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为娼 第181章-第185章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流氓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重生为娼  作者:郦优昙 书号:15645 更新时间:2015-10-3 
第181章-第185章
  一百八十一、她们变成这样都是娼害的!

  就是姜子幽说完话的那一瞬间,聂斐然和阎尧的脸不约而同的变成纸一般的白。就连孽和的神情也微微变了一变,似乎无法理解她的做法。这世界上有几个人布了那么久的局,却愿意将最后的决定交给另一个人来做?

  娼才懒得去看这些男人的反应,她只是举起了右手,对着舞池轻轻挥了一下,调教师立刻恭敬的鞠躬行礼,纷纷动手将两个后来带上的女人的嘴罩拿下,然后将手里的鞭子举至头顶,前后点了两下,随后三名调教师便分别站到了三个女人身前,对着在场的客人鞠了一躬,又转回来对着三楼鞠了一躬,随后站立不动。

  舞台后景的灯光骤然大亮,大厅里瞬间响起疯狂的掌声和尖叫声。

  “黑猫”是糜烂的,但最糜烂的却是在每月一次的玩具舞会。

  每一次舞会“黑猫”都会派出调教师和三只最不听话或者最被看不顺眼的玩具作为舞会的表演人选。在这个晚上,玩具就只是玩具,你可以任意随意的把玩,即便是玩坏了也没有关系,多几条人命和少几条人命“黑猫”一点儿都不在乎。

  娼对着姜子幽勾勾手指头,少年立刻无比乖巧地奔到她身前蹲下,将小巧的头颅栖息到她的膝盖上,长长的睫不停地眨动着,眼底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烁,水汽弥漫,朦朦胧胧地看不清楚。

  粉瓣轻轻啜饮了一口鲜的血汪汪的舌尖探出来,将瓣上沾染的血迹舐干净,然后慢慢地席卷入自己口中,似笑非笑的眸子懒洋洋地看向低着脸几乎看不清表情的少年,带着戏谑的意味问道:“怎么,后悔啦?我可没说不让你后悔呀。”哼,只不过也不会成全他罢了,大不了丢掉这个专属于她的玩具再去寻一个好了,这世界上美貌的男子多得是,不缺他一个,也不多他一个。

  听了她的话,姜子幽连忙擡起脸猛地摇头,两只手有些紧张地抓住娼细致的裙摆:“对不起,我、我不是后悔,只是——只是——”最后的那句话怎么也说不下去。

  “只是什么?”娼温柔的问,凑近他,芳香清雅的香气在他颈畔游走“只是不忍心看到曾经的青梅竹马经历比自己更惨的事情?还是说…你其实是对她余情未了呢?好孩子,你是不是忘记了曾经和我做的易呢?我宠着你,你可要有个限才好。”她不喜欢不乖的宠物,一点儿都不喜欢。如果真的要牺牲的话,她会二话不说的就选择扔掉即使喜欢却偶尔不会听话的宠物,而再去挑选另一只即使不喜欢,却无比乖巧柔顺的出来。

  “我没有忘记!”少年急切地红了脸,片刻后喃喃地低下头“我、我…我没有对她余情未了,只是——”只是担心你即便复仇成功了,就会开心了吗?

  他心里想着什么,娼自然是知道的,她勾出一抹清浅的笑容来,低头咬住姜子幽薄薄地,扇贝一样可爱玲珑的耳朵,对着他轻轻低语:“好孩子,谁告诉你我是在复仇呢?不是每个人都像你那样纯洁天真,对过去不忍心下手切断的。”她不过是在地下过得无聊,才想起多年前还认得过一个叫做聂斐然的人,而直接用自己的力量去垮他又太容易,为了乐趣才搞了这么一出出来,这傻乎乎的孩子难不成以为每个被卖掉的人都会如他一样,即便已经对人开始失望,也仍然不愿意去相信人心真的已经败坏的事实吗?

  啊——看样子不久前看到他在客人中游刃有余的潇洒模样还真的只是职业训练使然呢,到底还着。而这世界上,到底也只有一个自己呀!

