她回答,又踱近路滕秀,漂亮的大手抚上自己的下巴,浓密的眉毛高高地挑了起来“我倒是非常好奇你们是哪来的自信,相信自己绝对会让对方沦为替罪羊,并且躲过‘金融’的视线呢?女人,你真的没有想过下场吗?”黑色的风衣在空中划出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弧度,优雅而又风度翩翩。这样的孽看起来宛如一个浊世佳公子,可惜只有娼知道在他俊美的皮相下掩藏了怎样一颗冰冷恶毒的心。他走到聂斐然身边,抚上娼苍白毫无血的粉颊,低低的问道:“我们放手让你出来玩儿,你就是这样回报我们的,将自己得遍体鳞伤?”还是得将她锁在身边才牢靠些呀!这女人,做的事情是越来越不安牌理并且随心所了,而且,似乎还有着将他和给无视的预兆。

  娼抿了抿水瓣,状似娇弱的凝望着他:“哥哥…”孽俯首就着聂斐然的怀抱在娼的额头印下一个吻,然后笑意地转头:“十年前的事情既然你们都很想知道的话,那就我来告诉你们好了,也省得你们在这儿彼此猜忌狐疑。哼,倒真是没见过比你们更蠢的蠢货。”狭长漂亮的凤眼掠过抱着娼的聂斐然:“聂总裁想必是很想知道的吧?”

  “如果暗总裁愿意说的话,聂某洗耳恭听。”

  “其实也没什么好讲的,无非就是两个女人因妒生恨并且借刀杀人除去自己的情敌罢了。”孽双手环,慢慢悠悠地说“这位乔亦翩乔小姐和路滕秀路小姐都喜欢聂总裁,可惜落花有意水无情,聂总裁宠爱的是路家的小女儿路滕优,对这两个女人视而不见,恰逢路乔聂三家在那时遭遇了难得一见的金融危机,并且被人恶意收购了股票,眼看岌岌可危就要宣告破产了,乔小姐在这时候有了主意,在和路小姐悄悄商量过之后,和号称美国首富的鲁老头搭上了线,成功让那个变态老头看上了路滕优。”他摊摊手“于是在三方家族的施以及自己的考量之下,聂总裁终于忍痛割爱将自己喜欢的女人给送了出去──啊不,我说错了,应该是卖了出去,以此换来鲁老头无条件的资金供应。”

  “聂家东山再起,并且成功成为业界龙头,但是那可怜的小姑娘可就没这么好运了,她被鲁老头玩得几乎没了命,可惜呀…她喜欢的男人,啊,也就是聂总裁你,亲眼看着她被人糟蹋也不去理她,让这可怜的姑娘伤透了心。”

  “这世界上傻瓜也真是不少,路滕优居然还坚信聂总裁不会出卖她,因为子太倔,鲁老头决定把她好好调教一番,于是就送到了我们‘黑猫’,却要求‘黑猫’里的调教师不能碰她,除此之外做什么都可以。一段时间后路滕优就被他带了回去,好像还是很不服输的样子,距离聂总裁将她卖掉快一年的时候,聂总裁良心发现想要去看她,结果──聂总裁应该不需要我多说了吧?你那时还需要鲁老头的钱,所以无视了她。而乔小姐呢,以为你对路滕秀余情未了,就用自己的身体做代价求鲁老头将路滕优送出去。然后──”孽停下不再开口,凤眼含笑的看向阎尧。

  “于是就到了我的手里。”阎尧无所谓的笑笑“我一向不喜欢倔强的女人,所以几乎什么玩意儿都在她身上试过了,包括让她怀孕。”他耸肩,眼睛却看向始终没有什么表情的娼“后来孩子没了,于是她就疯了。”阎尧尽量将话说得云淡风轻,就像是要掩藏什么东西一样。

  可他轻描淡写的说法却令聂斐然心如刀绞,五脏六腑都疼得像是要炸开了。

  他又想起那个梦,笨丫头在他的梦里小小声的告诉他:我还疯过哟!

  他以为那只是个梦,他一直都以为那只是梦!

