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为娼 第202章 番外:娼之所至 浑然不觉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流氓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重生为娼  作者:郦优昙 书号:15645 更新时间:2015-10-3 
第202章 番外:娼之所至 浑然不觉
  邵觉是真的不记得自己活了多久了。

  他站在二楼冷眼看着大厅里纵情沈浮衣香鬓影的男男女女,面无表情的俊脸冷硬的宛如一块冰雕。

  看着生际花上多金年轻的富家少爷;看着某商场大鳄带来的女伴躲在角落里与小白脸纠;看着年近半百的老富豪按着年轻美丽的女人尽情耸动,薄薄的瓣掀起嘲讽的弧度。

  倒真是岁月白驹过。时间像是水一般飞快的流逝,说慢也慢,说快也快。活得久了,他连自己最初的性格是什么样的都记不得了,只知道自己一天比一天沈默,一天比一天心冷,端的不知原因,灵魂里却都盈思念。

  修长精致的大手缓缓地抚上口,那里,是他自己的心,也有某个女人的心的碎片。他似乎和她隔得如此之近,却有那般之远。

  就在他沈的时候,一抹粉黄的娇俏身影冲到了他身后,踮着脚尖一副做贼的模样,想扑上来吓他一吓,可谁知道他的背后居然像是长了眼睛似的,微微一避便轻而易举的闪开了。

  少女涂着粉膏的嘴巴因此而扬起不开心的弧度,一双漂亮的大眼瞪着邵觉不为所动的背影,忍不住出声抱怨:“厚,表哥——不要这样小气,让人家抱一下是会怎么样嘛!”漆黑的眸子慢悠悠地转回来,其中没有丝毫感情,少女因此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可狠快就又起了脯,展现自己小小年纪便已经波澜壮阔的可观部,期待着面前俊朗的人神公愤的男人会看上自己一眼。

  邵觉有点想笑,可多年不曾再开怀过的面孔让他早已失去了微笑的能力,更遑论嘲讽了。他似乎整个人都变成了一座冰雕,无情无爱亦无嗔无痴,只剩下冷冷的表象。

  真是讽刺,不是么?

  他活了这么久,最初的妹妹是谁都不记得了,却为了表明自己的存在,而要一世又一世的塑造出邵家主人的形象——世人都以为每一任主事者都继承了邵家的血脉,因此长得相似不足为奇,而历代主事者的神秘也让外面的世界无从窥视他的模样。可笑的是,连这个家族里的人都盲目的认不出他来,不管是谁。

  也许是诅咒,也许是宿命,当年的妹妹终究是毁于的私生活,结果意外的有了个孩子,发现的时候已经过了最佳堕胎时机,所以只能硬着头皮生下来,期间他不曾去看过一眼,后来她在手术台上生産的时候难産而亡。他却没有一点感觉,仿佛死掉的那个人其实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而对于新生的、留着与他身上一半相同血的侄女,他也没有一点亲情的意识,将她丢给管家之后便放任她自生自灭,一年到头见不到三次面。

  可笑的是结果连这个仅见过他几面的侄女也对他痴不已,的本较之她母亲有过之而无不及,下药样样来,从来不知羞为何物。

  这算是诅咒么?

  着邵家血的女人都爱上他,都因为得不到他而疯狂堕落,然后留下一个私生女,私生女再爱上他,一代又一代,迄今为止,邵家已经记不清楚自己有多少个侄女了。

  好像是…自从见不到那个女人之后,他就失去了一切主观能力,连呼吸都像是规划好的,骨子里印想念,所有的感情都给了那个女人,而自己只剩下一个空壳子。

  可就是这副冰冷冷的模样,却让现在的这个女孩痴不已。

  这个女孩…跟他算是什么关系呢?嗯…妹妹女儿的女儿的女儿的女儿的女儿?!嘛,真的是一点儿都记不清楚了。

  黑眸沈敛着看向身前站着的少女,邵家发现自己甚至记不得她的名字。若不是她喊了一声表哥,他还真没意识到面前这打扮的公主模样的少女是自己的亲人。

  唔,现在他的身份是自己的儿子的儿子的儿子的儿子…邵觉连对少女点个头都懒,黑眸跃到少女身后,懒洋洋地擡起脚就想走。

  少女却猛地站到前面拦住了他,大眼里瞬间蓄泪水:“表哥…你不喜欢绒绒是不是?!绒绒长这么大,表哥从来都不理绒绒,绒绒和表哥是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不是吗?表哥为什么就是不喜欢绒绒?绒绒已经狠努力狠努力的想让表哥喜欢绒绒了,可表哥为什么、为什么总是——”说到后来竟然泣不成声,梨花带雨的模样好不可怜。