  娼不无失望地叹了口气,眼神扫向台下,似乎直到此刻才听见楼下两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的叫嚣与求救:“娼!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桃花眼笑意深深的一扫,是么,做鬼也不会放过么?要是这两个女人知道自己早就做过鬼了,不知道会怎么想呢?她们若是能变成鬼,那么她便是厉鬼!她们不放过她?倒也真是又傻又天真。

  死就能逃掉了么?即便她们死了,灵魂也会是她的东西,到时候,不过是会比现在更加痛苦罢了,报仇、做鬼…她们梦做得好。

  “聂大哥救我、聂大哥救我啊——”路滕秀叫得好不凄惨,她哭得梨花带雨小脸凄惨,看起来倒真是有几分十年前路滕优的味道,尤其是那双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依旧保持着水雾弥漫的大眼睛,此刻就显得十分地无辜,无辜地令人怀疑,这样一个秀丽温雅的大家闺秀,怎么会出现在这样的地方?!“娼不是好人,聂大哥你不要再和她接近了,她是妖怪、是妖怪啊!”闻言,娼略微有些不地嘟起粉,什么叫她是妖怪?这个女人到底会不会说话?她会是那种低等的生物么?都说了她是娼,这些人类却偏爱给她取些七八糟的名字,也不问问她喜不喜欢。

  见娼扁起了嘴巴,负责看管路滕秀的调教师立刻对三楼行了一个礼,以此表示自己的歉意,然后带着黑色皮质手套的大手挥了一下鞭子,那鞭子刚巧落在女人最娇的部位,却又无比巧妙的没有伤到一丝一毫,但力道却是十足十的,所以即使路滕秀没有受伤血,但是疼却尝了个够。

  她吃疼的缩了下身体,但却不敢叫出声。她不是傻瓜,即使是,在这几个月的调教里,也深深地知道了调教师是绝对不可以顶撞的。他们无论男女都有着可以教你死甚至死去活来的本事,那种被望焦灼却无法发,或是早已疲力竭却仍然被强制着做的经历早已让她吓怕了,刚刚到底也只是因为看见了聂斐然一时兴奋从而忘记了现状而已,现在被一鞭子挥了下来,路滕秀就立刻又找准了位置。甚至于为了怕挨打,她连视线都不敢再朝三楼瞟了。

  可乔亦翩完全不是这样。

  她从小就是泡在罐子里长大的,富贵的家世与父母的溺爱造就了她目中无人却温婉柔和的假象,为了得到聂斐然,她乔亦翩早已不知道害过多少个人,她从来都不曾后悔,因为她曾经非常非常的确定,这一生,那个叫做聂斐然的完美的天神一样的男人都会是属于她的。可现在呢?她从高高在上的聂家少夫人和乔家大小姐变成了人人都可以践踏的女!不管男人女人,甚至是畜生,只要他们兴致来了就上!

  她是人,不是任由他们的工具!她是乔家的大小姐,是聂斐然的子!

  这么悲惨的一切是谁造成的呢?

  乔亦翩死命地咬着牙关,眼神宛如淬了毒的刀子一般望向三楼,清清楚楚地看见那里一抹雪白绝的身影对着自己笑盈盈,见自己看过去,她居然还对着自己挥起手!

  一百八十二、所谓的游戏规则

  娼愈看乔亦翩的眼神愈觉得有趣,这让她觉得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在她还是个懵懂天真的人类的时候经常看的电视剧,其中正派男女主角在被坏人俘虏后都会出这样的眼神,好像国破家亡离子散都是对方害得,可惜目前又没有实力同坏人做斗争,所以只能隐忍不发,被坏人个死去活来。待到后东山再起,重头奋进,坏人就会有了恶报,正面人物依旧是正面人物。

  可惜呀!这可不是什么脑残的电视剧,那些吃了撑着的拖沓剧情,要是真的按那样来演的话,她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呢!为了生存,谁有功夫去想那些有的没的?斩草除才是王道。

  她是娼,她可不是那些蠢到了极点的反派,明明手握极大的优势,却总要得瑟的展示一番,给予敌人可趁之机,最后反而让自己落到了毁灭的下场。

  这场戏,反派不反派,正面不正面,每个人都有罪,可除了她,没人有能力逃脱。那么权且让他们在里面沉沦吧,慢慢地、一点一点地,陷入绝望后悔的深渊。

  嘛,虽然她不脑残,但是也是喜欢抓到猎物后玩一番再死的,这下子好不容易有东西可玩,一会儿就死,那多没意思?既然自己有这个闲心,又有这个兴趣,那就陪她们玩下去也未尝不可。死亡对她们而言真是太便宜了,明明不想不愿却必须沉沦堕落,这才是她们最后的归宿呀!

