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为娼 第203章 番外:尧墨有梦 娼亦有情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流氓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重生为娼  作者:郦优昙 书号:15645 更新时间:2015-10-3 
第203章 番外:尧墨有梦 娼亦有情
  白茫茫的一片…是梦吗?

  阎清墨有点恍惚,黑漆漆的眼四下看了看,却什么也看不到。

  身侧突然传来男情难耐的呻声,清晰地仿佛就在耳侧,那声音越来越大,大到他想忽略都无法忽略的地步。

  诡异的,连自己的身体都起了反应。

  薄张开,痛苦的闷哼了一声,阎清墨睁着眼睛躺在地上望着天,想无视体内火热无比的感觉。可随即便有巨大的快从下体传来,似乎有什么东西正绕着自己的望,慢悠悠地上下摩擦,为他带来强烈的快

  黑眸猛地瞠大,阎清墨猛地张大嘴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一只完美的素手,骨骼巧肌理匀称,宛若刚剥的新葱,玉指纤纤的覆在他的下身处,而他的长也不知道何时被褪到了脚边,一擎天柱从内边缘冒了出来,青筋暴凸的展在空气中,巨大的伞端因为极度的兴奋甚至冒出了点点晶莹的水,埋藏了多年的望将他整个人包裹住,火热的教他无法忽视。

  刚刚的呻…难道是自己发出来的?!

  俊脸微微窘迫的红起来,那种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的声音…可是随即他便觉得哪里不对,此刻他的嘴巴明明是抿着的,为什么还会有呻声传来?!黑眸一眯,阎清墨敏锐的往身侧望过去,薄再度惊愕的张大:“哥?!”阎尧从鼻子里发出足的闷哼,与阎清墨如出一辙的黑眸懒洋洋地睁开:“叫我做什么?”

  “你、你怎么在这里?!这是哪里?!我又怎么会在这儿?!”阎清墨低吼,非常看不惯兄长那副云淡风轻又恶劣到了极点的模样“还有,为什么我们会一起出现在这个鬼地方?!”眼神一瞥,阎尧撇了撇薄薄的瓣,对着他努了努嘴:“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阎清墨如遭雷击,视线立刻僵硬地转回来。

  那只手…

  眼神顺着那只手往上看,阎清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娼儿?!

  桃花眼漾着多情的笑意,娼俯身到他前,粉瓣扬起浅浅的笑,阎清墨这才注意到——她居然是全身赤的!

  俊脸立刻涨红,不管他活了多少年,不管他已经有多么强大,不管现在的他可以多么无情果断的拒绝一切的狂蜂蝶,在娼面前,他都是多年前那个一跟她讲话脸就红得不像话的男人,从来不曾改变过。

  娼自然是狠熟悉他这副羞赧的模样,也狠受用,要知道其他的男人脸皮已经厚到一定的程度了,别说是脸红,就连不好意思这样的情绪都不曾出现过,更遑论能把脸红成这个样子。思及此,她兴味地将自己的红更加靠近阎清墨,娇在他同样赤膛上慢慢的摩擦着,一点一点将燎原大火成灭世烈焰:“你脸红什么,不看我…是不想见到我吗?那也好,我走就是——”

  “没有没有没有!”一连三个没有,阎清墨立刻将视线移到娼身上,黑眸又掠过一抹羞赧,只因为她修长的身子正栖息在自己膛上,现下她正昂着头看他,乌黑的青丝顺着肩膀滑落,前深深的沟壑美得教人忍不住叹息。“我、我只是、只是——”啊啦,又是一个结巴的。

  娼莞尔一笑,纤纤素后抚上阎清墨俊朗绝伦的脸庞,桃花眼漫不经心地瞟到一边的阎尧身上,语气意有所指:“还是墨最纯情,不像某些人,一见到我就先把我扑倒,现在还着嘴巴回味。”阎尧回以极度无辜的表情,深邃的黑眼睛却饥渴地盯着她娇的身子,眼底跳动着的火几乎能将娼淹没“我是回味来着,娼儿若是愿意再陪我来一次的话,我一定能记得更清楚。”记得她销魂包裹着自己的滋味,记得她丰甜美芬芳的感觉,记得她眼里似笑非笑的勾引魅惑…“哼,你倒是想得美。”娼笑得耸动肩膀,纤细的手指沿着阎清墨的脸部轮廓慢慢勾勒:“多年不见,你还是这般可爱。”阎清墨俊脸一红,当察觉到娼正挨在他身上磨蹭点火的时候,不由地更加局促,修长的身子不着痕迹地往下挪,就是不想让她察觉到自己快要爆炸的望——他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男人,在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的时候,自然是望强烈。但是没有她的允许,即便她看起来并不反对,他也不会碰她。