  邵觉又想笑了,虽然他已经忘了怎么笑。

  这女人就不能好好说话吗?一口一个“绒绒”她不累,他听得都要烦躁。

  见邵觉不理会自己,邵绒绒愈发变得忐忑起来,娇美的小脸蛋因为得不到回应变得惨白无比,小嘴微微张着,吐出口的每一个字句都像是撕心裂肺般的绝望与疯狂:“表哥,绒绒、绒绒——”然后竟低下头扭着手细细地啜泣起来。

  乌漆漆的黑眼睛依旧波澜不惊,只有一抹血红色的光从邵觉眼底一闪而过。真不知是不是因为爱上那个女人的缘故,他现在是连一点情感波动都没有了,更何况是面前这个他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亲人”

  他活了这么多年,这小丫头片子也想在他面前耍心机?!装得倒是不错,可这份假清纯还不如某个女人的恶妖娆。

  果然,这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能让他疯狂的她了…也许最初只是兴趣,可经年累月过后,烧邵觉却发现这份感情竟是那般深沈厚重,浓烈的教他险些无法招架。

  嗯…你说一个人怎么能那样爱着一个人呢?毫无理由、毫无原因,就是爱,疯狂地、几乎可以毁灭一切的爱。

  爱到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地步。

  他才懒得跟邵绒绒废话,今天这所谓的生日宴会不过是这女人搞出来的花头而已,倘若不是看在邵家的面子上,哪会有那么多的商界大佬前来拜寿?一个刚成年的小鬼有什么寿好拜?

  见邵觉移了步子要走,邵绒绒心里一急,伸手就想去扯他的袖子。

  就见邵觉再度轻松避开,倒是黑眸瞬间染上一抹愠——他厌恶任何人不经他的允许碰他,尤其是女人。

  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一个娇媚入骨的声音漫不经心地传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儿,觉是在走桃花运么?”然后便从黑暗中隐隐闪现出几条人影来。

  邵觉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呆呆地盯着那处阴影看,只觉得那影子越来越熟悉,自己的心也越跳越快,快到连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的地步。

  “邵先生生得俊,桃花运自然只多不少,娼儿你又何必大惊小怪。”男人气的调侃着,率先走了出来,正是笑容面的孽。

  剑眉一拧,邵觉没心思去理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他只想见见那个刚刚说话并被孽叫做娼儿的人!

  “你是谁?”邵绒绒痴痴地看着孽风华绝代的俊脸,口水简直都要跟着下来,可惜没人理会她,更没人注意到她。

  “邵先生着实该感谢我们,如果不是我们在娼儿面前替你美言几句,她现在才不会来见你。”清朗的声音淡淡地飘了出来,迈着沈稳的步伐慢地走了出来,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有点兴味,更多的却是淡漠。

  似乎这次来,他心底并不是那般情愿的。

  心跳的更快了,邵觉甚至无意识地握紧了拳头,就等着那最后一抹身影走出来。

  与第一次相见时一样,依旧是一袭雪白的轻纱,从那滑如凝脂的颈项往下绕,没有衣扣,没有拉链,也没有结,就只是一缕如梦似幻的轻纱,纤细完美的娇躯在雪白衣物下若隐若现,似有还无,拒还的勾引着人心。飘逸的裙摆无风自动,像是黑夜中浮沈着的优昙花瓣,绝美、神秘而又傲慢。

  “好久不见哪。”伴随着清的牡丹香的,是犹如银铃般悦耳的声音。

  邵觉以为过了这么多年,他应该有所长进了的,可此时此刻,除了张口,他居然什么声音都发不出。他的心跳得甚至比无数年前还要更厉害,厉害到连他的灵魂都开始颤抖,既期待,又怕失望,薄翕动了好久,终于傻呆呆地吐出几个简单的字句:“好、好久不见…”被他的呆样成功取悦到,娼不觉莞尔,桃花眼转异彩,光辉映人,着实是美不可方物,简直令人不敢直视她倾世无双的美丽容顔。“这么久不见,觉连话都不会说了吗?”孽地笑,火上浇油地说道:“要一个结巴的男人做什么,娼儿不如改变下主意,咱回去?”娼似笑非笑地睨去一眼,刚想说话,面就扑来一个高大的影子,下一秒自己就被抱得紧紧地,连口气儿都没法,头顶传来邵觉有些语无伦次的声音:“我、我没、没结巴,我只是、只是——”只是两个字说完之后,竟是再也说不下去了。他要怎么才能告诉她,他甚至已经做好了死心的准备,准备一个人漫长的活下去,活在思念与爱而不得里。可现在,她却打破了他的牢笼,出现在他的面前,她终于不再只是一个幻影!