  对着乔亦翩打完招呼,娼笑盈盈地拿着纤细的手指托住下巴,视线转移到聂斐然的身上:“噫,斐然哥哥不和你的子打声招呼么?她可是想你想得紧,每天都在吼着要我不得好死,要你将我杀掉呢!”梦做得不错,可惜就只是梦而已。

  而现在,连乔亦翩做梦的权力,她也要开始剥夺了。被自己从小到大一直深爱想要得到,甚至做了十年夫的枕边人弃如敝屣,一定是件非常好玩儿的事!

  想到这里,桃花眼不由地因为期待而微微笑弯,水一般的瞳孔因为开心而闪耀着无比人的光芒。

  “我…不会让她伤害你的…”聂斐然痴地凝视着她的脸,声音低喃。她是他的宝贝,他宁可自己去死也不愿意伤到一丝一毫的宝贝,又怎么会允许别人伤害她呢?

  自己都舍不得伤害的人,如若有谁胆敢对她起了异心,他是不会放过对方的!

  “那你得去跟她说清楚呀,告诉她这都不关我的事,更不是我的错,是她对不起我在先。斐然哥哥你也知道的呀,是亦翩姐姐和姐姐害得我变成千人骑万人女,如果不是她们,我也不会疯,更不会失去孩子,所以…你去跟她们说清楚好不好?”娼眨着一双勾魂妖娆的桃花眼,长如小扇的睫每眨动一下,聂斐然便觉得自己的心脏就跟着跳动一下,心底隐隐生出一股强烈的期待,好像自己照她的话去做了,她就可以回到自己身边一样。“去跟她们讲清楚,你的心里只有我一个女人,你不会再管她们,这一切都是她们咎由自取。去告诉她们,表明你的立场,我才好考虑要不要留你在自己身边呀!”她对着聂斐然勾了勾手指,男人顿时像是着了魔一般走过来,在其他人羡的眼神中虔诚的俯身匍匐在她身前,深邃的黑眸宛如仰望最忠诚的信仰。

  “听清楚了么?”娼依旧笑靥如花,唯有手指搭上了面前俊美的教人难以置信的脸庞,细细地勾勒着他的轮廓,在心底寻找十年前属于路滕优的记忆。

  聂斐然点点头,娼便笑了。

  她笑得不仅仅是他,更是笑路滕优。不管十年前她爱他有多深,那终究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现在,除了记忆,娼发现自己心中竟然再也没有半丝波澜,啊,如果好玩的感觉也算是感觉的话。

  看着身前那抹高大的身影站起来走向前方,娼微微抚上自己粉润的瓣,冠群芳的容颜上慢慢勾起一丝兴味的笑,果然感情什么的东西都是可以控制的,虽说自己没有心,但终究将这些男人玩于鼓掌之间了不是么?就连一手孕育出自己生命的和孽都早已成为自己的裙下之臣,还有什么是她做不到的?

  不需要媚术,更不需要催眠,娼的本身就是惑。

  清澈地宛如琉璃珠子一般的眼睛漫不经心地滑落到聂斐然身上,看着他站到了包厢最前方,看着下面两个女人忍不住出的期盼神色,粉扬起的笑弧越发深起来,水瓣漾着晶莹剔透的光芒,宛如滑柔美的果冻,引着人上前去一亲芳泽。

  的确这么做了,谁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只知道定睛去看的时候他已然取代了娼躺在了她刚刚躺得软榻上,然后将她抱在怀里,薄肆无忌惮地吻住那张粉的檀口。娼也不矫情,有度却不过于沈醉的回吻,两人的舌头在彼此口中蔓延,互相换着对方的气息,尤其是,他有力的手掌紧紧地覆在她纤弱的背上,黑眸顿时充念。