  即使自己会痛苦的要死掉。

  他心里想着什么娼自然是一清二楚,朱微张,蛇一般灵活的娇躯软软的盘在阎清墨身上,无视他的躲闪,细的大腿故意地擦过他的望顶端,引来阎清墨一声难耐的低哼。恶劣的笑容从绝美的容顔上展现开来:“忍得难受吗?”阎清墨点点头,诚实的样子扎扎实实地取悦到了娼。她伏下身,轻轻道了一句:“谁教你忍了?”于是阎清墨的大手便像是不受自己控制一般试探地攀上娇俏的粉,若有似无的捏着。见娼不仅没有拒绝,反而闭上了美目之后,他更加兴奋,大掌居然开始微微地颤抖,然后温柔的探进那道销魂的细,顺着汪汪的股沟滑到漉漉的粉口,意外竟然触摸到了粘稠的异物。

  他立刻就反应过来,想必兄长已经碰过她了,那正是阎尧留在娼儿体内的

  心里有些酸涩,黑眸不由自主地蒙上一层气,这么多年了,他几乎忘记了以前的自己,忘记了父母亲人,却始终守着自己的身体,尽管知道男人没有贞可言,但他仍然是奢求着,有一天能把干净的自己献给身上这个美丽强大的女人。可即使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当确确实实知道她被人——尤其是被自己一母同胞的兄长碰过后,他心里难受的简直像是要死掉一样。

  娼不可能属于某一个人。

  这个事实大家都知道,可谁都接受不了。

  娼笑意盎然的趴在阎清墨身上,任由他的大手停住在自己的体内不动,桃花眼瞬间闪过兴味的笑意,低了嗓音,漫不经心地问:“觉得脏?”

  娼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来什么情绪,却让阎清墨心下一惊!他刚想说话,娼却已然离开了他的身体,精灵般栖息到了阎尧怀中,而阎尧也毫不客气的将她搂紧,糙修长的指尖慢慢地没入那道令男人死的销魂细中,抠挖出先前留在她体内的,然后吻住了娼的瓣。

  阎清墨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心里的疼愈发清楚明了,半晌,白皙的大手慢慢覆上自己的心脏处,黑眸怔怔地看着前方毫不忌讳他的两人,窒息的痛感从心头冉冉升起,他息着,却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除了僵硬,他再也做不了任何事。

  “娼儿的儿好…”阎尧呢喃着,狭长的黑眸直勾勾地盯着身前绝美无瑕的美丽五官,一只大手抚着神秘的桃,另一只则摸着她的小脸,是痴的低语。“又紧又柔,简直能掐出水来…”说着,修长的指尖更加肆无忌惮地往里面探去,抚平柔内壁上的细密皱褶,四处按寻觅着。

  檀口微张,娼细细的呻声宛如猫叫,又柔又媚,引得人心的。她着身子,像是个完美的女神,万般慵懒柔媚地趴在阎尧的口,妖娆的桃花眼吐出丝丝惑,魅妖的教人不敢直视他。“尧…狠喜欢?”阎尧低低地息,哑的声音像是在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望:“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的喜欢。”一连用了四个非常,足见他对娼的恋。

  赤的香肩因为笑而微微颤抖,娼伸出纤细的食指在阎尧的口画圈圈儿,看似纯真无丽的瓣却吐出无比的话语:“那…来我吧,嗯?”边说,柔的玉手边绕着一朵红缨画起圈来,蛇一般娇媚的下体开始在阎尧身上缓慢地磨蹭,每一下都是极慢的动作,却都蕴含了最深最令人无法抵抗的惑。

  阎尧本来就隐忍不已,被她这样赤的一挑逗,更是火燎原,再也做不下去前戏了。大手转而从那道细儿里出来,捧住翘的小股,身下的壮一个用力便劈开了两片花瓣,长驱直入的攻了进去。

  他进去的一刹那,两人都闷哼了一声,娼的双手扶着他的膛,骄傲的昂起上身,完美的曲线顿时暴在了阎尧面前。只听他低吼了一声,情难耐地捧住两只丰盈的雪死命捏,毫不介意让女人骑在自己身上驰骋,更不介意自己在她面前只是个臣服的男人。只有身下顶进紧的力度越来越大,硕大的头每一次都顶到她的子里,感受被紧缩的小嘴含住一口一口的灭顶快,喉结上下滚动,嘎的息声顿时不绝于耳。

  因为两人躺着的角度,所以阎清墨可以非常清楚的看见娼与兄长合的部位是怎样一番靡的场景:晶莹剔透的女汩汩不断的出来,沾染了两人的下体,将彼此合的地方得一片濡,而阎尧每一次出都是只留下一个头,再次顶入时又都全没入,阎清墨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见随着那壮的的动作,阎尧的丸也跟着拍打在娼娇媚雪白的瓣上,细腻的肌肤狠快便被拍出了红红的印记,却让这场爱看起来更加惊心动魄,美得教人失神。

  原本…在她身体里的应该是他才对…

  阎清墨怔愣着盯着前方看,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自己的兄长占有,心里的痛渐渐弥漫开来,疼得他脸色泛白。

  他们谁也不曾注意到他,谁也不曾。

  娼甚至看都不再看他一眼!