  “疯了之后,鲁老头知道了消息就将路滕优带走了,之后──就再也没人知道怎么样了。因为鲁老头已经死了,谁也不知道那个疯女人去了哪里,她也许正在哪条红灯区做着皮生意,也可能被人白玩儿,更有可能早就死了。毕竟以鲁老头子孙的脾,可不会让她留在鲁家。但她长得还可以,说不定正在像只狗一样被圈养在哪儿,可能很多,谁知道呢?”孽唯恐天下不般笑嘻嘻的说,凤眼转间向着娼送去邀功的眼神。

  “不会的…她、她不会的…”聂斐然喃喃地低语着,怎么也不愿意去相信这样的事实。

  这些年来,他一直欺骗着自己她可能过得很好,她可能还活着,可是现在──“怎么不会呢?”孽好笑地看他“她才多大?大学毕业了么?人又疯了,又没人保护她,一个女人除了出卖身体还能怎么活下去?死了对她而言才是个解。”语毕,妖异的眼睛就移向乔亦翩与路滕秀“而你们…觉得自己又会是怎样的下场呢?”那眼底透出的浓烈血光,将二人吓得呆若木

  一百六十三、她受伤,是真的吗

  一片寂静中,乔亦翩颤抖的声音首先打破了空气:“斐然…”她用一种绝望的眼神看向聂斐然,凄凄艾艾的语气令人忍不住生起怜惜之心。

  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聂斐然漆黑的眸子微微合起,不再言语。

  孽漾着倾城的笑:“我想,这两个害得我家娼儿如此狼狈的女人,应该可以交给我了吧?”问是这样问的,但是他才不去管聂斐然是不是答应了,拍拍手门口就走进来几个黑衣男人,分别抓起争吵哭叫不休的两个女人招摇而去。

  “斐然、斐然──你相信我、相信我啊──”

  “聂大哥救我,求你了聂大哥,救救我、救救我!”…谁也不知道在戒备森严的聂家,他究竟是怎么带了人进来的。

  大手温柔的摸了摸娼的小脸,薄扬起一丝浅浅的笑:“娼儿想回家么?”娼抬起大眼来看他,却感觉到间聂斐然的大掌猛然一紧,似乎是因为孽的话而紧张了起来。她犹豫了片刻,咬了咬嘴,然后慢腾腾的摇了摇头。

  抚着她小脸的孽眼神陡然一变,眼底隐隐掠过暴风雪的意味,嘴巴上却还是笑意盎然的:“那么,聂总裁,我可就把娼儿暂时交给你了,如果她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聂总裁也算是个明白人,应该知道我的手段。”说罢,俯首在娼额头轻印一吻,旋即转身离去,再也不回头看一眼。

  可娼却听见了他心底的话:等回来了有你好受的!

  她不置可否的低下头,将小脸放在聂斐然膛微微蹭了蹭,水眸如烟般掠过整个房间,在看到一直站立在一旁没有出声的阎清墨的时候,不由地出了几不可见的笑容。那笑容极轻极浅,却无比地人,似乎还掺杂了几丝魅惑的意味在其中。

  风情妖娆,光婉转,美得教人无法呼吸。

  可这个笑容也只有阎清墨看得清楚,他像是被什么震撼到一样“蹬蹬蹬”的后退了好几大步,洁白如玉的俊脸瞬间变得嫣红一片,温润的眸子连看都不敢再看娼一眼,羞赧的别到一边去,待到几秒钟过后,他又偷偷地看回来,发现娼依旧媚眼如丝的看着他,原本就红透了的一张脸更是如同下了水的虾子。

  她似乎并没有在笑,可是他就是能感觉到她在笑他。

  就在他心如麻的时候,阎尧细眼一溜,扫视了整个房间一圈,猛地低低笑道:“这下子可算是好了,有‘金融’手,不管是乔家还是路家,都没法儿对你怎么样了。”这话当然是对着聂斐然说的。他抬眼看了阎尧一眼,薄微微一勾:“不仅是我,阎氏恐怕也算是躲过一场麻烦。”虽然乔家和路家算不了什么,但是如果真的反目成仇兵戎相见的话,也绝对不是一件容易处理的事儿。