  在他即将情失控的前一秒,娼掐准了时机将他慢慢推开,边推边兴味的笑,毫不在意某人眼看就要暴走的俊脸。这个男人一直都是那张任由雨打风吹都不动分毫的死人脸,能见他一次暴走也真是难得。“我说,今天晚上我可是有重头戏要看的,想管我吗?”她笑盈盈的问,眼底却迅速掠过一抹刻意让他看见的不悦。

  “谁有那本事管你?”恨恨地对着她柔瓣咬了一口“我倒是想管,也得看你愿不愿给我管!”宠物和主人的位置早就互相颠倒了,简直就是让人抓狂。偏偏他和孽又都乐在其中,乐得看她到处闹腾,无法无天。

  都是被他们纵出来的呀!

  “哼。”孽哼了一声“娼儿真是长了本事了。”娼懒洋洋地瞄他一眼,知晓他不过是生气自己没有将注意力匀一点给他而闹脾气罢了,可惜现在她也懒得很,没那个心思去安抚他,于是顺势就这样忽略了过去,直把孽气得够呛,恨不得扑上来将她狠狠上几百回合,又碍于她的游戏规则而止步不前。

  所说这些男人没有一个抓得住娼。连她的子都没有摸清楚,又怎么谈得上让她喜欢上自己?游戏规则什么的,不过是娼说来掩人耳目的一个破烂幌子而已,真正的游戏规则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她说什么便是什么,其他的,一概不重要。

  一百八十三、也该正式开始了

  “斐然、斐然…斐然你是来救我的对吗?!你是来救我的对吗?!”见聂斐然走到了自己视线所及的地方,乔亦翩眼含珠泪,楚楚可怜地仰望着三楼,哭得我见犹怜“你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呀!我不要再待在这儿了,这儿是地狱、是地狱呀,这根本就不是人待的地方!斐然、斐然你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啊──”聂斐然只是冷冷地站在那儿,静静地看着她,深不可测的黑眸闪着没有感情的冷芒,薄微微开启,清晰却又无比冷淡的字句一个个由内吐出:“我以为,这是你应得的下场。”见她顿死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薄扬起没有丝毫笑意的弧度“难道不是吗?”

  “斐然,你──你在说什么…”乔亦翩哭得更加厉害了,那无辜又可怜的模样,看起来倒也真的是纯真干净到了极点,再加上那张美丽的容貌“黑猫”里面已经有人开始神魂颠倒起来,却也有人认出了她是谁,一时之间议论声一层一层如波涛般叠加起伏,甚至还有人伸出手指对着乔亦翩指指点点。“是娼害我的,是娼害我的呀,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这一切都是被她害得呀!她不是人,她是妖怪、是妖怪呀!你离她远一点,不然她会杀了你的!对了,她不是别人,她是路滕优,是变成妖怪的路滕优啊,你快救我,快带我走!”修长英的男身影就那样高高的站在云端,带着无情与悲悯俯视着她,那种眼神,让乔亦翩以为自己其实不过是沟里的一只小小蝼蚁,不值一提,他甚至都不曾认得过她,这十年来她自以为的相伴,到头来居然就只是笑话一场。

  她爱他入骨,也换不来他一点温情。十年前他不爱她,十年后依然不爱。十年前他对路滕优有心,十年后终于爱上重生的娼。却是自始至终,生命中都不曾有她半点位置。伴在他身边十年,却不敌娼一个眼神,她以为自己占有了他,却自大的没有意识到,她以为是占有,他却从来都不曾颔首!