  “哈啊…”娼柔媚婉转的呻声简直能让所有男人缴械投降,阎着,一只大手转而抚上那两瓣,随着的动作探入细沟,柔柔地抚摸着那朵娇到了极点的粉,一食指沾了两人的体,然后慢慢地刺了进去。“好…啊…你这个妖孽…真想就这样把你绑在上干个地老天荒!”这种销魂的滋味,此生再不会有第二个人能给他!

  对他的口不以为意,娼甚至还坏心地扭了扭,紧的不可思议的后立刻便把那糙的食指排了出去,然后她俯下小脸,房微微晃动着,粉微啓:“真的吗?想干我到地老天荒?这是想留在我身边的意思吗?”阎尧的声越来越大:“你要老子,老子也要干你;你不要老子,老子还要干你!只要老子活着,你就得给老子干!”

  “一口一个老子。”娼瞄了他一眼,桃花眼里的情瞬间消匿,清明无比“暴了你俗的本。”

  “你管我俗不俗?!”阎尧低吼,发现自己用错了人称立刻又改了过来“反正不管怎么样,老子跟定你了!以前的事情是老子不对,老子跟你道歉!”娼歪着小脑袋装傻,甚至停下了起伏的娇躯,细小的儿停在他的望上方,慢慢往下滑,入一个巨大的头,然后便停住不动了。“你做错什么了?我可不记得。”那些破事儿谁还会一直记在心里?这些男人,心真是比她狭隘多了。

  “你——”阎尧气得瞪大眼,大手覆在她的后处摩挲,身下的望却又不得其门而入,难受的俊脸通红:“我要你、快、快点!”说着便想住她往自己身上放。可娼却直直地停在那儿,任由他怎么也不肯下他,急得他俊脸通红,埋在她细儿里的顶端都冒出点点浊

  娼笑颤了肩,故意坏心眼的慢慢摩挲,偶尔入一点就立刻拔出来,直把阎得双眼通红,像是头发狂的野兽一般才肯坐下去纳入他。

  就在阎尧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解的时候,手上的娇躯陡然一轻,下一秒娼整个人便都不见了!

  他瞠开眼,愕然地发现刚刚还在自己身上驰骋的女人此刻居然是被自家兄弟给在了身下!

  阎清墨觉得自己真的是快要疯掉了。

  身体完全不受大脑控制,心里明明还痛得厉害,手上却再也忍不住将她从兄长怀里夺过来,到自己身下,很很地、毫不留情的占有她!

  硕大硬的望就这样直直地刺了进去,没有前戏没有爱抚更没有温柔,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发,幸而娼的体内犹然润,倒也没觉得有多难受,了不起只是觉得狠狠撑而已,她甚至连表情都没有换一下,仍然是那般清清朗朗的模样,唯有桃花眼里点点的水光透出了此刻的情绵。“嗯…好好大…墨…”阎清墨的心就被这一声“墨”给磨得软了下去,脑的绝望心碎瞬间都没了影。他不苦笑,这个女人究竟是在自己心底占了多大的分量?仅仅一句简简单单的“墨”就能让他所有的坚持与失望灰飞烟灭,只剩下对她的占有与掠夺。

  “吗?大吗?”他一边很很地动下体,一边在娼白玉般无瑕的耳边低声问,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薄勾起一丝笑意,又问道:“那的你舒不舒服?想不想一辈子都给我?承不承认我也是你的男人?”娼软绵绵地瘫倒在他身上,滑落的青丝遮住了她绝美无双的容顔,只听见她软软地趴在他身上服软:“舒服…嗯…要墨一辈子我…墨是我的男人…”娇软的语调听得阎清墨浑身一灵,下身的物什愈发肿大,直将那汪汪的儿撑到了极限。他紧紧闭上眼睑,喉头发出浓烈的,大手捧住两瓣柔软的,黑眸紧紧闭了起来,除了快再也感受不到别的。