  “哼。”阎尧冷冷嗤笑一声“娼儿就先交给你,你可要好好照顾她。不然,我随时不介意接手。”她在他身边会活得更加随心恣意,绝不会遭到这样的事情。

  “娼儿是我的宝贝,该怎么照顾她我心里有数,不需要阎总裁心。”聂斐然岂会被他这样小小的一句话给气到,自然也就不疼不的回了过去,唯有深沈黑眸闪了闪,令人看不清他的情绪。

  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一眼,阎尧双手兜,十分潇洒的踱出了卧室的门,临走前不忘提醒一下自家傻站在那儿的呆弟弟:“清墨,你准备在这儿站到地老天荒吗?”瞧那痴傻的眼神,他该不会是看上娼儿了吧?

  阎清墨这才回过神来,万分艰难的将自己的眼睛从娼的脸上移开,应了一声拎着医药箱就朝门口走,但还是忍不住回头望了娼一眼,这一望便是彻底的愣住了,因为这一下,娼是真的在对他笑!

  水瓣漾着完美的弧度,娇盛开着宛如清晨花园里玫瑰花瓣上的一滴珠,浅浅的嫣红惑着人去采撷。波光潋滟的眸子里水光点点,长长的睫小扇子般簌簌的眨动,出些许不明的光晕。

  他看的痴了,要不是阎尧拉了他一把,说不定就连走路的本能都要忘记了。可即使如此,在离开的路上,他的心底也依然存留着那张美到了极点的容颜以及点缀在上面的优雅浅笑,内心的疑惑更加深厚了。

  她…究竟是真的被人凌辱了,还是装出来的?她究竟是什么身份,她是真的喜爱聂斐然吗?为什么刚刚的那个女佣什么都没有察觉到,甚至把时间的流逝都给忽略了?这真的是高级的催眠术吗?他习医这么多年,也曾研究过催眠术的用法,认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却是从未见过如她一般将催眠术使得炉火纯青到这样水平的人!

  还有她身上的伤,那痊愈的速度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惊人了!

  直到坐上车,阎清墨也一直在考虑着这个问题,直到一只大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才回过神:

  “哥?”

  阎尧好整以暇的盯着他看,直把他看得俊脸通红:“哥!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阎尧摊摊手,从善如的收回自己的视线“我只是想问问你是不是认识娼儿而已。”阎清墨浑身一震,连忙否认:“怎么可能!我是今天才认识她!”

  “是吗?”阎尧不置可否的笑笑,转移话题“你的诊所开得还顺利吗?要不要考虑回家来和我一起继承家业?把那么大的集团丢给我一个人,你可真是好心。”

  “呵呵,我相信哥有那个能力。”他嘴上打着哈哈,心里却是一块大石落了地,阎尧的眼睛实在是锐利的教人不敢置信,你心底有一点点的异样,他都能用那双X光眼似的眼睛看得一清二楚。“我对商业上的事情一窍不通,哥又不是不知道。”阎尧看着他,眉头一挑,气的眼里笑意一闪而过,再也没开口。

  一百六十四、她将离去,再不回来

  娼安安静静地趴在聂斐然的怀里,什么话也不说,就像一尊美丽却没有生气的瓷娃娃。

  聂斐然低头去看她的时候刚好就看见了她脸上掩饰不住的哀伤,心立马狠狠地痛了一下,筋剥皮似的叫他整个人都不得安宁。“娼儿,怎么了?”听见他喊她,娼就抬起头,水滟的眸子直勾勾地看进聂斐然眼底:“斐然哥哥,我──”她言又止,雪白的贝齿却狠狠地咬住了粉的下,直将那水润的颜色咬的泛白,加上苍白无力的小脸,看起来就像是一朵风雨侵袭后摇摇坠的花,再也经不起一点伤害。“我、我已经、已经──”

  一只大大的手掌猛地捂住她的小嘴,聂斐然用自己的额头抵住她的额头,轻轻地问道:“娼儿是嫌弃斐然哥哥了么?我做过那么多坏事,又结过婚,现在还冷血的对世的女儿见死不救,人又冷薄,娼儿嫌弃我了么?”