  乔亦翩趴在地上,脸庞仰望着三楼,从部开始却都是被迫翘起的,幽密的女部位赤地暴在客人面前,她眼里着泪,却再也不说话了。

  处心积虑十年,终究还是落得个一场空。这一次,却不仅是失去自己的丈夫,甚至连自己的尊严和灵魂,恐怕都要慢慢地被摧毁了。她曾经将路滕优害到如此地步,这恶果终于报应不的回到自己身上──也许,会比路滕优更惨。

  聂斐然站在三楼上,俊美无俦的脸庞云淡风轻,没有表情──他本来就是极其无情的人物,尤其现在的情形又是如此明朗:想留在娼身边,就要按照你她说的去做,否则,自己就再也没有了和她在一起的可能。虽然…已经是没什么可能了。

  “哼。”娼突然摸着下巴笑出声来,她缓步走到聂斐然身边,弯着娇躯搭在栏杆上,那极大的弧度几乎吓坏了聂斐然,他忍不住伸手去抓娼的手臂,就怕她一个不小心掉下去,却愕然的发现即使她尽在眼前,却仍然犹如远在天边,因为他的手根本就碰不到她!每一次的伸出都像是触摸着无边的空气,她明明就在身边,却远的像是隔了十万八千里。

  “斐然哥哥…你是不是忘记以前答应过我什么了?”娼笑盈盈地转过头来问他“我教你和她们说清楚,就只这么一句话可不成。你得仔仔细细明明白白地告诉她们,你不仅不会救她们,还会和我一起将她们送进地狱里,这才对,懂么?”那张微微偏着的小脸依然绝美精致而又熟悉,聂斐然颤了颤瓣,大手猛地伸出,想要摸摸她的头发,却又颓然的放下。半晌,他以一种无比沙哑的声音说道:“我会的。”他不会再出卖她,更不会再伤害她了,这一次,他整个人连同灵魂都是她的,只要她开心,那么就算教他毁了自己,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他重新将视线转到下面,只见到乔亦翩看着自己的泪眼和路滕秀充绝望的脸。薄轻启,世界上最最残酷的话就这样慢慢灌进两个深爱他的女人的心田:“既然一起来了,那么就一起下地狱吧。我不会再背叛娼儿,为了她,即使代价是要你们死,也无所谓了。”深沈的黑眸平淡如水,却隐隐可以看见眼底压抑的深情“她不是人类,我已经知道了。”看到两个女人吃惊的表情,他扬起一边角“不过没关系,那种事情一点儿都不重要。她是人也好,是鬼也好,总之以后能每天看到她,我就会高兴。其他的…什么都可以不要。包括你们,包括聂家。”

  “我不信!”路滕秀忽然冲口而出一句吼声,她狂的摇着头,拒绝相信聂斐然的话“她是妖怪,她将我和乔亦翩害成这个模样,又把聂家唯一的继承人给害死了,她只是个婊子,是个廉价的、有钱就能上的女!聂大哥…你怎么能为了这样一个人放弃我?!我爱了你那么多年,比她爱你爱的更多!你以前就看不见我,现在──你要把我丢了吗?!”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哪!

  聂斐然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崩溃咆哮,面上仍然一派平静,他只在乎他在乎的,其他人事物,倒真是不放在眼里,路滕秀说是与他一起长大,可同一个陌生人也无甚分别。如若不是因为娼的缘故,他甚至都不会去记住路家原来还有这么个女儿。

  星目波澜不惊地看过去一眼“我只说一次,聂某人从不欠你们什么,你们之所以落到今天这步田地,完全是你们咎由自取,怨不得娼儿,更怨不得命运。如果说她是廉价的女,那么现在的你们呢?还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么?”他的娼儿被人凌辱糟蹋的时候,她们俩却正在阳光底下享受着乔路聂三家的庇佑!他的娼儿哀嚎血的时候,她们俩却在想着该怎样购物买珠宝!他的娼儿疯了的时候,她们俩一直生活在挥金如土的金玉生活里!