  “噗——”、孽二人不由地嗤笑出声,一副鄙视的样子,全然忘记了不久前自己又是怎样的在娼面前服软,又是为了娼的心提出了要将八个男人聚齐的念头,因为娼只有有了心,才有可能对他们産生感情,在娼没有心的时候,他们所依仗的,不过是多年来的习惯以及刻意表现出来的神秘而已。

  这么多年了,娼不再是多年前的娼,她的道行更深,玩却更重,虽然知道他们在密谋让她将所有男人收入囊中,却也不去问原因。

  只要不让她觉得无趣,他们就能一直留在她身边。

  两人笑完之后,便对视了一眼,随即诡异地消失在黑暗之中。看得邵绒绒瞠大了一双描绘精致的眼,然后突然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小脸猛地转向邵觉,眼神宛若淬了毒的刀子直勾勾地向他怀里看不清面孔的女人。

  娼自然不会忽略这样不友好的视线,可现在她一点儿都不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她是善良温柔的好女孩有没有,为了气人,她甚至光明正大地伸手抚摸邵觉的脸庞,看到他受宠若惊的俊脸之后,不由地笑开,点了点自己的瓣:“不亲我吗?”邵觉僵了,黑眸眨呀眨,像个忐忑的孩子一样:“可以吗?”嘴上这么问,眼珠子却直勾勾地盯着那两瓣薄薄的粉看,喉结还上下滑动了两下,一副过久快要憋爆的模样。见娼张嘴,嘴型不是“好”而是“不”的时候,他也不问了,趁着她没说话之前很很吻住那张让他想了无数年的瓣,有力的舌尖直直地探进去,勾起柔滑细腻的小舌头不休。

  娼从来都不是什么贞洁烈女,她追求望,享受望,从来不介意是否有人在一边旁观。羊脂般的素手无形地抚上健壮的膛,吐气如兰地低声询问着:“介意在这儿么?”回答她的是男剧烈的情的抚摸,邵觉哪里有心思去想在哪里爱,二楼向来是他的地,根本不会有人不经他的允许就上来——唔,自作多情的女人除外,不过她们都没什么好下场就是了。

  修长好看的大手隔着白纱握住娼前的柔软,邵觉情难耐的掐着,简直不敢相信梦寐以求的女人就在自己怀里,而且,任自己抚

  他不想知道她为什么来,也没兴趣去看一旁不识相的女人,他只知道,他再也不想离开她,也不愿意再一个人生活了!被与孽同化之后,他活了这么久,原本已经习惯了寂寞孤独,此刻拥她在怀,他再也不愿回到那样空的生活里,即使呼风唤雨无所不能,没有娼,也寡淡苍白的教人绝望!

  就在两人愈发热情的时候,邵绒绒总算是从眼前躺在地板上绵的两人以及娼的绝世容貌中回过神,她咬着嘴,一副脆弱不堪的模样,眼里有掩饰不住的嫉妒与愤恨,半晌,终于忍不住的冲了过去,想将跨在邵觉身上的娼掀下来,可奇怪的是她根本就无法靠近他们周围,被怒火以及嫉妒蒙蔽了的大脑无法思考,嘴巴一张:“你这个人,不准碰表哥!”正沿着邵觉完美身体游走的娼懒洋洋地擡起头,手心犹然摩擦着男人结实分明的肌,然后将视线调回邵觉身上:“怎么办,这可是你的‘表妹’。”坏心眼地咬重表妹两个字。

  “啧,这儿真不是个好地方,连做这种事都有人打扰。”说着作势起身。

  邵觉心里一急,用力拉住她的带,重新将她按在自己身上,然后不耐烦地对着邵绒绒挥了一下手,就见玻璃心的邵家小公主瞬间被挥出去老远,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啊——真很心。”娼呢喃着低头去亲邵觉的嘴,桃花眼底是笑意“不过,我喜欢。”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重生为娼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重生为娼》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两性小说。完结小说重生为娼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郦优昙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6mxs.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两性小说,请关注流氓小说网的“完结两性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