  娼连连摇头:“没有、没有!只是、只是…是我自己不好…”她哽咽着将小脸低下来,埋进他宽大的手掌“娼儿好脏好脏…是娼儿怕斐然哥哥嫌弃…”

  “怎么会呢?”聂斐然温柔的抚摸着她柔软如瀑的发丝,这头黑亮如同美丽的绸缎的头发是他的最爱“论起脏,我可是比娼儿脏多了,娼儿永远都是我的宝贝,谁敢说我的宝贝脏,除非他不想活了!”只有此刻将她切切实实的抱在怀里,他才敢确定她真的是还是好好的,没有丢失,没有离开,她仍然好好地在他怀里栖息着。

  只要她好好的,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娼委委屈屈的的小鼻子,在他怀中窝起小小的身子“可是…”

  “有什么可是的?”聂斐然刮刮她的鼻尖“难道娼儿不喜欢斐然哥哥,想离开斐然哥哥了?斐然哥哥也做过很多坏事,娼儿会因此就想要离开了吗?”

  她连忙拨鼓似的摇头,小手环住他劲瘦的杆:“娼儿喜欢斐然哥哥,想和斐然哥哥在一起!”

  “那不就结了?”聂斐然勾起她柔的小脸,亲亲她的嘴巴“伤害娼儿的人,斐然哥哥是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闻言,娼拧起细致的眉头:“可是…可是她们已经被哥哥带走了呀!”

  聂斐然笑了笑,拿俊脸蹭蹭她的小脸“没有关系,还有路家和乔家等着我去收拾,她们既然敢对我的宝贝下手,自然也就得负责惹出来的后果。不过在这之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先去做。”娼好奇地看他。

  聂斐然不暗暗感谢她这般天真纯善的性格,否则又如何能走出那样的心理障碍?可即便子再如何纯稚无,她的脸上眼底仍有着阴影,还有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下面深深的疲惫,都显示了她需要好好地休息一场。“尽管她们已经被带走了,但是我和乔亦翩的离婚声明还没有发出去,我无法给娼儿最完美的自己,只好尽力让娼儿不失望。至少,在我们结婚的时候,我们都是专属于彼此的。”言罢,羽般的碎吻便落在娼的额头,黑眸温柔如水的凝望着她,情深似海。

  娼定央央地回看他,长长的睫缓缓地扇动着,像是两把响挥扇的小扇子,半晌才软软地依偎进聂斐然怀抱,娇糯的声音一点点传进他的耳朵里:“斐然哥哥,娼儿好累,想睡觉了。”

  聂斐然忙应了一声,大手温柔的将被子拉了上来,遮住她在外面的肩膀,大手则在被下走原先用来蔽体的被单,无比温柔地将她整个娇软的身子都揽到自己怀里,黑眸沈静地凝视着她,又替她调整了一个舒适的睡姿,低沈清朗的声音缓缓地进去娼的脑际:“娼儿好好睡一觉,睡醒之后,就什么都好了。”

  再也没有欺骗,没有伤害,没有分离,只有幸福和快乐的生活。这一次,他会竭尽全力的守护好他的小宝贝,再也不让她被外界的风雨侵袭,让她可以开心的在蓝天白云下笑逐颜开的嬉戏玩耍。

  “…斐然哥哥会一直陪着娼儿么?”在迷糊糊快要睡的时候,娼揪着聂斐然的衣袖,慢的问。漂亮的眼睛紧紧地闭着,像是睡着了,又像是没有。

  聂斐然呵呵笑了“那是当然的,这辈子,我就陪着娼儿一个人。”尽管知道这可能只是她睡梦中的呓语,可是他仍然愿意许出这份承诺。

  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娼磨了磨小脸,呼吸渐渐地平息下来,祥和沈稳的陷入梦乡,水瓣犹然勾着一抹浅浅的美丽的笑意。

  聂斐然就那样静静地坐在上,黑眸沈敛着,近乎贪婪地看着她的睡颜,大手抱着她的姿势始终不曾改变过,完全不在意自己的手臂是否会被枕的发麻,他只觉得,仅仅是这样抱着她,就像是拥有了整个世界。