  “我是婊子?”娼似笑非笑地看着路滕秀,桃花眼里闪过一抹笑意“我是廉价的女?我是妖怪?”呵,倒真是会给她找名字。“这你可是说错了,我虽然是娼,却不是婊子,更不是廉价,我是无价的娼,难道你们不知道么?我以为在你们这种所谓的上社会自己已经很出名了呢!而且…姐姐,你可不要忘了,我之所以成为娼,都是拜谁所赐呢?”说罢便优雅的捂轻笑。

  嘛,该说的都说了,也该正式开始了。

  一百八十四、羞心决定快

  巨大的水晶灯闪着雪白刺眼的光,偌大的舞台上只有三个女人以及三名调教师,围在舞台四周的客人们随着巨大水晶灯的亮开也跟着兴奋起来,有人已经出了靡的神色,无数双眼睛都死死地盯着舞台中央。

  路滕秀是最先被推上前面的一个,她的双手双脚完全是自由的,全身上下只有那小小的三片布遮着隐秘的三点,深深的沟以及几乎完全出来的私处显得无比人,雪白的肌肤上还有些许浅淡的鞭痕,那种被凌的美,令人不由自主地感到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加入到其中去。

  娼踱回软榻上坐下,似笑非笑地看向聂斐然:“斐然哥哥要是后悔了的话可得尽早说,我还可以考虑考虑要不要放掉她们。”聂斐然回过眸,坚定地摇了摇头:“没什么好说的。”

  “那就好。”娼微笑着刮着一直蹲在榻前的姜子幽的鼻梁,勾魂摄魄的桃花眼漫不经心地看向舞台,看着调教师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慢慢地扒开薄纱丁字出来的女部位犹然沾染着,点点滴滴,煞是好看,登时便有一干人等看直了眼珠子。“好好睁开眼睛看着,要是哪天你惹我生气了,我可是不会心软的哟——”姜子幽抿了抿红色的瓣,看了看娼,又看了看楼下,僵硬着点了点头——他该庆幸娼没有将自己曾经的反抗放在眼里,所以不仅没有惩罚他,甚至将他擢升到她身边去吗?

  “呵,瞧你这模样,只不过了这么点儿脸色就变了,待会儿要是上了重口的,你岂不是会被吓得眼泪?”娼好整以暇地看着面前少年的脸色,不由地调笑起来,到底还是个孩子,即使经历过伤痛也依旧学不会等闲视之。

  “我——我不会的!”姜子幽鼓起勇气大声反驳,一双大眼顿时直勾勾地盯着舞台看,想借此表明自己是真的不害怕,更没有感到恶心。

  他注定一辈子都要卖给“黑猫”现在娼留他在身边,但这并不能代表他就可以忘掉一切,安心地守在她身边。她不要没有乐趣的人,也不容许自以为是的善良和纯洁,想跟着她,就必须明白毁灭和占有,否则终有一天会被她像丢弃不喜欢的玩具一样丢掉。

  “那就好。”娼笑地看着他故作严肃的小脸,桃花眼光婉转,掠过身侧的几个男人,见他们都是按了自己话里的意思盯着楼下看,倒也没什么不开心的地方了。于是素手端起不知何时被孽注的酒杯,轻轻啜了一口,感受那极品的血在口腔中融化开来的感觉,微微眯起了眼,对楼下即将上演的戏码不怎么感兴趣。

  没有人发现她握着酒杯的柔荑指尖泛白,显然是因为压抑着极度的兴奋所致,如果仔细看过去的话,甚至可以看见那双妖娆夺目的桃花眼里闪烁着浓浓的期待,而那期待狠显然并不是对楼下的几个女人。

  路滕秀身上的内衣已经全部被拨到了一边,淡红色的尖以及下体都暴了出来,调教师正将一足有成年人手臂的自进去。动作狠慢,但每一下都能勾起人心底最深的阴暗面,尤其是女人脸上痛苦却又愉的表情以及婉转的娇啼,更是让人忍不住大发,已经有男客人忍不住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裆很很地套

  调教师的出满意的微笑——现场的客人与玩具的动情是对她的职业最大的肯定。将自器完完全全入路滕秀下体之后,她向后面的两名同事看去,见他们也同样这么做了,便对着他们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在这几个月的调教下,即使心底再怎么不甘愿,身体的反应却是骗不了人,这世界上的确是有意志坚定到身体不可动摇的人,但狠明显,场上的这三个女人都不是。有了贪念的人是不可能用理智控制身体的,这也成为了她们沦陷下来的最好引线。

  将三个女人的双手用手铐拷起,天花板上缓缓降下三只吊环,三名调教师又分别将玩具们的手腕拷到上面,然后松开,三个女人便完完全全赤着身体显在客人们面前,下身着自器供他们评头论足。

  “黑猫”极少用身,那会毁坏猎物的完整程度,更是会辱没“黑猫”的信誉,比起用刑罚来征服猎物“黑猫”里的人更热衷于从精神上先将其击溃,然后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再征服猎物的身体,直至让他们永远臣服,忘记背叛。

  而对于一直高高在上的大小姐而言,有什么能比失去自尊,失去往日的风光而变成低女更能让人绝望呢?