  所以自然也就看不到娼眼底一闪而过的狡黠。

  阎尧懒洋洋的支着头看,狭长的眼越眯越细,原本便没有得到足释放想杀器如今更是一柱擎天,高高地昂在半空中,因为极端的兴奋,硕大的头还冒出点点晶莹的水渍,双腿大敞的坐姿让那丛凌乱乌黑的发上沾染的各种体一览无遗。

  娼轻盈地趴在阎清墨身上,纤的下体吐着他吓人的硕大,前两朵绝也跟着上下摆动,只看得阎清墨双眼冒火,忍不住心底的渴望伸手去抓,薄呼出浓重的息,白皙的额头也开始渗出层层薄汗“娼儿…娼儿…”他一遍遍唤她的名,可始终不敢说我的娼儿。娼不可能属于他一个人,永远都不可能,这事实如此清晰地摆在他面前,清晰就像是刻进了脑髓,可他就是没办法忽略,即使她此刻在他怀中。

  “墨…”娼俯下身,让他可以更轻松地抚摸自己的酥,吐气如兰的香馥气息在阎清墨周身漾:“告诉我,你觉得我狠脏么?”

  “不…娼儿不脏、不脏…”阎清墨慢慢地摇着头,身下的力道加大,巨大的头屡屡顶到娇的花心,眼神却是悲伤的“只要娼儿愿意让我留在身边,什么都不重要,娼儿不脏,娼儿只是不能专属于我一个人而已。我的灵魂与心都献给了娼儿,娼儿的心也有一片在我身上…我已然知足,再不想旁的了。”是的,再不想旁的了。

  能守在她身边,谁说就不是幸福呢?

  娼微微一笑,如玉般的双手攀上他的颈项,娇柔媚的声音在他耳边回:“想做我的男人,老是这般小心眼儿怎么能成呢?都活了这么久了,还看不透么?”阎清墨抚着她细滑的美背,用力顶入水的甬道,嗓音低哑:“啊,是啊。”娼轻笑,香肩微颤。

  就在两人都快要攀上顶峰的那一刻,娼忽然被抱走了,阎清墨倏然睁开眼,巨大的望因为刚刚从她体内离开,雄壮的柱身还沾染着透明晶亮的爱,立在那儿四下摇晃着,他伸手就想把娼重新抱回怀里,却被阎尧灵巧的躲开:“憋得难受是不?刚刚我也是这样。”说完便闷哼了一声进那道销魂的细儿内,大力地起来。

  阎清墨俊脸一红,立刻想到了自己刚才的窘态,可身体涨得又实在是难受,不由地朝着娼的方向看了好几眼。

  阎尧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的视线,哼了一声:“想要的话就过来。”娼亦回眸,倾世容顔上似笑非笑。

  他迟疑了好半晌,才一步一步慢慢地挪了过去。刚到娼的身边,左手便被阎尧揪住,狐狸眼笑眯眯地:“取悦她。”说着,便把他的手放到了娼的口,那片最最温软柔的地方。阎清墨哆嗦着,眼睛甚至都不敢直视前方,大手握住那两只娇羞的,捏住粉头把玩着,半晌,终于慢慢凑上前咬住一只很很地啃啮起来。

  阎尧加快了送的速度,他原本便是快要了的,被阎清墨这么一胡搞又硬生生地憋了回去,可想而知会有多难受,现在娼在他怀里,被他着,他不快些出来的话,待会儿要是那个不成才的弟弟又冲动了怎么办?!

  按住娼不停款款摆动的肢,他用力刺进去,突破细小娇的子口,将自己的腔爱意尽数了进去,然后抱住她纤细柔软的身子不停地气。

  下一秒娼便转移了阵地,重新进入她体内的是阎清墨的望。他就像是一头饥渴地、正处于发情期的兽,除了发再也没有其他的念头。黑红色的昂扬在粉的水里来回进出,每每出时便带出一些水粉,潺潺的津浸了两人的股肩。

  终于,他低低的吼了一声,按住那两瓣柔软的往自己怀里,很很地了出去。

  然后…然后便什么也不记得了。

  就像是有一阵白光打过,阎清墨一个灵从上坐了起来,愕然发现,那不过是梦一场,没有兄长,亦没有娼。

  他怔怔地看着自己双腿间肿望,傻傻地,再也没有反应。

  就在这时,卧室的门突然猛然被推开,阎尧站在那里气:“你梦到了没有?!”这话的意思是…黑眸愈发瞠大,他指着阎尧背后,久久不能成声。

  随着他的手指,阎尧也跟着转过头,两人的表情都是如出一辙的惊愕。

  那里,正有个白衣胜雪的绝女子,优雅而立,粉含笑。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重生为娼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重生为娼》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两性小说。完结小说重生为娼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郦优昙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6mxs.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两性小说,请关注流氓小说网的“完结两性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