  睡吧…睡吧…我的宝贝…

  他就这样抱着娼,看着她的睡颜,窗外有安静的风吹拂进来,带起柔软的米窗帘翩翩起舞,就像是两个绵着的人儿,纠纠葛葛的教人为之动容。

  若不是手机突然响起来的话,聂斐然恐怕会就这样抱着娼直到她醒来。

  大手迅速地抄起一旁的手机,摁下了接听键,剑眉随之一敛,黑眸顿时沈了几分,浅浅地应了一声便小心翼翼地将怀里的珍宝放到上,悉心为她盖好被子,掖好被角,怕她一个人害怕,又拿了布偶熊放到她怀里,看着那两只小手犹犹豫豫的将布偶抱紧,俊脸不由地出一抹温柔的笑,薄落去一吻,声音低哑柔软的道:“娼儿乖,在这里乖乖等放入哥哥回来,嗯?”在她瓣上亲了又亲,好半天聂斐然才转身离开房间,并轻轻地带上门。

  他离开后不到几秒钟光景,娼便慢慢睁开勾魂摄魄的桃花眼,眼底转着媚意横生的彩光,她缓缓地坐起身,看了看怀里的布偶熊,轻轻一笑,毫不温柔的扯了它的鼻子又掐又拧,意味不明的朝着门口看了一眼,随即着纤玉足下了,走到窗边,推开巨大的落地窗。花园里的花开的正,!紫嫣红的夺人眼球。

  娇媚的笑弧从她畔扬起。

  纤细的身影鬼魅般落地,以着眼几乎看不清楚的速度离开了聂家。

  再也不回头。

  一百六十五、有好戏瞧了

  幽暗的房间内只有一盏淡黄的灯亮着,柔软的大上陷下去了一个浅浅的弧度,绣着玫瑰暗纹的淡薄被覆在修长纤细的娇躯上,整个房间充了安甯静谧的气氛,落地窗被厚厚的帘缦遮住,外面的太阳丝毫无法侵透。

  洁白的枕头上栖息着一片乌黑青丝,黑与白相互衬映下更是显得娇媚动人,真正的美人根本不需要出肌肤或是容貌,只要存在便能夺走世人的呼吸。

  暗淡的灯光,轻浅的呼吸,几乎不曾起伏的大,整个房间里就像是根本没有人一样。

  房门被轻轻推开,一只修长的腿迈了进来,安静无声地踩在铺了长长绒长毯的地上,一步一步向着畔靠近。

  越是靠近,内心的悸动就越深,连带着步伐都开始紊乱起来。

  那股奇异的香气瞬间又弥漫在了整个房间,似是牡丹又似清莲,似妖非妖,亦仙亦魔,充人堕落的危险。

  就在他心跳如雷的时候,那突起的一小块微微地动了一下,随后就见到一只雪白的藕臂从被子里伸出来,可爱的小懒做的无比勾人,那头如丝水滑的青丝也随着她起身的动作滑落到前,朦朦胧胧间那双精致勾魂的桃花眼微微上挑了一下,随即便是清雅柔媚的娇俏嗓音:“你怎么进来了?”她这一觉睡得多久了?

  娼懒洋洋地从被窝里坐起身,两只玉臂做伸展状,示意他上前抱她。见他一脸的酡红,忍不住笑了“这么久不见,你居然还是这么纯情。怎么,辛辛苦苦练出来的本事难道都打了水漂不成?”她俏皮的歪着小巧的脑袋,笑意深深,悠远的杏眼里闪着高深莫测的光彩。

  被她这么一说,姜子幽也不知是哪来的勇气,几个大步冲上前握住娼纤细的不盈一握的肢,轻轻松松地就将她从上抱了起来,俊秀的脸庞上有着毫不掩饰的怒气。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娼的脸瞧,似乎在说:我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傻瓜姜子幽了!