  娼不待她们,也不辱骂她们,更不准许调教师动用暴力。她明明白白的给了他们要求,他们就必须要做到。

  “黑猫”不养废物,更不养白眼狼。

  所有留在“黑猫”的人,都要保证绝对的忠诚。

  娼漫不经心地将眼光调向外面,又回到孽和的脸上逛了一圈,随后便意味深长地抿起水瓣,低下头的瞬间,眼底迅速闪过一抹血光,畔的笑意也变得更加深不可测起来,乌黑的青丝悠悠飘扬着,精致绝伦的五官在她低头的瞬间模糊起来,只剩下淡淡的笑意弥漫在她周身。

  之前的兴奋似乎就只是一时的事情,似乎只是幻觉,短短几秒钟的功夫,她便将外放的情绪全部收敛了起来,唯有纤纤素手依然执着酒杯缓慢地转动着。

  长长的睫微微的眨动,娼抿着粉笑而不语。

  楼下的客人们几乎陷入了疯狂的境地,随着女人们腿间滴下来的爱而忍不住嚎叫起来,充与狂的声音令人恐惧,却又会生出莫名的兴奋。

  乔亦翩颤抖着身体,尽量闭起眼睛不去看四周围绕着的人,感官却无法拒绝那种刺到了极致的快——或许女人的潜意识里就有希望被的意愿,尤其是当人多的时候,羞心越大,快也就越大。

  一百八十五、人体盛宴(上)

  娼懒洋洋地斜倚在榻上,总觉得似乎少了些什么,下面的表演就像是一肋,弃之可惜食之无味。虽然有点儿意思,但终究不是她心里最想要的。

  理智犹存,身体却背叛了灵魂,知道不行,却又偏偏想要去得到。在自己深爱的男人面前身体供衆人玩赏亵,像是最低的生物在苟延残,有了希望,却又被很很打碎,然后连身体带灵魂都被抛弃,爱人不要自己了,甚至为了另一个女人冷眼旁观自己的不堪,昔日高高在上的生活都成为了泡影,终其一生,她们都要在“黑猫”里老死度过。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不同的盲点,总有些事情是你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对于乔亦翩和路滕秀而言,在她们有意识的几十年里,得到聂斐然是唯一的念想。而今这种念想被很很地打破,那个一直被她们仰望着的男人为了另一个女人坠下了凡尘,将一直爱着他的她们丢弃,连一个眼神都吝于再给她们。

  感官上的快意阻止不了岌岌可危的思想,身体是属于自己的,灵魂也是属于自己的,唯有感情是属于爱人的。

  现下,她们不仅保不住自己的身体与爱人,甚至连灵魂都要失去了。

  娼冷眼看着三个女人在情中起伏挣扎,突然觉得没意思,明明不久前还认为这场表演是肋,即使无味也是有点乐趣的,可现在她却觉得这完全就是一场闹剧了。一场蠢货与蠢货之间的闹剧。

  她是戏做的太久,于是连自己也被骗入其中不能自拔了吗?

  这几个女人根本就是连炮灰都算不上的棋子呀!她们存在的意义不过是为了自己的计划拖延时间铺路而已,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好玩儿的?