  可他这副气鼓鼓的模样看在娼的眼睛里还是很好笑,未免伤害到宠物的自尊心,娼很给面子的没有笑出声,只是拍了拍他的背,对着衣橱方向努了努小嘴儿,示意他给她拿衣服。

  姜子幽这才注意到她竟然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希腊式睡衣,层层叠叠的布料看似繁复实则无比轻盈,一起一落间甚至可以隐隐约约看见白皙柔的肌肤微微出几寸,遮还间更是显得勾人心魂。

  他即使是已经开了荤,见了世面,可以在衆多女人中如鱼得水,将她们玩于鼓掌之间,也依旧抵抗不了娼。因为她和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一样,她是这世间唯一的独一无二。再强大的王者在她面前也依旧要俯首称臣,匍匐在地亲吻她的脚背。

  若不是娼又拍了拍他的脸,那么姜子幽可能还会继续发呆下去。他有些难为情的看了娼一眼,将她放在沿,自己跑到衣橱那里打开橱门,发现里面竟是清一的白。

  风衣、长裙、长、衬衫…无一不例外,都是纯然的白。

  他忍不住回头去看娼,看见她正摇摆着两只玉雪可爱的小脚,双手撑在沿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心没来由的一疼,姜子幽伸手取下最左侧的一件白色长裙,转身走回边。

  娼慵懒地伸出双臂,任由他将自己的睡袍下来,笨手笨脚地取过一边叠的整齐的衣物想给自己套上,待到那双漂亮并且骨节分明的大手拿着白色衣靠近她的肌肤时,娇软的身子就柔若无骨地倒进了他怀里,糯糯的声音也软绵绵地灌进姜子幽的耳朵:“不穿这个。”闻言,俊脸显然一愣“不、不穿?!”那怎么行!

  “是啊。”娼赖在他略显单薄却十分结实的膛咯咯娇笑“直接拿衣服来就可以了。”

  “可是——”

  “可是什么?”菱形角的笑意越发显得深邃起来“我要是下去晚了,孽或者可以会对着你发火儿的。”总之他们是不舍对自己摆脸子,但是对他可就不一定了,聪明识相的话就最好不要再废话,直接给她穿上衣服才是上上策。

  她看上的玩具,最好是聪明一些,否则…还要他有什么用呢?这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呆子。

  幸而姜子幽只是神色变了变,倒也没再多言,乖乖地拿起长裙为她套上。

  波西米亚风格的雪白长裙直直坠到白玉般的脚踝,雪面料上印着大把大把暗沈淀下来的花朵,美得教人不敢置信,系了个蝴蝶结的带又在高贵的公主风中加入了些许的俏皮可爱,姜子幽还别出心裁的为娼加上了一件同是白色系的蕾丝小罩衫,领口松松的挽成一个结,身处垂下的些许苏更添慵懒风情。

  漆黑的长发柔顺的根本不需要梳子,懒懒散散的披散在肩头,娼低低的笑了,美目转间如酒般醉人:“他们叫你来,就没说些别的?”

  “…只教我快些带小姐下楼,说是有好戏可看。”姜子幽乖乖回答。

  娼笑得更加开怀:“想看么?”

  他疑惑地看看她,看什么?

  见他这般痴傻可爱的模样,娼不由地捂住肚子哈哈大笑起来,清脆动听的笑声响彻了整个房间,那笑声中充了快活,好半晌她才停下来,顺手勾住抱着她的姜子幽的脖子:“你不是个爱听秘密的孩子,我很喜欢。所以…也就大方的赏你陪我一起去看场戏,狗血的复仇记就要上演了,你可要睁大眼睛好好瞧瞧,这说不准哪天就轮到你担当里面的男主角了哩!”说罢笑声越发显得清朗动人,小手指了指前方的卧房门:“还不走等什么?”那如花般娇滴的笑靥将姜子幽的心给彻彻底底虏获,俊脸红得几乎像是染了一般,抱着她就往门口走去,边走还不忘边偷觑她绝美精致的面容,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的崩塌毁灭,却又碍于自己现如今卑微的身份,不能严明。

  刚踏出房门,一双裹着黑色袍袖的手臂就伸了过来,堂而皇之的将娼从他怀里抱走。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重生为娼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重生为娼》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两性小说。完结小说重生为娼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郦优昙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6mxs.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两性小说,请关注流氓小说网的“完结两性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