  顾盼生辉的桃花眼慢悠悠地转向一旁的孽和,见他们皆是一副懒散的模样瘫倒在沙发里,眼睛没什么兴趣地看着楼下被吊起的三个女人,修长的身体摊开成为两幅完美的画卷,俊美无俦的脸上都勾着意味深长的笑,将人类的一切都纳入眼底,冷冷地看,冷冷地笑,却从不置身其中。

  活了太久,在忘记自己是谁的同时,也不再记得究竟是为了什么活了。

  调教师们已经换了器具,舞台上升起了三张类似餐桌的仅容人正面躺下的台子,乔亦翩等人被放在了上面,有各种新鲜的瓜果食物被侍者送上来。三细长的软皮橡胶管子一端入女人的部,另一端则连接着色彩鲜的调酒,然后被握在调教师的手中。

  为了防止酒,台子被放置了倾斜的角度,随着女人们的四肢被铐住,酒也缓缓地注入她们的身体里,侍者送上来装器具的托盘,调教师们拿了雕刻成花朵模样的子将已经灌口堵住,女人们的肚子此时已经微微鼓起,像是怀孕了四五个月的样子。她们轻声哼哼着,酒水一直灌进子,与先前动情时分泌出来的体融合在一起。

  “黑猫”里面的酒本身品质便是上乘,可饕餮宴上却又是另一种饮法,总是有一些蠢货相信采或是采的传说“黑猫”也就打蛇随上,你喜欢,那我们就为你提供这些服务。

  这些酒看似味道甜美如,可后劲与度数都是大的很,真正的好酒都是入口香醇,下肚之后才显示出劲道的。那些酒入侵到女人的身体,入子,辛辣的刺着细柔弱的内壁以及子颈,巨大的痛楚弥漫至身体的每个角落,可是伴随痛苦而来的,是更大的快与高

  女人高出的体与酒水相混合,慢慢地在身体里发酵。在可以开动之前,侍者们早已准备好了食物奉在一边,等待调教师挑选出合适的客人上前感受一下亲手制作人体的大餐的感觉。

  至于被挑到的是什么样的客人,那就不得而知了。总之“黑猫”只有一个要求:不得毁坏玩具,其他随意。这本来就是个随意的游戏,大家都开心,愿意在这里倾家産才是最终目的。

  但这一次和以往不一样,玩具们都是主子亲自挑选出来的,自然玩法也要按着主子的意愿来。即使调教师们不知道娼的想法,却也明白,该换个花样来玩儿了,否则玩极重的主子绝对会将他们贬去刷厕所或者是做陪练——那真是比死还叫人痛苦。

  所以,这一次被挑选上来的不是客人,而是几只训练有素的动物。

  路滕秀涣散的眼神隐隐约约好似看到了什么,她觉得自己的肚子好涨,涨到几乎有了一种稍稍用力就能裂开的错觉!可是近眼前的东西是什么?为什么还有热气洒在自己的脸上?!好不容易定了定眼睛去看,她的眼珠子立刻凝结在了一起,短暂的呆滞过后便是巨大的恐惧,嘴巴一张便想要尖叫,却被早料到她的后续动作的调教师进一只红润的苹果,阻挡住一切有可能让在场客人唏嘘的可能。

  那居然是一头狼,是一头狼啊!

  路滕秀想叫,又想哭,可是她却悲哀的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半晌只好闭上了眼睛等死。可身体里的酒却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在道内四处晃,原本便是被注体的下体早就感的不得了,辛辣的酒浸泡着柔,更是火辣辣的疼与麻。

  好疼,真的是好疼啊!可是在痛楚中似乎又有些什么不一样,酒里被添入了些许催情的花草,这不仅是为了玩具能够体验到失去灵魂的快,更是为了能够回馈长期以来一直浸在“黑猫”里的客人们,保证他们可以雄风不倒兴趣不减,一直玩到宴会结束。

  而这糜烂的一幕,永远都不会暴在太阳下面。

  那头巨狼身材高大,顺滑发亮,一看便知道被照顾的狠好,此刻它正张开了血盆大口直勾勾地盯着路滕秀,粘滑的涎水不断地往下滴滴拉拉的淌,尖锐的獠牙闪着耀目的光,像是已经被饿了十天半个月现在突然发现猎物一样。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重生为娼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重生为娼》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两性小说。完结小说重生为娼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郦优昙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6mxs.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两性小说,请关注流氓小说网的“完结两性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